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化童@理论车间后门:供批判用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4   浏览数:2267   最后更新:2012/05/30 21:24:19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2-05-30 21:08:50

来源:新浪微博

 

@刘化童:【供批判用】阿兰·巴丢《世纪》:必须用一种新型战争来反对那种诸多统治势力彼此攻讦的普通战争,这种新型战争由无产阶级和农民来组织,毛将这种战争准确定义为革命战争。此前,即使列宁的思想中,战争和革命都是对立的。通过全面战争消灭所有战争支撑着所有信念,代表着本世纪里这个问题的最终解决。

 

 

以下评论:

 

公民路坦微博达人:这个蠢货读书读傻了,还装逼到无以复加,自以为是地挥斥方遒。正如@郭德纲 所言,不是不许搞创新,但一个厨子端个痰桶炒菜,新意是有了,可谁敢吃啊?

 

刘化童新浪个人认证 :巴丢认为这种战争是20世纪新型战争。太孤陋寡闻了,两千多年前就有了。《商君书》是理论,秦始皇是执行者,重农重兵,发动农民参与军事作战,“国之所以兴者,农战也”。以战止战,也不过是“名尊地广以至王者,何故?战胜者也”的变体。秦始皇的确是止战了,也革命了,可后果呢?

 

刘化童新浪个人认证 :回复@公民路坦:巴丢对中国太不了解了。后马的“四条汉子”对中国几乎是一窍不通,还特别喜欢谈论中国问题。姑且不谈别的,他的有些理论还是很有见识的,但对中国问题的插嘴几乎可以不屑一顾。

 

公民路坦微博达人:回复@刘化童:阿拉贡、萨特那帮抱斯大林的腿,这四个逼就抱老毛的腿,左派不抱条腿能死啊?一人发一根火腿爱怎么抱怎么抱。

 

理论车间后门:回复@刘化童:“后马的“四条汉子”对中国几乎是一窍不通”,我认为兄这个说法相当轻率。你要他们怎么样的了解?像汉学家?你还有一个假设:他们在向中国提供革命建议。不,他们并不是想对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指手划脚,而是在讨论全球政治。

 

姜吉安工作室新浪个人认证 :欧美的问题比我们单纯的多,我们是屋漏又逢连绵雨。

[沙发:1楼] 蜜蜂窝 2012-05-30 21:11:07
理论车间后门:每一个人的知识落点在哪里并不重要,历史还是哲学,也是个套路问题。讨论时是落在读和写上。自己写的时候会露馅的。写得不好,读得肯定也不会好,我是这样倒过来理解的。我认为巴迪厄的东西读二十遍以上,仍提神,如这个“当代艺术十五论题”,昨天备课是第二十五遍以上,仍让我眼睛发亮。

刘化童:回复@理论车间后门:对,在这点上我比较同意你说的。对于当代艺术、全球政治的论述,他们对我有很大启发。我质疑的仅是他们对于中国问题的论述,并且质疑的点只是在他们对于毛选的显性部分与隐性部分的不对等的了解上导致的偏差。

石_可:一个一个不跪着就说不了话的左棍。宣称自己一天看二百页哲学的,肯定是个骗子。

石_可:你们这帮左棍,有一个打过一天的体力活么?

石_可: 巴丢还为红色高棉辩护呢,过度抽象之恶是在德里达那里就解决的问题,现在又把这个当令箭了

章丁咚:凡是打着"最终解决""全面统一"类旗号的,莫不是行欺世盗世之大流氓行径。从抽象上亦不成立早到古希腊人就知放弃"全面抽象"。

刘化童:回复@石_可:哥们,你好像骂错人了吧?我在质疑巴丢的这一观点。
石_可:回复@刘化童:确实,没说你
[板凳:2楼] 蜜蜂窝 2012-05-30 21:13:31
理论车间后门:首先两千年前的起义者和今天的起义者,在同一个出发点上,希特勒也想改变现实,只不过他小资,不敢去改变这个压迫式生产关系,光对犹太人搞搞,而无产阶级人中潜伏着无数个像斯巴达克斯那样的起义者。其次,你忧郁了:过去失败过了,所以就不用搞了。也想搞过,也闹了,没成,但那是多么美好的事

刘化童:回复@理论车间后门:关于巴丢的这段言论,我质疑的是他对中国的过去和世界的未来都太过自信。他显然不知道商君书,不知道秦统一和毛统一之间的隐秘关系,一厢情愿地以为毛的思想是仅仅承接马列的。他认为全面战争能消灭所有战争,并且这个问题能本世纪里最终解决。实际上解决了没有?
[地板:3楼] 蜜蜂窝 2012-05-30 21:17:12
理论车间后门:他没在写历史,只是哲学叙述:当真写到的地方在(齐泽克在《终结时代》里更进一步阐述):法家和儒家的争论,他说就是今天的左和右的争论。“战争”和“革命”两词应该更一般地去理解它们。我也认为巴迪厄对文革,朗西埃对毛的“知识分子劳动改造”的理解是有欠缺的,但好在他们是只做例子。

理论车间后门:让我也很懊恼的是:我真怀疑,我理解的中国的过去,比如对于1967年到今天的中国的这段历史的理解,很有可能远远没有齐泽克和巴迪厄们理解得清楚和明白!这正是逼着我继续在这方面多读多写的原因。

理论车间后门:巴迪厄对文革(1967年2月为止)的理解是:第三次革命序列里的最高点,下一次重要的革命运动,还得先回到这一高度,才算长进;邓小平是复辟。今天的共党与全球资本交配到一起了。

刘化童:回复@理论车间后门:虽然不喜欢文革,但我更讨厌“改革”对现今造成的问题。

刘化童:回复@理论车间后门:或者说,应该剥离出不同的“文革”。我赞同巴丢试图去剥离不同阶段文革的做法。但我不太同意他的分期法。我只是不喜欢其中的某些段落,并不全盘否定。另外,我也不认为,文革的诸个段落之间的发展具有必然性。并非缺少了某一环就一定没有另一环。

理论车间后门:回复@刘化童:我觉得兄要小心,你立脚的这个序列还没有像发条那样走完,还不足以成为证券的根据地。当然,B首先也只是哲学式表达,是“先于事实”的。过去的“文革”有无数个版本,将来会搞的文革会像Lady Gaga的胸罩那么多款,这点常识我想B也是应该有的。
[4楼] 蜜蜂窝 2012-05-30 21:24:19
刘化童:在我看来,叙述大致可分两种:一种是实然的可称为历史,一种应然的可称为诗或者哲学。四条汉子对于中国的实然部分的了解的确是一窍不通,我也更希望看他们探讨应然的全球政治。可问题是,他们给人的感觉却又好像是对于毛选很了解,引经据典起来简直就像中国人一样。(接下一条)

刘化童:掌握显性文本(毛选),对隐性文本(比如毛的思想中非马列体系的那部分)很不了解,对于中国的整体语境的一知半解。我认可他们的关于全球政治的很多结论,但是不认可得出这个结论的某些逻辑起点——比如通过肆意阐释毛选的方式。

理论车间后门:回复@刘化童:我要挑战你这一前设:你因为懂汉语和生活在中国,所以,你更了解毛的原版和原义,而他们因外语而隔。当然,我读他们,也可能在迷信他们的话了。昨天我在某个朋友面前的最新自辩:我会看一个人的写作能力,看其动用词语时带出的那种“改造世界”式(poietic)力量,来押赌注。

刘化童:不,恰恰相反,这个前设也正是我反对的。在这点上我们没有分歧。我在这里指的一窍不通,不是说他们对汉语一窍不通,而是他们对于毛选显性部分(可以在马列的谱系中找到脉络的部分)的了解与隐性部分(根深蒂固的中国传统文化部分,即不能被纳入马列系统的部分)的不了解,以及这种不对等性导致的偏差。

刘化童:忘记补充一点了。四条汉子可以提供一种全新视野的启发。但不能把其观点直接移植到中国语境中来。这种启发对我来说,第一是诗性的,第二是哲学的,但总之无论如何不可能是历史的。

理论车间后门:回复@刘化童:我想要“直接移植”,做得到吗?怎么读,才合理,是需要他们来告诉你的吗?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