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岸谈温凌的绘画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67   最后更新:2020/05/25 11:20:38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20-05-25 11:20:38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何岸


何岸从温凌的绘画中,看超平面、元叙述、几何和悲伤之前的状态......

 何岸口述

温凌“月饼脸”,星空间,展览现场,2020

温凌的作品《FMB 2020之二》和《FMB 2020之三》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观察方式,暂且称它为“超平面”。“超平面”分两种:经常提到的日本式的超平面,特别注重平面的符号装饰性;温凌的这种超平面是一种边框的外溢,消除了边框。当边框外溢之后,画面中人物的形象既变成了边框外溢的一部分,又保持着各自的独立性;这些形象可以被阅读,但又通过外溢让人们的目光不再停留在某种单一的叙事上,仿佛变成了一种对文本本身的要求。
温凌继续保持着画面中天生强势的手感和稚拙,把原来多格动画的方式延续了下来。实际上他的“超平面”在强调外溢性和去焦点化的同时,加强了多格动画的动势,进而干扰着内容。干扰内容的原因正是在于这种全能叙事也就是元叙事。元叙事非常典型的一个方法,就是让多个叙事内容之间相互扰动。

温凌,《FMB 2020之二》,布面丙烯,180 x 180 cm,2020

往往谈到绘画势必要回到这种平面性,有多少痴迷于绘画的艺术家都会回到原来的起点,元叙事和原叙事的区别?原叙事是有叙述等级的,就好比电影中的线性叙述是从刚开始到一层层叠加起来的叙述方式,而元叙事是平置的,它强调一种全能的视角、平面的状态。我们现在绘画中的很多叙述方式是不断地从各个角度去打破。元叙事的问题在当代的症结是艺术家在强调全能叙事的同时,他的控制力就会太强,需要往后走,温凌是那种用天真和手感带出来其画面别样的生命力。

温凌,《FMB 2020之二》,布面丙烯,100 x 100 cm,2020

在绘画《自画像 2020之二》中,我能看到温凌在悲伤之前的那种状态。对于这种状态的观看,可能要回到一种古典主义的情节中,比如伦勃朗是处理这种状态的高手。伦勃朗(Rembrandt van Rijn)每次在绘画中强调一种悲壮的力量时,他肯定不会强调悲壮过程中的动态,他会强调这个过程的终止或它开始之前的状态——你最大的悲伤是在悲伤开始之前的那一刹那。能感觉到温凌是在不断尝试抓住这种悲伤之前的状态,你会看到他《自画像 2020之二》中的每一个灰色的笔触,直指自己焦虑和悲痛的内心,这种把心理学引入绘画的方式,最早是从奧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开始的。

Rembrandt van Rijn, Unconscious Patient (Allegory of Smell), ca. 1624–25

Oskar Kokoschka, Self Portrait, 1917

Paul Cézanne, Mont Sainte-Victoire, 1904

画面中红色形体的耳朵,更加强了形态的悲伤感。耳朵这么大像两个传达内心跳动的声音支体,也加强了自画像的自我倾听感,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梵高被切割掉耳朵的自画像,这种表达特别敏感,因为我也有类似的经历。画面中的“方”是不好处理的,而温凌把它处理的躁动顽强,又很悲伤。形体关系处理的更加结实,类似于塞尚(Paul Cézanne)的绘画,更加几何化。几何是这个世界的根本,我们如何让自己倾听到自然界的声音,其实是通过几何来的。西方所有的建造关系,以及对绘画空间的理解都是通过几何,所以如何去摆弄对几何形态的感知,是非常重要的。塞尚绘画的厉害之处就是在于其中巨大的形而上的旋律,他的绘画就是自然博大旋律感,所以我觉得温凌的这张自画像真的是在以小博大,不愿意关心其他的物是人非,更加让他勇敢。

温凌的自画像一直画了好多年,其中也能看到他的观念,就比如《自画像 2020之二》也许是从前一个自画像再复制、再演绎来的,耳朵的形态也在不断地变化,直到这张自画像中的形态变得越来越自我,所传达出来的声音就越来越自我。

温凌“月饼脸”,星空间,展览现场,2020

温凌,《自画像 2020之二》,布面油画,45 x 40 cm,2020

温凌,《自画像 2019之一》,布面油画,45 x 40 cm,2019

温凌,《自画像 2019之六》,布面油画,45 x 40 cm,2019

温凌的《Instagram 2020之十二》画得很透彻,很阳光。画面中的女人体通过阳光塑造出来的体积感,相比他原来的绘画是很少有的。肩膀的宽度在经意和不经意之间塑造出立体感,那他为什么要这种立体,可能是想画出一个在有紫色般阳光下的女人体,这个紫色带有透明忧伤感,能看出他用了很多心思。他自己也说在摆弄这种构图的时候,确实花了很多心思。
也许这种紫色还有更深层次的探讨,比如对性的理解,再如紫色的透明好似在画一个飘浮的灵魂,这个灵魂又非常的实体,带有转折的体积关系。对于他这样的绘画艺术家,是通过平面、轮廓形来传达平面性,既有外轮廓也有里面的东西,能看出一个艺术家在平面之中营造另外一个空间的想法。

温凌“月饼脸”,星空间,展览现场,2020

温凌,《Instagram 2020之十二》,布面丙烯100x 100 cm,2020


 星空间 温凌“月饼脸”
其他部分作品

温凌“月饼脸”,星空间,展览现场,2020

温凌“月饼脸”,星空间,展览现场,2020

温凌“月饼脸”,星空间,展览现场,2020

温凌,《Instagram 2020之九》,布面丙烯100x 100 cm,2020

温凌“月饼脸”,星空间,展览现场,2020

温凌,《Instagram 2020之三》,布面丙烯180x 180 cm,2020

温凌,《Instagram 2020之八》,布面丙烯100x 100 cm,2020

温凌,《FMB头像之ABC》,布面丙烯,45x 40 cm,2020

温凌,《FMB头像之Durex》,布面丙烯,45x 40 cm,2020

温凌,《FMB头像之咪咪》,布面丙烯,45x 40 cm,2020

温凌,《FMB头像之毛人》,布面丙烯,45x 40 cm,2020


图片资料来源于星空间及网站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