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东:彼岸善恶无限峰 | 第十四届AAC艺术中国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40   最后更新:2020/12/07 08:15:47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20-12-07 08:15:47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为最早进入国际视野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杨福东与AAC艺术中国缘分匪浅。第十四届AAC将启之际,妙缘再继。

杨福东清醒地认知到,无人可将当代艺术与社群历史完全剥离,故将生活视为最大宝藏,也正因此,其作中多元复杂的国民性及某种不可或缺的虚妄总能让我们感叹。虽经手影像多收敛与冷静,但观者大多能看到镜头背后的汹涌澎湃。罪与罚、原谅与宽恕、古典命题等喷涌而出,但无论外界或风起云涌或波澜不惊,他都期翼在意义与高贵之中构建自我的象牙塔。

杨福东(图源网络)

一世的悲喜交集,一生的崖间浪里。

他轻轻推门,藉此迈入一望无垠的艺术世界。

时代积淀的视觉记忆构筑了杨福东独特的影像想象空间。

艺术家的独特之处便在于他无以伦比的敏感,这不知何时亦不为何事迸发出“想法”往往会成为外界审视他的最佳入口。

源于爱所做的事,却多发生在善恶的彼岸。杨福东的作品以极具个人风格的东方古典意蕴与先锋移动影像观念闻名,未来或曾经在万千孤山远影中,分分钟把人带入各自的想念。近年创作中,他的作品面向影像创作本身的定义、观看的边界、媒介与叙事的关系等方面进行实践与挑战,既有丰富人文美学的反思,亦有浓情淡墨的表达,希望在影像之外呈现悠远意境,没有离得太近,又非遥不可及。其以中国美学思想的重要范畴“意会”为一脉核心,从历史文化的剖面深化和再创造,持续探讨人类精神生活的本质。

尤其近作,总有某种迥异的悲情,即便是色彩绚烂的镜头下也总是隐匿着满是漏洞的人生,但不乏赤诚,以及那赤诚背后满是漏洞的荒诞。无论是从看似无意的事情里找到意义,或从看似有意的事里看到深度虚无,都是艺术家复杂多元内心世界的某种投射,接受人生苍凉的质地,甚至有种如释重负的暗爽。

但杨福东并不是一开始就确定了人生站位,而是始终若即若离地审视生活本质的悲欣交集。正因为这种距离感,让他近期的影像作品松弛了很多,但内核反而更加坚定与顽强。似乎经过诸多时间和时代的反复锤炼,他不再逃避复杂与混沌,亦放弃了纠结与焦虑,而是坦然面对与孤勇前行,奔向自己看似混沌实则单纯的理想国。

《早朝日记》主拍摄场地 龙美术馆 1楼展厅 (3.24 - 4.25 )(图源香格纳画廊官微)

“早朝日记”单元  龙美术馆 1楼展厅 (展览持续至6月3日)(图源香格纳画廊官微)

其实早在2007年,杨福东就有了一个大的连续性计划的想法。这个后续被成为“图书馆电影计划”的项目在2016年正式启动,2018年的《明日早朝》是第二部,并依然持续生长。“每次作品的存在,我都希望是不同的状态。”因此对杨福东而言,形式不会成为标准:成片或影像、装置可以放进来,概念电影也可以,短片也可以,甚至是VR或国油版雕等,只要能触动到他:“我希望的是每次做东西时能够有一点点改变,或能往前走一点。”

如水时光中,杨福东从未停止前进。他创作了一系列电影、视频装置和摄影作品,视觉语言一直笼罩在梦幻般的神秘之中。他在作品中应对时间,并期待时间的回馈。

良马骏足,精进警拔,不断精进且警醒挺拔,这便是最好的人生状态。

经历了数次大起大落,看尽荒凉和本质,但他心中依然满是理想主义

理解杨福东,需用长线眼光观察。

如2019年的《善恶的彼岸》系列就与2018年的《明日早朝》息息相关,那时他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拍摄 《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尝试打破电影、展览的观看方式以及创作者与观者之间的角色关系。

他破天荒地在美术馆中搭建起“宋代朝会”与“生命之塔”两个拍摄场地,以尼采关于“权力”、“欲望”、“社会”和“人性”的三百句语录为“剧本”,带领演员、摄制组等人员进行了36天的拍摄,同时邀请公众观看并亲眼目睹拍摄过程。这种体验创造了艺术创作和艺术观赏的同时性,颠覆了传统展览体验的期望。

当然,杨福东对尼采的兴趣是长久的,但确是这次拍摄直接触发了他将其纳入最新创作的宏大叙事中。每天的拍摄结束后,他都会从当日的素材中剪辑出一部“早朝日记”,每部日记均记录了创作的推进,直到最终影片完成。“早朝日记”呈现每日拍摄的片段,镜头中的场景连接过去与现在,而穿插其间的尼采语录又为画面提供了一种精神性评注。从拍摄剪辑到最终成片的历程本身也经由几个展览逐步实现,玛丽安 · 古德曼伦敦画廊就是第一站。

善恶的彼岸1(系列:善恶的彼岸), 2019 绘画, 摄影, Acrylic on inkjet print, 1950x1350mm

善恶的彼岸2(系列:善恶的彼岸), 2019 绘画, 摄影, Acrylic on inkjet print, 1950x1350mm

人最终爱的是自己的欲望,不是欲望的对象(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9 绘画, 摄影, Acrylic on inkjet print, 530x700mm

画廊楼下,20部“早朝日记”以及7件摄影绘画记录了每天在(上海)现场发生的事情,失误与瑕疵都直白地展示出来,这些内容通过显示器、平板屏幕和投影在展览中流动,创造了一个沉浸式的视频装置,虽然它们不会进入终版影片。通过观看,观众能够更接近导演的角色,可以看到事物是如何发生变化并预测电影的结局。

杨福东 YANG Fudong | 无限的山峰 Endless Peaks | 2020 | 摄影 Photography

杨福东 YANG Fudong | 无限的山峰 Endless Peaks | 2020 | 绘画摄影录像装置 Painting, photography and video installation

之后,香格纳画廊在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期间带来了他的个人项目“善恶的彼岸-真理之敌”。现场展出7组摄影绘画作品,每组作品由“不可见的摄影”和尼采语录共同构成。摘选出的语录有序地与最新创作的黑色玻璃下不可见的摄影并置,形成了模糊与鲜明的视觉观感。照片本身具有的清晰画面在黑玻璃的掩映下若隐若现,而观者的倒影成为了叙事最重要的旁白。每张被干扰的摄影在现代时态下与古代背景交织呈现。与此对应的尼采语录,从不同维度映射出对“人性、欲望、社会”等多个主题的探讨。


《无限的山峰》展览现场(图源香格纳画廊官微)

近期,杨福东个展“无限的山峰”则正在上海香格纳画廊展出。无限的山峰,意为在山中眺望远方绵延不绝的云海与彼岸的情景。作为展览主题,艺术家从古代绘画题材中撷取不同历史背景之下的人物与叙事,凭借多种媒介的表现特质以再创作的方式重新阐释古典作品中蕴含的当代精神性。绘画作为一种观看的历史,通过个体认知痕迹与创作之间的共同性,表现出绘画式电影中潜移默化的“意”与“像”之间的关联。本次展出作品与两层建筑主体有机结合,在空间内塑造出不同层次的观看维度。展览将持续至2021年1月24日。

杨福东,1971年生于北京,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其作品在全球多家美术馆以及重要艺术机构参展,苏州博物馆(2019);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2017);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2016);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3);利物浦泰特美术馆(2007);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2004);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2003)等。他也参展了第12届里昂双年展(2013);第11届沙迦双年展(2013);第十七届悉尼双年展(2010);第52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2007);第五届亚太当代艺术三年展(2006);利物浦双年展(2004);第50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2003);第11届卡塞尔文献展(2002);第四届上海双年展(2002);第7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2001)等。

同时,在国际著名的艺术机构和画廊举办个展包括“无限的山峰”,香格纳画廊,上海(2020);“明日早朝”,龙美术馆(西岸馆),上海(2018);“愚公移山”,上海摄影艺术中心,上海(2016);“南辕北辙:杨福东作品展”,余德耀美术馆,上海(2015);“我感受到的光”,SALT 户外影像装置,桑霍尔恩岛,挪威(2014);“杨福东:陌生天堂”,苏黎世美术馆,瑞士(2013);“断章取义”,杨福东作品展,OCT 当代艺术中心,上海(2012);“八月的二分之一”,杨福东个展,PARASOL UNIT 当代艺术中心,伦敦,英国(2011);“杨福东:竹林七贤和其它故事”,国家当代艺术博物馆,雅典,希腊(2010);“离信之雾”,杨福东个展,证大现代艺术馆,上海(2009);“杨福东:将军的微笑”,原美术馆,东京,日本(2008);“别担心,明天会更好”,维也纳美术馆,比沃利城堡当代美术馆,都灵,意大利(2005);“五部电影”,文艺复兴协会,芝加哥,美国(2004)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