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对美国移民问题展开的行动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98   最后更新:2020/06/09 11:11:32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0-06-09 11:11:32

来源:实验主义者


作者:Hakim Bishara 等

翻译:杨晓宇

编辑:小宇


本期文章介绍近期三个探讨美国移民问题的艺术项目


|| 为艺术家发声的展览,看《THE EXTRAORDINARY》声讨艺术家申请美国O-1签证的艰难;

||艺术家Alicia Grullon扮演联合国难民代表,处理美国南部边境移民危机;

|| Jessica Segall打捞古巴偷渡木船,展现避难者身体遗迹。


01

展览《非同寻常》,聚焦移民艺术家申请O-1签证的艰辛过程。


Hakim Bishara(文)


1:亨特东哈莱姆美术馆,展览《非同寻常》的装置景观作品 (photo by Argenis Apolinario)


获得赴美艺术家签证(法律上被称为 "有非凡能力或成就的个人"的O-1签证)历来是一个艰难又价格高昂的过程。但随着特朗普政府实施严格的新规定,它已经上升到了噩梦的程度,尤其对新兴艺术家来说,更是如此。只要问问来自刚果共和国的艺术家吉尔·阿诺德·恩戈勒(Gil Arnaud Ngole)、巴西的安娜·帕里西(Anna Parisi)、伊朗的兰博德·瓦拉(Rambod Vala)和加拿大的莎拉·米哈拉·克雷根(Sarah Mihara Creagen)就知道,他们都被O-1签证拒绝了。


这些艺术家以及其他五位艺术家的作品,目前在亨特东哈莱姆美术馆(Hunter East Harlem Gallery)举办的 《非同寻常》"THE EXTRAORDINARY "联展中展出,这是一个专门为持有或申请美国三年O-1签证的艺术家所举办的群展。


策展团队由著名艺术界人士组成——MoMA西内罗研究所的玛莉亚·德尔·卡门·卡里翁(María del Carmen Carrión)、The Shed艺术中心的索拉娜·切特曼(Solana Chehtman)、皇后博物馆(Queens Museum)的岩崎骏(Hitomi Iwasaki)以及艺术家哈维尔·泰尔斯(J**ier Telles)组成,他们负责筛选参展申请。这些艺术家是在公开征集中被挑选出来,策展方共收到来自40个不同国家的123份参展申请。最终的参展名单是一个多样化的人才集合方案,Ramyar Vala、Woomin Kim(韩国)、Firoz Mahmud(孟加拉国)、Yue Nakayama(日本)、Shimpei Shirafuji(日本)以及Catalina Tuca(智利)等艺术家都位列其中。


要获得令人羡慕的美国O-1签证到底有多难?首先,视觉艺术家的申请者提供有说服力的参展履历,这对新晋艺术家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这仅仅是个开始。申请人还必须提供一系列推荐信、未来的工作合同(相当于在指定州的生活工资)、以及在媒体报道(证明自己在该领域的 "名气 "和 "杰出 ")。此外,就算具备上述条件,如果没有聘请一个好的移民律师(平均收费5000美元),几乎也是没有希望的。


因此,这次展览由策展人Arden Sherman和Nora Maité Nieves策划,旨在帮助申请签证的艺术家们在申请过程中丰富他们的简历,增加他们的申请成功几率,同时也为他们提供一个展示近期作品的机会。


在此次展览的不同作品中,只有一件作品主题直接涉及移民艰辛——《想象力的挑战》(“The Challenges of Imagination” ,2017年),这是瓦拉( Vala)和他的弟弟拉玛亚尔(Ramyar,他获得了签证,但此后被禁止再次进入他的祖国伊朗)共同创作的影像装置作品。这段视频讲述了兄弟俩如何发现自己暂时住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的芝加哥之家的离奇故事。瓦拉写道,移民进入美国总共需要支付5万美元左右的费用。他们的视频在个人轶事和艺术史之间转换,是对贝克尔(Becker)的新自由主义仇外心理的直接回应。

2:《想象力的挑战》(The Challenges of Imagination2017年),Vala和他弟弟Ramyar的影像装置。


另一件引人注目的作品是帕里西(Parisi)的生锈金属雕塑 《根》("Raízes",2018年),它揭示了巴西社会学家吉尔贝托·弗雷尔(Gilberto Freyre)1933年出版的《大师与奴隶》(Masters and the Sl**es)一书中的种族主义和父权观念。通过放大镜,观众可以观察到书中刻在金属板上的令人不安的语录。其中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 "俗话说,白种女人我们娶,混血儿我们干,让黑人姑娘干活。" 帕里西认为,这些可恶的观念应该被放大,因为这些观念在巴西社会中仍然普遍存在,尽管常常被掩盖。这位艺术家原定在闭幕式招待会上的一场表演也因为签证申请被拒而被取消。


3-4Anna Parisi,《根》Raízes (2018)


同样出色的还有马哈茂德(Mahmud)的系列纸上壁画《回响》[Reverberation(Ouponibrshik/Porouponibeshik)(2017-2019)],其中传统的孟加拉图案与该地区的殖民历史相融合。Shirafuji的风景摄影系列作品《美国思想随笔》(Essays on the Idea of America,2019年)同样将目光投向美国。

5Firoz Mahmud, 《回响》Reverberation (Ouponibrshik/Porouponibeshik) Series (2017-2019)


这种引人瞩目的作品呈现方式在Kim的岩雕作品中延续,这些作品用日常的碎屑,如卫生纸、用过的肥皂、塑料钉子,来模仿矿物的形成。

6Woomin Kim,《使用中的矿物》 Minerals in Use (2018)


另外,中山秀夫(Nakayama)的纪录片作品《你是我唱过的每一首歌(第一版)》(You’re Every Song I Ever Sing,2019年)也值得关注,在视频中,儿童演员们表演了由成年人创作的独白,通过独特的视角,凄美地展现了老一辈人的烦恼。


7-8Nakayama,《你是我唱过的每一首歌》(Youre Every Song I Ever Sing2019年)影像截图


另一个观念影像项目是图卡(Tuca)的《This Thing is Red》(2018年,正在进行中),在这个项目中,艺术家要求专业的3D打印设计师完全根据对物体的口头描述来制作数字渲染图。可以想象,这种类似于“打电话”一样的创作方式,设计出来新奇物体与原作几乎没有什么相似之处,这引起了人们对语言的表象和局限性的思考。


但仍有一位艺术家缺席了此次展览。由于当局怀疑他的签证可能过期,恩戈尔(Ngole)被拒绝入境美国。"这完全是歧视性的,"策展人谢尔曼(Sherman)说。"这绝对不会发生在一个欧洲人身上。这只是因为他来自非洲国家。”


作为对恩戈尔签证被拒的抗议,谢尔曼在美术馆内的独立空间举办了一个由恩戈尔的申请文件组成的小型展览,这个展览由Nathan Rayman组织,由Network of Extraordinary Artists支持,并加入巡回展览项目。

9:策展人阿登·谢尔曼( Arden Sherman)正在悬挂来自刚果共和国的艺术家Gil Arnaud Ngole的移民文件。


在展览的同时,亨特东哈莱姆美术馆还将开展公共活动,包括与移民律师、签证专家的研讨会、与其他签证申请者和获奖者的互助小组会议、艺术家讲座、参观及表演。


THE EXTRAORDINARY展期到2020年2月29日,在Hunter East Harlem美术馆(2180  3rd **enue at 119th Street, Harlem, Manhattan, Harlem, Harlem)展出。


02

妥善解决移民危机可能是什么样子?


艺术家Alicia Grullon扮演联合国难民代表的角色,处理美国南部边境移民危机。


Laura Raicovich(文)


10Alicia Grullon, 《打破》(Breaking2019年,进行中),单屏影像


Instagram是个有趣的世界。8月31日,我在Instagram上浏览自拍、艺术照、毛茸茸的小猫和生日祝福时,看到艺术家Alicia Grullon在印有联合国标志的墙纸前,对着话筒讲话。鉴于Grullon活动家的身份以及所做的社区组织工作,她在联合国难民署(UNCHR)面前作证并不逾矩,但她麦克风前的标语牌让我引起我的注意,标语牌上写着她是UNCHR(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的代表:Jaklin Caal Maquin。


我把音响打开,听到Grullon借用Maquin的身份,在一片拍照声音中宣布——由于世界各国未能妥善解决美国南部边境的移民危机,她将要替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Charlie Yaxley "出面"此事。通过扮演这个角色,Alicia Grullon将注意力集中在围绕联合国决策的政治和经济条件上,特别是联合国维和部队在哪里以及为什么要被调用以处理紧急情况。


Alicia Grullon还在IGTV(Instagram创办的视频社交软件)上发布了一篇看起来很官方的短讯,她宣布,美国政府无休止的暴力、对移民的法外拘留、儿童监禁,以及将联合国维和部队部署到边境,这些措施都不仅是针对移民本身,同时也在针对那些试图帮助他们的人。因此Alicia Grullon借用Maquin的名字,来纪念在美国拘留监狱中死于流感的4岁危地马拉儿童,她直言不讳地指出:


“190个成员国建议颁布现有的安全理事会决议如下,启动联合国在美墨边境部署维和行动。安全理事会关于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的第1694号决议;安全理事会关于儿童与武装冲突的第1612号决议;安全理事会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的第1325号决议,根据《联合国宪章》第八章的规定,在美墨边境部署联合国维和行动。”


Grullon列举这些现有的决议,并模仿联合国的官方语调,声称美国显然违反了所有这些决议,质疑联合国为什么没有采取任何行动?Grullon借用一个死去的小孩来提出这个问题,让我们面对联合国内部全球权力动态的现实。安全理事会在这些进程中拥有巨大的权威,它与那些对迫使移民的经济、环境和社会问题负有最大责任的国家密不可分。

11Alicia Grullon,图片来自几年前的表演《非法死亡》(Illegal Death 2007年),传统C版画,9英寸x13英寸,重现了长岛森林中被发现的无证工人被冻死的场景。


这件作品的力度在于非符号学的表现和细节的辛辣。在文章中,Grullon颁布了一个假想出来的联合国行动措施,以创造她希望在世界上看到的现实。然而,她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完全设想了另一个现实,她创造了一个新的决议,编号83073,“将联合国的领导权移交给5大洲国家的土著和土著人民……”


通过这种谦虚而又高度平易近人的公共表演,Grullon描绘了一个潜在的、变革性的世界,一个替代美国现行政策的世界。受在公共电视上工作的艺术家的影响,Grullon让Maquin接管了她的Instagram账号,这给了我们希望,在表演这种可能性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在现实中实现它。


03

艺术家通过遗留痕迹审视移民问题


杰西卡·西格尔(Jessica Segall)的作品向我们展示了避难者在旅途中留下的身体遗迹,尽管没有任何关于个人的真实信息。


Laura Raicovich(文)

12:杰西卡·西格尔(Jessica Segall)打捞的木船(chug),展览《100 Years, All New People》,SPACES,克利夫兰,美国。(图片由Hyperallergic提供)


布鲁克林艺术家杰西卡·西格尔(Jessica Segall)在SPACES举办的 《100年,崭新的人们》展览的入口处,放置着1921-1924年迈阿密一家报纸刊登的文章片段——


文章标题是 "将偷渡的犹太人驱逐到古巴"。紧接着是一篇短文,宣布逮捕了14名企图偷渡到古巴的犹太移民,他们企图偷渡到古巴,逃离纳粹。当时的古巴就像现在一样,是试图通过佛罗里达群岛未经批准进入美国的人的一种中途站。


“我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关于环境保护的,通过其他物种来谈论移民,比如鸟类和植物,"西格尔在接受采访时解释道。"随着政府的交替,人们有了更公开的移民冲动。”

13:西格尔在研究通过古巴进入美国的移民模式时发现的一篇报纸文章的节选。

14:杰西卡•西格尔(Jessica Segall),《木船》(chug


这位艺术家从一个小岛屿上发掘出一艘被遗弃的海船,或称木船,大概是载着货物接近大陆后被遗弃在那里。1990年代中期的移民政策规定,在公开水域的船只上被抓到的古巴移民将被驱逐出境,但如果他们能够将一只脚放在地面上,就可以申请庇护。在这段时间里,佛罗里达群岛外岛上的许多小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达到目的后便被遗弃。2016年,在奥巴马总统的领导下,这项移民政策被推翻。这导致最后一批试图入境的人蜂拥而至。紧接着,政府又着手销毁这些被遗弃的小船队,并清空了岛屿。这时,西格尔代表一艘船队对政府此行为进行了干预。


西格尔的干预过程,不仅仅是一场“隐喻式”的救援,而是对立法问题的探讨。就政府政策而言,西格尔要想让一艘无证船入籍几乎和无证移民入籍一样难。投射在美术馆墙上的视频画面记录了这艘船的打捞过程。从拖船的船尾拍下了从外岛到佛罗里达大陆的拖船上岸的画面,这艘船在夜色中的水域上摇摇晃晃,夜间的拍摄环境是打捞拖船一整天而造成的,这无疑给人一种肯定会给人一种恐惧感和戏剧性,重现了古巴到外岛之间的紧张旅程。


西格尔对象征着规避移民政策的遗留物的关注,也体现在一对脚印上。这对脚印用混凝土浇筑而成,镶嵌在光秃秃的画廊地板上。该脚印来源于加拿大北部边境点(一个非法入境口岸)。西格尔在2017-2020年间前往该边境点,这三年中,约有5.5万人越境,他们往往是避难者,希望在加拿大得到庇护。这些越境者在边境处的两条乡村农路上留下了足迹。西格尔说她在记录脚印的时候,就能目睹许多人正在越境的人。

15:在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一个农村边境口岸拍摄的脚印,2016年以来,有多达5.5万人试图越境进入加拿大。


移民政策的周期性特征在新闻头条、木船、和脚印的三角关系中显现。西格尔以一种行政上复杂但视觉上简单的姿态,勾勒出了移民的行动路线——这是人类世世代代为在异国他乡寻找家园所走的道路。


“在这个对移民的限制越来越多的时代,尤其需要对那些平行的故事报以同情和理解。”她说。“所以,我随机抽取了一个100年的移民政策样本,通过几个不同的档案作品来讨论该话题。”

16:木船细节


西格尔的作品在信息性和神秘性之间游走,展示了一个避难者的旅程遗迹,但却没有任何个人的真实信息。这艘孤零零的小船,现在被困在远离大海的地方,就像那些被困住的、流离失所的移民一样。它显示出了磨损的痕迹和顽强的创造力,但却在模糊中漂泊,甚至看不到一条指路的地平线。


《100年,崭新的人们》在SPACES(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底特律大道2900号)展出,展期至2020年3月13日。


文章来源:


https://hyperallergic.com/539799/spotlighting-immigrant-artists-enduring-the-arduous-process-of-applying-for-an-o-1-visa/



https://hyperallergic.com/518565/what-properly-addressing-the-migrant-crisis-might-look-like/



https://hyperallergic.com/541553/an-artist-examines-immigration-through-traces-left-behind/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