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疫情下798第一个展览!唐人用“WHO AM I”发问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1   浏览数:955   最后更新:2020/03/16 11:39:28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20-03-16 11:15:04

来源:凤凰艺术


WHO AM I | 唐人

2020年3月14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与柏林国王画廊(KÖNIG GALERIE)联合呈现艺术群展“我是谁”(WHO AM I),涵盖了12位(组)艺术家。

在疫情期间,本次展览作为798乃至北京城第一场当代艺术展览,连续两年高居中国当代艺术权利榜(ART POWER 100画廊榜首的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铤而走险,向当下现实再次发起提问。


减租的798与停摆的艺术世界


疫情爆发以来,美术馆、画廊通通闭馆,巴塞尔艺博会、东京艺博会、威尼斯双年展等全球众多美术馆或艺术博览会取消、延期或关闭。

无论国内外,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参展商、参观者和工作人员担忧日益增长,旅行和运输方面也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困难。线下的艺术世界更是几乎完全停摆,但由于各种成本,人们的焦虑与压力却也在与日俱增。

在这一情况下,798管理者七星集团于昨日发布通知,推出疫情期间房屋租金减免措施,并开始租金减免申报工作。这一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受到众多画廊主与艺术机构的支持。

七星集团制定了对承租七星集团房产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及用于办公用途的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房租减免举措。免收租金是指中小微企业承租京内各企业房产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包含开办便民设施、超市、药店、养老、教育培训、工业仓储等,按照政府要求坚持营业或依照防疫规定关闭停业且不裁员、少裁员的,免收2月份租金。减收租金是则指中小微企业承租京内各企业房产用于办公用途的,减收2月份租金的50%。

但就如新冠肺炎在全世界的扩散、美股熔断和世界各国各行业均受到经济影响一样,即便有许多积极的补救措施被不断推出,但仍然给这个世界和人们带来了深刻的改变。

因而,作为798艺术区乃至国内在疫情期间举办的首场画廊展览,主题“WHO AM I”这一重新提问便显得格外合适。在过去三十年,人们饱含着对于全球化的巨大红利和社会升级的美好期望。但当下一场超越意识形态、种族、信仰、空间地域和无数既定偏见的灾难来临时,人们却悲哀地发现个人的身份与认知同样受到了巨大的怀疑。

在本次展览现场,“凤凰艺术”专访了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下面是为您带来的专访实录。

对话“凤凰艺术”


凤凰艺术 x 郑林


(为了方便阅读,以下“凤凰艺术”简称"Q")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在展览现场接受“凤凰艺术”专访

Q:今天是疫情下中国的第一家画廊展览开幕。我注意到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实际上你们从疫情开始前后一直在世界各地举办展览,感觉你们画廊的安排一点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如此铤而走险,在这方面您是怎样考量的?
郑林我们于今年1月17日就参加了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然后1月29日参加了日内瓦的当代艺术博览会,以及之后的许多活动和展览。这些都是之前早就计划好的,也没有办法不去。由于疫情的原因,可能很多国家排斥中国人,比如画廊有一个女孩,日内瓦活动后要飞回北京上班,我就直接让她飞韩国,不飞北京了,再从韩国去纽约,方便她开展工作。同时我们也要求北京原本计划出去的员工暂时不动,全部派香港员工和欧洲员工直接去纽约,这是我们根据疫情在人员安排上的调整。

展览档期方面,我们没办法做太多的改变。例如2月12日于曼谷空间推出的菲律宾艺术家罗尔丹·马诺克·文图拉(Roldan Manok Ventura)个展,都是半年前、一年前就计划好的,而且曼谷当时疫情没有那么严重,还是挺好的。香港2月13日的封岩个展也是之前就计划好的,所以我们所做的就是正常开幕和展出。

“WHO AM I”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


北京确实是因疫情受到了影响。今天的展览原本计划3月7日开幕,却调整到了3月14日即今天开幕,延迟一个星期。但展出作品和展览是半年多、一年前就计划好的,作品也早就运到了北京,只是布展而已。我们的想法是不一定希望多少人来,确实疫情状态下,人多了对大家的身体和安全都不是很好,所以我们原则上就尽量控制,把所有防护配套措施准备好,包括检测体温、做登记、人员限流等。

Q:观展限流人数是多少?
郑林在50人以内,当然希望同一时段就10个人左右,这个空间约700平米。我们更注重的是实体空间呈现以后,网络和微信平台的推送与介绍,我觉得这一点是更重要的。因为现在大家都在家里不出门。我们并不希望很多人来现场看,有些一定需要看现场的,来了我们可以接待,特别是打电话预约参观的。



“WHO AM I”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

Q:我注意到昨天798管委对园区内实行空间降租、免租的政策,这对画廊来说肯定是一个福音,您对此是怎么看?
郑林当然是好事!798主动地来支持和扶植我们这些画廊,知道这些画廊也是在疫情下确实都受到了影响,至少2月份、3月份想要有实际效果是不太可能的,包括销售上的收入也几乎是归零。

我说的是整体的行业状况。如果具体到唐人,画廊确实采取了一些措施,实行重奖,希望员工把销售的工作做的更细,更到位,所以我们还是有一部分销售的。同时,在销售上面我们可能针对藏家也会给更大的优惠,包括服务上面的优化。

Q:今天的展览没有一个展品是有展签的,是针对这次疫情期的展览这么做的,还是……?
郑林我们在北京的展览都是很少做展签,因为北京的空间太大了,和外面空间不一样。所以我们会有说明,有资料,也有微信的推送,因为很多来看展览的不一定是收藏家,更多的可能是艺术家和爱好者。今天的展览,藏家都会预约过来,艺术家都不在现场。

Q:上周美国股市熔断影响全球,您怎么看接下来艺术市场受到的冲击、影响和改变?
郑林这一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觉得全球经济肯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艺术市场同样会受到巨大冲击。美国股市大跌,这是正常的现象,股票到一定的高点以后自然要找一个理由,回到一个正常的需要的位置,由于疫情的原因,就有更好的理由能跌的更多一点。但是中国的疫情,感觉上就快要接近尾声了,而国外却越来越严重了。

Q:全球疫情这么严重,您在举办国际展览时,运输等相关领域受到怎样的影响?
郑林影响非常大。我们5月初本来要做俄罗斯小组的展览,展览的方案计划已经准备了一年多了,作品的运输也早就准备好了,现在据说一直就运不过来,至少要到5月中下旬才能,所以我们可能就这个展要耽搁一个月。现在空运价位是平常价位的3倍以上,所以我们正在考虑有什么办法能够代替。

另外,我们本来定在3月26日于曼谷开幕的陈彧君个展,钱和合同都完成了,但是因为文件报关的问题去不了。现在都是要快递,收到的批文都比较晚,定的运输都比较晚,最后好像据说要4月初才能到曼谷,所以先不得不把展览档期改成4月8日。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的展厅前台,工作人员在进行体温测试和人员登记

Q:这次展览属于在北京疫情期间率先开幕亮相画廊展,您会觉得这样做是否有些铤而走险?
郑林实际上没有啊。唐人画廊对员工已经是最大方的了,每年春节的时候,我们给员工放一个月的带薪带奖金的的长假。1月15日,我们就已经放假了,原本2月16日上班,因为疫情延迟至2月20日。员工回京后要隔离14天,所以真正复工上班是2月底。真正住在北京不需要隔离的工作人员,20日复工的也只有四五个。

这个展览原本是3月7日开幕,因为疫情已经推后一周,今天才开幕。我们开展前也得到了798管委会的同意,做好了各项防护措施,除了体温*、200个口罩、消毒液、登记册子等,所有进展厅的人员都要登记,测量体温,限制参观人流。再加上,现在进798艺术区就检查得很严格,来到画廊已经是第二次检测了,应该是安全的。

WHO AM I


由于疫情影响,798目前只有南门和751的北2门可以进入。曾经熙熙攘攘的大门与街道,依然保持着春节+疫情期间的空旷与冷清。




如今人迹稀少的798艺术区现场


平日的展览常常下午4、5点钟才会姗姗开幕,但由于出入园区的原因,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将本次开幕时间提前至下午2点到6点。此外,展厅前台安排了工作人员进行访客登记和测量体温,也算是开艺术展览之先河——此时,观看艺术仿佛也有了门槛,但这一门槛却无关精神与金钱,而是与人们的现实处境休戚相关。

“WHO AM I”,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厅外景


展厅中的访客并不多,人们好像还未从蛰伏中清醒过来。


“WHO AM I”开幕展览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

本次展览涵盖12位(组)艺术家,诸多都在全球艺术界享誉盛名,包括: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Elmgreen & Dragset)、欧文·沃姆(Erwin Wurm)、杰普·海因(Jeppe Hein)、约翰·希尔(John Seal)、卡尔·霍斯特·赫迪克(Karl Horst Hödicke)、凯瑟琳·安德鲁斯(Kathryn Andrews)、马蒂亚斯·维斯切尔(Matthias Weischer)、诺尔伯特·比斯基(Norbert Bisky)、彼得·德雷赫(Peter Dreher)、里纳斯·凡·德·维尔德(Rinus Van de Velde)和黎薇。

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Elmgreen & Dragset)《反向耶稣受难像》,着色铜像、高光漆不锈钢十字架,254 x 168 x 40 cm,2016,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览现场


在展厅正中央伫立的人类形象,象征了生命、虚空和死亡。在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的《反向耶稣受难像》中,死亡似乎是最明显的主题,它将耶稣受难的经典图像转化为一个普通男子的形象,他的身体被反向绑在十字架上,甚至令人联想到捆绑和服从的性游戏。表现耶稣十字架受难的动机也在卡尔·霍斯特·赫迪克1985年的一幅绘画中显现。这幅图像隐藏了人的身体,而仅仅通过被钉住的手上标志性的指甲和从中猛烈流出的血液,从而唤起了宗教概念。就像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的作品那样,这只手臂可能属于任何人,因此也提出了有关“死亡”的命题。

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Elmgreen & Dragset)的著名装置《梵高的耳朵》展出于纽约洛克菲勒中心,2016

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Elmgreen & Dragset)由两位艺术家组成。迈克尔·艾尔葛林,1961年生于丹麦哥本哈根;英格尔·德拉葛赛特,1969年生于挪威特隆赫姆,生活在德国柏林。他们于1995年开始共同创作,採取行为艺术、装置、雕塑、影像等多种手法,探讨当代社会的权力意义所在,与社会的崩坏。他们的作品中带有显而易见的幽默,却又富含艺术家试图自我颠覆的美学,错综往来于共谋和反抗之间。其不争的魅力与即时性,获得艺坛高度瞩目。

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Elmgreen & Dragset)作品《收藏家》, 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2009

艾尔葛林 & 德拉葛赛特的主要展出有“Van Gogh’s Ear”(洛克斐勒中心公共艺术基金,纽约,2016)、“Biography”(阿斯楚普费恩利现代艺术博物馆,奥斯陆/丹麦国立美术馆,哥本哈根,2014)、“Tomorrow”(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伦敦,2013)、The Fourth Plinth(特拉法加广场,伦敦,2012年)、“The Collectors”(丹麦及北欧馆,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2009)等。作品还曾在德国汉堡美术馆、德国巴特洪堡艺术中心第12届Blickachsen雕塑展、丹麦国立美术馆、丹麦奥尔胡斯现代艺术博物馆、美国达拉斯纳什雕塑中心、美国威斯康辛米尔沃奇雕塑园、英国伦敦白教堂画廊、法国巴黎旺多姆广场FIAC巴黎艺博会、法国巴黎贝浩登画廊、葡萄牙里斯本克里斯蒂娜·格拉当代艺术中心、法国尼斯阿尔松别墅等展出。2020年他们还将在丹麦奥斯陆方舟现代艺术博物馆、德国斯图加特艺术博物馆举办新的展览。

杰普·海因(Jeppe Hein)《我是谁,为什么是我,我要去哪里》,粉末涂层铝、氖管、双面镜、粉末涂层钢、变压器,100 x 100 x 10 cm,2017

杰普·海因(Jeppe Hein)《我是谁,为什么是我,我要去哪里》,粉末涂层铝、氖管、双面镜、粉末涂层钢、变压器,100 x 100 x 10 cm,2020,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览现场


有关生命永恒和死后余生的普世问题,似乎在杰普·海因(Jeppe Hein)的《我是谁,为什么是我,我要去哪里》中得到了更明确的阐释,这个霓虹灯盒的表面反射出观众,因此观众在面对这些问题时,也必须面对他们自己。

杰普·海因(Jeppe Hein)个展《唯一的出路》,丹麦哥本哈根Cisternerne,2018

杰普·海因(Jeppe Hein)个展《距离》,丹麦ARoS奥胡斯美术馆,2013

杰普·海因(Jeppe Hein,1974年生于丹麦哥本哈根,现生活在柏林和哥本哈根。他先后在全球几十个美术馆举办个展和群展,包括第58届国际艺术展-威尼斯双年展、德国沃尔夫斯堡艺术博物馆、德国宾根雕塑三年展、丹麦哥本哈根肯斯特尔夏洛滕堡、丹麦埃斯伯格艺术博物馆、图恩艺术博物馆、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纽约中央公园、美国迈阿密海滩公共项目水展馆、日本东京SCAI公园、中国昊美术馆、台湾富邦艺术基金会、韩国首尔天堂城艺术空间等。

▲ 欧文·沃姆(Erwin Wurm)《无题》,青铜,80 x 28 x 32 cm ,2018

这次展览中,欧文·沃姆(Erwin Wurm)展出了一个配有手臂和腿的舞蹈香肠,这使人类特征被更进一步抽象化,并将人类日常行为消解为滑稽活动。欧文·沃姆生于1954年,是世界知名的奥地利观念艺术家,曾代表奥地利参展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

欧文·沃姆(Erwin Wurm)《静静地站着,眺望地中海》,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2017

欧文·沃姆从20世纪80年代起开始推出他的雕塑概念,创造出令人惊叹的超现实画面和惊心动魄的荒诞情境,这些情境融合了其作品的几个重要方面,即作为艺术策略的悖论、怪诞、离奇、表演性、日常生活的转变和隔阂、恼怒、扭曲、对消费和过度的批判,以及对观看习惯和雕塑本身的不断质疑。他的作品被昆士兰美术馆、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现代艺术博物馆、奥地利布雷根茨美术馆、奥地利萨尔茨堡现代艺术博物馆、意大利罗马诺马斯基金会、瑞士圣加仑博物馆等收藏。

欧文·沃姆(Erwin Wurm)《冷水,愚人船》,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2017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聚光灯 2020-03-16 11:39:28

(接上)


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以雕塑装置作品而著名,这些装置扰乱了观众对时间和空间作为固定组织系统的感知,她从物理学和哲学中汲取灵感,创作出检验已知极限的作品。《移位槽(树)》(2018)探索了自然、生长、以及自然系统的主题,呈现了铜铸树枝和在铜制树干上生出的根。这棵树被系统化地分成八部分,这扰乱了它的逻辑和自然秩序。

▲ 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移位槽(树)》,青铜、铜,尺寸可变,2018

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移位槽(树)》,青铜、铜,尺寸可变,2020,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览现场

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1979年生于波兰卡托维兹,现生活在柏林。柯维德创作形式多样,包含雕塑、装置、摄影及录像等。基于其对天文、物理、哲学等领域的研究与兴趣,发展出独树一帜的理性极简美学。

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作品展出于威尼斯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2017

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作品“TUNNEL TELLER”展出于克莱恩庄园城堡,美国马萨诸塞州,2018

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个展“乍看之间”,巴塞罗那Blueproject基金会,西班牙,2018

柯维德在许多国际重要的艺术机构和艺术节举办过个展,包括2017年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顶层花园、丹麦奥尔胡斯阿洛斯三年展、德国威悉堡现代艺术博物馆、德国盖尔森基兴艺术博物馆、德国巴特洪堡艺术中心第12届Blickachsen雕塑展、意大利Gherdëina双年展、瑞士Haus Konstruktiv博物馆、法国奥利维耶·德布雷当代艺术中心、丹麦路易斯安那美术馆、丹麦夏洛滕堡艺术馆、美国达拉斯当代艺术博物馆、纽约苏格拉底雕塑公园、剑桥MIT李希特视觉艺术中心、格鲁吉亚国立丝绸美术馆。她的作品还在世界各地被众多公共机构和私人收藏。

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受邀为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创作项目“ParaPivot”,2019

阿丽佳·柯维德(Alicja Kwade)个展“格物致新”(ReReason),余德耀美术馆,上海,2017

黎薇作品《在很久很久以前》,呈现了6个举世闻名的人物的童年时期。他们都处在5-6岁,像普通的儿童一样在一起玩耍。黎薇截取了人类这种生物生命中最有各种可能性的时刻,在同一时空里把他们定格在一种唯一的可能性里。在现实世界中,他们都已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所有对他们的“盖棺定论”也已经成型。黎薇试图还原到他们还处在童年空白期的时候,在他们最初通过玩具认识世界的时候。历史事实和未知在这件作品里交替出现。

黎薇《在很久很久以前》,6个硅胶着色儿童、道具、沙发凳,尺寸可变,2019

黎薇《在很久很久以前》,6个硅胶着色儿童、道具、沙发凳,尺寸可变,2020,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览现场


黎薇,1981年生于北京,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第三工作室,现工作生活于北京。黎薇的作品引发了人们对其生活和经历的不断变化的周围环境的思考,提出了关于世界更广泛的社会文化和地缘政治结构的问题。

黎薇个展“英雄-ICU”,今日美术馆,北京,2011

黎薇《一件装饰品》参展英国曼城三年展,曼彻斯特大教堂,曼城,2014

黎薇曾在瑞士苏黎世里特伯格博物馆、德国米尔海姆美术馆、上海外滩美术馆、法国里尔艺术中心、英国曼彻斯特大教堂、瑞士文化基金会、广东美术馆、红砖美术馆、佩斯北京、今日美术馆、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杨画廊等举办展览,作品展出于“曼城三年展——天下无事”、2012 “第四届广州三年展主题展”,并入围2013 “首届HUGO BOSS亚洲艺术大奖—中国新锐艺术家”。


黎薇《Hi》,瑞⼠⾥特伯格博物馆,苏黎世,2019

诺尔伯特·比斯基(Norbert Bisky)的大型绘画《三难困境》的概念出发点是一种包含了三个死胡同的冲突情形,它聚焦于现代社会中表现出破坏、暴力和混乱的棘手问题。动态的构成展现了一个复杂的参考和关联网络,它们由当前事件构成,因此成为我们这个看似脱节的世界的快照。

诺尔伯特·比斯基《三难困境(三联)》,布面油画,300 x 750 cm,2017

诺尔伯特·比斯基(Norbert Bisky)《三难困境(三联)》,布面油画,300 x 750 cm,2020,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览现场


诺尔伯特·比斯基(Norbert Bisky),1970年生于德国莱比锡,现生活工作在柏林。作品展出于德国德累斯顿美术馆、德国雷克林豪森美术馆、瑞士巴登兰马特博物馆、瑞士伯尔尼美术馆、德国波茨坦舍宁根别墅、德国圣马太基金会、德国慕尼黑凯特瑞艺术中心、拉脱维亚国家艺术博物馆、伦敦国王画廊、法国尼斯阿尔松别墅等。

诺尔伯特·比斯基(Norbert Bisky)个展“三难困境”,国王画廊,柏林,2017

虚空派的概念和时间流逝之感在彼得·德雷赫(Peter Dreher)的“银碗”系列里迫切地显现,艺术家每天都会绘制一只银碗。这是一首关于片刻、优雅、静谧的尊严之诗。这些词也恰当地描述了艺术家自己。

彼得·德雷赫(Peter Dreher)《“银碗”系列》,布面油画,25 x 20 cm,2012

彼得·德雷赫(Peter Dreher)《“银碗”系列》,布面油画,25 x 20 cm,2020,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览现场


彼得·德雷赫将简单、具体和平淡的事物转化为独特和永恒,他创造了一种类型和拓扑学。彼得·德雷赫是留白的大师——他揭示出本质的、不可缺少的东西。这种清晰性就像一个精炼的过程,使认知成为可能。

彼得·德雷赫(Peter Dreher)作品 “Day By Day Good Day”展出于白立方,伦敦,2019

彼得·德雷赫(Peter Dreher),1932年生于德国曼海姆,现生活工作在柏林。他先后在德国波恩美术馆、德国杜尔巴赫当代艺术博物馆、瑞士索洛图恩博物馆、美国犹太人当代艺术博物馆、意大利威尼斯海关大楼皮诺基金会、德国弗莱堡亚历山大·伯尔克艺术中心,法国赫尔夫·比兹画廊、柏林王国画廊、伦敦王国画廊、德国波鸿情景艺术中心等举办展览。

约翰·希尔(John Seal)《世界在等我们IV》,椴木上油画,122 x 107 x 5 cm,2017

▲ 约翰·希尔(John Seal)《世界在等我们IV》等作品,2020,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览现场

对于当代绘画来说,一只水果盘似乎是一个有点呆板的主题,但对约翰·希尔(John Seal)而言,它却象征着丰富的感官、令人陶醉的视觉享受、全球传播(商品和图像)和难以捉摸的科学成就。它指向了绘画的永恒范畴,并透过日常平凡的棱镜,召唤出一种非凡的视觉体验效果——这些水果因看上去过于完美而失真,因此成为了纯粹的幻想。

约翰·希尔(John Seal ,1971年生于美国西雅图,现生活工作在洛杉矶。作品先后于国王画廊(伦敦)、乔希·莱利画廊(伦敦)、国王画廊(柏林)、356 Mission(洛杉矶)、全新画廊(米兰)等展出。

约翰·希尔(John Seal)个展“更好明天的噩梦”,国王画廊,伦敦,2020

卡尔·霍斯特·赫迪克(Karl Horst Hödicke,1938年生于德国纽伦堡。思考赫迪克绘画中的主题是很重要的,即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柏林产生的变化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如果柏林城本身就是历史的体现,那么赫迪克的画面不仅呈现了一个复杂的、重叠的替代性艺术历史和审美时间的结构,同时也表现了对政治、社会、经济的历史不断变化的本质的主观反应。赫迪克曾先后于纽约、柏林、伦敦、巴黎等地举办展览。

卡尔·霍斯特·赫迪克克(Karl Horst Hödicke)《波茨坦大街》,布面丙烯,154 x 189 cm,1977



▲ 卡尔·霍斯特·赫迪克克(Karl Horst Hödicke)的作品,2020,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览现场


凯瑟琳·安德鲁斯(Kathryn Andrews)使用经典图像——如“阳光少女”的商标图案,这个受欢迎的美国葡萄干品牌商标已牢固地植根于(美国)视觉记忆之中——但将它们还原到它们最基本的特征,从而剥夺了它们所有生动的元素。安德鲁斯将这些元素与水果的真实图像结合起来,从而质疑了关于女性生育力和表现性的概念。

凯瑟琳·安德鲁斯《图提芙蒂现代(阳光少女)》,铝,玻璃,墨水,纸,111.8 x 111.8 x 5.1 cm,2019

▲ 凯瑟琳·安德鲁斯(Kathryn Andrews)的作品,2020,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展览现场

凯瑟琳·安德鲁斯(Kathryn Andrews,1973年生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现生活工作在洛杉矶。近年来作品展出于美国劳德代尔堡NSU艺术博物馆、美国达拉斯仓库展览中心、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美国米尔斯学院艺术博物馆、美国伊莱和埃德斯·布洛德艺术博物馆、纽约哈尔西·麦凯画廊、洛杉矶马西亚诺艺术基金会、达拉斯纳什雕塑中心、纽约高线公园、上海余德耀美术馆等地。

凯瑟琳·安德鲁斯(Kathryn Andrews)个展“SPECIAL MEAT OCCASIONAL DRINK”,德国路德维希煤炭博物馆,科隆,2013

里纳斯·凡·德·维尔德(Rinus Van de Velde)和马蒂亚斯·维斯切尔在作品中对人类生活空间展开探索。维斯切尔创造了看似琐碎的室内空间图像,这些空间反映了人类的生活境况,毕竟,个人空间将不可避免地揭示出对居住者内心活动的洞察。

马蒂亚斯·维斯切尔(Matthias Weischer)《公寓 2》,布面油画,66.3 x 103.5 x 3 cm,2019


马蒂亚斯·维斯切尔(Matthias Weischer),1973年生于德国威斯特法伦州埃森市,现生活在德国莱比锡。马蒂亚斯的作品先后展出于德国慕尼黑艺术馆、德国瓦伦多夫利斯伯恩博物馆、德国莱比锡印刷博物馆、德国本特拉格修道院博物馆、德国柏林国王画廊、德国ASPN画廊、克罗地亚美术家协会等。

里纳斯·凡·德·维尔德(Rinus Van de Velde)《在我工作室后面的黑暗小巷里》,布面碳笔,175 x 280 cm,2017

里纳斯·凡·德·维尔德的绘画受到了《丁丁历险记》漫画系列的启发,但他将灵感带入到其个人实践领域,描绘了他工作室后面的小巷——在此,艺术家的另一个自我被一个收藏家所绑架。作品的场景实际上是一部电影,它揭示了凡·德·维尔德作品的叙事特征。

维尔德个展“DONOGOO TONKA”,比利时S.M.A.K,根特,2016

里纳斯·凡·德·维尔德(Rinus Van de Velde),1983年生于比利时鲁汶,现生活在安特卫普。他的作品展览于比利时安特卫普当代艺术博物馆、德国盖尔森基兴艺术博物馆、西班牙马拉加当代艺术中心、德国埃尔兰根艺术宫、挪威Baerum Kulturhus、比利时Tim van Laere画廊、美国洛杉矶尼诺·米尔画廊、德国国王画廊、英国海沃德画廊、希腊雅典Breeder画廊、东京国王画廊、北京KWM艺术中心等。


持续工作的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事实上,在本次北京空间展览之前,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在疫情期间始终保持着生命的活力与工作的持续性。就如郑林曾在采访中说到,“鼓励、动员销售团队实现新的销售业绩,这是更大的可能性。并不代表疫情来了生意就不能做了,而是做什么样的生意,怎么去做。”

“WHO AM I”,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北京,2020年3月14日


因而,无论是在北京、香港、纽约、曼谷还是日内瓦,唐人的身影始终活跃于展览空间或博览会之中,按照既定的展览计划稳步推进。

“WHO AM I”海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一号空间),北京,2020年3月14日




2020 年 3 月 19 日于香港空间推出 2020 年度重点群展“地缘间的回音”,展出七位享誉国际的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包括赫利·多诺(Heri Dono)、恩唐·维哈尔索(Entang Wiharso)、萨卡琳·克鲁昂 (Sakarin Krue-On)、罗德尔·塔帕雅(Rodel Tapaya)、陈丹⻘、秦琦及赵赵。此展览方案原为 2020 年度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订做,因展会取消而移师香港画廊空间。

▲ “地缘间的回音”,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2020 年 3 月 19 日




2020年3月5日至8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参展纽约“2020军械库艺博会 (The Armory Show)”。在纽约94码头的现场,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重磅呈现了艺术家阿岱尔 • 阿贝德赛梅(Adel Abdessemed)、伍伟、赵赵的作品。这是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6次参展纽约军械库艺博会。

▲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参展纽约“2020军械库艺博会 (The Armory Show)”,2020年3月5日至8日




2020年2月13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推出艺术家封岩的同名个展“封岩”。这是艺术家在香港的首次个展,也是近年来的重要个展,展出其极具代表性的“迷幻的竹子”、“唐陵深草”、“绘画”、“纪念碑”等系列作品14件。

▲ 封岩个展,2020年2月13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空间




2020 年 2 月 12 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于曼谷空间推出著名菲律宾艺术家罗尔丹·马诺克·文图拉(Roldan Manok Ventura)个展“超越清晰”(Transcending Clarity),由米开拉·塞纳(Michela Sena)担任策展人。

▲ 罗尔丹·马诺克·文图拉(Roldan Manok Ventura)个展“超越清晰”(Transcending Clarity),2020年2月12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曼谷空间




2020年1月29日至2月2日,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参加2020年日内瓦艺术博览会(artgenève)。呈现了蔡磊、陈丹青、黄一山、申玲、尹朝阳、赵赵、郑国谷、朱金石、阿岱尔 • 阿贝德赛梅(Adel Abdessemed)、乔纳斯•伯格特(Jonas Burgert)10位艺术家的作品亮相。

▲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参加2020年日内瓦艺术博览会(artgenève),2020年1月29日至2月2日


部分图文来源于“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官方公众号
(凤凰艺术 独家报道 采访/Sophie 撰文 责编/dbk)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