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圆圆:为了更好的讲述,为了被遗忘和被曲解的人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155   最后更新:2019/08/05 09:45:03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9-08-05 09:45:03

来源:艾可画廊


2019年3月,AIKE呈现了艺术家杨圆圆的个展《大连幻景》,完整呈现了这个为期2年的项目。展览展出了一出以大连近代史为背景,通过摄影、装置、影像与声音多个媒介勾勒了一场以城市为舞台背景的七幕剧。目前杨圆圆新作《相爱的柯比和史蒂芬》,正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群展“百物曲”展出,展期持续至8月25日。


以下为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对杨圆圆的采访。

©LUKA YUANYUAN YANG, By the Sea, 2018.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IKE Gallery.


杨圆圆,1989年出生于北京,2013年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并获摄影本科学位,目前工作居住在北京、旧金山或纽约。杨圆圆通过影像、摄影、艺术家书与表演等多种媒介实现视觉叙事。她的近期个展包括大连幻景AIKE,上海,中国,2019交错剧场,华美艺术协会456画廊,纽约,美国,2018间隔地带Modern Art Base, 上海,中国,2018在视线交错之处,上篇C-空间,北京,中国,2016


2017年,杨圆圆获得亚洲文化协会(Asian Cultural Council)纽约奖助金驻留项目,并于2018年在纽约Art in General进行半年的驻地。她也曾于国内外获得多项提名和奖项,包括:新锐摄影奖提名,2016华宇青年奖提名,2016兰州马丁· 帕尔谷仓摄影样书二等奖,2015法国阿尔勒摄影节作者书奖,2015英国Margenta: Flash Forward摄影奖,2013英国Bar-Tur摄影三等奖,2011


在本期「聚焦」(IN FOCUS)中,艺术家杨圆圆将带领我们走进她的两部最新创作,并与我们分享创作背后的故事。(以下简称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为:PF


我一直是用视觉在讲故事的人。通过创造真实与虚构共存的叙事,我为那些被遗忘、被静默和被误解的主题发声。

——杨圆圆


今年3月,杨圆圆终于将耗时两年完成的《大连幻景》,以展览的形式呈现了出来。展览现场摆放着摄影,文字和书,同时还展出了影像、装置,甚至专门搭建出一个小小的环形播放厅,用以凝聚作品本身的剧场感。

杨圆圆的大多数创作都带有很强的文学性,她钟爱将影像与写作杂糅在一起,编织出真实的幻象。从早期的《中间地带》到之后的《在克拉科夫的十日》和《在视线交错之处》,人与外界的关系,以及其中难以厘清的记忆持存和历史虚妄的关系,就构成她创作中的原点,一个无论她在创作道路上途径多少驿站都需要时时回望的归处。而每每当她完成社会调查般的资料搜集,并经由实地考察、探访将文本与物理空间重叠,那些被内部和外部经验所共同触发的思考脉络,就会在她的编辑下图文共谋地完成一次螺旋式的讲述。

©LUKA YUANYUAN YANG, Dalian Mirage, Installation View,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IKE Gallery.


是的,螺旋式的,而非单纯的线性。它更丰盈,更迫近于生活本身的事件,从起点到终点,既能完满地闭合成一个圆,同时也蕴含着巨大体量,交错出各种可能的故事。

在《大连幻景》的序幕中,杨圆圆写下这样的话:你见过那些在城市街道上一闪而过的幻影吗?那是在时空交叠的偶然时刻,我们留下的踪迹。我们可以自由穿梭在人类记忆的共同体中——无论是来自百年前的你曾祖母的回忆,或是昨日你上传到云端的夕阳照片——每一个来自现实世界的过去时刻,就是构成我们世界的幻景。


现在,杨圆圆创作《大连幻景》的旅程已经结束,但她与大连,亦或者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的关系,却以另一种形式延续着。此刻,她正身处于美国的旧金山,为一个名为《Esther》的作品奔忙。这一次她被美籍华裔女性先锋电影人伍锦霞(Esther Eng)迷住了,以伍锦霞的生活为线索,她穿越美国、古巴和香港,继而对其他海外华裔电影人、歌者、舞者和表演艺术家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和研究。

©LUKA YUANYUAN YANG,10 Days in Kraków, 2013-2014.

Courtesy of the artist.


而从2018年开始,一贯以摄影为主要创作媒介的杨圆圆,开启了自己的影像长篇创作。其中正在外滩美术馆参展的《相爱的柯比与史蒂芬》是她交出的第一份阶段性成果。影片通过细腻而亲密的视角,注视并记录了柯比与史蒂芬的日常生活。

92岁的柯比经历了旧金山华埠夜总会年代,是一名退役的舞者,74岁的史蒂芬经历了美国60年代反战运动,是一个从未实现电影梦的导演。两人晚年在舞池相爱,然而,除了对跳舞的热情,两人几乎没有其他共同点。他们恰如磁铁相斥的两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紧密关联。这个悖论仿佛爱情本身,将一切不合逻辑都变得可能。

©LUKA YUANYUAN YANG, A Letter Written in 1975 Drafting, 2016.

Courtesy of the artist.


PF在艾可画廊的个展中,你把整个空间改造成一个身临其境的装置,在那里你完成了一部7幕剧,展示了中国城市大连的不同形象。在整个展览中,不同的符号——螺旋、废墟、时钟——被巧妙地重复着。这些不同的符号在展览的语境中分别代表着什么?

杨圆圆我将艾可的空间分为两个部分:后台和主舞台。观众会先走进后台,我在这里展示了一系列照片,一件装置和一件名为《大连幻景:序言》的单频录像。从功能上来说,后台中的这些图像近乎戏剧中的场景和脚本,它们就像关于这部剧核心叙事的谜语及词汇

我希望在展厅中构建一个时空交叠的空间蒙太奇:这些旧照中的暗影静候着观众的仔细鉴别,跟随这些暗影,观众或许会跟随时光的罗盘来到不同的地点,与隐匿其中的人群相遇,与此同时,城市空间在不同时期的功能和性质也在这一过程中被体现。


©LUKA YUANYUAN YANG, Dalian Mirage: One Day, 2018-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IKE Gallery.


在这些图像中,螺旋和圆取自不同的建筑结构,并反复出现在整个展览空间静态及动态的图像中。在这个项目中,这两个形状被作为时间和历史的象征:岁月的流转看起来就像一个永恒的循环,一圈又一圈的轮回,看似相似,却从不相同。

展览的第二部分由名为《大连幻景:一天》的6频影像装置构成。这部影像通过一场发生在10个不同人物的散步展开,他们虽然身处不同的时空,但都会途径一系列独特的城市空间,诸如港口,楼梯,广场,酒店,街道和剧院。我希望带着观众和剧中的这10个人物在在一天内体验这座城市,以至近乎融入一个无尽的循环。


©LUKA YUANYUAN YANG, Dalian Mirage: One Day, 2018-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IKE Gallery.


PF你为什么选择大连?当你翻阅大连的影像档案时,是否有哪个瞬间或者对象打动了你?

杨圆圆 2016年末至2017年初是项目的初期阶段,我像仓鼠一样收集材料。整个研究涵盖了与大连历史相关的各种话题。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也是我在开始任何艺术创作前期必须进行的世界建构,就像建筑需要收集砖头来铺设基础结构。

在我的研究中,我对清冈卓行(Takayuki Kiyooka)尤其感兴趣。他是一个日本诗人和小说家。1922年出生在大连,当时大连还是日本的殖民地。直到1947年,他的青春都在这里度过。1969年,他的著作《洋槐树下的大连》获得了芥川文学奖。清冈卓行以他撰写大连生活而闻名,但不幸的是,这些故事在2017年以前从未在中国获得出版。

©LUKA YUANYUAN YANG, Meet Me at the Harbor, 2017-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IKE Gallery.


由于不懂日语,我花了很多时间寻找其作品的翻译片段,这些片段虽然只占他作品的一小部分,却深深打动了我,下面是我最难忘的片段之一:

在初老的年纪第一次体验到又期待又恐惧的心情,无论东京还是大连,似乎都是错的。1982年,清冈卓行终于重返了阔别35年的故乡后,写下了这段话。

事实上,被清冈卓行的复杂情感触动,也成为了《大连幻景》真正开端。此后,我基于10个人物故事构建了项目的核心叙事,这10个人物都与他们的家乡大连有着十分矛盾的关系。

©LUKA YUANYUAN YANG, Yamato Hotel in Lvshun, 2017-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IKE Gallery.


PF你的创作关注被遗忘的历史,为那些从公众记忆中抹去的主题发声。你一直很关心这一问题吗?还是某个特定时刻触发你去关注这一问题?

杨圆圆:我喜欢在跳蚤市场上收集照片,这影响了我早期的工作方式。继而,这种兴趣慢慢影响了我对许多事情的想法:公共与私人记忆之间的界限,图像生成技术的发展及其对人类与时空关系的影响,个人与集体记忆的联系……

大多数时候,我的艺术项目以研究和收集历史资料为出发点,在过程中围绕在具体地点的个体经验逐步展开。通过创造事实与虚构共存的叙事,我希望我的项目能挑战刻板而传统的历史阐释,从而为那些被遗忘、被静默和被误解的主题发声。

©LUKA YUANYUAN YANG, Squares, 2017-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IKE Gallery.


PF北京、上海、重庆、大连、阿雷格里港、克拉科夫……你浏览过许许多多的城市,有些地方停留得久一点,有些地方你只是匆匆路过。通常,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哪些事物是你首先想要了解的?你怎么看待或者形容你自身与你曾经为止创作的那些城市的关系?

杨圆圆尽管我在许多城市中都创作了作品,但它们的许多方面对我而言依旧是陌生的。如果问我对去过的城市的旅行推荐,我可能很难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清单。一个旅行者来到一个地点之后,他们通常会希望横向且全方位地探索一个地点;而对我而言,在迅速地做了常规的横扫之后,我的切入方式是纵向的,在探寻到几个重点之后,纵向下沉,有点像是土拨鼠。

©LUKA YUANYUAN YANG, Sea Level, 2017-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IKE Gallery.


PF跟我们说说,你是如何去到旧金山,又是如何找到史蒂芬与柯比的?

杨圆圆 2018年的4月,我在亚洲文化协会的支持下来到美国,进行为期半年的驻地与交流。在此期间我逐步展开了一个与华裔女性有关的项目。在搜集20世纪华埠夜总会中的女性舞者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柯比。

6月,一系列机缘巧合让我在拉斯维加斯的艳舞大会”(Burlesque Hall of Fame)与她相遇,并在之后的一周在旧金山第一次拜访了柯比与史蒂芬的家。打从踏入他们的家门,我就被那个充满色彩与图像的环境迷住了。

©LUKA YUANYUAN YANG+Carlo Nasisse, Coby and Stephen are in Love (Work-in-progress, 2019.

The production is supported by Tang Huanhuan and Rockbund Art Museu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其中,史蒂芬将风景照与柯比结合的照片尤其将我吸引,而他所说的那句在现实中,柯比是不可能同我一起爬山的。只有拼贴的世界中,她才可以伴我走到山顶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而在9月决定与搭档Carlo Nasisse一同拍摄这部电影时,这也是一条核心的视觉主线。


PF这部作品目前正在上海外滩美术馆参展,从现有的成果看,你拍摄这部影像的时候,你离史蒂芬与柯比的生活很近,在这种近距离地纪录与观看中,你有哪些特殊的感受?

百物曲

2019.6.22 - 8.25

上海外滩美术馆


杨圆圆:从去年开始,因为拍摄电影走上一段不可思议的旅程,我们相遇相识,并自此结伴同行,它既是电影,也是人生。这段同行的旅途像是一次四人的共舞。旅途中的许多感受在过去的创作中是从未体验过的。在电影拍摄的旅途中、柯比、史蒂芬、我与Carlo的人生都被带入了一个全新的篇章。

©LUKA YUANYUAN YANG+Carlo Nasisse, Coby and Stephen are in Love (Work-in-progress, 2019.

The production is supported by Tang Huanhuan and Rockbund Art Museu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PF我知道你一直对影像有兴趣,哪些艺术家或者电影人是你长期关注或者对这次创作产生影像的?


杨圆圆我在去年开始拍电影,这似乎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音乐与电影自14岁起就成为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在20岁之前最喜欢的几个导演、作家与音乐人,比如导演Jim Jarmusch, Agnes Varda与阿彼察邦,比如音乐人Tom WaitsDavid Bowie,比如作家Paul Auster至今也依然是对我影响最大的创作者。


PF从前,你一直强调你的创作是网状的,你像一个蜘蛛,将自己搜集的资料,整理吸收,然后吐丝编织成一张网,每一个细碎之处都可能营造出现在进行时的呈现,而非线性化地讲述,那么现在,当你使用更擅长线性化讲述故事的影像进行创作时,你创作的方式是否有所改变?


杨圆圆我觉得自己一直是用视觉在讲故事的人。我关心的问题始终与时间有关,而无论是使用摄影、艺术家书、影像装置、表演,还是如今拍摄电影,构成这些故事的元语言皆为图像与叙事。

©LUKA YUANYUAN YANG+Carlo Nasisse, Coby and Stephen are in Love (Work-in-progress, 2019.

The production is supported by Tang Huanhuan and Rockbund Art Museu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影像的剪辑和编辑艺术家书实际拥有许多共同之处,且主线索皆为线性叙事。但与静态图像不同的是,影像片段更像是一个个完整的时空胶囊,它包含来自一段时空的连贯的视觉与声音。纪录片的拍摄与人生的关系也更为紧密。

在过去的创作中,我时常在一个历史的深渊里探寻,大多数时候,人是不在场的。在去年开始拍摄电影之前,我从未在创作中与其他人这样贴近过。拍摄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我在成长,希望把故事讲好,并且还有许多东西要学习。

©LUKA YUANYUAN YANG+Carlo Nasisse, Coby and Stephen are in Love (Work-in-progress, 2019.

The production is supported by Tang Huanhuan and Rockbund Art Museu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关于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


作为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影像艺术平台、中国大陆最为国际化的艺博会,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在过去几年中,对亚洲艺术影像市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亦建立起关于艺术影像媒介最为权威和活跃的交流平台。影像上海保持开拓精神,聚焦国际前沿,以博物馆品质提供诸多版块的全新内容,为亚太藏家、观众和专业人士提供欣赏和发现影像艺术的最佳体验。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的参展画廊均通过严格甄选和精心策展,分布在核心 ( Main ) 和平台 ( Platform )两大版块,前者汇集了专注于现当代摄影的国际顶尖画廊,后者则是新兴艺术家和国际画廊的重要平台从教科书级别的艺术大师,到活跃在国际摄影和移动影像前沿的艺术新星,逾百位各个年龄层次的优秀艺术家的力作将济济一堂。博览会亦推出『在场』( Staged )、『洞见』(Insights )、『焦点』( Spotlight )、『对话』( Conversations )等精彩特展和公共项目版块。


今年,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将于920-22日,重新回归上海展览中心(919日位藏家预展)。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