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山访谈:从政治走向心理的身体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144   最后更新:2021/03/11 12:49:08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1-03-11 12:49:08

来源:MABSOCIETY


昊美术馆HOW Channel系列全新上线!每期将联合昊美术馆合作艺术家,参观艺术家工作室的作品以及创作环境,贴近艺术家的生活空间,深入对话了解不同艺术家,展现艺术家及其作品的背后一面。传播艺术新态度,发现艺术新灵感。

第七期「HOW Channel」我们探访了昊美术馆(上海)展览“出神”参展艺术家——靳山借助身体的形象,一切在靳山的雕塑中都变得可能。扭曲、破碎、爆裂、洞穿的躯体凝固在“出神”一刻,展现出永恒的潜在动势,延展于暗藏机巧的情境之中。选用可塑性极强的工业塑料作为主要媒材,靳山将材料固有的流动性和柔韧性注入到了创作中。导入模具的塑料,时或混合包裹上其他材料(金属、石头、木材等),在冷却变硬前由艺术家进行任意形塑。这个重构过程,既是靳山因即时感受的触发而破出图纸,亦是他对塑料被撕扯后不完美痕迹的刻意保留。


*以下文字来自靳山采访视频,原视频于昊美术馆三楼“出神”展览中展出。

#关于我

我的爸爸是一个舞台美术的设计师,我的两个姐姐都是画国画的。我基本上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后来自己就还是选了纯艺这条路吧。我对于机械比较感兴趣,如果不做艺术家可能会做机械的工程师啊,设计一些机械啊,从事一些这方面的工作。

靳山在工作室中
图片致谢艺术家

#关于材料

我其实就是12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尝试这个了。这个作品是在美国的布朗大学,有一个策展人邀请我做一个个展。这个时候我就想找一种可以融化的材料,或者融化完后可以重塑,塑完之后再融化,可以反复的。正好一个偶然的机会吧。我尝试过各种各样的东西:蜡,还有高温蜡,低温蜡。各种各样的材料。蜡和其他的东西混。找了两三年吧,一直到14年的上半年。我逐渐地寻找了今天的这样的一个材料。把它的艺术语言和作品的系列上进行不断地丰富。

《火山》| 2019 | 水泥,塑料,蜡烛 | 10x14x35cm

图片©昊美术馆

#创作过程

因为我的作品,有很多手工感。它不是所谓的当代艺术比较标准的一种生产模式。我是没有送到工厂的这个过程的,基本上95%的东西都是在自己的手上完成的。那么要达到这个手工感,或者是这个绘画感的状态,是要和助手之间高度的信任和高度的统一的。所以这个事情是,确实是比较难做的。因为我一个人就是比较小,不是很壮的一个人。很多的事情做雕塑是无法一个人完成的,需要很多的助手去配合。有的时候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画的一些小草图啊,当时没做完的东西,其实并不是说想法不好。不仅仅是要有方案,还要有大量的资源和条件去支撑这个方案实施。其实当时14年的时候我做过一些皮毛的东西。但是因为精力和资源,没办法去做那么多展开的系列,只能去做一个点状的。那时候也是一个人在弄。所以未来更多的可能就是条件再成熟一点,可以更多再尝试这些多元化的材料。

“出神”展览现场图,2020,图片©昊美术馆
《裸》| 2018 | 塑料,不锈钢,硅胶 | 90x181x65cm
《岛》| 2020 | 水泥,塑料,铁链 | 127x47x26cm


#“输入-输出”

其实第一个最重要的是我获得这些材料非常的容易,这些形象因为都是我们上学的时候画的。第二个它是一个输入型的,而且这两年我基本上做完的展览其实也有一点概念,我们做完了之后再输出到欧美,又输出。我觉得这种“输入-输出”也挺有意思的。

《倒影》| 2015 | 塑料,大理石 | 109x36x44cm

图片©昊美术馆

《散射》| 2020 | 塑料,钢 | 213x93x115cm

图片©美术馆


#“多角度的身体”

最大的变化我觉得从一种政治的身体走向一种心理的身体,或者叫“多角度的身体”。政治的身体就是说,人是一种附着于政治的动物啊,社会的动物啊,从这种角度去考虑它的一个政治属性和社会属性。我们现在基本上就处于,用汽车的术语的话,就属于空挡状态。市场基本上接受的都是一些比较唯美、漂亮的东西,色彩艳丽的,而我的作品都比较丑,比较恐怖,或者是破碎的。我觉得我更多地想保持一定的距离吧。

《在所难免》| 2018 | 塑料,水泥,钢筋,不锈钢,电机 | 113x38.6x33.8cm

图片©昊美术馆

#关于“出神”

比如说灵魂出窍,我们有时感到魂不在了。还有一个现实比较流行的话题——游戏或数码经常会出现卡顿的状况。比如说卡bug,出错的两个图形叠在一起。这种其实也是我近期思考的的方向——虚拟的、现实的和心理的如何交织在一起。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思考角度。

《蒸发》| 2018 | 钢丝网,黄麻丝石膏,塑料,钢筋 | 155x95x117cm 图片©昊美术馆

《重力》| 2020 | 水泥,塑料,铁丝 | 131x72x19cm 图片©昊美术馆


好像人一直被负的能量和正的能量所牵扯吧。人的一个肉体生活在社会当中,有各种各样正能量和负能量一直在牵扯。我觉得阴的模具挺有意思的。人的视觉一般不太会习惯于看“阴”的东西,基本上都喜欢看一个“阳”的东西。凹的东西他们一般不太愿意看。这些东西还是来自于我对现实的一些不满、抗争或是不妥协等等的态度,把这种态度放在一个物品当中。

“出神”和我作品很多的双人体或者双脸有挺多关系的。就像两人交错或换位,或者是相互替代。我经常出神的,我觉得我一直是走神的状态。艺术创作是唯一能让我觉得在作为一个人活着。(做艺术)这十五六年让我感到不疲惫(让我)不出神(不走神)的东西,就是艺术。出神这个状态挺好的,其实艺术家本身就是游离于现实和虚拟当中的,叫游离于阴阳界。我觉得我最想说的是,我自己可以比较集中地回头看这几年创作的路。这个路对我来说,因为在工作室也没有条件去展示昊(美术馆)这样的场地有足够的空间和硬件条件来展示我想对我来说,是一个回顾之前展望未来的很重要的事情。

《高迪的结》| 2019 | 塑料,铁丝,聚苯硫醚 | 41 x 25.5 x 58cm

《美杜莎》| 2019 | 塑料,铁丝,聚苯硫醚 | 103x93x40cm

“出神”展览现场图,2020,©昊美术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