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 Dog》艺术家访谈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87   最后更新:2020/10/02 19:30:20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10-02 19:30:20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ArtBasel


2020年,Daniel Steegmann Mangrané在达卡拍摄《Fog Dog》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乡痛症- 八宗抓狂岁月”是由巴塞尔艺术展“光映现场”策展人Filipa Ramos策划的每周网上展厅。本周,将呈现艺术家Daniel Steegmann Mangrané的影片《Fog Dog》。策展人Filipa和Daniel Steegmann Mangrané的这次对谈将带我们走进孟加拉国以及这篇土地上的1800年历史长河中。


你最近的电影作品《Fog Dog》是在孟加拉国达卡的美术学院取景(Institute of Fine Arts),是什么让你决定在那里拍摄,并将电影的布景设置在学院内?


当策展人Diana Campbell Betancourt邀请我为2020年达卡艺术峰会的“地震运动”(Seismic Movements)展览创作一件新作品时,她特别邀请我创作一件与已故孟加拉国现代建筑之父Muzharul Islam有关的作品,Islam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建筑师,也是政治活动家和国家发展的策划人。他以一种非常微妙的姿态和温文尔雅的谦逊,让他在整个国家都享有很高的声誉。正是他邀请路易斯·康(Louise Khan)来到这里建造国家议会大厦 – 你可以感受到他对身处这片土地上的国家独立的决心。
值得注意的是,国会的建立与巴西首都巴西利亚的建立是同时代的,但两者之间的联系并不止于此。我相当震惊的是,当我穿越半个地球来到世界的另一端,却发现自己在一个“相同”的地方。这个美术学院的构造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卢西奥·科斯塔(Lucio Costa)的作品,而它周围的树木则是在巴西同样常见的蔓椰花和赤素馨花。这就像生活在同一个地方,但居住着完全不同的人,这一切似乎可能是平行的。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我们还去了巴哈尔布尔(Pahapur),在那里我们看到一群考古学家在挖掘旧城的废墟。这里蕴藏着1,800年的历史,一层又一层被考古学家发现,最终揭开在我们眼前。对我来说,看到这个地区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历史是非常重要的,在这里,甚至河流也可以移动到几百公里之外,改变它们的河床走向。

1953-55年期间,Muzharul Islam达卡艺术学院设计稿


我记得当你第一次向我描述你要做的作品时,你提到有兴趣从狗的角度拍摄一部恐怖电影。是什么促使你尝试在这样一个系统化的电影类型中探索动物的视角?


我一直在考虑拍一部鬼片。一开始,我想在巴西的热带雨林中拍摄,那里居住着很多生物,有的活着有的已经灭绝。因为这部影片原本是一部关于濒危地区里,残存的原住民的影片,所以很明显它最终会变成一部恐怖电影。这正是我们在巴西所目睹的一切:一部恐怖电影,但却是真实的故事。
当我到刚到达卡并开始游览这个被历史层层覆盖的国家时,我想到:这是一个三角洲,因为下面没有地质基岩,所以它在迅速下沉,这片土地不断被上升的海水和融化的喜马拉雅山所侵蚀,这样的恐怖背景完全与之前说到的巴西现状巧妙相连。我意识到,我们不仅被过去的鬼魂 - 例如两国都遭受的殖民主义 - 所困扰,也被未来的恐怖冤魂所萦绕。我指的并不是马克·费雪(Mark Fisher)所写的《Ghosts of My Life》书中所说的“不再存在的未来”中的鬼魂,而是即将到来的未来:一个虽然还没有出现,但已经到来的未来。
如果这部原始电影是要从居住在森林里的生物角度来讲述,我想知道在孟加拉国,谁才能代表这个叙事的视角。在那里,狗和建筑物共存是很常见的。和大多数穆斯林国家一样,在孟加拉国,狗并不被视为宠物,尽管人类和狗生活在同一个空间,但它们似乎是平行存在的,基本上也是彼此忽略彼此的状态。
虽然电影是从狗的角度出发,将人类的行为作为背景故事来讲述,但最终这一切都变了。因为人们和他们的故事非常的精彩,所以在写脚本的过程中,人们的性格特征逐渐在剧情发展中萌芽成长。

2020年,Daniel Steegmann Mangrané在达卡拍摄《Fog Dog》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Fog Dog》最迷人的特点之一是你无法区分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构的。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拍摄的过程,以及它是如何在已经存在的东西和你添加的东西的之间穿插的?


我们花了几天的时间记录学校的生活,融入它的节奏,和生活在那里的狗狗们接近。我们会友好接近它们,给它们蛋糕,让它们对我们建立信心。
我非常清楚,在叙事电影中,一切都是由你所构建的世界和模仿的连贯性而被控制着。所以我们开始在电影中插入各种情节:一些是自发的,比如让别人重复做一些事情,或者一些更加复杂的状况,我们对这种情况保持着开放态度。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如此多的美好的事情发生在镜头面前,但是在后期剪辑的时候却无法使用。例如有一只狗在一个绝佳的时机进入拍摄背景中,仿佛迎接一个刚刚到来的学生,并且坐在一个完美的角度。这是一个自然发生的美丽镜头,只是在电影中这样的画面无法令人相信是真实发生的,让人感觉一切都很做作,仿佛狗都是被训练好的。
照本宣科的部分也遇到了其他的问题:一方面内容相对更加简单,所以你对此也有了更多的控制权,让剧情和你想象的一样精准发生。但另一方面也让我更加清醒,我永远不可能强加自己的语言或者想法:从国外带来这里一个无法修改的脚本只会是殖民暴力的再一次重现,所以,我试图弄明白如何还原一个真实的状况,然后用创建的时间和空间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用镜头语言的方式自我诠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