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保罗双年展:艺术家对政治动荡作出回应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776   最后更新:2016/10/26 21:45:51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6-10-26 21:45:51

来源:东方早报 编译:朱洁树


芭芭拉·瓦格纳邀请贫民窟的年轻歌手进入一个荒废的夜总会进行表演

意大利电影制作人罗莎·巴尔将摄像机镜头对准了圣保罗的Minhocao高架桥

观众可以通过扩音器与棕榈树对话

乔纳萨斯·德·安德莱德的作品《鱼》(2016)



本届双年展由约亨·瓦尔兹(Jochen Volz)策展,来自31个国家的81位艺术家参与其中。展览主题“不稳定的现实”,针对政治动荡、气候变化、贫富差异、移民等国际议题,也考验艺术家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发展并做出反应的能力。


  1890年代,双年展几乎与奥林匹克运动会同时诞生,起初,它们服务于一个相同目的:彰显主办城市形象,并且展现参与国家风采。时至今日,奥林匹克运动会依然兢兢业业完成此项任务,双年展却似乎越来越像艺博会,变得同质化,变得容易让人遗忘。


  第32届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将持续至12月11日,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双年展之一,它将自己定义为兼具本地性和全球性的一项盛世。


  在本届双年展举办之际,巴西政治正面临重重危机,巴西前总统卢拉正因为贪腐案接受调查,首位女总统罗塞夫在今年受到弹劾,接替罗塞夫的特梅尔刚上任就卷入贪腐丑闻。据墨西哥民调组织10月调查显示,巴西总统特梅尔的支持率仅有14%,是美洲20个主要国家中,第2个最不受欢迎的领导人。泛滥的贪腐现象,给这个年轻的民主国家带来沉重打击,而双年展的标题似乎也对此有所回应:"Incerteza Viva"(不稳定的现实)。


  本届双年展由约亨·瓦尔兹(Jochen Volz)策展,来自31个国家的81位艺术家参与其中。展览主题“不稳定的现实”,针对政治动荡、气候变化、贫富差异、移民等国际议题,也考验艺术家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发展并做出反应的能力。


只有观点,没有艺术?


  在展览中,黑色通常是最常见的穿着。但在巴西,在拉丁美洲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展览开幕之际,当地艺术家清楚地知道如何引起轰动。在圣保罗双年展的预览日,十几位艺术家身着统一定制的黑色T恤,直截了当的口号将国家污秽的政治带入奥斯卡·尼迈耶的通风白亭。“DIRETAS JA”,一张标语上写着,意为:“现在选举”。另一张更为直白:“FORA TEMER”,呼吁巴西新上任的总统赶紧跳入巴西利亚的人造湖。


  展览中至少有一件作品直接指涉巴西现在的政治局势。艺术小组“想象政策工作室”(Oficina de Imaginao Política)用一些长条凳和床铺围合成一块相对独立的空间,艺术家称之为“临时自治区”,旁边的黑板和海报上,还有“特梅尔下台”等标语。


  巴西一些报纸批评本届双年展过于“政治正确”,只有“观点”,没有“艺术”。由此看来,似乎也不无道理。其他很多艺术创作则深入更广泛的社会、历史、文化领域。


  在奥斯卡·尼迈耶所设计的展场一楼,呈现了国际背景下巴西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艺术家贝尼·方特乐思(Bené Fonteles)建起了一个由茅草屋顶、黏土四壁组成的仪式性建筑,试图将传统巴西与当代艺术相互结合。


  本地萨满所使用的物品,旁边放置着杜尚、列侬、小野洋子等艺术家的相片,还有一本巴西作家若昂·吉马朗埃斯·罗萨1956年小说《恶魔在荒地还债》(The Devil to Pay in the Backlands)的英译本。这本小说被视为巴西现代文学的杰作,其中包括古老方言,在当地堪与乔伊斯小说《芬尼根的守灵夜》相比。


当代文化的解毒剂


  在当代艺术的领域,民间艺术和工艺美术,经常被用作数字文化和社交媒体的解毒剂,近年来,它们在双年展的领域也颇受欢迎。乌拉德米尔·迪亚斯-皮诺(Wlademir Dias-Pino)的装置《巴西视觉百科全书》(1970-2016)使用了大量现成材料组合而成。


  本次双年展邀请到大量非洲艺术家参展,包括年轻的津巴布韦画家米谢克·马沙乌(Misheck Masamvu),其粗糙的抽象画展现出一种持久的焦虑情绪。非洲裔的达顿·宝拉(Dalton Paula)是巴西最有前途的年轻艺术家之一,他将拉丁美洲殖民历史的图像画在几十艘陶瓷小船上:传教、庆祝、葬礼。


  双年展中,另一件美丽的作品是乔纳萨斯·德·安德莱德(Jonathas de Andrade)的《鱼》(2016),艺术家在巴西东北部的红树林纪录了当地渔民的生活,他们依然使用传统的方法捕鱼,例如渔网和鱼叉。视频中,一位渔民将一条捕获的鱼抱在胸前,好像抱着一个婴儿,直到它咽下最后一口气。


  在美国《纽约时报》撰稿人玛莎·施温德纳(Martha Schwendener)看来,这个视频探索了生命与死亡、捕食者与猎物之间的关系,并且提示人们和其他物种的相互联系——这一点在超工业化的社会中已经逐渐被遗忘了。


  双年展组织者强调“不稳定的现实”会与周边的伊比拉普拉公园互动,这里在欧洲人抵达之前曾是当地土著人的栖息地。在巴西,“自然”也是一个有争议的词语,雨林和草原往往被视为征服和统治的障碍。奥斯卡·尼迈耶的建筑散布在整个公园,而当初他甚至曾经考虑过铺平整片区域,驯服巴西野蛮的荒地。


  Pia Lindman和Ruth Ewan也在展览中呈现,他们的装置作品包括一些具有生命的植物,以及一个扩音器,这个扩音器扭曲着伸进展厅,让观众可以与棕榈树对话。巴西的这些树木曾被视为“异国情调”的象征,而一度被砍伐至濒临灭绝。


直面现实的艺术作品


  吉尔万·萨米科(Gilvan Samico)用星星、蛇蝎、太阳和美人鱼等图像组成了神秘的雕刻;新西兰艺术家凯西·巴里(Kathy Barry)呈现了复杂抽象的“能量图”;美国艺术家乔丹·贝尔森(Jordan Belson)则受瑜伽启发创作了一个视频,影像中充斥着蓝色、粉色的烟云。


  英国《卫报》撰稿人杰森·法拉格(Jason Farago)近年来经常参观国际性的双年展,他注意到这种神秘主义的介质已经流行了一段时间。2013年威尼斯双年展、2015年伊斯坦布尔双年展,都出现过类似的“伎俩”,艺术家利用上个世纪灵性的光晕,作为治疗本世纪苦难的香氛。而今,这样的场景又在巴西圣保罗上演。


  法拉格指出,双年展中最好的部分,依然是艺术家将魔法放在一旁,直面冷酷真相,处理现实生活的不稳定之时。


  意大利电影制作人罗莎·巴尔(Rosa Barba)将摄像机镜头对准了圣保罗的Minhocao高架桥,这条3.5公里长的高架高速公路建于1971年,贯穿整个钢筋混凝土丛林,尽管在晚上9:30至上午6:30时间内禁止车辆通行,这处高架桥依然是圣保罗城市中污染最严重的地方。


  巴西艺术家芭芭拉·瓦格纳(Bárbara Wagner)穿着“FORA TEMER”的T恤参加了开幕活动,她与巴西北部年轻的歌手和饶舌歌手交上了朋友。这些脸上画有纹身的少年平素活跃于伯南布哥的贫民窟,瓦格纳邀请他们进入一个荒废的夜总会进行表演,巴西的颓败在此一览无遗。


  这些少年摇摆着臀部,歌唱着对爱情与金钱的渴望,歌声在空荡荡的夜总会里回荡。“这一切不过是幻想”,一个少年唱着,反反复复地。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