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热潮下的变革与不动摇的势利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42   最后更新:2021/03/23 11:46:51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21-03-23 11:46:51

来源:ArtReview Asia


热潮下的变革与不动摇的势利:NFT为艺术界带来什么?


How the NFT Craze Reveals the Artworld’s Snobbism


文/Martin Herbert


Nyan Cat,今年2月被卖出59万美元高价的网络梗图


我父亲是位美术老师,有时他也画画,并对当代艺术保持着恰如其分的高度关注。每每漫步于伦敦的画廊,我们都可以进行一些不错的对话,并且在表达我们对巴里·弗拉纳根(Barry Flanagan)雕塑的分歧意见时讲一个有关“裂开的野兔”(弗拉纳根雕塑的常见形象)的糟糕笑话。总之,有一天我去看他,却瞧见他的咖啡桌上有一本班克斯的的作品集(Wall and Piece,2005)。我想我没提这件事——但这一瞥让我挺沮丧。


但是实际上,我那在花园凉棚里用丙烯模仿马蒂斯画作的老爸特别开心:他爱他所爱,从不担心从艺术界的角度来看自己是否已经赶不上潮流——而他也从未真的成为艺术世界的一部分。有问题的人是我。而且十年以来,自从当代艺术领域开始持续拥抱相对民粹主义的策略,有问题的人就一直是我。


我并没有真正“弄懂”街头艺术,对我来说,大多数街头作品似乎都是单维的。我有点想摆脱它,试图忘记它的存在,因为它不需要一份新闻稿来阐明意涵,也没有展现出我习惯性地与“艺术”相联系的严肃复杂的特性。很明显,很多人不同意我对班克斯和KAWS之流的意见;他们从这些作品中获得了不少乐趣并兴味大增,或许也因此转而涉猎更离谱的高价(作品)。(或者他们没有——这也很好。)而且,我可能会在推文中把这些艺术家当成梗来用:喜欢(enjoy)他们的观众——“喜欢”这个词也将这种艺术与其他用来“欣赏”(appreciate)的艺术区分开来——构成了过去二十年来不断发展壮大的艺术观众群的主要部分。


当前的NFT(非同质代币)风潮进一步扩大了艺术受众的规模——这让我们看到,“当代艺术界”(如果有这东西的话)与其说是一个大一统结构,不如说是个韦恩图。目前为止,尽管我没有仔细研究,但是NFT的“美感”一定是它最无趣的一个维度,就像你不会对大额**的设计或字体以及艺术家的转售作品授权合同感兴趣一样。它们看起来像计算机生成的插画,或者像其他人指出的那样,像在非凡艺网(deviantart.com)上能找到的东西。而即使传统画廊(错误地)以为它们的观众是那种会对后网络艺术照单全收的IT界新富阶层,最终的结果还是表明仍然有更多的人对艺术感兴趣——或者对他们所认为是的艺术感兴趣。


这样的文化时刻值得关注:它们部分揭示着一个人是否抱有“守门人”心态。我可能不认为自己有——我花了很多时间吐槽我的行业生态及其问题所在——但我确实本能而发自内心地抵制着近年来艺术界许多“民主化”的势头。我想“保持积极”,但我的“保持”仍然基于我所知道和理解的同一批平台:我要去画廊,寻找在老旧基础设施中脱颖而出的新作品。(我仍然在听黑胶唱盘。)当原有结构动摇,新的竞技场强行挤进视野,我难免会紧张。尽管这可能是一个阿喀琉斯之踵,但这也是我自己的事。不过很难讲——你是在试图维持某种公认的标准,还是成为了一个传统主义者?或者干脆说你是个势利小人?


当你想要严肃对待的艺术开始变得和那些你不在意的艺术一样,开出几近任性、故弄玄虚的高价时,你的处境看起来可能会有些荒谬。而当你不必忍受现实情况,对影响许多人的艺术观念打打嘴炮也很容易。而另一个相关的问题是:什么样的艺术才能引起大多数人们的兴趣——有工作和生活的人?实际上,艺术及其诸如“策展”之类的衍生物已经无处不在,就好像它们已经实现了某种历史命运一样。我的记性兴许不大好,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吗?艺术应该改变,动摇。如果你认为最近情况正在朝更坏的方向发展,那可能是你的问题。


编译/任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