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雨:“老曹家没福,生了个丫头”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83   最后更新:2019/10/25 16:21:40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10-25 16:21:40

来源:绝对艺术  文:王宗亮


“老曹家没福,生了个丫头”这是曹雨的父亲在她降生后讲的第一句话。曹雨出生在父亲话语的冰冷“马槽”中,而这样的失望几乎伴随了她的成长,当然,还有她与“父亲”从未停歇的对抗。

曹雨三个月时的照片 1988年


在人类社会里,那些在自己的职业、专业上,为艺术疯魔而成活的人;那些极具野性和活力的人,一旦落入现实生活的口袋,就会显得泯然众人矣,甚至看上去远不如普通人能量旺盛。初见曹雨,其言谈举止谨慎而客气,甚至稍显钝感。你完全不能将她和她大胆而疯狂的创作,以及那些惊人的公开语录联系到一块儿。


2016年开始,曹雨在毕业展上脱颖而出,与国际画廊签约、被业内聚焦、被媒体追逐,收获爱情、被众人关注、议论……有人说她用力过猛,有人说她善于经营和包装,当然,更多是来自客观和实在的、专业性的肯定与支持,这让她在艺术事业上变得出类拔萃,在近两年的寒冬中强势上升。如同几年前那些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横空出世的新锐力量们一样,曹雨亦无可避免的被过度消费了。我想,这是因为在年轻力量沉寂已久后,大家依然忍不住侧目这些破茧”的能量。

第十二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颁奖现场 2018年

天使是中性、温和、恒定的,而魔鬼魅惑又极富侵略性,在沉闷且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后者往往更加迷人。


我无意说曹雨是后者,就连“水蛇腰”和“大长腿”,这些女性引以为傲的因素都被她放在了创作的语境里,所以,我认为她除了在艺术上的表现,实在完全不具备魔鬼的任何魅力我们的交谈从生活开始,因为媒体铺天盖地的重复内容报道,我把希望之注压在艺术家更为丰富的生活细节中,但我再一次失望了,不但没有收获到我想象中曹雨蹿红后对于生活的要求和爱好罗列的表达,相反,听到最多的,就是她对时下生活价值观的质疑甚至批判:她不懂大多数女孩子为什么一定要通过购物、趴体、玩乐、追星、酗酒等等一些列荷尔蒙的外化表现,来证明自己是年轻人。


一个更具体的例子,她甚至对时尚界的包儿文化也嗤之以鼻(当时我们聊天的环境中,恰巧陷落在许多挎包组成的装饰里,略显戏剧性),她说:优雅与惺惺作态令我乏味,冒险的事会让我激情四射。”;一个更直观的例子,为了“贯彻”粉碎“优雅与惺惺作态”的态度,曹雨在她鲜为国内媒体知悉的最新瑞士个展“尤物/Femme Fatale”(麦勒画廊·卢森)的一组名为《尤物》的系列作品上,将富有古典、优美,装饰性极强的油画框内,填入了极具挑衅和值得玩味的图像——以女性主观视角,去审美、审视男性身体与性别权利意识的异化。

曹雨2019年瑞士个展“尤物/Femme Fatale”展览现场(麦勒画廊·卢森)

曹雨2019年瑞士个展“尤物/Femme Fatale”展览现场(麦勒画廊·卢森)

尤物Femme Fatale C-Print,油画框 250×140cm 2019

(此系列作品局部经马赛克技术处理,原作无)


奢华的金色画框中并非贵妇或女人体,而是来自不同年龄段与身份等级,处于不同场景中小便的男性。他们的私密行为被艺术家强行介入,记录下来。他们对着展厅与观众,扑面而来。画面中的形象不是供男性养眼的丰乳肥臀的性感“ 尤物”。社会不同阶层的男性,在此时成为被艺术家( 女性)观赏的“ 尤物”。身份各异的男性面对艺术家突如其来的拍摄,有的镇定自若,傲气十足 似乎某些上流社会的人撒尿都喜欢被仰视,而有的破口大骂,凶神恶煞,也有的低头游走于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城市中, 对未来迷茫而困惑。

曹雨近照 2019 (摄影:Philippe Le Berre)


我很少相信,有人能真的在时下排蔽物质文化洪流,也对声称反对主流的叛逆之人报以审慎和观察的态度,但看着曹雨真挚的眼神,虽然她两者都占,至少在那一刻我还是有被打动的。所以,在后来的沟通中,当她不假思索地拒绝出现在女性选题策划里时,我也似乎提前有了心理准备;还有“宝妈”身份,也被一并回绝。

曹雨画自己的儿子 2014年


曹雨和“小情人们” 2018年

曹雨真的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吗?首先她并不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

没有酒、咖啡或茶,挨过曹雨坚持要点的苏打水之三巡过后,她才逐渐松弛下来,开始进一步展现她的语言天赋,在将近两个小时的采访里侃侃而谈、金句频频、从不断片,令我一扫之前的忐忑。特别是在我认真看过她于第12AAC上获奖感言的视频后,我无法再绷着严肃的神经,忍不住悄悄在微信上和朋友打趣:曹雨即使不做现在的艺术,也会是一个优秀的二人转选手、脱口秀演员,网红教师。

在坚定的走上职业艺术家道路之前,曹雨确实在北京某名校经历了短暂的教师生涯。

曹雨工作照 2017冬


当然,结局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一位躁动和极具爆发力的艺术天才,毅然决然地辞去令多数人艳羡的、稳定、体面的工作,但当你深入了解她的成长历程后,才发现她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并不让人意外,这甚至如同她的作品一样,看似风牛马不相及的各系列、各类材质形式,本质上却是一脉相承的。

曹雨工作照 2018年


时间回溯


生于1980年代的曹雨,在少年时期也早早被父母要求学习各类课外兴趣爱好特长班,音乐、舞蹈、绘画……样样来,但不得不说,这个我们现在认为是负担的被动选择,在那个个人获取信息还没那么便利的时代,确实帮助了很多人发现自己。

曹雨5岁 1993年


年少的曹雨被绘画吸引了,这一画就到了高中。

无论是升学考试还是大学毕业时期,都是许多人究竟能将爱好成为专业、职业,还是至此沦为业余爱好者、票友的分水岭,至少在现下环境来看,这一点是无解的,学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从小要强的曹雨在学业和专业上格外努力刻苦,在对高等院校的选择上也非常坚定。

曹雨9岁在画室 下排右二 1997年

这里需要退一步解释一下从小要强,曹雨过早就暴露了自己定型般清晰的性格特点,离经叛道那是后话,但她一直以来就是父母老师口中好高骛远,从不令人省心的野丫头,没有乖巧的性格和符合长辈喜恶的外在行为表现,这让对下一代充满希冀的父亲大为不满,最为要命的是,曹雨自曝她的父亲是典型的重男轻女,而她的母亲当时又恰好在计划生育办公室工作。无法得到儿子的绝望父亲,加上一个不那么称心如意的闺女,这样的组合,直接导致了与父亲、与权威的对抗充斥了她的童年和成长历程。我有一件作品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就是《一切皆被抛向脑后》。其实那件作品开篇第一句话就是我爸说的,他说咱家没福气,生了个丫头,让我抬不起头来。

一切皆被抛向脑后Ⅰ Everything is Left BehindⅠ 画布,头发(艺术家本人的) 135×90cm 2019(此为持续进行的系列作品)


画布上的内容呈现从艺术家出生伊始便开始的来自于他人口中对其的评判。这些普世价值观,被按照成长的时间线索, 伴时间流逝而脱落的长发,以文字形式一笔一划呈现出来。 文字中隐藏了诸如家人或外界对一个女孩的刻薄之词或性别歧视。 如苛责的来源于开篇首句已道明。 文中的“ 曹雨” 们从小家庭关系失衡为起始, 社会的权利结构亦不言自明。柔软发丝化为坚硬画笔, 锋利刀刻般的僵直线条来自于锐利与柔软的较量, 集暴力的出发者与隐忍者为一体。作品如连续剧般延续, 时间不间断流逝, 全文亦没有被标点符号所停顿, 致人在连续阅读至末尾时如众声合鸣。


布内容文本:

哎 咱家没福生了个丫头

这孩子不好看鼻子太扁了

我们单位老吴家又生了个男孩儿

我都感觉抬不起头来 怕人家瞧不起

一个丫头家的办什么百天宴

拉屎是芝麻酱 撒尿是香油

一点小事就哭 哭巴精

你是我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这个小丫头没点女孩样 太淘气了

再不听话就不要你了

谁让你顶嘴的 我从来没敢和你姥姥顶过嘴

老曹家闺女挺聪明啊

爸妈过日子不就为了你过呢吗

数你最大净出馊主意 带头干坏事

曹雨长这两条大长腿为什么跳舞反倒这么难看呢

这小丫头唱歌好听可以让她以后学音乐

啥好东西到她手里肯定坏

你怎么专门和她玩呢 她学习又不好

大家都入团员 就她不入搞特例

这个孩子偏科啊 而且不太合群

吃饭比吃药还难吃吗 祖宗

……

一切皆被抛向脑后Ⅱ、Ⅲ、Ⅳ Everything is Left Behind Ⅰ、Ⅱ、Ⅲ、Ⅳ画布,头发(艺术家本人的) 135×90cm 2019(此为持续进行的系列作品)


难以想象她年幼的生活体验和长大后明白一切的心路历程,但在彼时本就叛逆力量最强烈的年纪,曹雨的坚定理所应当的获胜了、并一路过关斩将:没有哪一步选择,遂了父母和身边人的心愿。


原生家庭和成长环境因素的外力刺激(虽然是阻碍),反而令性格强悍的曹雨更加如虎添翼,在那个只认清华北大的年代和外省小镇,她再次做出了令当时身边所有人都不解的迷之操作坚定地选择报考还不为身边人所熟知的中央美术学院。


想要画得更好,当然要去最高学府,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好诧异的!,面对如果承诺选择大学即能获得高额奖学金、成为学校荣誉者的诱惑条件,曹雨依然若无其事地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当然,这样的行为几乎彻底激怒了校长。煮熟的鸭子飞了,曹雨的家庭认为本有能力择优而就的她,做出这样的选择无疑是作死,更重要的是,这样的选择还是不能让家里省心或感到一丝骄傲。

曹雨高三的一次模拟考试成绩单 2005年


即使,因为成绩过于优秀,曹雨的高中母校最后仍然佯装她考入了清大学,并大肆在学校宣传,拉横幅,登报纸。

中央美院本科新生 曹雨入学报到 2006年

对于尤其具有毅力、才华、坚韧性格的人来说,选择似乎就意味着实现,应届顺利进入央美校园后的曹雨,不但没能马上打脸那些等着看她笑话的人,反而很快又面临抉择。虽然此前一路有坎坷、阻力,最终获得阶段性的自我实现,但这一次她正式陷入了来自专业上的困惑,仅一年对专业的接触就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就像曹雨并非不修边幅才选择远离优雅和时尚一样,以优异成绩考上央美的曹雨,在业务上断然没有问题,而是她的内心又向她发出了诘问,传统形式的绘画,从教学课程到实践创作,都让她觉得这与她对艺术家的想象渐行渐远。

考前创作(四十分钟) 2004年

考前速写 2004年

曹雨考前素描 2005年

曹雨考前油画 2005年


离开绘画后,曹雨被雕塑吸引,但与男生在体力和精力上的差距,让她在制作环节非常窘迫,被木雕电锯烫伤胳膊,石雕锤砸伤手指……付出了数倍的体力,只得到了极低效率收获的情况,这让曹雨开始反思自己的出路。更为糟糕的是,进入大学后,专业上连续的困顿与停滞,让她的校园生活也开始变得迷茫、混沌,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识人不善,第一次觉得无所事事、无所适从……浑浑噩噩的状态几近使她走入谷底。但经过一段时间过后,曹雨很快警觉,再一次,能作嬗变的她对自己的专业大刀阔斧地进行改变——这是她自认为的另一个性格特点,特别善于阶段性总结和调整方向。

曹雨本科毕业展 2010年


我认为这也是曹雨可怕的地方,坚定却不固执,不轻易给自己设限、定型、设置终点。

硕士一年级泥塑头像 2012年


时至今日,经历了一切的曹雨已经找到了她擅长的创作方式,她用尽可能短暂和压缩化的时间,经历了生活与事业的种种,并找到自己现在所处的方向和位置。所以,突出重围赢得瞩目,恐怕也早已在过往和抉择中埋下伏笔。


不死Undead 大理石,鲜肉 143 x 60 x 60cm 2017


压夹在大石块中间那片每日更换的鲜肉, 你无论何时看到它,永远都是饱满的鲜活状态, 似乎同大理石一样永恒。这既美好又残酷的鲜活状态, 何尝不是我们的生命状态?


智者认为,每个人的一生都源于自己的选择;哲人认为,命运选择了人,我们所做的一切在冥冥之中已有定数。而在曹雨身上,我看到了她穿梭于命运与选择之间,灵活、凌厉地确定着前进方向,无负过往、无畏将来。


无论外界如何评价,曹雨依然在她声称索然无味的日常生活中,一头扎进了自己为之冒险的事业里。

曹雨为爸爸画的肖像 2009年(我父亲曾一直想要一幅肖像画,他说:“供你读了几年中央美院,也没见你给我画一张很像我的油画。”)



后来你与父亲和解了吗?

我现在是他的骄傲,他从心底佩服我。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