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小 | 个展:8个故事之故事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18   最后更新:2020/06/12 11:34:22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0-06-12 11:34:22

来源:ANTENNASPACE天线空间


榛子Hazel , 2020

青铜,陶瓷,汽车漆,碳粉手工着色,摩托车零件,干花

Pigmented bronze, porcelain, motorcycle parts, dried flowers

110 x 41 x 150 cm


1- 榛子
总是这样均匀且高速地旋转,伴随着低沉的蜂鸣。声音不断扩散,堆积,质量开始推着它滚动。日复一日。
慢慢地,轨迹将声音切开,于是,诞生了两片圆形的地面。
它开始在地面的尽头滚动。没有同类也没有异类。日复一日。
圆形的地面终于开始各自旋转,它们不再是共生体,而成为了三个同伴。一天,地面以短暂得难以察觉的速度停顿了一下,转眼之间,它掉进匀速时间的裂缝,离开了那个仿佛会永远滚动下去的边缘。下坠,下坠。
直到有一天以线性的方式继续前进,直到引力拉(牵引)出脚掌。

榛子Hazel , 2020,细节 detail

榛子Hazel , 2020,细节 detail


捕手Catcher , 2020
青铜,汽车漆,丙烯烘烤,丙烯手工着色,摩托车零件
Pigmented bronze, motorcycle parts
50 x 33x 180 cm


2-捕手
露水悄悄滑落,树叶在晃动。绒毛般的草丝也轻柔的颤动。
灰尘开始从地面升腾而起,花粉四溢,植物向着高空尽力弹射出种子,毛发与孢子在空气中肆意飘荡……
蝴蝶扇动翅膀,甲壳和节支类昆虫晃动着触须,响尾蛇摇晃尾巴,青蛙的双腿快速的折叠着,羚羊用健硕的四肢奔跑…… 肢体运动相对于微观世界来说是粗重且略显笨拙的。就像在分子的海洋中搅动的餐具,把世界不断割裂,其密集程度如同重机*的**不断落入平静的湖水,那种不可抗力的美感如同声音在入水的瞬间被屏蔽,钝化的单通道静谧,留下满是线条的世界。
但捕手则以它高超的技巧在这之中跳跃着。完美的避开每一次的割裂。与其说是跳跃,更像是一只被来回击打的球,依附在运动的表面,仿佛为了安慰它们一般而尽力的配合着……随着波浪线的起伏而起伏,随着折线的震动而震动,随着弧线的坠落而坠落又随着抛物线再次扬起……在运动之上全然地保持着静止。以静止的方式运动。它的身体成为了一只采集气味的口袋,只需保持敞开,即可。

捕手Catcher , 2020,细节 detail

捕手Catcher , 2020,细节 detail

捕手Catcher , 2020,细节 detail


爱抚师Petting-er , 2020
青铜,丙烯烘烤,丙烯手工着色, 摩托车零件,麻绳, 螺旋线
Pigmented bronze, motorcycle parts, artificial flowers, ropes, spirals
65 x 30 x 165 cm


3- 爱抚师
他总是在半夜醒来,楼下生意惨淡的酒吧永远在营业,蓝色的霓虹灯永远把他的房间照得如大海般梦幻。每当这个时候,他便会只装上一条机械手臂,下床,打开冰箱喝上一口KT52,那种怪异的味道他永远都习惯不了,咧嘴龇牙发出啧啧声,然后去浴室。
浴缸里依旧放满了水,黑暗中水波反射出淡淡的荧光。就像平时一样,他总是会在浴缸边坐下,伸出那条银色的合金手臂在水里摸索着什么,不一会儿,捞出一个发着微光的蓝球。他用毛巾小心的擦干那个球,拿着它走回床边,上床,再抱着球重新进入梦乡。

爱抚师Petting-er , 2020,细节 detail

爱抚师Petting-er , 2020,细节 detail

爱抚师Petting-er , 2020,细节 detail


风暴骑手Storm Rider , 2020
青铜,汽车漆,摩托车零件,人造花
Pigmented bronze, motorcycle parts, artificial flowers
45 x 45 x 200 cm


4-风暴骑手
雨夜,梦。
伴随着潮湿的耳语,
她来了。

利剑在电光中劈开梦境。

风暴骑手Storm Rider , 2020,细节 detail

风暴骑手Storm Rider , 2020,细节 detail

风暴骑手Storm Rider , 2020,细节 detail


游童Game BOY , 2020

青铜,陶瓷,丙烯手工着色,碳粉手工着色,摩托车零件,干花

Pigmented bronze, porcelain, motorcycle parts, dried flowers

57 x 33 x 163 cm


5-游童
每当正午的太阳将尖塔的影子几乎从广场上完全擦掉的时候,叹息便开始从缝隙中不断涌出。沿着石墙熠熠地淌到地上,从石室内部涓涓地流入那条狭长的通道……最后从出口慢慢渗出。尖塔周围的沙地开始悄悄的变得湿润。浅麦芽色的沙地会慢慢变成棕色。仿佛有人在正午的广场上给尖塔画出影子。每当这时,沙地上便会卷起一小团气旋,绕着尖塔打转,然后那个孩子出现了:赤脚,只腰上挂着一串粉红色的珠子。头上戴着一顶由晒干的王莲叶(Victoria lily)做成的帽子,说帽子似乎并不贴切,过于巨大的尺寸不但遮住了整个脑袋,脸孔,还往下遮住了脖子以及肩膀。不一会儿,孩子开始用稚气的声音唱起歌来:用1 敲碎骨头,用2挂好鞋子,用3拴住牲口,用4戳破袋子,用5剔掉肠子,用6擦干罐子,用7割下影子,用8装满河水,用9撒下种子……西风吹过三次村庄的时候,敲响钟声。

游童Game BOY , 2020,细节 detail

游童Game BOY , 2020,细节 detail


信使Messenger , 2020

青铜,汽车漆,碳粉手工着色,摩托车零件,人造花

Pigmented bronze, Lacquer, porcelain, motorcycle parts, dried flowers

110 x 41 x 185 cm


6-信使
道路还没开始喧嚣,连尘埃还来不及在地上扬。
清晨浅金色的阳光中,那个金色的蛋泛出亮般莹莹的光泽。对所有的昆来说,这不过是它们扁平世界中的玛拉雅。每天的这个时候它们都会同往常样在太阳与玛拉雅共存的天空下开始进。然与往常不同的是,“咔”的声出现了。轻轻的,悄悄的,秘密的,不让觉察的。在那乎完美的金色的壳上出现了丝裂痕。在三秒的寂静后。裂痕在时间和空间的褶皱中同时开始递增和递减运动。快速且密集。就像闪电划开天空,裂痕逐渐布满整个玛拉雅蛋。

信使Messenger , 2020,细节 detail

信使Messenger , 2020,细节 detail


更夫Night watcher , 2020

青铜,丙烯烘烤,摩托车零件,油纸伞

Pigmented bronze, motorcycle parts, oil-paper umbrella

70x 33 x 138 cm


7-更夫

“天干物燥

小心火烛!”

噹,噹,噹——————长街对面是长街,长街背后是长街。

白鹤迈步,前后摇摆

今夜无月。

更夫Night watcher , 2020,细节 detail

更夫Night watcher , 2020,细节 detail

更夫Night watcher , 2020,细节 detail


Lulubird 走出熟食店的时候撞进一群嗡嗡声中 Lulubird walked out of delicatessen bumped into a swarm of buzzing ,  2020
黄铜,黄铜烤丙烯,丙烯,干花,绳子
Brass, pigmented brass, acrylic paint, dried flower, rope
root: 172 x 60 x 55 cm/ cap: 52 x 44 x 58 cm/ 8 Big birds: 41 x 22 x 6cm for each / 8 Small birds: 25 x 14 x 4 cm for each


8-Lulubird 走出熟食店的时候撞进一群嗡嗡声中

月亮挂在下午的天空上,气候宜人。站在对面四层楼投下的阴影里看月亮似乎比太阳底下更清楚一些,天也更蓝一些。微风吹过,空气里全是巨人仙人掌( saguaro )花粉的味道。现在是它们密集排卵的季节,如果下雨气味会更浓郁,那时整个镇子就像浸泡在花粉酒桶中,被湿气包裹着,散发出热气,慢慢发酵……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下雨了。新开的商店已经不再出售雨伞。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干燥一些。

Lulubird 走出熟食店的时候撞进一群嗡嗡声中 Lulubird walked out of delicatessen bumped into a swarm of buzzing ,  2020,细节 detail

Lulubird 走出熟食店的时候撞进一群嗡嗡声中 Lulubird walked out of delicatessen bumped into a swarm of buzzing ,  2020,细节 detail

Lulubird 走出熟食店的时候撞进一群嗡嗡声中 Lulubird walked out of delicatessen bumped into a swarm of buzzing ,  2020,细节 detail

Lulubird 走出熟食店的时候撞进一群嗡嗡声中 Lulubird walked out of delicatessen bumped into a swarm of buzzing ,  2020,细节 detail

Lulubird 走出熟食店的时候撞进一群嗡嗡声中 Lulubird walked out of delicatessen bumped into a swarm of buzzing ,  2020,细节 detail


关小出生于1983年,现工作和生活于北京。关小的艺术实践主要围绕雕塑,影像和装置。她以自身身份、历史以及地域背景为材料,与当下高速分解中日益趋同的世界状况并置在一起,试图通过制造或直接或婉转的矛盾来强调差异的重要性,并借由不同的主题表达出她对于差异的重要性的理解。

关小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她先后在德国波恩美术馆(2019年);美国圣路易斯当代艺术博物馆(2019年); 瑞士温特图尔市立美术馆(2018年);上海K11美术馆; 伦敦当代艺术中心(ICA); 法国波尔多CAPC当代美术馆和巴黎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均为2016年) 等美术馆机构举办个展。其作品也在诸多重要群展中展出,包括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2017年); 第9届柏林双年展(2016年); 第13届里昂双年展(2015年)和纽约新美术馆三年展(2015年)。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