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士明:今天,后来成了节日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302   最后更新:2019/03/28 13:49:25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19-03-28 13:49:25

来源:凤凰艺术



▲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展览现场


今天中午,在来北京的飞机上,我陷入回忆的僵局。想起跟山专这么多年的交情,以及近年来的疏远,实在是有些惆怅。


关于惆怅,去年春节我跟女儿讲,当你体会到惆怅你就长大了。女儿问,那什么是惆怅?我说就是“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女儿回答到,我们做数学题时都是这种感觉。

▲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展览现场,摄影:张颖


“吴的东西“,常常让我们有面对数学题的感觉,在这个画展上,我们就像中二学生逃了半个学期课后,面对数学老师留下的黑板。放眼望去,这些荒谬却又意味深长的“无用的真理“,让我们不明觉厉。

《土地 行李 旗帜》The Land the Luggage the Flag,2015,布面丙烯,200 x 300 cm

《括弧笔画(有限)》Bracketed Strokes (Limited),2016,布面丙烯,152 x 111.5 cm


我为什么会感到惆怅呢?因为这个展览的标题把我拉回到了十年前。2009年,我和刘畑在外滩三号做吴山专和英格的展览,准确地说,那是一次占领,把画廊占领,变成临时的“国际红色幽默俱乐部”。这个俱乐部的活动是一系列读书会,集体阅读吴山专的小说《今天下午停水》,每周读一两三篇。当时我选择文本的方法是在word文档中键入“今天”两个字进行搜索,就自然获得了所有章节篇目。其中最打动人心的一条,就是——“今天,后来成了节日”。


2009,到现在已经十年了。然而,对山专来说,这个展览的跨度是从1986直到今天。这是三十三年的自我反射、自我回收、自我注释和自我索隐。


2009年,卢杰讲过一句很棒的话。他说:“有些艺术家可以回顾,有些艺术家不能回顾”。吴山专当然是可以回顾的,甚至他始终保持在自我回顾和自我回收之中。也正因此,山专在工作中从来都拒绝怀旧,他从来拒绝一切形式的“往事与随想”。因为吴山专始终活在“今天”。对他来说,“今天是所有已经消失的今天的一个截面”。

《我看见星星》I See the Stars,2015,布面丙烯,130.4 x 130.4 cm

《透视中的谋杀》Murder in the Perspective,2014,布面丙烯,100 x 150 cm


2008年,在广东美术馆,在山专和英格第一个大型回顾展的开幕式上,我说山专是一位世界观的艺术家。这是那时我对艺术家的最高赞誉。一般说来,要想做世界观的艺术家,先得是一位world viewer。吴山专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关心着这个世界,关心“今天”,不止是因为所有今天后来都成了节日——在任何时候,当我们写下今天的日期,写下括号里的年月日,吴山专都会提醒我们另一种关心——别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这是个画展,要做一个world viewer,没有比绘画更好的方式了。因为绘画就是一个在平面上写写画画的事儿。吴山专的绘画观就印在这三张明信片上的三句话。

第一句是方法——“白色是形状,其余的是颜色”。

第二句是信仰——“如果有灵魂,它必须存在于二维之中”。

第三句是理由——“一幅画不是一个世界,但它可以隐藏几个世界”。

《一种描绘静物的方式本身就是一种意识形态》A Way to Paint Still Life is an Ideology Itself,2013,布面丙烯,180 x 150 cm

《所指真空》Signified Vacuum,2013,布面丙烯,120 x 150 cm


吴山专对绘画的基本态度是修正现实主义绘画,就是说,对现实的描绘只是通过“新闻照片”并把它当作静物进行描绘。在绘画中,山专所关心的透视与投射的倒错、耦合不再是隐喻,而是视觉与权力、神学与政治的交汇和交易。在这里,描绘静物的方式本身就是一种意识形态。在这里,这些作为世界观者的笔记和索隐的绘画,不过是”一个修正想象的写实主义的写生”。


沿着山专的理解,绘画平面的背后并没有一个先在的现实世界,它的意义首先是空。而空,是“一个被干涉后的虚无的场所”。虚空不在这个世上现身,那是上帝的工作室。在上帝的工作室里,并没有蓝图。

《塑料阿姨》Plastic Auntie,2013,布面丙烯,152 x112 cm

《捡星星的人》A Man Who Picks Up the Stars,2012,布面丙烯,152 x 112 cm


吴山专是这个世界的观察者,也是注释者。这展厅中以绘画的名义所生产出的,都是他为这个世界所做的笔记和注释。它们不是纯粹的视觉对象,而是观视、思辨与言谈的场所,其中示现出的,是logos转换生成的mythos。logos因何得以反转成mythos? 其中起关键作用的,是吴山专与英格始终保持着的一种东西,那种东西今天对我们很珍贵,叫Eros,爱欲。


最后,回到这个展览的标题——今天,后来成了节日。这句话仿佛有一种奇特的魔力,这是吴山专对汉语的一个小小的贡献。而英文标题的时态——Today Became a Holiday同样值得关注。因为“成为”是过去时,我们就不要去期待那必将到来的“后来”。因为永远活在永远的今天,吴山专这位“老八五”至今从未变质。

展览信息

吴山专:今天后来成为了节日


艺术家:吴山专

策展人: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

展览设计:陈超

展览时间:2019年3月16日—10月13日

展览地点:长征空间


撰文/高士明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