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琨:泛灵世界与想象力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198   最后更新:2019/09/24 11:13:51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19-09-24 11:13:51

来源:时尚芭莎艺术  刘家嘉


宋琨《天真者》,布面油画、亚克力水珠、亚克力罩,40×30cm,2019年 ©“写真·女体”,SSSSART,上海,中国,2019年


宋琨被认为是今天中国最具代表性的70后艺术家之一。通过对社会现实、人类身体与潜在情感的挖掘,她以非常规的叙事方式穿越于现实与超现实层面,不断探索着艺术的新维度。


折叠的时代,内蒙古与北京

艺术家宋琨 ©宋琨


宋琨的故乡在内蒙古。十几年前,那里改变的不仅仅是生产方式,随之流逝的还有蒙汉共通后的民族性。农乡山寨城市,汉人同化蒙人,重型机械与自然主义游牧文化的杂合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宋琨《两个内蒙古朋克–昔珈》,布面油画,65×45cm,2010年 ©“宋琨:千吻之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2年

宋琨《两个内蒙古朋克-小龙》,布面油画,65×45cm,2010年 ©“宋琨:千吻之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2年


在这样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人与集体、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反复解构与重建变得稀疏平常。2012年,宋琨创作了《千吻之深》,透过捕捉描绘现实生活中的形象、真实或超现实的瞬间,她展现出了个体瑰丽隐秘的私人世界对变化中的时代所特有的反映和关照。

宋琨《千吻之深No.4》,布面油画,45×65cm,2011年 ©“宋琨:千吻之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2年

宋琨《桃夜叉》,布面油画,45×65cm,2011年 ©“宋琨:千吻之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2年


无疑,宋琨在中国当代具象绘画领域是出色的。在现实主义绘画的基础上,她融入了冥想与内省的气质,并尝试将绘画语言与中国传统绘画笔墨及留白与空性的美学观相结合。其系列作品中,一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工业制造式的块面结构;另一方面,也有颇具曹衣带水风韵的衣褶,它们以一种别样而怪异的方式共存、融合。

宋琨《琴师》,布面油画,220×140cm,2011年 ©“宋琨:千吻之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2年

宋琨《污水冰山》,布面油画,45×65cm,2011年 ©“宋琨:千吻之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2年


宋琨画面上迷人的模糊与混乱,底色里包裹着一种温柔的反思。人物似乎具有内在的矛盾,同时又构成一个联合体,身份成为一个缓慢运动又趋于消逝的点。无法忽略的是,宋琨偏爱的视觉母题还有一些柔软而致命的生物体,它们与后现代的人类身体交缠,传达出了一种真实的生命状态和情感力量。

宋琨《淫谷女》,布面油画,45×60cm,2012年 ©宋琨个人网站

宋琨《乌有乡圣家族 No.3》,布面油画,45×65cm,2013年 ©宋琨个人网站


表演的时代,万物有灵的岛屿

宋琨《阿修罗No.3》,布面油画、水晶树脂,40×30cm,2015年 ©阿修罗净界:宋琨个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6年


宋琨在佛教的基本义理和工业社会的乖张、虚妄之间寻得了某种幽微的联系。2016年的作品《阿修罗净界》对佛教意象——阿修罗,做了后现代语境内的重新解读,通过揭示六道轮回中的人、神、兽在今天的异化形式,艺术家传达了一种对今天社会的文化状态和大众心理的深刻反思。

宋琨《贪婪蛇No.1》,布面油画,50×50cm,2015年 ©“阿修罗净界:宋琨个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6年

宋琨《贪婪蛇No.2》,布面油画,45×45cm,2015年 ©“阿修罗净界:宋琨个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6年

“阿修罗净界”的展览设计为一座岛屿,“岛”在宗教意义上具有多重意涵。岛屿之上,各类生物并举,琉璃净土和世间乱象两合,未来与现世共存。自2009年接受佛教义理之后,宋琨便一直在系统地使用宗教的基本观念来解释今天的魔幻现实。

宋琨《阿修罗No.2》,布面油画、树脂拼贴,40×30cm,2015年 ©“阿修罗净界:宋琨个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6年

宋琨《净土风景》,布面油画,140×360cm,2015年 ©“阿修罗净界:宋琨个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6年


对于宋琨来说,这是一个信仰需要慢慢确立的时代,在逐渐从以集体为中心转向以个人为中心的代际之间,每个人都成为了自己绝佳的表演者;而纯粹的真实存于历史经验之外,在阿修罗栖身的岛屿之上。

宋琨《珠宝鲤鱼》,布面油画,45×65cm,2011年 ©“宋琨:千吻之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2年

宋琨《阿修罗遗骨》,综合媒介,真人等大,2016年 ©“阿修罗净界:宋琨个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6年


然而,宋琨的目的还不仅如此,如果联系其同时期的作品《地藏六使者》便可更深刻地理解她的意图。那些“错位”在后现代社会的二次元文化、可被操控玩偶和贝类生物体被宋琨进行了重新组建,由此形成了更贴近她气质的独特样本。

宋琨《地藏六使者-大力使者》,布面油画、水晶树脂,220×140cm,2015年 ©“阿修罗净界:宋琨个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6年


后人类社会,赛博格空间

宋琨《泛灵净界生物体》(局部),手绘、透明材料、Led灯光装置,尺寸可变,2018年©“泛灵净界”,Cc艺术中心,上海,中国,2018年


宋琨在2018年创作的《泛灵净界》是对《阿修罗净界》的深化。“泛灵”在东方佛教中指的是空性,透露着一种“万法归一”的思想。“净界”是对“东方琉璃净土”的表达,宋琨使用了大量或透明或白色的材料,以展现一种形而上的“清洁”的净土世界。观者也可以捕捉到这样的线索:其艺术系统更为深入和缜密了。

宋琨《浪潮No.3》,布面油画,375×90cm,2018年 ©“泛灵净界”,Cc艺术中心,上海,中国,2018年

宋琨《浪潮No.1》,布面油画,375×90cm,2018年 ©“泛灵净界”,Cc艺术中心,上海,中国,2018年


另一方面,宋琨依然偏爱章鱼、水母、蛇等生命体作为图像母题。她没有创造新的符号,而是回到了我们族群记忆的最深处,重新启用了这些最为基础的符号。它们与赛博格身体并置后,便构成了栩栩如生的后人类社会的想象景观。

宋琨《泛灵净界-鲛人泣珠》(局部),身体装置及摄影,2019年 ©Evening 2019秋冬系列,上海时装周,2019年

宋琨《泛灵净界-鲛人泣珠》,2019年 ©Evening 2019秋冬系列,上海时装周,2019年


当我们回望这些符号时便会不由得发现,最深切的未来孕育于我们的历史之中。当然,问题是随之而来的,今天科学技术的革新源源不断地为赛博格的形象塑造提供着现实的技术依据。那么在科技发展的后人类时代,人类是否真的会成为赛博格,或是今天的我们已经成为了某种程度上的赛博格而不自知?

宋琨《被禁锢的身体No.2》,布面油画、假钻、镭射腰带、亚克力罩,65×45cm,2018年 ©“藏锋敛锐——具象绘画群展”,偏锋新艺术空间,北京,中国,2019年


20世纪赛博格理论最重要的发展者娜·哈维拉(Donna J. Haraway)曾精准地指出了赛博格语义之内的三种边界突破,分别是人与动物、有机体与机器、自然与非自然。宋琨的创作深刻地呼应了这些理念。

宋琨《赛博格身体》,布面油画,125×90cm,2018年

展览现场图片,2018年


宋琨2019年的部分新作来源于她在柏林女子监狱长达40天的驻留项目。那些基于现场生活的体验及部分囚犯的自述史料被她消解、重构并延伸为可以进行审美和想象力的部分。嵌入肉体隐形的捆绑结构影射了今天的身体被观看、检视和用于当代社会流程形制化的现实;身体分割错位的使用则与当下阶层分化冷漠机械化的社会现实暗合。

宋琨《资本咬合》,布面油画、假钻,直径为50cm,2019年 ©“写真·女体”,SSSSART,上海,中国,2019年


硬冷的铁链悬吊、无机的亚克力画罩以及迷幻的金属空间所透露着的锐利冰冷的气息都在提醒我们,那些关于特定的文化政治及与之相关的生态和语境所分割的身份现实。

宋琨《制造❤️》,布面油画、亚克力罩,直径为90cm,2019年 ©“写真·女体”,SSSSART,上海,中国,2019年


这样一种行诸于非主流阶层和后人类空间的方式无疑是艰涩而深切的。宋琨从不试图提供任何固定符号或观念,而是为命题“如何感受生活赋予的经验认知与丰富情感”不断提出现阶段时代的独立样本。


正在展出

展览:“IMBODY-写真·女体

展览日期:2019年9月20日-11月10日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3399号西岸营地办公区2号楼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