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画破狗”向我们展示了一些关于绘画的新可能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84   最后更新:2017/07/17 16:51:09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7-07-17 16:51:09

来源:创想计划


自我介绍 Self-Introductionm,林奥劼 Lin Aojie,单频录像,4:3,彩色,有声 Single Channel Video, 4:3, Color and Sound 20min,2016,所有图片均由泰康空间提供

像所有传统艺术形式一样,绘画在今天的境遇有点尴尬。随着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各种新鲜媒介加入艺术创作之中瓜分了观众们的注意力,让“绘画”这一古老的创作形式显得单薄、平淡、晦涩。“绘画是否已经过时”的发问此起彼伏,而对此最聪明回应或许应该是——“不好意思,请问‘绘画’是什么?”

正在泰康空间展出的“画破狗”(Drawing Pogo)提出了这个问题,并展示了一种狂欢且幽默的态度,英文名称“Drawing Pogo”可以被理解成一个欢乐碰撞的绘画现场。策展人周翊最初受到了纽约素描中心(drawing center)的启发,逐步酝酿出整个展览。“我在纽约留学的时候,经常会去看素描中心的展览,”周翊说道,“他们很在意对绘画(drawing)定义的探讨。”而素描中心在自己的官方网站描述这自己的“历史和任务”时,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What is drawing?”(绘画是什么?)。紧接着,又引用了一句《纽约时报》艺术评论人霍兰·科特(Holland Cotter)的评论:“归根结底,素描中心的主题永远关于绘画本身:绘画曾经是什么,以及绘画可以是什么”。

开幕现场,视频由泰康空间提供

上个月,纽约素描中心的第四任馆长布莱特·利特曼(Brett Littman)在中央美术学院进行了一次讲座,期间他不断地例举各种作品来挑战观众们对绘画的认识。比如,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曾经轰动一时的《已擦除的德·库宁的作品》。当时28岁的劳森伯格购入了一件美国知名画家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作品,将原有的图像用颜料擦除后成为一件新作。这算不算是绘画(drawing)?再比如,洛杉矶艺术家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用气枪向盾牌发射颜料子弹留下的痕迹、艺术家马特·穆里肯(Matt Mullican)把自己催眠后的创作......这些又是不是绘画?观众对此的反应各有不同,利特曼馆长则在最后表示,“机构的展览主要是在‘drawing’这个词的定义上提出问题,让其能够跟媒介产生一些不同领域之间的穿梭,与历史、美学融合。”

校花 Uglier and Uglier,宋拓 Song Ta,单频录像 Single Channel Video,425’12’’,2013,图片由泰康空间提供

展览“画破狗”可以说是实现了绘画和其他媒介的联合,给出了一些更具体的想象和拓展。空间入口处放置的是宋拓2013年创作的颇有争议的视频作品《校花》。艺术家宋拓在北京的一所高校拍摄了四、五千个女孩,然后按照自己的标准,给她们做了一个外貌好坏的排名,在视频中依次出现。周翊说这可能是展览中离绘画最远的一个作品,但又马上补充说,宋拓通过给形象排队,最终暴露出的是艺术家本人的品味。——尽管我仍然不明白它和绘画之间的关系。董大为的作品《Test It Now》借用了他人之手“画画”。他在国外留学时偶尔留意到文具店里试笔用的白纸,与店员协商后,他来提供店里的试色纸并定期回收。他从中挑选出频繁出现的爱心图案,最后经由自己拼贴成为了此次展览墙上的大爱心。

家猫,野猫 House Cat & Feral Cat,金宁宁 Jin Ningning,数字画输出装置(充气人、金属雕刻、激光秀、光纤、刻纸)(Digital Drawing Output (Inflatable Figure, Cut Metal Tubing, Laser Drawing, Optic Fiber, Cutout Sticker),尺寸可变 Dimension Variable,2017,图片由泰康空间提供

艺术家金宁宁的数字画输出装置最令人兴奋。墙上首先是一幅一个人抱着一只猫的数字画,熟悉金宁宁的人会立刻辨认出他的线条风格——手指在 Sketch App 上使用各类画笔、橡皮制造的效果。画面粗糙简单,让人觉得自己也能信手画上一幅。房间的其他地方还有三道猫爪印记、一个伴随白光频闪的金属雕刻、一座开幕当天作为 DJ 台的高塔和一些激光绘画 VJ,营造出带有某种游戏性质的奇幻气氛。仔细看,会发现无论是爪印的形状还是包裹光纤的金属外壳,都从数字画而来。从认同那些儿童画一般的形象开始,参观者也就踏入了金宁宁的空间,它们既是线条、形状的延伸,又是空间的涂抹。“我很关心现在的画画和过去相似的地方。打个比方,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在课本上画画,但它其实是个用来走神的方式,是你逃离所处空间建立另一个空间的方式,”周翊解释道,“今天与画画关系最近的是电脑游戏,当你进入到它的设定里面后能衍生出其他很多东西。这个展览也一样。”

Test It Now,董大为 Dong Dawei,试笔册页 Scrapbook,尺寸可变 Dimensions Variable,2007-2011,图片由泰康空间提供

墙上快速变化的彩色激光绘画还让我想到了同样喜欢数字画画的艺术家奥斯汀·李(Austin Lee)。他习惯在iPad上进行快速创作,使用不同的笔刷、渲染达到自己想要的视觉图像,之后把定稿转移到帆布上。在他的展览上,参观者看到的是一幅幅名副其实的油画,但它的细节却不断提醒人们它由数字画而来。Postmasters 画廊的总监凯里·多兰(Kerry Doran)在与奥斯汀对谈时曾提到,虽然艺术呈现的形式越来越多元,但绘画依然是把抽象的想法转化为图像最快的方法,而 iPad 上各类绘画 App 的出现无疑使得创作变得更为方便——且想一想左右滑动就可以取消或者恢复操作。对于金宁宁而言,画面是灵感的开始,空间或者另外的世界或许才是真正的画布。

“那么画画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呢?”在导览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还是问出了这个琢磨已久的问题。“’画破狗’展览的样子,”策展人周翊脱口而出。

“画破狗”展览将在泰康空间展出至7月29日。

作者:Sherry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