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塞尔:写字只为人读不懂么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4   浏览数:1957   最后更新:2015/03/16 02:14:31 by guest
[楼主] 无厘头 2012-07-06 10:04:44

来源:fanzi的日志 文:凡子

 

我自己觉得,我还是比较熟悉艺术圈的写作语言的。

撇开文学不谈,从亲切智慧的贡布里希到平易近人的阿纳森,从提纲挈领的李泽厚到美学漫步的宗白华,从严谨温情的范景中到文采蔚然的陈丹青,从清澈冷静的尹吉男到雄辩理性的吕澎,从无数艺术家的自传到他传……,有关艺术的言说方式,我想我还不是太陌生。

要说有什么偏好,我只是对深入浅出又有品质的文章更感兴趣罢了,无它,就是写字的人说得清楚,我读得明白,文字的营养,能恰恰好地吸收。

要是读得不明白,无论它写得有多好,技巧有多高,都如高脂高钙的营养物,供大于求,实在不必花时间阅读。

也因这个原因,我对许多艺术评论文章,永远敬而远之。

 

今年的卡塞尔文献展(13th Kassel Documenta,即全世界公认最重要的、五年一个轮回的当代艺术大展,在德国美丽的小城卡塞尔开幕了。

艺术界的盛事,又是前卫艺术,规格尽可以高,思维尽可以新,作品尽可以费解,心情尽可以愉快。

但于阿特姐姐的微博上读到他们关于展览作品的一段话,我却想,本来要人读懂的语言,为什么这么地晦涩?!

我们来尝试一下,能否读得懂这一段话:“作品揭示了表现对象的本质对于时间性的介入关系。它的静态方式决定了它如同时间的凝固点,显示了对流动时间加以固定的决定性。表达的是以前时段发展所积压的情绪总量的一次爆发。即通过作品如何改变这个已经被攫取的、不可变的瞬间,并由此介入历史。”

 

当代艺术是挑战人的思维极限的,没有这样的挑战,墨守成规,所谓当代性与前卫意识,都不存在。

所以如果它不再围绕美展开叙事,而有可能呈现了血腥与暴力、迷茫与扭曲、黑暗与丑陋,甚至完全让人匪夷所思,那都是艺术家在从更多的角度、更隐秘的层面观望世界,进行着他艺术上的实验与探索。

有可能我们一时不能理解这样的呈现方式,无法一步到达豁然领悟的境界,但至少,人人可以饶有兴趣地去揣摩与观看,从中得到点小收获、小体验。未来某一天,指不定这些潜经验已在对一个人发生着不可小觑的作用。

而关于艺术的文章,本来就是搞艺术评论的人要站在更专业的角度,来说明一下这些作品究竟该如何解读,如何让人摸着一点头脑。

要比较某些艺术样式、艺术流派、艺术特征,文章中出现几个“主义”、“文本”、“后现代”、“观念”之类的用词,那是容易理解的。多用几个更生僻的字眼,姑且也可以原谅。

但要大段大段地写出如此的文章来解读艺术,让人不知所云,那又何必写它呢?

 

我是不相信这样的文章有什么价值的。它只增加了我们与世界沟通的难度,使人与人之间更加隔膜,人与艺术的距离更加遥远。

东方的禅宗,这门本质上觉察人生命本性的艺术,一直不立文字,希望师徒之间心领神会,人人见性而成佛,有那心与心的默契。

它不立文字的另一个智慧之处,是它清楚文字有歧意与遮蔽性,一句话千种人解读就有千种意思,万种人解读就有万般意思,怕立了文字,反而局限了人的思维与悟性,离禅性越远,于是决定缄默,让得的人去得,不得的人不得。

今天太多人设置文字的烟幕弹,无非就是一颗居高临下的权威之心,要自建一个森严壁垒的迷宫,看人们绕进绕出而始终不得要领,好开怀暗喜,以示自己的英明与学术。

当今世界,从最大的方面到最小的方面,我一直以为只有中国人是最不诚实、最善于玩弄伎俩的,没想到在世界的那头,照样有人在跟我们玩着一模一样的游戏。

比起禅宗的高妙与自知,比起它的诚实,我们的人性的用意,我们的人间词汇,我们对于艺术的解读,真是过于粗浅,过于居心,过于在世界的本来面目之外。

 

 

此次卡塞尔文献展的一件观念作品“观念之石”(Idee di Pietra),是意大利观念艺术家Giuseppe Penone的作品。9米高的青铜树上放着一块块天然岩石,大树下有一棵真正的小树苗。至于作品的意义,各人有所想便有所得,或不得。我保持缄默。

[沙发:1楼] guest 2012-07-06 16:07:25
一看便知道你是圈外人。也好。
[板凳:2楼] guest 2012-07-06 22:42:48
“关于艺术的文章,本来就是搞艺术评论的人要站在更专业的角度,来说明一下这些作品究竟该如何解读,如何让人摸着一点头脑。”——这是艺术新闻工作者的任务
[地板:3楼] 18489967013 2015-03-16 00:09:00

你这句也好是什么意思,是站在一个圈内人的高地上俯视圈外人吗,何为圈内何为圈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艺术只是一种形式,或者说是一种语言,只不过这种语言更加没有束缚,他只是给人一个引导,激发人内心的感受,或热情,或悲伤,或激烈,何必画蛇添足的再用一种让人不明的语言去解释另一种语言呢,如果这样真的有必要的话,那要字典干什么

[4楼] guest 2015-03-16 02:14:31
此文不错,,,赞一个,,,文字确实是阻碍人们看清图像的一大障碍,视觉作品本身就在那里,,他就在你面前,背后什么也没有····这种观念也早就不稀奇了,,,常识而已,,,国人确实还停留在常识阶段,,共党愚民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