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地区画廊重启,健康与安全仍是第一要务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54   最后更新:2020/05/24 21:35:02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0-05-24 21:35:02

来源: Artsy官方 Payal Uttam


Exhibition view of "Spring" at Almine Rech Shanghai, 2020.

Photo by Alessendro Wang. Courtesy of Almine Rech.


几周之前,香港德萨画廊(de Sarthe Gallery)总监 Willem Molesworth 还无法想象自己会劝说藏家离开家门——新冠疫情蔓延之势正盛。但现在,Molesworth 的行程已是满满当当。“人们急切着想要出门,用有趣的方式重新回到世界中来。”Molesworth 说道。不同于隔离措施刚刚松动的柏林或巴黎,香港、上海、首尔等亚洲艺术中心早已重新开放,私营画廊正在新的现实世界中寻找生存之道。


实际上,即便是在疫情期间,包括德萨画廊在内的部分艺商也从未歇业,他们遵守公共卫生指南继续营业,并调整展览日期。上月末,这家法国血统的画廊举办香港艺术家陆浩明(Andrew Luk)和中国战后画家朱德群的展览,111人参加了开幕式。通常,这类开幕活动会持续2个半至3个小时,但这一次,画廊将开幕拉长到了7个小时,1万平方的展览空间内,一次只允许15人同时进入。除了要求佩戴口罩之外,画廊还提供洗手液、查体温、要求访客填写健康声明,并依政府指令禁止四人以上聚集等。开幕式不提供任何饮品,并谢绝在过去14日内有过旅行史的访客进入。

Andrew Luk, Haunted, Salvaged,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e Sarthe Gallery.


“我觉得这像是在自己画廊里开的一场艺博会,”Molesworth 说——开幕式让他筋疲力尽,“但为了大家的健康,这也值得。……我认为我们必须适应这种方式。”


黄竹坑一带的临近画廊也都采取了类似的卫生预防措施。主营摄影作品的刺点画廊(Blindspot Gallery),一场群展于4月11日开幕,长达一天的开幕式共接待了100名以上的访客。比利时的维伍德画廊(Axel Vervoordt)正在举办墨西哥艺术家博斯克·索迪(Bosco Sodi)的个展,画廊没有采用单日的开幕式,而是灵活地在2月中旬开设“开幕周”,画廊员工前往藏家处,与藏家单对单地敲定参观日程。


“人们现在希望单独在画廊里观看。现在不是与陌生人推杯换盏的时候。”画廊创始人兼总监鲍尔斯·维伍德(Boris Vervoordt)说。维伍德画廊曾短暂关闭,但很快便恢复了常规开放时间,并将 Sodi 的展期延长到了9月。

Chung Chang-Sup, installation view of "A Return to Home" at Axel Vervoordt Gallery.

© Axel Vervoordt Gallery. Photo by Jan Liégeois. Courtesy of Axel Vervoordt Gallery.


香港画廊协会(HKAGA)举办的小规模活动也在这座城市里进行着。维伍德画廊、刺点画廊、德萨画廊,以及其他8间画廊共同参与了4月25日的“南区艺术日”。每一个空间都有大量的来访者,他们在做好个人防护的前提下,被允许逐次进入画廊。在中环,18个空间——包括国际画廊白立方和厉为阁——也在4月24日举办了类似的一日活动。


豪瑟沃斯和卓纳画廊等巨头画廊在香港设有分支,这些画廊在疫情高峰期间关闭,现已重新开放,其中许多继续举办重要展览。高古轩也重新开放,并在本周举办了德国艺术家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在香港的首次个展。随着形势向好,伦敦画廊弗劳尔斯(Flowers)将在本周开放香港的新空间,同时,香港画廊协会正计划于下月举办小型的本地艺术博览会。

Billy Childish

midnight sun / frozen lake, 2017, Lehmann Maupin.


立木画廊首尔空间总监 Emma Son 预测销售将会增长。“在2月末和整个3月疫情最严峻的期间,几乎只有亚洲藏家还在买,但现在西方藏家也正重返市场。”尽管 Son 表示韩国的疫情控制可能好于世界任何其他地方,但首尔立木画廊仍没有放松卫生措施——这在该地区已成通行标准:对场馆每日消毒、提供洗手液、要求员工和访客佩戴口罩,以及要求访客提供详细的接触者追踪信息。


首尔的其他空间,如阿拉里奥画廊(Arario Gallery)则进行了额外调整。在短暂的关闭之后,阿拉里奥画廊逐次召回员工,起初时每天只有两人在岗。该画廊实行预约制,要求访客提前通过手机或画廊官网进行预约。尽管画廊在刚开始一直保持大门开放,不过现在设置了计数设施,画廊可以随时统计进门访客的数量。“社交距离可能会永久性地成为我们未来体制的一部分。我想这对每个人都有好处,”画廊执行总监周娟禾(Henna Joo)这样说道,“艺术很重要,但健康第一。”

Park Youngsook

Tears of a Shadow 16, 2019, Arario Gallery.


访客们并没有因为严格的防疫措施而止住脚步。阿拉里奥画廊的最新展览——韩国摄影师朴英淑(Park Youngsook)的个展于3月末开幕,有接近200人参加开幕式,这些访客全部都进行过预约。他们以5人为一组,在测量体温和填写健康表格后逐批入场。尽管人们对展览的兴趣高涨,但周娟禾表示,销售成绩下滑了约50%。


“在韩国文化里,我们不愿意给他人增加负担,因此我们没有主动鼓励藏家前来,”周娟禾解释道,“尽管现在韩国的疫情状况相对不错,但传染病毕竟是传染病,因此我们恳请藏家在整体形势进一步好转之后再来。”

Byoungho Kim

Garden, 2013, Arario Gallery.


阿拉里奥画廊在上海拥有支点画廊,这里曾因疫情而被迫关闭了一个月之久。4月,上海阿拉里奥画廊通过 Zoom 举办了中国艺术家朱湘闽和陈镱晗展览的云开幕,并进行了直播绘画表演。约50名观众通过视频参与。正如中国的许多空间一样,上海阿拉里奥画廊如今通过政府的健康码系统检测访客的健康信息,只有持绿码者方可进入画廊。


尽管中国的封锁措施已经解除,但商业依然低迷。上海的很多画廊——包括阿尔敏·莱希、大田秀则画廊、里森画廊——选择举办群展。大田秀则画廊项目经理 Yohsuke Ishizuka 表示,画廊当前以预约制的形式开放,比平日寂寥了许多。画廊原计划在今年秋季进行主推的几场展览,现正在考虑调整到明年春天。此外,由于东京和新加坡的另外两处空间仍处于关闭状态中,大田秀则画廊目前正着力于对线上展览的探索。

Todd Bienvenu, Selfie, 2018. © Todd Bienvenu. Photo by Matt Kroening.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lmine Rech.

Andrew Luk, Soft Gray Underbelly,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e Sarthe Gallery.


“在日本和中国的文化里,与藏家面对面交流是非常重要的……但现在必须改变了。”Ishizuka 表示。除了在社交媒体发布更多的信息和更新网站之外,大田秀则画廊也在探索线上销售平台以及更便于藏家线上观看的作品,譬如基于视频的作品。


当然,也有很多人对数字展览的效果持怀疑态度。维伍德认为:“线上平台或许可以带来更多的流量,但无助于将作品卖出去。线上的力量有些被高估了。”维伍德正在寻求与传统线上展厅不同的途径。在第一届纽约弗里兹线上展厅,他在自己安特卫普的豪宅中展出了韩国艺术家丁昌燮(Chung Chang-Sup)的作品——维伍德的宅邸部分翻新了16世纪的古建筑——以强调作品和个人之间的关系。

Nathalie Djurberg and Hans Berg, still from This is He**en, 2019.

© Nathalie Djurberg and Hans Berg. Courtesy of Lisson Gallery.


“我挪走了一些日常摆放的作品,通过视频电话在这里和藏家们分享这位艺术家(丁昌燮)的作品。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让虚拟展览显得更真实些。”维伍德说。这个策略看上去奏效了,维伍德在弗里兹线上展厅中卖出了至少两件作品,包括一件价值2.1万美元、创作于1977年的纸上作品,以及一件价值7万美元、创作于2000年的纤维作品。


提及疫情所带来的整体影响, 维伍德视其为对整个艺术产业的重置,并认为疫情会激发创新,带来更积极的变化。“这是一个新的现实,”他说,“我们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并去适应,而不是简单地以为一切都应回归到以前的常态。”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