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置怪客帕斯卡: 我为什么带来这些小东西?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445   最后更新:2017/06/25 22:07:00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7-06-25 22:07:00

来源: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不动心 / 帕斯卡·弗拉芒 / 物件 / 约30×30×20cm / 2010


2017年5月9日,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透明的声音”正式开展的首日,3位法国里昂国立音乐创作中心的重要成员(詹姆斯·吉鲁东、克里斯托弗·勒布雷东、皮埃尔-阿兰·雅弗雷努)以及3名参展艺术家(多米尼克·布莱、马特·可可、帕斯卡·弗拉芒)为我们带来了“声音的显现”和“艺术家的‘音乐舞台’”两场分享会。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将陆续推出6位嘉宾的精彩发言。

帕斯卡·弗拉芒是《透明的声音》展览中参展作品数量最多的艺术家,除了用光影变化打造再现了一片梦想空间外,那些精致灵巧的机械零件给整个展览的生态系统带来了跃动、俏皮与一丝神秘。以下为参展艺术家帕斯卡·弗拉芒的发言精选(参展作品:《此处时间长流》、“居民”系列、“在那里”系列、《不动心》等共11组件)。

我是受到策展人詹姆斯·吉鲁东的邀请来进行这次发言,我当时非常轻易地答应了他,但这对于我而言其实是一个挑战。因为我知道要在大家面前谈论我自己的工作其实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但这也使我能够以一种比较冷静的旁观者态度来看一看我自己的作品。

此处时间长流 / 帕斯卡·弗拉芒,让-弗朗索瓦·艾斯塔杰,亨利-夏尔·卡杰 /声音及视觉装置/ 1500×120cm / 2006


我看了看我自己带来的“小”作品,它们大体可以分成3板块,我先给大家描述一下。第一个是“梦想家”板块,大家如果参观过整个展览的话可以看到那个带有磷光屏幕的作品,《此处时间长流》;此外还有一些小人像,他们的脚都深埋在冰里,渐渐被冰霜所覆盖,这是第二个板块“居民”。第三个板块是微缩人像的投影。大家在这个展览中会看到不少我的作品用投影的形式呈现,因为这些小人物的面孔被投射到屏幕上面是给人一种惊讶的表情。

我为什么会把这些小东西带过来呢?这其实源自我的一些小小思考。我们人来到世界上的时候,实际上可以看作一次非常轻柔的软着陆,就像飞机软着陆一样。紧接着我们就一下子发现了很多人和很多东西。但是我们的意识是逐渐形成的,这个意识最后成为了非常厚的一层膜,围绕在我们周围。所以从我们降生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开始逐渐适应周遭的一切,天空、人,以及所有的一切。这些东西其实他们是一直都存在的,从我们降生的那一刻起它们就存在着,为什么会生,为什么会死,死了之后会怎么样等等。这些问题对我而言其实都是一些没有什么意义的问题,因为我们处在这样一个流动的过程当中,整个宇宙、整个世界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情。

在那里01 / 帕斯卡·弗拉芒 / 影像装置 / 15×15×20cm / 2010-2016


有一天我读到巴斯卡尔的一句话,他是一个哲学家,这句话让我感到很惊讶,他说“当我们把自己看作宇宙中心的话,我们就什么都不是,因为我们周边有一个无穷无尽的空间。但是如果我们有思考能力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去构建这样的一个空间”。一下让我开阔了眼界,正是有了这句话我有了一个全新的看待世界的方式。我希望能够尽我自己的努力,来把巴斯卡尔反映的现实展现给大家看,不管是拉长镜头还是短镜头,就像拍电影一样给大家一个思考的变焦。

因此我给大家精心推荐都是一些小小的装置,“小小的”,它能够使我们把自己投射到这样一个小小的作品当中,然后去重新审视我们自己日常的动作。大家看到这些小人像浸在冰里,双腿已经被冰冻覆盖了,但上半身却穿着礼服戴着领带,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镜子里面的“反射”;凝视它的脸,却又好像是在向人、向我们提出问题一样:“你在这里干什么?”

替代/ 帕斯卡·弗拉芒 / 装置 / 约30×30×20cm / 2016


所以马特·可可刚才引用的那句话——“看画的人本身是画”放在我这里同样适用。对于我来说看画的人本身,我,就是那个宇宙,我死了之后这个宇宙就不存在了,我们是宇宙的中心,我们周边是无限,往左边、右边、上面、下面都是可以走向无限。而我所做的工作就是使这个无限具体体现在物质当中,然后重新掌握自己,然后回到我们日常的生活当中去。所以我带来了这些小小的作品。

居民(第二部分) / 帕斯卡·弗拉芒 / 装置 / 30×30×12cm / 2005


观众交流

近十年当中我觉得我从未接触过这样让我震惊的影像装置艺术和这种很小的看似传统机械的、但是概念上完全又是一个非常开放向前的作品。我尤其对你那个有很长的轨道外加影像的那个装置(《此处时间长流》),我在里面一直看,不想走。其实我前两次都没有看完,然后昨天开幕我就从第一时间一直看,看到画面的重复,我感觉应该超过了50分钟,我全部看完之后就觉得特别有意思,我表达一下对这个作品的感受。因为我觉得帕斯卡·弗拉芒的影像装置,我感觉它链接到人类的情感和外在物质的这样一个转换关系;我们可以看到的外在世界很有限,也是有形的,但是很奇怪我们灵魂和外在世界是无形的。而帕斯卡他的那些有形的东西经过编辑和艺术上特别智慧的那种具有魅力的做法后,当我在看他的作品时,并没有特别为他画面呈现的那些我不曾看到过的东西所震惊;反而恰恰让我觉得很震惊的是我链接了我早期童年的很多记忆,很多一些视觉上的碎片和我情感的一些记忆,都随着一个空间向时间的转换回来了。因为它呈现的是一个空间,它整个展现空间的方式完全是一个时间的魅力,这样以后我就感觉到它真正再现了一个人的记忆、情感和外在世界的一个内在运作的其实很难揣摩把握的这样一个模式,这个模式并不是说是一个不变的模式,而是帕斯卡对这个外在世界和内在世界的一个构架的把握。这非常让我震惊,所以我非常感谢你能够让我感受到这样一个作品。因为它对于我整个生命曾经经历了和未有经历的东西产生了一个影响,所以我谢谢帕斯卡·弗拉芒。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