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娜· 李:对黑人艺术家的认可是一种更正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91   最后更新:2021/01/13 21:32:07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1-01-13 21:32:07

来源:绝对艺术  赵燕楚


在疫情前,Hugo Boss( 雨果· 博斯) 奖得主Simone Leigh( 西蒙娜· 李)于2019年让纽约布满了她的印记。Highline(高线公园)上巨型雕像,Whitney museum(惠特妮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古根海姆美术馆),Chealsea(切尔西)的画廊里,处处都展示着这位黑人女性艺术家用传统陶瓷工艺制作的雕塑。在几十年默默无闻、毫不停歇的创作后, 她终于在50多岁,让整个艺术节瞬时听到了她的声音,目睹了她充满故事和力量的作品,真正的迎来了她的时代。Simone告诉大家,她一直以来都不想被某种媒介和艺术运动定义。

Simone LeighSentinel, 2019Bronze and raffia, 198.1 x 166.4 x 102.9 cm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hring Augustine, New YorkInstallation view: The Hugo Boss Prize 2018: Simone Leigh, Loophole of Retreat,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April 19–October 27,2019.Photo: D**id Heald © 2019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Simone的作品既有具象主义艺术的元素,又有抽象艺术的影响,既运用传统陶瓷材料,采用手捏造型等古老的创作方式,又结合了很多现代器具和科技。她只是创作出她感同身受的作品,用她的方式,而不需要被归于某个类别。曾经有人跟Simone说:“你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位成功的当代艺术家,如果你还在做陶瓷雕塑。”Simone回答到:“我只能做陶瓷,我也无法不做我自己”。所以无所谓流行风格和出名机率,Simone忠于内心,一直做着她自己心目中的艺术,没有特定媒介,不属于某个运动,也不追随某种潮流。她说:“因为我很长时间都没有外界给的光芒和瞩目,这对我来说刚刚好,我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去探索创造性。”

Simone LeighJug, 2019Bronze, 214.6 x 126 x 123.8 cm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hring Augustine, New YorkInstallation view: The Hugo Boss Prize 2018: Simone Leigh, Loophole of Retreat,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April 19–October 27,2019.Photo: D**id Heald © 2019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展览“Loophole of Retreat(闭关的漏洞)”是一个近乎纯雕塑作品的展览,庄严有力量,却又似乎布满了她孩童时回忆的故事性,和对所有黑人女性共同分享的历史的共鸣和柔情。“Loophole of Retreat(闭关的漏洞)”的灵感来源于作家HarrietJacobs(哈丽雅特· 雅各布斯)《一个女奴的人生际遇》这本回忆录,Jacob出生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奴隶家庭,女主人对她不错,但女主人过世后,她被卖给一个白人奴隶主。奴隶主试图强迫与她发生性关系,她进行了奋力抵抗。后来,她和一个白人相爱并生下了两个孩子。

Simone LeighPanoptica, 2019Terracotta pipe and chimney, steel, and raffia317.5 x 304.8 cm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hring Augustine, New YorkInstallation view: The Hugo Boss Prize 2018: Simone Leigh, Loophole of Retreat,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April 19–October 27,2019.Photo: D**id Heald © 2019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由于害怕被抓回去,哈丽雅特· 雅各布斯设法躲藏在奴隶主所在的城镇内,以外祖母家的小阁楼为栖身之处。每天在这样的方寸之地,苟且偷生却充满爱的活着。她在天花板上钻出一些小孔,时常可以看一看她的孩子,就这样渡过了7年。“Loophole of Retreat(闭关的漏洞)”这一章里面讲述了Jacob在祖母的阁楼里躲了整整七年的心路历程。这种伤痕和恐惧,对自己身份的认知,让Simone想以此来重新直面那段黑人女奴们卑贱的命运,和那段不堪却又重要的历史。

Simone的作品很显著的彰显着她作为“黑人女性”艺术家的荣耀。她的雕塑多数都是厚重的的纯黑色的,有着显著的黑人女性面部和身体特征,浓郁的头发,高耸的颧骨,厚厚的嘴唇,丰满的胸部,如同草棚和避难所一样饱满的裙部。比起很多女性雕塑柔弱纤细的造型,Simone刻画的女性多是硬朗坚强的。她说过:“这种美,里面蕴含着宏伟和力量,这不是脆弱,而是一种坚实。”作品Jug(壶),是一具纯黑的大型雕塑,包裹着的头发,抽象的面部,没有特意勾画出眉目,黑人象征性的嘴唇,两只断臂,和三角形的如同玛丽莲· 梦露般的胸部,铁罩一般的裙摆上有着一个把手,生动,坚实,没有精细测量过后完美制造出的弧度,而是随意却又具有个性的伫立于裙摆的右上方。Simone将日常用品作为灵感,并整合到艺术创作中,使得具象主义的雕塑瞬间增添了抽象色彩和深刻的故事性。

Simone LeighLoophole of Retreat(detail), 2019Concrete blocks and sound, 6 min. 44 sec.Dimensions variable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hring Augustine, New YorkSound work produced in collaboration with Moor MotherInstallation view: The Hugo Boss Prize 2018: Simone Leigh, Loophole of Retreat,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April 19–October 27,2019.Photo: D**id Heald © 2019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Simone的作品中,很多女性雕塑有着如同稻草堆一样的拱形裙摆,浓密的遮盖着头部以下的身体,垂到地面上。这些看似稻草的材料名字叫做“raffia”,是由非洲棕榈树干枯的纤维做成的。这些棕榈纤维做成的裙摆远看平整,对称,整齐一致,然而近看又是如此条条分明,枝枝不同,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和个性。每件作品中都毫不隐讳的体现出黑人女奴的周遭环境和身体特征,正如同Simone一直强调的自我爱护,以及重述黑人社区特有的历史的重要性。这段屈辱的历史,不需要躲避和憎恨,只需要被直视、被承认。

Panoptica是展馆中最大的一座雕塑,棕红色的上躯干以下便是一层层叠加着的棕榈树裙摆,厚重,庄严,且充满力量。整个雕塑看上去像极了一间草棚和避难所。仿佛裙摆之下,是黑奴小女孩Jacob躲了7年的小避风港,小小的屋檐里充满了情绪,回忆,故事,历史,和人情。Simone说,她喜欢雕塑的原因是,它能在制作的过程中,跟自己的身体做对比,她用手作为工具来完成大部分的雕饰,整个过程亲密,原始。似乎雕塑出来的这个女生跟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似乎就是她,又是所有人。Simone特意不去刻画她人像雕塑的眼睛部分,她并非在刻画着某个人,或某群人。同样,从观众的角度来看,不管是黑人女性,任何女性,或是任何人,在看到这样气场雄厚、美到让人屏住呼吸的作品,怎能不感同身受,怎能不移情一般的联想到自己人生和回忆呢?

Installation view: The Hugo Boss Prize 2018: Simone Leigh, Loophole of Retreat,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New York, April 19–October 27,2019.Photo: D**id Heald © 2019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人本平等,生来为血肉之躯,都有感情和认知,但却因为这个世界基于某种扭曲偏见的分别类,让一些特定特征变成了被针对攻击的对象。因为肤色,因为年代,因为地域,本不存在的,本来无分别的事情便即刻被死死的定义住了。本质上,人本无不同,但因为社会认知和理念的不同,本来无分别的事物被分别为了三六九等,而黑人奴隶女性就毫无抗争力的在某个历史时刻被归为了最下等,这种被公认的暴力,存在过,依然存在着。但这些认知需要被展示出来,需要引发一些思考,需要被讨论,也需要被理解。Simone的作品,虽然有着各种理由去充满抨击性和愤怒的信号,但她却以一种优雅,美丽,坚实,和直白的陈述,将这些激烈的情绪娓娓道来。

本文刊登于第11期《绝对艺术》大视野栏目


Simone辛勤并耐心的工作了几十年,直到今年,她的作品才渐渐进入主流的画廊和美术馆,她用着原始的材料,基本的手法,和毫不新奇的描绘,却在当代艺术的主流中掀起了一股强有力的波动,正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矗立在highline(高线公园)伤得巨型半身像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驻足其下,为止赞叹,也为其感动。“黑人”和“女性”艺术节,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时,总是有种阻力重重的暗含的意味,但Simone自信优雅的在孜孜不倦的默默创作几十年后,终于迎来了她最耀眼的时光。就像她自己说的:“现在艺术界对黑人艺术家的认可不是一时的流行,我相信,这是一种更正。”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