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丢画事件,矛头直指张颂仁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43   浏览数:3542   最后更新:2014/01/10 19:18:45 by guest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13-12-16 17:19:05

来源:墙报

注:本文由墙报独家专访,关注艺术行业新闻请订阅墙艺术微信(微信搜wall-art),或加墙艺术微博(墙艺术-WallArt)。

导读:1993年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对中国当代艺术意义非凡。这是中国艺术家首次集体亮相威尼斯,这一届参展的艺术家有:方力钧、王广义、张培力、耿建翌、徐冰、刘炜、喻红、冯梦波、王友身、余友涵、李山、孙良、王子卫、宋海东、丁乙,他们日后几乎都成为了作品价值不菲的知名艺术家。然而有件非常蹊跷的事件也在这届双年展发生,即当时中国参展艺术家有部分作品丢失,其中包括著名艺术家王广义、徐冰、喻红、丁乙、刘炜、李山、孙良等的重要作品。整整二十年,丢失作品的艺术家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打听与寻找,最终却成了一宗“历史悬案”。
然而,近日两位当事人艺术家孙良与李山在美籍华裔律师的帮助下,竟然在香港画廊汉雅轩离奇找到了这些作品,两位艺术家20年找画身心俱疲,本次决定向墙报披露找画细节,并正在考虑是否采取下一步法律手段。
墙报编辑专程前往上海独家专访了两位当事人,李山、孙良都明确将矛头直指汉雅轩负责人张颂仁,并提供了图片、书信、文件证据。

前排左起:王广义、栗宪庭、吴山专、廖雯、

后排左起:王友身、徐冰、方力钧、冯梦波、耿建羿

1993年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艺术家合影(墙报资料)
丢画始末:
根据部分1993年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艺术家的陈述,大概情况是:当时因为没有政府批文,这些参展作品是当作工艺品运到国外的。在展览结束后,这批作品运回天津港时一直入不了境,在天津港压了三个月,栗宪庭知道后很着急跟艺术家们商议,是否先转运到香港汉雅轩,再由张颂仁想办法陆续从香港运回国内。因为当时香港到国内有很多渠道,容易进来。艺术家们几乎都不了解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他们觉得这应该算是一个好办法。但根据张颂仁1995年给艺术家孙良的回信里说,“威尼斯展作品,去年夏才退到天津,后来不能进关又转来我处,可是缺了很多作品。”其中确认丢失作品的有:王广义、喻红、丁乙、刘炜、李山、孙良等。有的是丢失了参展作品的一件,有的是丢失了全部的参展作品。
消息陆续传到丢失作品的艺术家那里,大家互相打电话询问,但都不知道作品去向,大家都通过各种途径在寻找……
转眼20年,艺术家们一直在寻找他们当年丢失的参展作品。
李山:我一直怀疑我的作品就在汉雅轩

艺术家李山
李山展览开幕因为生病并没有跟大队人马去威尼斯,而是一个月后单独去威尼斯看了一下展览的情况,一周以后就回国了。后来他又去了巴西圣保罗和美国,直到96年再回国内才听说作品丢失的消息,因为他从93年到96年一直以为作品在张颂仁那里。
李山这么说得理由是:“94年10月我和余友涵和刘炜去巴西参加圣保罗双年展,在香港转机,我们还在香港汉雅轩的画库住了两晚。我们每天在经过仓库时看到有几卷作品卷起来平放在地上,有个最长的两米多我认为是我的作品,因为我的画幅最大,张颂仁也和我说这些作品确实是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回来的作品,但当时并没有说我的作品不在了。”
就是说94年10月份张颂仁一直没有告诉李山他的作品丢失了,在香港时还说不能打开作品,因为打开的话必须要有律师在场。当时李山感到很奇怪“因为我们并没有要求打开作品,但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也许香港和大陆有些不一样,做什么事情都有规范,更讲究法制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后来我们就离开了香港,去了巴西圣保罗。”
所以李山一直怀疑自己的作品根本就一直在汉雅轩,回国后多年内曾数次向张颂仁问询作品去向,但“他从来没有主动解释过或者解释作品丢失情况。而且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总会以一种埋怨的口气说:“李山我见到你的时候我想和你谈些事情,但你总是朝我要作品你就不能谈点别的?”他总以这样的态度来搪塞我。”
3年前李山和张颂仁见面谈起这件事依然无果,他说:威尼斯作品在你这丢失这件事情不可能不了了之。在李山看来“他认为20年过去了我都没把作品要回去,我的话在他看来是无所谓的。”
但李山一直想把画找回来。直到2012年他在美国纽约找了一位非常有名的律师,他向律师提供了三个有关文件,一个是威尼斯双年展的图录,栗宪庭签字收件单,和自己的陈述。律师当场没有表态,一周后打来电话说他愿意接受此案件。后来李山问孙良是否愿意和他一起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件事,孙良表示愿意。
“于是律师就开始准备我和孙良的有关材料,在张颂仁向我们律师说答应还我们作品之前,律师跟我陈述两件事情:一个是把我们作品丢失的案子已经设在英国的一个国际机构,向机构挂失(这个机构主要负责专门寻找丢失的艺术品贵重作品的国际机构),我的律师把我们作品的丢失情况进行报失,我理解报失的目的是把作品封存起来,这样作品在任何地方出现都不好交易。第二件事;律师让张颂仁先生在一个月内写一个作品丢失的陈述报告,因为作品是在张颂仁那丢失的。这期间律师做了很多工作这两件是最主要的。之后又过了一个月张颂仁打电话给我说回仓库找找。”
再一个月之后张颂仁打电话给李山说愿意还作品。李山和孙良及律师在10月28日香港汉雅轩画廊验收了张颂仁交还的作品。
李山在丢画找画的这二十年来,总是内心很不舒畅,差不多变成了一块心病。 “明明知道作品在哪里,就是不给我们,我们真是毫无办法。”他说张颂仁也会有一种“作品在我这,二十年你们都拿不回去,你们以后也都别再想这个事情了”的心态。但即使如此李山还是希望通过各种途径来找回丢失的作品。
“不管怎样,最后我还是选择了通过法律途径。”
孙良提起张颂仁还气得直哆嗦

艺术家孙良
孙良知道自己的作品丢失是在1994年的下半年, 他在刚得知消息的时候也感到奇怪,因为画据说是在香港汉雅轩丢的,但他是中唯一没有和张颂仁合作过的艺术家。很着急就给栗宪庭、王广义打电话,都在想办法找,但大家都不知道怎么找,只是互相打电话。同时孙良接连给张颂仁写了几封信,但隔了很久,1995年3月8日,他收到张颂仁回信确认作品在从天津港运返香港汉雅轩时丢失,除了他的3幅参展作品外,还有李山、喻红、王广义也有作品丢失的情况。
但跟李山不同的是,孙良最开始一直不能肯定自己的作品到底丢在了哪里。当李山96年从美国回来时说起对张颂仁的怀疑,很生气咬牙说“肯定在汉雅轩”时,孙良还是从来没敢想他的作品一定也在那。“但我想我的作品是被蒙掉了,甚至前些年我还有所关注,现在拍卖市场很多,之前的作品多少都会拿出来,因为作品肯定会露面,可是一直没有,真的很蹊跷。”
同样在两三年前孙良听到一个消息,上海有一个艺术家,汉雅轩提出来要跟他合作,合作的时候好像那个艺术家就提出来要把这些作品找回来,张颂仁为了跟他合作,就把作品还给了他。这时,孙良才觉得自己的作品可能也在汉雅轩。
直到李山找到律师,孙良和他一起请这个律师帮忙找回自己的作品。可在真正亲眼见到自己丢失20年的作品时,孙良还是不相信能找回。可想而知丢画这件事对于孙良造成的纠结与痛苦,他在面对摄像镜头说到张颂仁时情绪激动:“他一直不见我,还画那天他也未出现。我觉得人有种贪心在某种场合下理解下还是可以的,但你应该向我们讲一下,或者道歉一下,你一点都没有,好像这二十年没辙了,必须得还了就还了,还了就这么扔给你一样,这种气氛等于还要过,还要有,本来是你的东西,拿了你二十年,没辙了,有律师来找,因为你有名了,你打不起这场官司了,你无法在律师面前说清楚而还我,你应该都说清楚,或是当着我面道歉。但什么都没有,你觉得世界上哪个地方许可这样的事情出现?”
最后孙良仍对张颂仁痛斥不已: “因为这个人还在中国的艺术界活动,心里话我知道他和上海那个画家进行交易后,我见到都不会和他说话,看到他就走的远远的,我很厌恶不耻这种行为,太不应该了,还在问他要,不是说他一时起贪念,是一直在要。”
另外孙良向墙报特别说明,希望公开真相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和李山两人找回作品,或许还有一些艺术家丢失的作品没有找回来,他也希望他们可以把作品找到。

汉雅轩负责人张颂仁


注:以上内容根据李山、孙良视频实录和采访录音综合整理。如他们所说的情况属实,这应该是对香港汉雅轩负责人张颂仁非常严重的指控,但截止目前为止尚未得到张颂仁方面的回应。
-------------------------------------------预告:其他艺术家作品找回情况怎么样?孙良出示了什么具体证据?墙报将公布更多相关内幕和细节,敬请关注!

------------------------------------------------------------------下图李山、孙良在汉雅轩取回作品现场:

2013年10月28日在香港汉雅轩交还的孙良作品现场照片(孙良提供)


李山在汉雅轩验收交还的作品现场照片(孙良提供)


孙良、李山等人与律师在香港汉雅轩画廊合影(孙良提供)


王广义1993年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作品,但是否是这件作品失而复得尚需确认:

1993年,王广义《大批判———斯沃基》
喻红丢失作品

1993年,喻红作品《中国公主》


李山、孙良丢失作品
李山1993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作品《胭脂》,2.7米X8米,1992年


孙良1993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丢失的作品

[沙发:1楼] 八卦连环掌 2013-12-16 17:48:25

来源:墙报

艺术家李山自述20年找画经历:我认为作品一直都在汉雅轩!

本文由墙报独家专访,关注艺术行业新闻请订阅墙艺术微信(微信搜wall-art),或加墙艺术微博(墙艺术-WallArt)。

导读:12月10下午,在孙良工作室,李山如约到来,墙报编辑及摄像进行了视频录制。主要由他详细介绍1993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和展后作品丢失的情况,以及听说作品丢失后,多方寻找而不得,因心中存疑多年一直并不放弃寻找。直到2年前在纽约找到一位律师,终于通过法律途径最终在香港汉雅作品。


李山坐在墙报编辑对面,当他说到找回作品的心情时这样描述:这些作品在阴暗的地下室里面,像在一个监牢里面二十年,二十年之后才见到天日。这些作品既不能够跟观众见面,也不能在展览馆里面展出,也不能被别人欣赏,我为作品的遭遇感到很心痛。所以我跟别人说:“作品在哭嚎,在受难,在呼唤别人拯救它”,我对作品的这种处境,感同身受。那么今天,作品总算能够见到天日了,我把它从牢房里面解放出来。


他还说“给大家一个真相的同时,对于我个人来说也是一个受伤后的抚慰。”


那么纽约律师是怎样帮助李山找回作品的呢?张颂仁又是如何面对李山的多次询问?作品为什么会在汉雅轩被交还?请看李山详细叙述:


2013年10月28日,李山在汉雅轩验收自己丢失的作品现场照片(由孙良提供)


(以下文字均有视频和录音为证)


我一直认为作品并没有丢,一直都在汉雅轩


因为20年过去了就我了解的我大概谈一下。


大约是1992年秋天意大利驻中国大使馆的文化官员弗兰来看我的作品,在我聊天时并没有明确的和我说展览的事情,还是孙良和我说的,在之前并没有中国艺术家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而在我知道的最早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是一位40年代初期广东籍的留学生,他的作品题材是抗争题材是速写性质的,但回到广东却默默无闻。因为在那个年代我们在那种社会背景下那种艺术形态下,对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和作品都不会重视都会被忽视的,这是我了解的情况。


93年在新中国成立后作为中国艺术家首次参展,后来弗兰来了后说有一个展览希望我参加,我呢就做了一些工作因为有现成的作品。当然那时并没有确定是哪件作品。那么秋天的时候,我带我的学生去山西河南写生但那时我已经不在那了,我就把作品放在了朋友家,听孙良和朋友说奥利瓦、弗兰和栗宪庭来上海选作品,在选作品的过程中我并不在,他们就去我朋友的工作室选的。


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就把作品整理了一下,93年的春天我把作品运到北京,听说所有的作品由栗宪庭开始组织这件事情,集体的出关、拍照都在北京进行。展览开幕后我因为生病没有跟大队人马去威尼斯,一个月后我自己去威尼斯看了一下展览的情况,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还是可以的,我在那大概呆了一周,就回国了。


1994年10月份去巴西参加圣保罗双年展,展览是1月份开始10月份结束的,我所听到的消息是:“意大利公司想把中国艺术家作品拿回公司进行商业操作,杭州有两位艺术家(张培力 耿建翌)似乎不大满意这种操作方式,之后作品就运回了中国,作品运到天津没有办法入关这大概是作品出关的时候手续没有办好。船没办法进关,就直接运到了香港的汉雅轩。


94年,去圣保罗之前我还以为作品在香港汉雅轩。当时是张颂仁接手的,因为他和全国艺术家,大陆策展人比较熟悉。在这里我要穿插一个故事:92年在被确定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之后,当然张颂仁知道这个消息,然后就在93年1月份 组织参加双年展的艺术家们在香港画展,后来又到了澳洲,但外界不知道的情节是,并不是张颂仁第一个拿这些作品去海外做展示做宣传,因为在做这些之前他已经知道这些作品会在威尼斯参展。我讲这个故事的原因是因为我想批判一些社会上的宣传,说张颂仁是第一个为中国艺术家在海外的展示宣传,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应该是奥利瓦、弗兰、栗宪庭,已经商量了这些作品会在威尼斯双年展展出。


后来我94年到了美国。96年6月份我回到了上海然后听说在汉雅轩的作品有些丢失了,有的丢一张有的全丢了,包括我和孙良的也都丢了一些作品,其中呢我丢了一件作品,这是3连画,自93年至96年我一直以为作品在张颂仁那里。因为去圣保罗时我们要在香港转机,当时有余友涵和刘炜,我们在香港汉雅轩的画库住了两晚。我们每天在经过仓库时看到有几卷作品卷起来平放在地上,有个最长的两米多我认为是我的作品因为我的画幅最大,张颂仁也和我说这些作品确实是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回来的作品,但当时并没有说我的作品不在了。


94年10月份他并没有说作品丢失了,他说都在,而且当时还说不能打开作品,因为打开的话必须要有律师在场,当时我感到奇怪,因为我们并没有要求打开作品,但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也许香港和大陆有些不一样,做什么事情都有规范,更讲究法制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后来我们就离开了香港,去了巴西圣保罗。


等96年我从美国回来后就听说作品丢失,作为张颂仁,至少对我从没有不管以任何形式主动说过作品丢失。直到我打电话询问后张颂仁才说我的作品没有了,在之后几年之间我每次见到他时,我每次都会和他说既然作品丢了那就去寻找啊,因为是你把作品拿去的,他从来没有主动解释过或者解释作品丢失情况。而且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总会以一种埋怨的口气说:“李山我见到你的时候我想和你谈些事情,但你总是朝我要作品你就不能谈点别的?”他总以这样的态度来搪塞我。


2013年10月28日,李山在汉雅轩验收自己丢失的作品现场照片(由孙良提供)


纽约律师帮助我在香港汉雅轩找回作品


3年前和他见面谈起这件事在我临走时我说:“关于威尼斯作品在你这丢失这件事情不可能不了了之。”在他认为20年过去了我都没把作品要回去,我的话在他看来是无所谓的。


2012年我在美国找了一位律师,他是在纽约很有名的大律师。我就把作品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情况,和作品后来丢失情况就和律师交流了一下,交流的目的是我想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这件事。跟律师见面的时候,律师让我提供有关文件和证据。当时我并没有证据,因为在这之前,93年底94年初时有位上海艺术家曾和我们说过他找到过弗兰,因为弗兰的爸爸是位律师,也想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件事,但也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没有解决。因此这件事拖下来了,律师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我提供有关文件,我提供的只有3件,一个是威尼斯双年展的图录,栗宪庭签字收件单,和我的陈述,律师当场没有表态。一周后律师打电话说他愿意接受此案件。我想律师他是有一定的把握的,后来我找到孙良,我问孙良你愿意和我一起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件事吗?律师是大律师,孙良说愿意。


于是律师就开始准备我和孙良的有关材料,在张颂仁向我们律师说答应还我们作品之前,律师跟我陈述两件事情:一个是把我们作品丢失的案子已经设在英国的一个国际机构,向机构挂失(这个机构主要负责专门寻找丢失的艺术品贵重作品的国际机构),我的律师把我们作品的丢失情况进行报失,我理解报失的目的是把作品封存起来,这样作品在任何地方出现都不好交易。第二件事;律师让张颂仁先生在一个月内写一个作品丢失的陈述报告,因为作品是在张颂仁那丢失的。这期间律师做了很多工作这两件是最主要的,过一个月张颂仁打电话给我说回仓库找找。(今年上半年)我的判断是我的作品在张颂仁那里,他说去仓库找一找,那么我觉得我的判断就是正确的,而且因为在这之前2年前差不多3年的样子,有位艺术家作品也是从张颂仁那拿出来了的,这也是这位艺术家自己透露的,因此更加确信我们的作品也是在张颂仁那里。


再过一个月张颂仁打电话给我说愿意还作品。从让他写丢失报告到答应还作品,已经两个月过去了。并且通知我的律师说,60天之内将作品取回。于是我提前从纽约回到上海。11月28日,我和宏盛的人直接从上海到了香港,而孙良则是直接从成都到了香港,我的律师27号从纽约到达香港,我们都是28日到的。29日上午十点,我们跟律师一起去了香港汉雅轩画廊。本来通知我们跟一个经理见面,因为张颂仁是委托一位经理来处理这件事。但是我们到了画廊之后,张颂仁不在,经理也不在,只有画廊下面的两个小姑娘来接待我们,处理这件事情。在处理的过程中,他们首先把画打开,让我们看作品的损坏情况,当时我和孙良也商量过,不管作品损坏到什么程度,我们必须把作品拿回去。既然这样决定了,我们在签收单的时候都写的是“作品尚可”,就是说作品损坏的情况还可以,我们愿意收回来。这时画廊让我们签收的一个单据,一个文字资料。然后,我们的律师也准备了一份文件,这份文件的内容是,我们参加93年威尼斯双年展的作品遗失20年一直到今天在汉雅轩画廊找回、拿到。就这样一份文件,我的律师让画廊签字,画廊不肯签,原因可能是他们对文件里面文字的陈述不太满意,或者是有些担忧,因为作品遗失了二十年后从画廊找回,这个文件对画廊很不利。他们不肯签,并说,“如果你们逼迫我们签这份文件的话,那么今天你们的画就拿不走了。”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律师跟他们说,“那我叫警察”。一听说叫警察之后,小姑娘就回到内间商量,我不知道内间里有张颂仁,还是画廊的律师或者是经理在,总之是有人在商量,商量下来之后,才签的字。后来律师跟我讲,如果他们不肯签字,我如果把警察叫来的话,就变成偷窃,然后可能会通过法院、法庭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你通知我们来取我们的作品,我们自己的作品已经在我们的面前了,你还不给我们,那不变成盗窃了吗。所以最后他们也应该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最后还是签了字,因此我们的作品就拿回来了。作品拿走之后的第二天,我们就把作品带到上海,就这样一个过程。


提取李山、孙良丢失作品的汉雅轩仓库(孙良提供)


作品一直哭嚎,在受难!


其实这二十年里我想到这件事情总是内心很不舒畅,差不多变成了一块心病。明明知道作品在哪里,就是不给我们,我们真是毫无办法。说穿了,我和孙良都没抱很大的希望,能够把作品拿回来。真的是这样,二十年过去了,又不是几年的事情。我想,张颂仁也会有一种“作品在我这,二十年你们都拿不回去,你们以后也都别再想这个事情了”的心态。但是,这样的一件事情,对于我来讲,我还是希望能够通过各种途径来解决的。不管怎样,最后我还是选择了通过法律途径。因为只有这样,我想,即使作品拿不回来的话,我这样做了,做的结果没去多想,就像我们搞艺术创作、画画一样的,我去做了,我去试验了,我把作品画出来,至于能不能卖掉,能不能参加展览,人家欣赏不欣赏,就不管了,这个是我们以前一直是以这样的态度去工作、去对待一件事情的,哪怕对待我们的人生也是这样。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这个跟我们的人生和价值理念是相同的。这个作品拿回来之后,跟别人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说:“这些作品在阴暗的地下室里面,像在一个监牢里面二十年,二十年之后才见到天日。这些作品既不能够跟观众见面,也不能在展览馆里面展出,也不能被别人欣赏,我为作品的遭遇感到很心痛。”所以我跟别人说:“作品在哭嚎,在受难,在呼唤别人拯救它”,我对作品的这种处境,感同身受。那么今天,作品总算能够见到天日了,我把它从牢房里面解放出来。


因为时间长了,作品会有一些损坏。孙良的作品受损程度可能比我更厉害一点。


指责张颂仁:他不应该太贪了


墙报:你觉得为什么他这样做?

李山: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第一,据我对张颂仁的认识,他以前也买过我的其他作品,在那个年代作品都非常的便宜,而且都是大的作品,这些作品很重要。作为一个商人,他会这样做,当你的作品很便宜买进来的时候,他不会马上出手,然而随着你的名气不断的提升,作品的价格也不断上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会马上把重要的作品出售。第二,威尼斯双年展的作品丢失在美术圈子里人人都知道,大家都见过这些作品,之前他已经放出风声说这些作品已经不在了,他再把这些作品拿出去出售,将这些作品再见世面的话他无法交代。第三,我不是说对一个人的人格做一种评价,作为一个商人,在我的心目当中,他不应该太贪了。张颂仁怎么样,通过这件事情,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出一个判断。我们的早期作品,当时是以那么廉价的价格卖给他,现在这些作品的价值是以几十倍、几百倍的价格翻上去了,他应该赚了很多很多钱,就没必要把这些作品扣在自己身边。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如果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只能说,或许这样说过分了一点,“商人赚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作为我们艺术家,作品卖给你,你通过这些作品来赚钱,我们也感到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就像我们艺术家必须艺术创作一样,商人必须赚钱,这种事情我们都理解。但是,如果做得很过分,就有问题了。”我是这样看的。


墙报:那您接下来还会对这件事情有继续的什么做法吗?

李山:当我跟我的朋友们在阐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的朋友们都为我感到高兴,不管怎么说,这个作品在二十年后拿到了。作品的遭遇和我们所受到的伤害从今天开始就已经成为过去了。至于通过什么方式来弥补作品的损失、来抚平我们的伤痕,我们自己会做这个事情。今天,当我来跟您讲述这样一个故事的时候,我也在抚平我自己的心里上的伤痕。给大家一个真相也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一个受伤后的抚慰。这个故事在此时此刻可能没有结束,也许会在你的笔下结束。因为你们要把这个故事讲完,这个故事讲完了大家都清楚了这个故事,大家听到这个故事后也感到很高兴,我们也就达到目的了。


另外,我们的社会环境、文化环境给那些不太守规矩的人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如果我们这边环境好的话,我想类似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比如有这方面的法制制度、社会舆论等等。如果环境好了,这样的人也许就会少一些。但是就目前而言,我们的环境还是很不好的,比如说像张颂仁这样的一些人,在我们这当教授、组织展览,还在这如鱼得水、风风火火的做事情。其实发生这样的事情人人都知道我们作品的丢失,但是我们的环境对这样的人并没有任何约束,这是我们的问题。所以我们要反省我们自己。

[板凳:2楼] guest 2013-12-16 19:49:43
1992年的首届中国油画双年展也有很多艺术家作品无故丢失,这事吕澎也得有个交代
[地板:3楼] 八卦连环掌 2013-12-16 20:47:35

来源:墙报

 

注:本文由墙报独家专访,关注艺术行业新闻请订阅墙艺术微信(微信搜wall-art),或加墙艺术微博(墙艺术-WallArt)。

 

孙良:以为作品再也找不回来,现在看到张颂仁就走的远远的!

 

 

导读:12月10日,孙良工作室,在李山讲述完之后孙良也向墙报编辑详细诉说了整个作品丢失和寻找过程。他是根据李山找到的纽约律师一起,最后在汉雅轩找回的作品。但张颂仁至始至终并没有直接说明作品为什么会在汉雅轩交回,也没有出现在交还作品现场。

孙良已经找回的作品图(墙报拍摄于孙良工作室)

整个采访过程,可以说孙良都表现着他愤怒的情绪,他本着对事实真相的诉求,对墙报编辑这样说:首先我要说作品找回来了,第二个是从哪里找回来的,我为我说的所有话负责,我到今天没有一点点有意的去栽赃,没有的,甚至我猜忌的一些事我也不多说。也应该告诉大家中国当代艺术曾经发生过这一系列的事,而曾经的一些当事人为这些石沉大海的事努力的做过,还有一点我想说,我们还是应该对一些不好的现象站出来,像艺术家,因为你不说这些事还会发生,我们说出来这些伤心的,不快的事希望会减少,即使不杜绝,让做坏事的人也有些代价。”

墙报在孙良工作室拍摄了他找回的当年丢失的三副作品,其中一副孙良已经做了修复。

孙良在最后特别强调请墙报公开报道的另一个原因“应该有这样一个还原这件事的一个过程,还有就是,希望不要有那么多的欺骗,不要有那么多的盗窃的事情发生。我们的艺术家在创造自己的作品或者跟别人合作当中需要一个好一点的环境。我和李老师两个人找回作品,或许还有一些艺术家丢失的作品没有找回来,我也希望他们可以把作品找到。” 

孙良已经找回的作品图(墙报拍摄于孙良工作室)


(以下文字均有视频和录音为证)

参展情况和作品丢失

实际上这次威尼斯双年展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第一次参加,1993年为了庆祝威尼斯展一百年,延期了一下,本该是在92年的,当时据说奥利玛想到过邀请中国的艺术家,自80年代后期中国的特殊现像对西方一点都不了解, 我们知道这个机会是在92年,92年当时上海的对外艺术传播了解,宣传和一些交流很多资料都在我这,那个时候不像今天有幻灯片,只是我向外面提供,当时北京就告诉我让我组织一些上海艺术家,把资料幻灯片集中起来交给北京,叫弗兰的这个人呢,是在意大利大使馆工作的,和北京的艺术家很熟悉,他碰到一个机会说意大利要有这个展览,他们对中国有点兴趣,不知道什么,他利用他和意大利之间的关系连上这个根线,他希望我们将江浙及北京这边集中起来的作品,然后由他,和他的一些朋友,公司,邀请到中国来,希望我们的艺术家能参展。

当时的谈法还很模糊,只有很少数的人,向我们提供艺术家的资料,因为我们知道有可能是威尼斯双年展,92年底奥利瓦到了北京,把我们收集的这些资料进行了挑选,选择了一些画家,之后意大利一些公司,实际上还有一个文化公司,到了上海, 到我们工作室来选画,当年在幻灯片里的画还没有算数,就直接到房间里,我记得奥利瓦人很矮,站在凳子上选我的画,然后上海选了6位画家,有我,有李山,余友涵,丁已,王石,宋海东,浙江还有张培力等,北京还有一群,当然后来又补充进去几十位画家,当把作品选完后又出现一个问题,运输问题,当我们这批作品卷号以后呢到北京包装一下,据说当时的艺术家不知道作品怎么出去,就借用了一个工艺品的名义就运往意大利了,参展之后呢,当时我们一群艺术家也去了,确实有消息告诉我们说作品想到别的地方展,因为我们那时的艺术家条件还不是很好,我还是答应的,因为那时候上海比较抱团,有些事大家说,那我们大家就同意吧,因为在那个特殊的条件下,可是过了一些时候呢这个也没成型,本是想到意大利南部一些地方展览的,那么就是拖了很久以后呢他告诉我们作品往回运了。

孙良已经找回的作品图(墙报拍摄于孙良工作室)

94年的上半年,展览结束后作品运到天津港,到了天津港我们已经知道到了天津了。可运到以后就一直进不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作品的入境问题,我们不知道我们当年的办理方法不对,栗宪庭听说就很着急,大家把作品很努力的去参展,最后天津港压了三个月,这时候我们想了一个办法,这时张颂仁才出现,前期没有他的事,他们可能和栗宪庭在北京策展有过频繁见面,就提出能不能把这些作品先运到香港,我得到的消息呢,是运到香港,再从香港陆续想办法运回国内,因为当时香港国内有很多渠道,容易进来,我们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当时的信息不像现在这么快,经过很久以后我记得是宋海东还是谁,说北京那边已经有消息来了,当时一些作品已经交给汉雅轩张颂仁运到香港去了,然后还隔了一段的时间。

还是1994年,应该是下半年,就有消息告诉我,说有人的作品不见了,不见的话这种口气就是很明显,他的意思是作品在天津港放的时候就不见了,不是香港不见的。事实是到香港打开作品以后有些人的作品就不见了,其中就是我的全部作品(三张)。好像还有喻红,有王广义的作品,有刘炜的作品,我那时候感觉有没有丁乙啊,李山啊,都没有说。我凭记忆那时候以为并不是一下子都丢了,而后来知道的人全丢了,但有陆续丢的感觉,我是很着急了。

说实话我也很奇怪,因为我当时是这些艺术家中唯一没有和汉雅轩合作的,我跟张颂仁没合作过,所以遗失掉我的作品我当然会奇怪,比方讲余友涵没有丢,余友涵的作品不是他的,他的作品已经卖给别人了。我作为一个丢失作品的人就会有一些想法,就跟栗宪庭打电话,王广义打电话,都在想办法找,但大家怎么找也不知道,只是互相在打电话,我就写信给张颂仁,隔了很久,直到1995年3月他才写了一封回信,我记得我肯定不只写了一封信。

孙良与律师在香港汉雅轩画廊的合影,两人手中即是要验收的孙良李山作品(孙良提供)

我一直以为我的作品再也找不回来了

墙报:张颂仁在95年3月8号给你回了一封信,主要的内容是什么?
孙良:主要就是说参加威尼斯展览。什么“去年夏才到天津,不能进海关,又转我处,可是缺了很多作品,李山,喻红一件都没有,王广义等也有短缺”反正这么一个写法。
95年这封信里还提到了找弗兰他们,再联系,包括意大利方面,现在看这封信就是道貌岸然了。

墙报:当时是说要帮你联系,找到它们吗?
孙良:对,是说这些作品丢失的问题,那个时候我还在和王广义他们联系的时候,好像北京给我这边的消息也在找,我们后来都很灰心了,甚至王广义跟我讲:老孙啊,那个意思就是认命吧,找不到了。

墙报:当时你跟王广义联系的时候,他是什么态度?
孙良:他因为有作品,有丢失,当时跟他们联系啊,还跟一部分丢失作品的同时联系啊,我们想有什么办法去找,因为他们在北京,跟栗宪庭他们在找比较方便,我在上海本来就和大家离的比较远,我就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再去找汉雅轩,写信给他的,跟张颂仁只是有过几面之交,好像是委托人家办事就是没有了,我心里是有些怀疑,你不能够说出来,只能够怎么大家尽力去找,我们也怀疑是不是在天津港,因为我们知道当时中国是很乱的,可能有人拿掉,我想我的画可能老百姓也没人能接受的了,也不大应该丢,实际上这些年都会做一些打听,到了零几年的时候,那个弗兰还有过发起一次活动,就是想办法找这些作品。

墙报:弗兰后来是去了美国。
孙良:对,她去了美国,走了一大圈回来。大家还是谈到作品被丢这事他曾经努力去找,最后也像是告诉我们是找不到了,这种找不到,或是丢在哪大家都不知道。

墙报:你是哪一年开始觉得这个作品找不回来了呢?
孙良:没看到汉雅轩画廊那张作品之前我都一直以为找不回来,所以我觉得我伤得很厉害,我比李山可能,因为李山可能开始觉得作品还有呢,我一直在找,就没有办法找到,我不知道该问谁好,打电话问,一直就是没有,在我心里是件永远没放下的事,经常地会和朋友谈到,谈到威尼斯展的时候就会想到这个作品被丢,这件事在圈子内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弗兰努力过一次后告诉我们没有找到,我们就觉得肯定没有了。

2013年10月28日孙良在汉雅轩验收交还的丢失作品现场照片(孙良提供)


墙报:很绝望?!
孙良:对,很绝望的。但一段时间谈起的时候,比如说我跟李山谈,他觉得当年他的画在汉雅轩画廊放着,我们后来也觉得李山没有丢,后来李山也丢了,说心里话我就会心里有个结,怎么会说丢就丢了呢,所以我觉得的,他(李山)的又丢了是不是我们的丢就有了问题,但这种话你是没有证据的说。

墙报:您的意思是说李山老师一开始也不知道自己的作品丢了?
孙良:我知道最早,李山都不知道自己的作品丢了,他之后去了巴西,美国好几年,我们之间就没有直接见面,回来还说这件事,很生气的时候还咬牙,他会说这样的话“肯定在汉雅轩”我从来没敢想,我的作品一定在哪,但我想我的作品是被蒙掉了,甚至前些年我还有所关注,现在拍卖市场很多,之前的作品多少都会拿出来,因为作品肯定会露面,可是一直没有,真的很蹊跷,我都会对拍卖行,画廊说起这件事。两三年前我听到一个消息,上海有一个艺术家,汉雅轩提出来要跟他合作,合作的时候好像那个艺术家就提出来要把这些作品找回来,张颂仁为了跟他合作,就把作品还给了他。

墙报:这个是听说的?
孙良:对,是听说的,也不是这个当事人告诉我,也肯定是发生了一定时候的了,才传到我的耳朵里。

墙报:也是艺术圈的人吗?
孙良:对。当时我就想如果这个人的作品能找到,那我们的作品都没有丢。所以我还在跟李山商量,我们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通过各种关系去找,我的口气是不惜一切代价,后来李山在去年的时候告诉我在美国找了一个律师,他跟我讲的时候,我觉得心境像那个死马当作活马医还不如,觉得只能做做试试看。为了找这个作品怎么做我都努力,只是找到找不到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的。到了今年上半年给我发邮件的时候,我不懂英文,很多也没回人家,后来陆续告诉我有消息了,李山他们告诉我可以十月下旬去香港拿这张画,我的家人都在上海的时候我都跟他们讲我都不知道我的画没有了,整个十月下旬我还是比较忙碌,我挑了一个时间,就是10月28号我到香港,李山也跟过去了,也委托一些朋友安排车子运输一类的。

晚上才第一次和这个李律师见面,一个华人律师,晚上跟我说话的时候,谈到运画的话得用长车,李山的比较长,你的比较短,那一个瞬间啊我很激动,我的作品可能被他看到过,他因为是前一天到的香港,我就很激动,律师都看出我的激动来了,他也感觉到我找画的决心了,后来我跟李山在晚上房间里谈,谈着谈着,似乎这个律师也没有看到这些画,他没有跟这些画廊的人见面,我心里一下又冷了,一晚没睡好觉,觉得又没找到,第二天吃了早饭,我们等车的时候,律师穿了一件很普通的松松的T恤,像香港或是美籍华人的衣服,他说上去换衣服,那一天从电梯下来穿着西装,拿着东西,才像一个大律师出场,我那个时候觉得我是在陪着李山拿画,说不定李山的还在,我的还有可能不在,到了汉雅轩一敲门没人,从另外一个门出来一个小姑娘,他们说英文,我是一点都不懂,我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桌上有两卷画,其中一卷长的,李山的三幅,那一组三幅的小图贴在那,那卷小的没有,我想李山的就在这,然后我还不敢怀疑那个是我的,直到那个画拿到地上的时候,打开,放下去的时候我才见到作品的图贴在那 ,我第一时间给我的太太发了一个短息我的作品找到了。

2013年10月28日孙良在汉雅轩验收交还的丢失作品现场照片(孙良提供)


被张颂仁欺骗,他的招数都是借口

墙报:那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你苦苦寻找二十多年丢失的作品,是因为对你来说很重要吗?还是这件事情你受到了伤害?
孙良:首先这个作品非常重要,因为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第一次参加威尼斯展的作品,对我来说也重要,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有各种各样的新式,我也是一个有特殊风格一位艺术家,这个作品本身对我很重要吧,尽管我还有些作品在外面也丢失,遗失的事情也有,但这一件是花的时间最长的。

墙报:你认为你是被欺骗了?
孙良:对,是被欺骗,我们那个时候没什么,画也不怎么值钱,我不认为他买不起我们的画,或是说跟我们谈都可以,都不应该如此对待,这个现像就是说你有一个包,包里有贵重东西,你要我递给你的另外一个朋友,在这个递的过程中我把它拿掉,我觉得张颂仁的行为招数就是这样。而且借口找的都是别人的。

墙报:但是他始终也没有承认你的作品是当年扣留在了他的仓库?
孙良:对,他一直说没有嘛,这个作品一直也以丢失为说明的。

墙报:那么也没有办法跟他核实?你的作品为什么又由他交还给你呢?
孙良:对,他不见我,那天还画的时候他本人是不在的。我觉得人有种贪心在某种场合下理解下还是可以的,但你应该向我们讲一下,或者道歉一下,你一点都没有,好像这二十年没辙了,必须得还了就还了,还了就这么扔给你一样,这种气氛等于还要过,还要有,本来是你的东西,拿了你二十年,没辙了,有律师来找,因为你有名了,你打不起这场官司了,你无法在律师面前说清楚,而还我,你应该都说清楚,或是当着我面道歉。但什么都没有,你觉得世界上哪个地方许可这样的事情出现?

墙报:你现在来看,就认为一定是他扣押了你的作品?
孙良:没有任何别的解释。

墙报:当时参展艺术家丢作品的其他人,大家知道自己的画丢失的情形是怎样的?
孙良:大家都想找,但都没有方向,没有办法。

墙报:都觉得这个画丢得很蹊跷吗?
孙良:对,肯定有点蹊跷。因为从理论上讲这些画都是卷起来的,很难从中抽出来几件,这是我们想,而且丢的也比较有歧义的是我全部,李山丢一张的,不是全丢,所以这个人也是费尽心思啦,他说全丢我们也就没戏了,他是一张丢两张丢。还有一个不是很道德,我是没跟他合作,他贪我的吗?或者他没有我的作品贪是一回事,像李山,王广义啊这些人都跟他有生意来往,买过他们的很多作品,为什么要这样子做?我觉得再怎么说都有些违背情理,如不是一个特殊的心不该去做这样的事。

墙报:刚才看到了作品有损害了,你有修复了一些?
孙良:作品呢,有明显的损害。那么,我去了以后发现作品有大量的磨擦,二十多年嘛,我的画比较薄,我自己因为很讲究,从理论上讲不经过多次打开,不大会损毁到如此,当然我对画是很讲究的。

墙报:你的作品是怎么受到损害的?
孙良:反复打开过。一张画的边缘裁掉了。

墙报:签名还在吗?
孙良:还在,画边裁掉了,这个我不知道,不清楚,我的习惯是布要绷过去的,还有在卷的过程当中,卷的方式不是很爱惜,通常我们是画面向外,反卷的,这样损害很大。李山的也打开过,不过因为特别大,不是很多次。

墙报:你现在面对自己这些找回来的作品要做一些修复,然后你要怎么面对它们呢?会有计划展出吗?
孙良:现在很难说,现在还是先修复好,修复好以后。说的不好听点,因为三件作品丢失嘛,在编一本画册,这些作品都没有编进去,拿回来以后,就是要把它们编进去,我想慢慢再想,这些作品要怎么做。

2013年10月28日孙良在汉雅轩验收交还的丢失作品现场照片(孙良提供)

呼唤诚信,惩罚谎言

墙报 :李山也形容这些作品“暗无天日”啊,那你们有没有想对这件事情做下一步的处理呢?一些追究呢?
孙良:首先呢,我对中国这个社会没有诚信,是很气氛的,这种现象大大小小还是存在,在中国这个社会当中欺骗似乎是不负代价的,没有诚信是可以没有问题的,是畅行无阻的,这个是让我很难接受的现实,我儿子读书的时候我跟他讲,你可以不及格,但你不许抄袭,甚至这件作品回来的时候,我被骗了那么多,我跟他打电话,我可能被那么多人欺骗,但是我觉得你还是要相信大多数人是好的,但这些不好的人做的坏事,要暴露出来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话,像我们一些艺术家作品回来后一声不响,这样子还会发生别的人身上,所以我说通过这件事对诚信的呼唤,对盗窃谎言的惩罚,或许不用法律,哪怕是道义上去进行指责,我也觉得是对的,因为这个人还在中国的艺术界活动,心里话我知道他和上海那个画家进行交易后,我见到都不会和他说话,看到他就走的远远的,我很厌恶不耻这种行为,太不应该了,还在问他要,不是说他一时起贪念,是一直在要。

墙报:他一直没回应?
孙良:对,一直没回应,还有一点是不是他们蔑视我们,觉得大陆艺术家也没有啥用,只是没想到这次碰到一个够厉害的律师!

墙报:他一直没有回应,可你们的画的确是在他的画廊找出来的,还会要看他那边怎么说法?
孙良:首先我要说作品找回来了,第二个是从哪里找回来的,我们为我说的所有话负责,我到今天没有一点点有意的去栽赃,没有的,甚至我猜忌的一些事我也不多说,也应该告诉大家中国当代艺术曾经发生过这一系列的事,而曾经的一些当事人为这些石沉大海的事努力的做过,还有一点我想说,我们还是应该对一些不好的现象站出来,像艺术家,因为你不说这些事还会发生,我们说出来这些伤心的,不快的事希望会减少,即使不杜绝,让做坏事的人也有些代价。

墙报:您为什么希望我们报道这件事?
孙良:我刚才都说了……我希望报道这件事还有另一个原因,中国当代艺术家曾经努力过一些事,但是确实在那个时代是非常艰难的,但是在这样一个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我们碰到了很多支持我们或者帮助我们的人,也碰到了一些欺骗我们甚至像这样盗窃我们作品的人和事。但是我一直觉得中国艺术家这么多年在这么艰苦的情况下还出现这种事,最后还没有得到一个清算,没能把作品还到艺术家手里,这是一种不应该的事情。因此应该有这样一个还原这件事的一个过程,还有就是,希望不要有那么多的欺骗,不要有那么多的盗窃的事情发生。我们的艺术家在创造自己的作品或者跟别人合作当中需要一个好一点的环境。我和李老师两个人找回作品,或许还有一些艺术家丢失的作品没有找回来,我也希望他们可以把作品找到。
[4楼] guest 2013-12-16 20:53:12
我操,贵圈尽出些什么东西啊
[5楼] guest 2013-12-16 21:54:39
年度头条新闻
这料放出来会不会让邱志杰高世明很受伤啊
[6楼] 八卦连环掌 2013-12-16 21:56:32

来源:墙报

 

93威尼斯双年展中国艺术家组织者弗兰谈丢失作品事件:心病难了!

 

本文由墙报独家专访,关注艺术行业新闻请订阅墙艺术微信(微信搜wall-art),或加墙艺术微博(墙艺术-WallArt)。

 

 

导读:《墙报》兄弟媒体《艺术时代》曾于2009年7月刊发表了一篇文章,是王南溟与弗兰的对话,详细讲述了关于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当代艺术家参展的一些情况。其中弗兰也说到在展览之后有部分艺术家丢失作品,她曾想让做律师的父亲帮忙打官司找回这些作品,以及找了很多方法都想找回这批作品,但直到2009年她接受《艺术时代》采访时,仍未知这批作品的下落。

从中可以看出,促成中国当代艺术家首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意大利人弗兰,对于当年威尼斯双年展参展艺术家部分作品丢失事件也颇感意外,称这些作品“神秘失踪”后,这件事也常年索绕心头多年不能解开。


以下文章节选自《弗兰与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东方之路”的前前后后》(墙报兄弟刊《艺术时代》2009年7月刊  文/王南溟  整理/周韬)

王=王南溟 
弗=弗兰
弗:后来又出了事情,就是很多画丢了。双年展是11月初结束的,我当时人已经在纽约了。这些画报关出口的时候是工艺品,怎么再运回中国就有问题了。我当时就很犯难。那个时候ANDALINI就说:没关系我们再做一个展览,在热那亚做,也找奥利瓦策划。但是当时双年展有一个规定,所有国外参加双年展的作品展览以后都必须运出意大利,不能留在意大利。如果留下的话,艺术品在当地买卖,就有逃关税的问题了。而且这些画一出双年展的展厅,我就控制不了了。我既不在中国也不在意大利,我已经跟中国艺术家有那么多问题,我不想作品再出事情。其实上,ANDALINI这个人一开始参加这个事情的动机就很可疑,他是个商人,跟艺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帮着筹备这个展览其实是一点利益都没有的,但是他从头到尾都很热心。我就跟ANDALINI说:这么做我必须得到中国艺术家的同意,他们每个人都必须给我授权书,我才能让你这么做。ANDALINI就生气了,从此也不跟我联系了。当时的运输费用都是阿玛尼出的,所以我就跟他们协调,当时这些作品必须运到第三方,然后才能回中国,但是阿玛尼不同意,他们觉得从中国来的,就应该直接回中国去。
王:他是按照法律规定来的。
弗:但是他不懂中国的这个特殊情况。
王:根本进不去,海关不允许的。
弗:我就跟艺术家商量,先把这些作品寄到香港的张颂仁那里,因为张颂仁已经在代理这些画家的作品,再让艺术家跟张颂仁联系,想办法把作品运回大陆或是直接放在张颂仁那里代理。但是阿玛尼就是不同意,我没办法又找了鲍乐安,还是他帮忙运回了天津,因为当时也是从天津运出去的。当时我全是在美国遥控指挥这个事情,我1994年2月份的时候跟栗宪庭打电话,我说:老栗,这个作品现在在天津,进不去海关,我也不知道怎么做。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他说:我不想管这个事情。而且态度特别凶。
王:从双年展以后到打电话这个时间你跟栗宪庭还有什么联系吗?
弗:没有,他已经不理我了。而且就在1993年的一期《江苏画刊》上登了一篇介绍中国艺术家参加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的文章里,你知道他们是怎么介绍我的吗?只有两个字:翻译。我前前后后忙了7-8个月,就两个字:翻译。后来又是鲍乐安帮忙把这些作品运到香港。到了香港,张颂仁一打开集装箱,就发现作品缺了一大部分,而且是每个艺术家的作品都少了一至两件。
王:当时在意大利包装出运这些作品的人是谁呢?
弗:我不知道,我当时在纽约呢,到底是美术馆的人、阿玛尼的人还是那个ANDALINI出运了这些作品,我都搞不清楚了。
王:那有可能是在香港丢的吗?
弗:张颂仁一打开箱子就发现少了,而且作品已经到了他手上,他没道理说这个有,那个没有。所以这些作品都神秘失踪了,有些人你只能怀疑,但是也没有任何证据。这些作品里包括方力钧,王广义等人的,现在都特别值钱。我当时就一直跟阿玛尼联系,因为他们是直接责任方,我甚至咨询了我的父亲,准备好了材料准备和他们打官司,但是这个官司我告不行,必须是每个丢画的艺术家联名委托律师在意大利起诉。我就去跟这些人联系,可是让我不解的是,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丢了就丢了。而我准备这些资料,打电话给我的爸爸咨询法律知识都是出于一种责任,中间没有任何利益。后来既然他们这样,我就算了。
王:后来这些作品出来过吗?
弗:一直都没有,但是最近我有一个朋友叫Marc Ducrop,他在法国有一个画廊。他的画廊在法国是代理刘炜的画的。他寄给我一张照片是刘炜的一幅画,让我看看是不是当年丢的那一幅。他说这个照片也是个意大利人寄给他的,让他鉴定和估价。我翻出当年的照片一看,是刘炜丢的画,我就跟他说,如果你想起诉的话,我这里都有文件,但是也必须得由刘炜本人起诉。他后来好像问过刘炜,但是刘炜好像也不大想去做这个事情。后来他又告诉我,这幅画是那个意大利人多年前在意大利的一个小拍卖行上买的。意大利法律规定,如果艺术品在拍卖的时候不被质疑,成交以后,这种质疑的起诉权也就失效了。可能如果一定想要起诉的话,也有别的办法,但是会特别麻烦,而且最重要的是必须有艺术家的支持。这些丢的画也是我的一个心病,我特别恨那个偷画的人,我很想把他找出来。我一直在注意,看看这些画什么时候会出来。你知道中国艺术家的作品都没有名字,他们就起个编号:叫第一号,第二号。所以张颂仁给我了丢画清单,我就拿着照片一个一个对,特别麻烦,这种打官司的准备我一直做了两年,尽管那些艺术家对我那个样子,最后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在管这个事情。我一直想做一个丢画的图片清单,把它在艺术圈公布,这样拍卖行一旦收到这些画。也可以去查了,但是艺术家一直都是无所谓的,而且我想起我辛辛苦苦做这个事情,没回报不说,还得到那么多不公平的对待,我就很伤心,所以最终我也没去做。
[7楼] guest 2013-12-17 00:33:45
乌合之众,狼狈为奸
[8楼] guest 2013-12-17 05:28:38
张是奸商啊,你们可再采访一下有关的艺术家。
[9楼] guest 2013-12-17 08:56:05
强调追了20年是为了圆法律实效期吧,一些烂画至于如此吗,故意借此炒作一下为了卖个好价。
[10楼] guest 2013-12-17 09:09:28
路劫,张松仁和高仕名都是狼狈为奸。
[11楼] guest 2013-12-17 09:14:56
张送人这个得算偷窃了吧?
[12楼] 八卦连环掌 2013-12-17 11:04:36

来源:墙报

 

王广义一月前“奇迹”找回93威尼斯丢失作品:很奇怪但不追究 

 

本文由墙报独家专访

 

 

导读: 当年参加93威尼斯双年展的那14位年轻人现在大多已经成了身价不菲的知名当代艺术家,尤其是后来成为“F4”之一的王广义,在那批丢失的作品中也有他的画。而且从他与孙良的对话里不难看出,他在这二十年里对找回作品也一直保持着悲观的态度。然而就在一个月前,王广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他的作品找到了。

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的王广义作品


对于当年丢失的画作,王广义虽然没有像孙良、李山那样,对不知下落的作品有着十分的痛惜和绝望之情,但对于是否能够找回始终保持着悲观态度。在墙报的采访中,孙良提到,王广义甚至跟他讲,认命吧,找不到了。

然而近日,墙报通过友人向王广义了解当时丢画情况,王广义说他在一个月前突然接到张颂仁电话告诉他,说他的作品找到了,他说感到很奇怪但不追究。

究竟这其中有什么样的曲折之情,墙报会继续关注。
[13楼] guest 2013-12-17 11:09:57
徐震等不应管理啊特粑粑,此人靠高失明,路劫等混子炒做, 以低级伪劣产品混淆视听,打着中国当代艺术幌子招摇撞骗, 更重要的是毁了新一代艺术实践者。
[14楼] guest 2013-12-17 11:45:58
张颂仁不是奸商是罪犯!丢画的艺术家.应该集体起诉他!!!
[15楼] guest 2013-12-17 13:00:44

李青装置:张颂仁的名誉毁了

 

乌小丫: 08年广州三年展上,曾问张颂仁怎么看他所推波助澜的中国当代艺术大跃进,他的回答很有意思:「可是分账的时候没有我啊。」 

 

烟囱yancong:我觉得最过分和傲慢的是还画时的态度和方式,太不要脸了!

 

徐冰工作室:惊讶!感谢李山的努力。

 

刘化童:没有销赃渠道,还敢吞脏,这都不是人品问题,而是智商问题了!

 

鲜彦:不知道提到的那位上海画家之前向张颂仁把画要回去了这段指的究竟是哪位。看了好几篇相关报道都没指名。总之这事太离奇了。。。按艺术家们前期寻画的动静来看,估计最后全拿回去了也没人再怎么追究张颂仁的责任吧。

[16楼] guest 2013-12-17 13:05:59
艺术界这种龌鹾事很多,对艺术家的伤害很大,顶李山!
[17楼] 八卦连环掌 2013-12-17 13:12:29

来源:墙报

 

孙良提供当年张颂仁声称作品丢失的书信证据 

 

本文由墙报独家专访

 

 

导读:
墙报在对李山、孙良进行采访时,孙良提到曾多次给张颂仁写信,张颂仁在1995年3月8日给孙良回信说明作品丢失情况。信中明确提到孙良、李山、喻红、王广义等作品丢失了。

张颂仁回信内容抄录如下:

孙良兄:
   你好。
   谢谢来函,我有些记不清和李山见面的事了,不过例常想来探访你看看作品。你家有电话没有?我懒得写信,如方便通话,我以后来上海时再约。
威尼斯展作品,去年夏才退到天津,后来不能进关又转来我处,可是缺了很多作品。李山、你、余红(喻红,系笔误,编者按)一件作品都没有。王广义等也有人短缺作品。余友涵等几位没有短缺。我收到后就已通知佛兰并把收件清单给了她,请她去意大利方面交涉。我也跟北京转运的包先生联络过,他说不是丢在他那边。暂时状况如此,如有进展再联络。

祝好!
                                                   张颂仁
                                              1995年3月8日




张颂仁1995年给孙良的回信原件(由孙良提供)
[18楼] 八卦连环掌 2013-12-17 13:14:36

来源:墙报

 

喻红谈丢画事件:我的画还没有找回,现在真的很愤怒!

 

本文由墙报独家专访

 

 

导读:墙报编辑在丢画特稿发布前,曾致电著名艺术家喻红核实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她丢失了两件作品,而且都是极为重要的作品。遗憾的是截止目前她的作品仍杳无音讯,下落不明!

著名艺术家喻红


以下为墙报编辑对喻红电话访谈:


墙报:想问下您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丢失作品的情况,当时包括王广义老师,方力钧,刘炜,丁乙还有您,具体是哪几位老师的作品丢了呢?你知道吗?
喻红:我的作品丢了,但是别的人我不是很清楚,我当时丢了两件作品。

墙报:可以简单和我说下您当时丢失作品的情况吗?
喻红:这个展览是在93年展的,当时意大利的弗兰请艺术家来做的展览,那时不是太知道出国这些画是怎么申报什么的,但是想能够在国外展览还是件很开心的事情,我本人就答应参展了。但那会儿我并没有亲自去意大利,因为我去德国又要去美国所以就没有去看展览。展览结束后我听弗兰和别的一些人说这些画运回来了,然后又到了香港。听说开箱后有些人的作品没有在,包括我的。当时这件事我不知道怎么办,我问弗兰她也是这么说的,后来她就离开了中国去了美国好像是去读书了,若干年后我也问过弗兰,她也大概和我说有些材料现在找不到啊什么的。因为对于艺术家来说在那个时候出国包括语言啊、联系国外啊什么的都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像张颂仁我也见不到他。

墙报:当时您是怎么听到这个消息的?
喻红:说好像是到了香港,好像听说是在张颂仁那里打开箱子后缺一些作品,这些都是我听说的,但我也没有办法证实具体是怎么回事。

墙报:那这么多年您打听过您自己的作品吗?
喻红:打听过啊,当时问过弗兰。而且过了四五年我还专门问过弗兰作品的事,但是她说现在找不到,也就这么过去了。

墙报:您和张颂仁认识吗?您问过他这件事情吗?
喻红:我认识,但是我没有问过他,因为我和他很少见面,只是偶尔在展览上见到,打个招呼他马上就和别人说话了,和别人过去了。我从没有正面问过他。

墙报:那您听到李山、孙良找回作品,您有什么感受?打算怎么做?
喻红:当然很希望能够找回来我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是我早期很重要的作品,也是当时中国艺术家以群体面貌去参加这个国际上重要的展览,对于我个人来说或者中国当代艺术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作品。

墙报:对,正因为这样。李山、孙良找到我们希望做报道,也说到其中有一点就是可以帮助其他丢失作品的艺术家找回他们的作品。您说的这个情况我们会公开可以吗?
喻红:可以。你能告诉我通过什么途径可以找回我的作品吗?

昨天看完报道的喻红又致电给墙报,她表示:现在真的很愤怒。


--------------
下图是喻红丢失的两件作品(图片由喻红提供)

1992 流行运动 179.5x174.5cm 布面油画

1992 中国公主 182x177.5cm 布面油画

[19楼] guest 2013-12-17 15:45:25
[20楼] guest 2013-12-17 19:36:29
艺术家集体起诉张颂仁!!!
艺术家集体起诉张颂仁!!!
艺术家集体起诉张颂仁!!!
艺术家集体起诉张颂仁!!!
[21楼] guest 2013-12-17 22:24:10
艺术家们应该感谢张送仁,要不是张给留着,早被艺术家们拿出去贱卖了。现在还回来,价也高了,多好。应该给张送仁一点仓库管理费的。
[22楼] guest 2013-12-17 22:46:20
从经济学角度,21楼说的对。

如果一开始,就是艺术家们和张老板联合起事,签20年的秘密盟约,现在就是美好结局了。

沈其斌可以从这个案列学到很多吧,就怕他耐不住,早上放火,晚上就贱卖。
[23楼] guest 2013-12-17 22:48:09
引用guest的发言:
艺术家们应该感谢张送仁,要不是张给留着,早被艺术家们拿出去贱卖了。现在还回来,价也高了,多好。应该给张送仁一点仓库管理费...

 楼上这人的说法,即不要脸,又充满奴性!

[24楼] guest 2013-12-17 23:31:24
只不过到沈其斌这就都是垃圾了,他也只能炒做垃圾。
[25楼] guest 2013-12-17 23:40:24
引用guest的发言:
只不过到沈其斌这就都是垃圾了,他也只能炒做垃圾。

垃圾太多了,不妨汇聚吧~~~

[26楼] guest 2013-12-18 00:07:42
感谢李山 孙良两位前辈的不懈努力,你们的行动让我也找到了寻找作品的方法,因为在帝都待的太久,忘记了香港是一个法制社会。
因为我的作品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27楼] guest 2013-12-18 10:47:41
明摆着就是偷窃,当时就应该报警啊!国美这下乱套了,谁读了张颂仁的博士和硕士算倒了霉了。
[28楼] guest 2013-12-18 11:01:12
一个月前,王广义接到张颂仁电话说他的画找到了。然后呢,王广义也没跟当年丢画的朋友们透露一点风声吗????
[29楼] guest 2013-12-18 11:59:52
朱其抨击中国艺术院和院士的时候,只有邱志杰出来反击,因为邱是一个讲义气的人,为院士朋友们两肋插刀。

这一次,邱会不会出来帮张灭火呢?
[30楼] 八卦连环掌 2013-12-18 13:03:36

来源:墙报

 

栗宪庭谈丢画事件:那个年代各种无奈,各种被欺负!

 

本文由墙报独家专访

 

 

栗宪庭在转发墙报特稿时发表评论


以下为墙报编辑与栗宪庭的短信对话:

墙报:栗老师好!得知您转发了我们了我们墙报微信,非常感谢!就93威尼斯作品丢失事件曾电话过您,您未接听。但还是就此事想采访一下您可以吗?

栗宪庭:因为那天正在外面,不方便,且我对电话有一种恐惧心理(病哈)。我微信转后很多人转我的。

有很多留言。诚品赵利回微信:类似的情况并不是只发生在大陆,徐冰的新英文书法手稿就在美术馆「汉字的故事」布展中「不见了」。十年、二十年前, 许多台湾的艺术家经由外交部们鼓励出国展览,说是为国争光文化交流。但作品品整批都没有回来时有所闻,这样的事就发生在我熟识的艺术家身上,那才是悬案。这事发展到目前是好的方向,该走法律的走,该还的还。这是好的借镜。风水轮流转,不就是这样了,不悲。


墙报:关于丢失作品的情况,张颂仁跟您说过什么吗?

栗宪庭:当时运输,是通过意大利使馆文化处弗兰联系由著名设计师瓦伦蒂诺赞助的。很多情形需要各方回忆拼接才能更符合事实。丢作品的事是弗兰转给我的话。我当时提议转到汉雅轩 ,这提议建立在后八九的不少艺术家与汉雅轩已经有代理关系。艺术家可以单独与汉雅轩联系作品的结果。但无论如何把这样一个往事脱离当时的情景去“渲染”,诸如上亿说法, 就有煽动性,当时没有值多少钱的概念。必须抱着还原彼时彼地的情景的态度去做媒体。


弗兰说张颂仁说丢了一些作品,说张说打开箱子时就没有这些作品。后来各个艺术家单独与张联系,你该问过每一个艺术家情景。
[31楼] 八卦连环掌 2013-12-18 13:05:55

来源:墙报

 

王广义确认2幅作品已找回,就在汉雅轩仓库

 

本文由墙报独家专访

 

 

王广义


以下为墙报编辑对王广义电话访谈:

墙报: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您有作品丢失吗?丢了几幅作品?
王广义:93年我参展威尼斯双年展一共是3幅作品,当时丢了其中的两幅,一个是《大批判-CANON》,一个是《大批判-SWATCH》。

墙报:听说张颂仁给您打电话说作品找到了,是这样吗?两幅作品都找都找到了吗?
王广义:他没有准确说(是不是两幅作品都找到了),只是说作品找到了,在库房里发现了,我还没有去香港还没有看。

墙报:那么当时丢作品的时候您是怎么听说的?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能和我们简单说下吗?
王广义:当时听说就是因为我们从威尼斯回来的时候等作品寄回来,等了很久也没有运过来,后来听说被海关扣下来了,整个细节很模糊,就听说被扣下来后来找不到了。

墙报:那这么多年您找过您的作品吗,有没有想过作品会丢在哪里呢?
王广义:我完全没有想过,我就以为完全丢了没有办法了,头两年还想来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完全忘掉了。后来张颂仁打电话我还挺吃惊,我还想怎么在库房里找到了?这个对我而言非常简单,我就以为完全丢了。

墙报:张颂仁就没有详细说怎么在库房找到了呢?而且怎么又过了20年这么久才找到?
王广义:没有,没有详细说。因为我和张颂仁很熟,他只是说王先生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在整理库房时找到了你的作品。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对话。
[32楼] guest 2013-12-18 13:41:48
张颂仁是罪犯 ! 起诉张颂仁 !
[33楼] guest 2013-12-18 13:54:10
墙艺术何不再去采访一下此事件的直接当事人张颂仁?
给张颂仁一个发言的机会,别都一个个抓住机会整人、搞云动!这招不灵了!
”亿价“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有人当年没发财今天要发了吗?
实事求是地说,不管张颂仁做了什么,他对于中国的当代艺术功大于过!
过去的事情小字辈的不懂,老字辈的应该知道,从老栗和广义的言论就能发现,二位的心态是平和的,这才叫风度!
龌龊!绑架正义却心怀鬼胎的人越来越多!
艺术界越来越像娱乐界了,小丑辈出!
[34楼] guest 2013-12-18 15:02:22
引用guest的发言:
墙艺术何不再去采访一下此事件的直接当事人张颂仁?
给张颂仁一个发言的机会,别都一个个抓住机会整人、搞云动!这招不灵了!...

你能不能先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再讲“心怀鬼胎”这个成语?

[35楼] guest 2013-12-19 15:31:53
总觉得这事奇怪,如果张当时想占点便宜,把作品窝藏起来不还给艺术家,多年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又说作品在他自己的画廊里找到了,这算什么。这不等于自己出卖自己吗,告诉各位他当时是想占便宜来着,有这么傻吗,作品都打算还了,还要背个骂名。
[36楼] guest 2013-12-19 20:17:03
张企图贪没画很清楚!这样的奸商迟早会暴露真面目!李山是汉子!有魄力!
[37楼] guest 2013-12-19 20:43:29

还有吕鹏92年做的90年代广州双年展,这个展览的许多作品再也没有回到艺术家的手中。。。

[38楼] guest 2013-12-20 23:37:53
我觉得有疑点:

1)为什么刘炜的作品后来会在意大利拍卖?当年应该的确发生了作品盗窃。
2)张颂仁大可以毁灭证据,现在收到律师信还敢拿出来,如果不是清白,那就是个白痴。
3)文章标题称“上亿”作品,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市场好像不那么好,甚至没有孙良的纪录。怀疑有人与媒体合谋炒作,增加人气。
4)直觉:幅合影里的笑容好像有点诡异。

怎么搞得艺术圈跟娱乐圈一样?中国的艺术已死?
[39楼] guest 2013-12-20 23:45:29
26楼的进展如何?联系了张了么?
[40楼] guest 2013-12-20 23:50:24
有没有人觉得前辈的画很有男男气息?
[41楼] guest 2013-12-21 10:42:54
40楼,有洞察力!!
[42楼] guest 2014-01-10 14:47:04
诡异
[43楼] guest 2014-01-10 19:18:44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