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影茜:媒体与大众文化对女性的物化和扭曲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93   最后更新:2021/01/08 20:32:30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1-01-08 20:32:30

来源:绝对艺术  丁晓洁


蔡影茜生活工作于广州,现为广东时代美术馆首席策展人。2016年蔡影茜发起了“一路向南”研究驻地项目,并正编辑同名的系列电子刊物。她的写作收录于各类杂志及出版物,近期关注的主题包括性别流动、离散的现代性以及南部星图中的非国家乌托邦等,并于2019年获得了亚洲文化协会的研究奖学金。

蔡影茜

蔡影茜在时代美术馆策划了一系列群展,包括时代异托邦三部曲之“一个(非)美术馆”(2011)、“不想点别的事情,简直就无法思考”(2014)和“从不扔东西的人”(2017);个展“蒋志:如果这是一个人”(2012)、“罗曼·欧达科:脚本”(2015), “奥尔马·法斯特:看不见的手”(2018)“周滔:铜镜岭”(2019)以及“大尾象:一小时、没空间、五回展”(2016), “潘玉良:沉默的旅程”(巴黎Vill***assilieff和广东时代美术馆,2017), “非黑/非红/非黄/非女“(时代柏林艺术中心)等。
由她和翁笑雨策划的《非黑/非红/非黄/非女》在时代柏林艺术中心展出,“展览概念的出发点是一群艺术家之间虚构的、跨越历史分期的对话。这些对话受到潘玉良、车学庆和郑明河三位女性的创作和生平的启发,她们在不同的文化、地缘和历史背景中寻找自己作为艺术家的声音,与身份困境纠缠抗争。”

本文刊登于第11期《绝对艺术》特别策划栏目


ART ABSOLUTE与蔡影茜的对话


ART ABSOLUTE:时代美术馆在柏林的新馆展为什么选择做女性主题的展览?

蔡影茜:这并不是一个只与女性主题有关的展览,而是试图透过对性别、肤色、文化之间关系的讨论,来反思日趋分裂和对立的全球危机。危机的根源在于身份专制主义和部落主义的蔓延,亦曾在欧洲殖民主义时期和冷战时期有着充分的体现。

Evelyn王韬程,Shirt Boat,装置(木头、水墨、衬衫),75 × 60 × 153.5 cm,2017
Courtesy of Times Art Center Berlin;Installation shots by @graysc.de

ART ABSOLUTE:几乎同一时间时代美术馆还展出了另一个女性主义展览“忘忧草”,两个展览是为了相互呼应吗?

蔡影茜:两个展览的出发点是有很大差异的,开幕时间上的接近纯粹巧合。当然,性别是我们关注的议题之一,作为公共领域的美术馆,展览是一个重要的沟通媒介。

Mai-Thu PerretSlow W**e, Blown glass, foam mattress, pine wood bed, comforter, pillow, Styrofoam, motor, battery70 × 190 × 94 cm 27 1/2 × 74 3/4 × 37 1/8 in.),2014
A Tolerable Straight Line Shandy II, 170 × 200 cm 669/10 × 78 7/10 in),2014
Courtesy of Times Art Center Berlin;Installation shots by @graysc.de

ART ABSOLUTE:《非黑/非红/非黄/非女》涉及性别、种族、社会、政治及经济等复杂的问题,展览的线索是什么样的?这些问题如何在展览中进行转化?

蔡影茜:展览概念的出发点是一群艺术家之间虚构的、跨越历史分期的对话。这些对话受到潘玉良、车学庆和郑明河三位女性的创作和生平的启发,她们在不同的文化、地缘和历史背景中寻找自己作为艺术家的声音,与身份困境纠缠抗争。有鉴于此,我们将展览想象为一场“她(他)们”逐渐融入“我们”的对话。在这曲多重叙事的复调中,历史与虚构,性别与文化的分野变得模糊。展览所涉及的艺术家,在流动与离散之中寻求与自己的观念呼应的对象或人物,探索主体间相互关系的全新维度。

Laura Huertas Millán,jeny303,16 mm, stereo, DCP,6’,2018
Courtesy of Times Art Center Berlin;Installation shots by @graysc.de

ART ABSOLUTE:全球化以来女性问题在不同区域呈现出哪些不同?文化语境中的“女性”境况如何?

蔡影茜:性别作为文化构建,必然是历史化的和语境化的。以美国为例,伴随三次女性主义浪潮的是Black Feminism的崛起,对应的是黑人女权主义者对White Feminism的批评——黑和白的对立一方面是赋权,另一方面则重复了二元主义的逻辑。而在亚洲尤其是东亚,性别秩序更多地由儒家的家庭伦理所定义,西方女权主义常用的“结构性暴力”等议题,往往无处安放——这里又有了一个家庭/社会的固定划分……无论语境的差异如何,我们是否能在非二元的框架里思考这些问题呢?

ART ABSOLUTE:作为一名女性策展人你最关心的女性问题有哪些?并如何在展览中体现?

蔡影茜:策展实践可以表现出一种不同取向的社会身份——性别只是其中一种,也应该包括他者的和非西方中心的视角。西方美术馆在积极地推进结构性平等,比如说举办更多女艺术家的展览、购藏更多女艺术家的作品等等,但我认为意识的唤醒和结构性改变是相辅相成的,以美术馆或展览为载体推进的改变可能相当有限。

本文刊登于第11期《绝对艺术》特别策划栏目

ART ABSOLUTE:2017年你和于渺等人一起策划了潘玉良的“沉默的旅程”,这个展览对应着哪些现实问题?

蔡影茜:我比较关注的是媒体和大众文化对女性的物化和扭曲,像潘玉良这样一个“没有为自己书写和无法为自己发声”的女性,遭遇的不公更甚。

ART ABSOLUTE:还有哪些女性艺术家始终在“沉默”并让你印象深刻?你对哪一个时期的女性艺术家最感兴趣?

蔡影茜:我不希望女性继续沉默下去,展览的下一步是要讨论女性的行动和发声。

Chitra Ganesh,Metropolis,Digital animation,1’25”,2018
Courtesy of Times Art Center Berlin;Installation shots by @graysc.de

ART ABSOLUTE:由男性来主导的艺术史面临着哪些危机?

蔡影茜:艺术史的危机并非由男性主导,而是在更大范围上由物质、媒介、技术、感知方式的变化所引起的,这应该是所有艺术家、艺术从业者和美术馆都要面对的问题。

ART ABSOLUTE:现在的性别问题是否过于强调二元对立,这使得女性问题呈现出异常复杂的一面?

蔡影茜:二元对立的问题是容易将复杂问题简单化,能让更多人认识到性别问题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是好事。

Sara Modiano Reflect, &nbs*****rint mounted on aluminum 114.3 × 182.88 cm,2007
Courtesy of Times Art Center Berlin;Installation shots by @graysc.de

ART ABSOLUTE:女性问题和其他社会问题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蔡影茜:Black Feminism里面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叫intersectionality(多元交织),就是认为阶级压迫、性别认同与种族主义是紧密联系在一起,主张(黑人)女性的解放伴随所有人的自由。我们或许可以用类似的概念来思考亚洲或中国女性主义的出路。

Chitra Ganesh ,She the Question, Archival LightJet print, 2012
Courtesy of Times Art Center Berlin;Installation shots by @graysc.de

ART ABSOLUTE:最近,有什么好的女性主义的展览、书籍、作品……让你印象深刻?

蔡影茜:这方面作品很多,很难一一列举。就像郑明河的著作《女人、本土、他者:后殖民写作和女性主义》里说的,“非黑/非红/非黄/非女,是作者或诗人”,我希望在中文语境里看到更多书写的和创作的女性,和更多有说服力的女性形象。

ART ABSOLUTE:2017年的Metoo运动,把女性问题再次推向高潮,女性艺术家和研究学者是否也受到了不同的影响?

蔡影茜:Metoo不是一针解毒剂,它释放出很多问题,并把这些问题推到了公众认知的风口浪尖。

本文刊登于第11期《绝对艺术》特别策划栏目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