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磊谈艺术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521   最后更新:2019/06/14 16:39:17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9-06-14 16:39:17

来源:博而励画廊


金正恩,2019,布面油画、透明树脂,200 x 188 cm

Kim Jong-un, 2019, Oil on canvas, PMMA, 200 x 188 cm

© 2019 颜磊 & 博而励画廊 Courtesy of the artist & Boers-Li Gallery


1.

我把我介入制作看作是多余的部分,所以我很多的工作就是尽量剔除作品的多余部分。


2.

利悟利公司是用来处理我个人的财务和税务等问题的,我是对自己不画画作为艺术形式感兴趣,对公司的行政形式并不感兴趣,策划人把这次展览的题目叫利悟利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名字很有达达的美学趣味。


3.

我不会去用知识解释艺术,也不会去用艺术解释知识的。

哒哒,2009,布面油画、透明树脂,200 x 150 cm

DaDa, 2009, Oil on canvas, PMMA, 200 x 150 cm

© 2019 颜磊 & 博而励画廊 Courtesy of the artist & Boers-Li Gallery


4.

我现在对艺术家的身份没兴趣了,当别人问起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时候,我总是很尴尬,而我是靠卖一些艺术品生活的,我就是在一个充满矛盾的现实里尽量使自己的存在更合乎情理。

我做过一个叫无限艺术的项目,是为了打开艺术和商品的界限,因为我认为凡是能看见的东西都是商品,就像你能看到的我的作品也会想到什么价格。


5.

当代艺术完全体现的是金钱和权力的意志,这是一个指鹿为马的时代。


6.

艺术和做其它的生意没什么不同,当代艺术更像制作奢侈品,营销手段也和经营一个品牌是一样的心理学。拥有艺术品并不能证明你的思想和趣味,我不喜欢收藏。

陈冠希,2019,布面油画、透明树脂,200 x 150 cm

Edison Chen, 2019, Oil on canvas, PMMA, 200 x 150 cm

© 2019 颜磊 & 博而励画廊 Courtesy of the artist & Boers-Li Gallery


7.

我不会幻想真的被人理解,因为我不要与人平等。


8.

我去过大众汽车厂一个展示生产过程的用于做公关活动的空间,如果你去到那里你也会喜欢的,但谈不上激动,那里有洁白的机器和空间,舒服的光线和温度,播放着巴赫的音乐,桌子摆着随便喝的香槟……就像是在一个治疗心理疾病的诊所里,你会感到被关怀,只不过那些台上的发言显得有些多余。


9.

我是对那些饱和的投入所带来的慷慨感兴趣,我对现代工业化生产的批判或者歌颂是没有意义的,我的反应是个人的,做艺术是基于个人,代表不了公共利益。

Ecstasy,2019,亚克力、综合材料,可插电,直径120cm

Ecstasy, 2019, PMMA, mixed media, could be plugged in with lights, diameter 120 cm

© 2019 颜磊 & 博而励画廊 Courtesy of the artist & Boers-Li Gallery


10.

是经验让我们遇到了那些图像,在我看来图像的存在和消失无非就是幻觉。


11.

真实在心里,现实没有真实。


12.

单纯的从装饰性来说,汽车漆是很漂亮的,而且比油画颜料的保持持久的时间长很多,随便一个什么东西只要喷上那么一层,都很漂亮。我如果对收藏有兴趣的话,首先会考虑自己的墙上直接挂一个崭新的“辉腾pheaton”的汽车门,因为我相信它所包含的工艺和智慧不比一张油画少。在卡塞尔大众汽车厂覆盖掉的那些画成为了一个新的现实,它是一个承载了复杂的历史的物件。


Ecstasy,2019,手工玻璃、综合材料,可插电,直径 100 cm

Ecstasy, 2019, Handmade glass, mixed media, could be plugged in with lights, diameter 100 cm

© 2019 颜磊 & 博而励画廊 Courtesy of the artist & Boers-Li Gallery


13.

没有什么不可以成为艺术的东西。挑战美术馆和专家接受的极限是好玩的事情。


14.

吃沙拉的时候我更喜欢用筷子。


15.

文字仅仅是一种工具,只要能让人读得出来就够了。

Ecstasy,2019,画布丝网,180 x 130 cm

Ecstasy, 2019, Silkscreen on canvas, 180 x 130 cm

© 2019 颜磊 & 博而励画廊 Courtesy of the artist & Boers-Li Gallery


16.

那些文字的概念就是能给人带来图像的想象。


17.

权力就像一个阴道,所有的人都在寻找它,对于哪的人来说都一样,游戏规则看起来是开放的,有人用的是嘴,有人用的是手,有人用的是肾功能……


18.

艺术不会比合乎情理的生活更高尚。

Ecstasy,2019,画布丝网,180 x 130 cm

Ecstasy, 2019, Silkscreen on canvas, 180 x 130 cm

© 2019 颜磊 & 博而励画廊 Courtesy of the artist & Boers-Li Gallery


正在展出


博而励北京 Boers-Li Gallery Beijing

颜磊:狂喜加剂量

2019.6.1 - 7.14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