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类似艾未未的艺术家:以社交媒体为平台会获得成功吗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830   最后更新:2015/12/04 08:26:14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5-12-04 08:26:14

来源:凤凰艺术 文:TOM JEFFREYS


艺术家艾未未


艺术家们以及更加广泛的艺术界可以使用社交媒体来更多地出售或推销自己的作品吗?一些活动在数字平台的积极的的实践者肯定是这样认为的。

新护照的获得通常不具有新闻价值。不过,2015年7月,中国“行为艺术家”艾未未在 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他和他的新护照的照片,外界均纷纷对此作出回应。《纽约时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以及其他许多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这张照片具有新闻价值有很多原因:第一,中国公安机关拘留他81天后,艾未未的护照被没收并禁止出国旅行,由此看来,新护照的获得看似表明中国政府对艾未未的艺术以及行为主义的立场已经开始软化;第二,艾未未事件在西方曾一度引起轰动。他引起轰动的原因带有几分讽刺:他的行为主义被高度赞扬以及他的艺术品总是被人批评为过分简单化或肤浅。西方艺术机构巧妙地通过赞扬这位其艺术品在本国被禁止的艺术家来鼓吹自己的自由人文主义信仰,宣称人权不可侵犯。

按理来说,各博物馆出展艾未未的作品比他自我推销获得更多的收益。他在网络上的影响是很大的:推特上他有29.7万名追随者,Instagram上他有17.5万名追随者,因此,正如他的护照照片所反映出来的那样,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世界各媒体的密切关注。鉴于此种影响,一些世界艺术媒体寻求一点艾未未的大众吸引力也让人感到不足为奇了。并且,这些艺术媒体有许多还正在遭受大规模地削减其公共资金。事实上,他在这些展览会上唯一的参与就是使他的作品不被禁止。在他囚禁的这段期间,他的作品在华盛顿、纽约、柏林以及旧金山展出。由于他已经重新取得他的护照,艾未未计划出席他在赫尔辛基艺术博物馆以及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展览会的开幕式,并被任命为柏林艺术大学的教授。

艾未未一举一动对于数字智能艺术机构而言都是一个大的新闻。皇家艺术学院在推特上创建了向艾未未一个小时的提问时间的项目,并举办了一次成功的Kickstarter集资活动将其树雕塑品放置进其伯灵顿宫的院落,以及筹办了一次特别的“数字连接”深夜开幕式,这场开幕式主要以感官设施、人工智能工作坊以及如何应对政府监管的课程为重点。皇家学院(RA)数字媒体的领导尼克(Nick Sharp)表示:“这些活动的反响都非常好。RA每一次展出的观众都在发生变化,不过当然,每一个来看艾未未展览的参观者的意图都是不同的。“数字连接”展会在一个热闹的晚上出展是一个充满新颖的项目。此次展会有接近一半的参观者的年龄层都在18-29岁,这与RA此前的状况有很大的不同。

这些举措证明艺术界对于一切事物数字化的热情也在日益高涨。近几年,各博物馆和画廊不再仅仅把网络看作是一个有用的营销工具,从而增加参观者数量或提高在线销售额。更多的是,数字领域已经成为一些机构来达到其目标的另一种外界条件。一些收藏的艺术品由于空间、易碎性或预算等因素不能在公共场合出展,数字化作为一种新型展出方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虽然这些作品经常由一些定制的网站推出,但是社交媒体可以使其简单化。例如,今年10月份,泰特美术馆在各数字平台上贴出9张由贝恩德和希拉-比彻拍摄的井口建筑(1974)的黑白照片,仅在Instagram上就有超过4000个人觉得很“赞”。

当然,博物馆所意识到的,市场也意识到了。史蒂芬(Stefan Simchowitz)是一位艺术收藏家、好莱坞制片人以及MediaVast 的合作创始人,但也有很多人对他表示不满。MediaVast是一项图像版权业务,他在2007年以2亿美元出售给了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史蒂芬利用脸书以及Instagram来推销一些年轻艺术家,他通过与其他一些收藏家一起讨论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并向大量的观众公开他们的作品,从而提升他们作品的价值。史蒂芬在Instagram有超过7.3万追随者。史蒂芬当前偏爱像吕西安-斯密斯以及雅各布-卡斯赛等艺术家所作的抽象艺术。由于缺乏创意,艺术评论家沃尔特-罗宾逊将这种类型的作品定义为“僵尸形式主义”。通过一些炒作的方法,这些作品很快就被销售一空,并取得了可观的收益。吕西安-斯密斯的画作《男人的私密生活》在2012年售价仅为1万美元,一年之后,这幅画的售价为31.9135万美元。正如卡蒂亚(Katya Kazakina)在《彭博商业周刊》所说的一样,这一价格相当于增长超过3000%。

如今,艺术家自己也用一些创新的方式来对像Instagram这类社交媒体的日益发展做出回应。自2013年关闭她的东伦敦拉斯卡托拉画廊后,馆长瓦伦蒂娜(Valentina Fois)一直使用该画廊的网站作为一系列数字派驻的网络平台,像萨拉(Sarah Maple)、埃米莉(Emilie Gervais)以及劳伦斯-列克等24位艺术家如今都已经开始为该网站创作作品。这些作品类型包括视频、动画、图像以及文本,其中一些还仅能在网络上流传。福伊斯近期为全球最大的数字化双年展“The Wrong”策划了展示台,他表示:“当代艺术来源于社会环境,但又反过来影响我们的社会。在西方世界中,许多的特征都是由数字技术而形成。因此,不可避免,艺术将受到网络以及数字技术影响。”

许多利用新平台的艺术家并不因为他们是技术爱好者而感到羞愧。技术爱好者是指那些不加批评地支持新技术的人。相反,他们对新技术浓厚的兴趣取代了内心的矛盾。这组人群中的几位向我们分享了他们在探索特性的表现以及新技术怎样形成这些特征的趣味。海伦-卡梅尔制作了一段说唱视屏并将它发在了推特上。阿玛丽娅在Instagram发出一段在线表演《卓越与完美》,在这段表演中,她扮演的是一位接受过整容的有抱负的女演员。而在现实生活中,她还正处在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的恢复过程当中。阿玛丽娅是网络艺术家之一,她得到史蒂芬大力地支持。福伊斯评论说,她的作品是如何将社交网络用做帆布的最好的例子。

某种程度来说,阿玛丽娅是典型的新一代互联网艺术家,对于她而言,社交媒体是展现自我的众多方式中的其中一种。这类作品的特点是模糊现实与虚构之间的界限。阿玛丽娅并不像她所扮演的人,并且也不像她在Instagram所说的那样去接受过隆胸。但是她确实学过钢管舞,也确实有过疯狂减肥。

本格尼森(Benigson )2015年在伦敦的卡罗尔/弗莱彻画廊举办一次题为“焦虑、紧张、失眠、肥胖”的个人展。通过运用视频和一些装置,本格尼森利用在线图像来探索互联网对个人施加的压力以及影响虚拟事物与实体事物之间关系的方式。互联网经常被誉为是自我表达的一个安全的空间。像萨拉以及塔姆辛等例子很容易可以证实现有的权力结构是如何一次又一次的在网上上演的。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杰西(Jesse Darling)的艺术品,他的作品在Instagram、推特、脸书以及微博上广为流传,他的作品有时使雕塑以及装置艺术显得黯然失色。去年,史蒂芬在dazeddigital.com上称,杰西因为她在推特上的“真情流露的”表演而被人们熟知。而杰西并不同意这一说法,她在邮件中表示:“我将我的‘网络活动’视为我们这个年龄层所做的典型的事情。”

但杰西的拒绝比它看上去更加让人捉摸不透。她在2012年时说过:“拯救脸书唯一的方式就是将它视为一个展示各类事物的舞台,并且将自己看做是一个表演者。所以,这类活动被看做是一种表演被大家广泛认可。但这样做也是在创作艺术吗?杰西并不这样认为。相反,她利用安迪-沃霍尔的日记以及大卫的笔记本来比较了如今的艺术家是如何利用社交网络:“阅读和分布在同行,看起来像是从属于艺术品本身,重要的是,看起来并不是真正地模棱两可。”

但为什么杰西其自身的网上活动的定义却存在诸多困惑呢?部分原因可能是像阿玛丽娅等艺术家的角色扮演;还有部分原因可能是杰西个人的作品内容变化巨大,从推特习语到阅览室的礼节。

皇家学院网站上列出了艾未未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格言。最置顶的是他2011年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中的一句:“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我从不将它区分开来。”不过,尽管他的艺术品流传于全世界,艾未未的肉体却被软禁起来了。艺术家的生活和他的作品从未被简单地区分开来或是简单地归我完全一致,因为如今,我们的生活至少在形式上正在经历着一些画面,而这些画面与艺术是不可区分的,这种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令人理解。

(编译:尚智)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