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博一:现在我变成主流了,这是我目前最大的困境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22   最后更新:2019/08/01 11:49:19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9-08-01 11:49:19

来源:ARTLINKART  文:冯博一、虞盈盈


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中,拥有20多年策展经历的冯博一作为不可或缺的参与者,至今保持独立策展人的身份介入艺术。对外总是一副艺术圈“老炮”的姿态,嘴里不时地批评着关于当代艺术的问题,却掩盖不住他对艺术的热爱,倔强地坚守着心中对艺术的乌托邦式理想。

早期介入798,以激进和大胆的策展概念和方式为大家所知的冯博一,渐渐地成为主流策展人,在20多年间策划了多个国际型展览,他是否已经抛弃了其策展的先锋性?中国当代艺术行业问题乱象丛生,乐观主义的冯博一真的可以独善其身吗?面对全球视野下的当代艺术,作为策展人,如何将中西方艺术在一次展览做到真正的交流?青年艺术家、策展人面对未来更多的不确定和选择,冯博一给予怎样的建设性意见?

见面时,冯博一依然背着经年不换的帆布袋,笑声爽朗,和新闻报道中不一样的是,留了一段时间没有刮的胡子。


ART POWER 100:您以策展人的身份很早的时候便开始介入798,看着798从无到有,一步步发展到如今这样。现在坐在其中一间咖啡厅,您感想如何?

冯博一:是的,我介入的算比较早,东京画廊是第一个进驻的国外画廊,画廊开业做的第一个展览是我为其策划的“北京浮世绘”。陆陆续续又做很多展览,看着798慢慢形成的。中国当代艺术所谓的发展和变化,靠的是民间的力量。

ART POWER 100:比如说2003年艺术家黄锐和徐勇提出来”再造“798,使得业主七星集团与艺术家、艺术机构的矛盾爆发,798岌岌可危,后来通过大家的努力,798才能得以保留下来。

冯博一:是的,我们是其中的参与者。当代艺术90年代举步维艰,798开始兴起,陆陆续续成为一个艺术区,还是偏重当代。工作室很多,画廊和商店很少,生态挺好。我所说的状态好,指的是在北京除了故宫、颐和园等传统文化的地方,有一个新兴的艺术区,生机勃勃。条件有限甚至没有经费,反而有些展览很有意思。刚开始大家对艺术市场都没有概念,靠着艺术家和从业者带动,慢慢建立规则。

现在最可恶的是798的基础设施和管理,没有保护艺术家的工作,而是旅游化和商业化。真正撑起艺术区的艺术家工作室和画廊机构变得越来越少,变成了只有雄厚资金支持的机构才能在这里存活下来,成为了很混杂的地方。这是畸形的。

另一方面,虽然798变得越来越强大,但是对于独立策展人来说,策展空间却越来越小。


现在我变成主流了,这是我目前最大的困境


ART POWER 100:早期您在798策划过不少展览,并且是非常激进和大胆的。比如1998年的“生存痕迹”,2000年的“不合作方式”,2003年的“左手与右手”等,在关键时刻提出了非常恰当的概念, 并且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那么边缘性、先锋性对于现在的您来说是什么?

冯博一:依然是最关键的。无论是艺术家还是策展人,自我反省和实验性都特别的重要。乌镇展览有两个硬伤,第一是国内参展艺术家的作品水平普遍比国外艺术家相差一个等级。第二是策展上没有突破。虽然有不同的题目,我也有不同的解释,但是整体上来说就是把各地的艺术家集纳汇集,放在不同的地方。事实上在策展的思路上没有突破和意外。

艺术家或策展人都应该不断地突破。乌镇做完两届,没有突破是我需要反思的。作为策展人,要考虑到方方面面,要与之前的策展是不同的。“不合作方式”就是在恰当的时候提出恰当的概念。

我现在的处境是很多人找我,但是我现在反而变得被动,我接了一个项目,甲方有诉求,那么对我真正想做的东西就产生折扣。原来我是很主动,现在是被动的处境。如果没有反思,那就完了。

ART POWER 100:展览规模越大,先锋性必然会大打折扣?

冯博一:不一定是反比,而是一种现象。策展人或者艺术家应该相对的甘愿边缘,不迎合、不随波逐流。

我现在有点顺应主流了。这是我现在最大的困惑。


中国当代艺术的特点就是越限制越来劲。


ART POWER 100:虽然您这样说,但是从您做的事情和您对外接受的采访中。我作为一名观众,还是觉得您一直是抱着一个积极的态度,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

冯博一:没错,虽然有很多问题,但是我还是一直坚守,充满激情。从1993年开始编黑皮书,沿着这个脉络在尽力。我们这一批很多人稀里糊涂地变成策展人,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到现在还是抱有乌托邦的理想——通过艺术改变现实和社会,这是我一直坚守的动力。

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限制,无论哪里问题都会存在,我相信个体和不同的从业者一起努力,可以形成生态的发展和变化。人对社会有不同程度的贡献,这个社会以不同的方式给予你回报,通俗讲就是名利。但是,作为当代艺术家,应该履行基本社会职责和采取积极的态度。

ART POWER 100:说起艺术应该介入现实社会,年轻策展人做的东西过于温和,您这个年代的人因为时代的变革会比较偏向宏大叙述,同样比如西方战后艺术也会有同样的情怀。但是当年轻一代在表面相对温和的社会中成长,他们缺乏历史观,“私小说”性质的叙述成为了很多年轻艺术家的特点,也反映了当代社会年轻人的状态。作品变得很少介入社会,甚至晦涩难懂。

冯博一:50、60后艺术家强调宏大叙事,现在社会条件好又开放,反而会归宿到小我和私人化。实际上这正是系统中的问题。艺术家只关心自己身边的事,传递出来的信息让人难以进入,缺乏代入感。原因也许是他们缺乏对基本视觉语言的造型和控制能力,因此靠文本的堆砌来解释和弥补。实际上好的作品不需要其他的文字,因为视觉艺术家是用视觉语言来创作,他们不是哲学家和作家。

比如日本社会,过于平稳,没有激情和起伏。不像中国,充满了混杂和不确定性,从中引发的一些能量,就看艺术家怎么把社会能量转化为自我的创作资源来利用。艺术家不是单纯的自我欣赏和自娱自乐,艺术介入由人构成的现实社会很重要。

虽然有很多限制,但是中国当代艺术有一个特点,就是限制越多,越能迸发出更有活力和生命力的东西。现在条件好了,作品花费庞大,但是越来越显得空洞。这是个现象,但是每个人不一样。中国社会的丰富性和潜在引导的能量还是很强的。

ART POWER 100:那么80、90后艺术家面对这样的问题如何解决?

冯博一:现在仅仅简单的从个人本土生发出来的艺术是不够的,而需要和国际化有连接。互联网的普及社交,信息的传递、交流沟通越来越及时的今天,如果艺术家的创作还只是以在地性和本土性为主旨,是不够的,而是需要向外延展。实际上延展就是一种挑战——与不同的文化和系统进行交融。

全球化缩短了不同文化之间的距离。现在年轻人面临这样挑战,也许对未来更加迷茫,但事在人为,需要靠艺术家个人能量和对当代社会的敏感。艺术家的格局特别重要。怎么来思考你的生存环境和看待这个世界。如果你强调自己的平稳日子,那就没戏了。


现在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不中不西,不接地气。


ART POWER 100:您说到艺术全球化的问题,那么在今年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绝大多数的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呈现的是西方体系下的脉络。从传统导引出来的当代艺术作品非常少,是现在国内这样的艺术作品少还是您故意规避掉这些作品呢?

冯博一:这样的作品少。现在青年艺术家作品的偏向西方体系,但是做得又不地道。有的反而把传统的东西抛弃了,没有更好地利用。不中不西,不接地气。东方和西方系统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中国系统又是双层的,一方面是传统文化的文化资源和积淀,另一方面是1949年之后,改革开放70年的社会主义这一套。现在这些都可以变成艺术家创作资源的部分。传统文化的资源也不能作为一种负担来束缚你,这涉及到传统文化和现代化的连接点、激活点,还是一个转化的问题。

现在尴尬的是,年轻人对传统既不了解也没有兴趣,并且官方有意隔断。留学学到西方系统,也是表象的东西。看上去很西方,实际上很飘。我越来越感觉,东西根本无法结合。但是处在这个时代,这个问题不能回避。所以其实还是如何利用,这是中西最大的冲突。

年轻艺术家处于的背景选择余地大,十字路口更宽泛,于是艺术创作就变得更难了。以前的原始爆发力无法利用,在地资源也很难利用,因为中国已经是一个很混杂的环境。所以必须靠艺术家个人的力量去保持、转换和激活。

抱怨环境不好、家庭不好、时代不好,没用!

ART POWER 100:全球视野下的当代艺术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命题,全球化表现为一系列连锁经营的模式,即各种双年展。在邵亦杨撰写的《全球视野下的当代艺术》中写道:“这种全球化模式下的当代艺术展,一方面有可能给本地艺术家以机会,展示本土力量,为全球化带来新的活力,另一方面也有可能促进文化的单一性,掩盖真正的相互交流,变成全球性的新帝国主义。” 实际上您正是深耕此类展览非常多的策展人,比如首届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成都双年展、第六届深圳国际当代雕塑艺术展、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等等。面对这种现象,您能从您的角度谈谈这个问题吗?

冯博一:确实有这样的现象,我策划过的一个“两岸四地艺术交流计划”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这个计划中有一个1+1的概念,同地方的人以抓阄的方式配对,共同创作一个作品。从中验证到交流的三种形态:一个是能交流的不错,一个是勉强交流,第三就是完全不能交流。

同时也利用了“四地”的策展人资源,比如我作为大陆策展人,我去台湾策展,而台湾的策展人策划香港的展览,采取交叉策划展览的方式。另外,同一艺术家在不同的地方展览,因地制宜,根据不同地方的文化进行调整。避免形成单一的线性策展概念。

这是范围为两岸四地展览,以小见大,由此可以扩充到国际。我反对把几个国家的展览汇集到展厅,那是表面和浅层的文化交流。作为策展人或者艺术家,不能自娱自乐,多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加强这种交流,改变现行单一的模式。抱怨环境不好、家庭不好、时代不好,没用。最终还是落在个人的问题上面。


金钱没有对错,重要的是如何赚取和利用。


ART POWER 100:当下无论是艺博会持续增加,还是地产商和企业旗下的民营美术馆、大型空间在不断地建立,您是如何看待它们对艺术生态的影响?

冯博一: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美术馆和博物馆的概念,但是这无疑是必要的,国家应该有博物馆,这里面承载了人类文明的积累。后来,中国有了官方体制下的美术馆。现在私人的、民营美术馆是官方主流美术馆的强大补充。它拥有更大自由度和可能性,民营可以做得更丰富和活跃。

实际上,国内的民营美术馆比国外还是少很多。但并不意味着民营美术馆没有问题,比如为了赚钱。实际上金钱没有对错,它是个中性词,重要的是如何赚取和利用。民营美术馆对未来、社会还是起到贡献作用的。

比如明年三月底我会给合美术馆(顺德)做开馆大展。首先,顺德没有大型美术馆,本地人看展要跑深圳去,当代艺术文化资源和信息由中心城市向地方城市蔓延传播,对当地各方面都是好事。中国城乡资源,教育都不平衡。第二,能不能通过展览带动本地文化艺术的发展、生成和教育推广,是需要策展人考量的。同时要考虑到当地观众的接受度,任重道远吧。

ART POWER 100:比如今年“艺术北京”的初衷是要面向大众,但是展出的作品参差不齐,您认为公共艺术机构需要迎合大众吗?

冯博一:其实艺术机构、公共艺术机构不能迎合大众,而是引领大众。“艺术北京”立脚点与出发点就错了。应该做的是引领和提升。强调知识生产,怎么知识生产?除了学校,这些公共艺术机构和空间也是具备传播知识和教育的功能。


青年策展人未来可期。


ART POWER 100:您能给青年策展人一些意见吗?

冯博一:没有意见,他们比我们厉害。他们有开阔的视野又接受了专业的训练,而我们是边摸索边成长。他们在有专业的基础上并实践,很快会超过我们。虽然他们将受到更大的挑战,但是可能性依然很大。我们期待年轻策展人。

坚持、坚守、敏锐,格局要大,眼界应开放。

ART POWER 100:您选择艺术家底线是什么?

冯博一:先做人后做事,有些艺术家为人特cd,作品挺好,这种人我永不合作。这是我的方式。

·

文章来源于“ART POWER 100”微信公众平台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