“文化菜市场”:让当代艺术破格至大众流行? | ARTYOO 发现
发起人:ARTYOO  回复数:0   浏览数:219   最后更新:2018/05/10 13:49:43 by ARTYOO
[楼主] ARTYOO 2018-05-10 13:49:43


“流行实验室之菜市场”公众艺术项目


时间:2018年4月28日-2018年5月7日

地点:上海兴业太古汇(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789号)





本期文章,撰稿人马玲玲分析公众艺术项目“流行实验室之菜市场”,认为其一开始便具有了从流行符号转向流行文化破局者的隐喻,同时引入阿多诺的看法“轻松艺术……是社会对严肃艺术所持有的恶意”,而“流行”在今天依旧是将“轻松艺术”合理化的同谋;指出“菜市场”这个虚构的对话场域则在试图努力呈现“大众流行”与“当代艺术”的平衡。并反思,那些习惯了被“流行”掌控的观展人群中的双眼,是否能在此找到“艺术”空出的些微想象和自发反应空间。



郭鸿蔚 - 《听音乐长大的玉米》细节图


自4月28日起,上海兴业太古汇的一角便一直处于鼎沸之中,一场为期十天的公共艺术项目“流行实验室之菜市场”正毫无间歇的维持着人头攒动之势。算不上大的展区,除了aajiao、何翔宇、高磊、高露迪、郭鸿蔚、刘佳玉、陆平原、袁可如、徐震、张鼎这十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外,几乎要被那些好不容易约到票的流行文化簇拥和狂热的粉丝填满。如此阵仗,或许与它的总监制李宇春不无关系。

这场以“菜市场”为名的公众艺术项目,是李宇春“流行实验室”第一次的落地实践。李宇春自身所携带的大众流行文化Icon身份与其自2017 年《流行》专辑后对“流行”概念的深耕,让这场旨在“让艺术更流行”的展览一开始便具有了从流行符号转向流行文化破局者的隐喻。而日常喧嚣、充满生活意象的菜市场,则被割裂、移植到商业区,通过大众最为熟悉的情景助力,让公众能够快速、转化链接起眼前的艺术作品。

同时,主办方X分子与“流行实验室”在“流行解构日常生活、反思并升级消费文化的当代艺术领域”上的野心勃勃,为参展艺术家及其作品提供了更广泛层级的推广和解读面向。而展场,则在层层的安保与拥挤中成了一个“流行”的真实车间,不断生产着语境和各种复杂关系,并构成了某种当代奇观——“文化菜市场”。

张鼎 - 《肉铺》


在这个“文化菜市场”中,艺术家像摊贩一样在各自的摊位上贩售着自己的工作现场、价值观和生活经验,而不是他们罗列的作品及其背后严肃的叙述。艺术家们还未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明星”、“偶像”,他们生产的绝大多数商品都太过昂贵,实在无法像电影那样向公众兜售。但是,在这里他们正在学习“偶像”的商业模式,并试图贩售“周边商品”——体验

人们乐意在张鼎摩登的《肉铺》中感受Disco舞厅的灯光与生肉的混合美学,也乐意在高露迪的仿真面包片床垫上端坐并揉捏那些散发着奶油味的面包片。每个人都想吃上一口陆平原“鲨鱼咬手”玩具装置上写着故事的糯米纸,每个人都想用刘佳玉的西瓜、青菜、胡萝卜敲出自己的噪音或和旋。李宇春的粉丝“玉米”们迫不及待的想要买回郭鸿蔚的那些听着音乐长大的玉米,并试图尝尝它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徐震的串烧腊肉恐龙、何翔宇的鸡蛋与黄金、高磊的口香糖、袁可如的四台复古游戏机和aaajiao(徐文恺)那看着像恶作剧的寻味游戏,提供了珍奇柜般的猎奇满足和游乐园般的真实乐趣。

在这样的展场之中,即使观众心不在焉、对艺术作品的叙述内容毫不在意,他们也能轻松自如的应对那些素日在美术馆他们高呼看不懂的东西。艺术家们及其作品曝晒于大众之中,他们在工作中深入、正经的索与观察被“流行”轻松解构成“好莱坞”那种的傻瓜式文化阅读。这十份样本切片,经过大众的妙手确实有了让“艺术”跳出小众圈层的可能性。一连串极易消化、理解的片段、场景,在会心一笑中将大众紧紧裹挟,迫使他们在自己的“闲暇时间”里工作——学习与交流。那些艺术家曾经在作品中完整的独立思考、审美自由探索终将在密不透风的群体“工作”中逝去,琐碎的被观众拿去,或者像那些演唱会保安那样阻止让观众近距离观看。但这或许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毕竟他们来的时候只是希望得到一张可以发到朋友圈的李宇春同款pose照片。

刘佳玉 -《菜市场和弦》


“轻松艺术(Light art)……是社会对严肃艺术所持有的恶意。正因为严肃艺术有了社会前提,所以它必然会逐渐衰落下去。”阿多诺(Theodor Wiesengrund Adorno)口中的真相,或许从侧面印证了“流行”的那种贩售艺术体验存在的合理。

与阿多诺观察的时代一样,“流行”在今天依旧是将“轻松艺术”合理化的同谋。它将自我打造成一个释放压抑情绪和欲望的出口,拥有着某种“人性”的政治正确。通过片段化、碎片化的“轻松”,让人自愿出让对自我感受、情绪的掌控权和审美自由,且没有为个体预留什么想象和自发反应的空间。但不可否认的是,大众确实需要一个逃离现实的出口,他们只想要一个不用思索的体验。“流行”的“轻松艺术”某种程度上是刚需。同时,它可能还会激发出某种“愧疚的快感”,毕竟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是如此的有限。我们不难想象,日后一定会有部分观众想起这个展览时会懊悔没有更深入的了解作品,但他们依旧会窃喜自己还是有所收获,或者记住了某个艺术家,无论他们到底是徐震、张鼎,还是任何参展艺术家中的一个。

袁可如 - 《科纳瑞恩》


另一方面,在这样一个一切都日趋杂糅的网络社会和消费成瘾的社会景观中,人面临着危机且需要更多元、更自由的链接,而艺术亦是。虽然它颇为反叛如同离群索居的查拉如斯特拉,且一度将视觉艺术雅俗共赏的那部分出让给了电影、摄影和设计,但它从未离流行文化多远。更甚者它们的创作媒介,曾经的电视、录像、电子游戏、Disco镜球,现在的AR、VR、MR等等,几乎是一样的。在“菜市场”的展场,在十个艺术家为代表的切片中,我们都能确实的感受到这一点。

总的说来,作为“流行实验室”的第一次试验,“菜市场”确实是朝着李宇春对“流行实验室”的构想和对“流行”的反思去的。在霓虹色的灯光、炫酷的镜像和各种互动装置的打扮下,“菜市场”似乎确实成了“大众流行”与“当代艺术”间新的觉知和链接的试验场。在这个虚构的对话场域,“艺术”被重重审视、盘问,被要求破格至“大众流行”,而“流行”也试图通过“艺术”的帮助为日常生活带来一场审美革命,一切都在试图努力呈现“大众流行”与“当代艺术”的平衡。只是在拥挤的展场,在那些被“流行文化”和“偶像”的强大号召力吸引而来的观展人群中,习惯了被“流行”掌控的双眼是否能在此找到“艺术”空出的些微想象和自发反应空间呢?


展览现场:


陆平原 - 《阅后即食》

刘佳玉 -《菜市场和弦》


徐震-《恐龙食品有限公司》

袁可如 - 《科纳瑞恩》

张鼎 - 《肉铺》细节图


aaajiao 作品细节图





马玲玲


当代艺术写作者,媒体人,现居上海。




点击以下标题、图片可阅读精选内容



张玥:焦虑来自于现实生活和对真相的探究 | ARTYOO 发现



道隐无名,浮生一梦:在漫不经心处接近埃利亚松微妙又隐逸的宇宙 | ARTYOO 发现



ARTYOO得艺,你的私享艺术顾问。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