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对话 | 翁笑雨:新的一年放缓脚步,做一些有重量和体积的事情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384   最后更新:2019/02/11 13:13:48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9-02-11 13:13:48

来源:artnet


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副策展人,翁笑雨


在2015年之时,纽约古根海姆艺术美术馆为进一步拓展博物馆中国当代艺术项目的相关项目,正式任命侯瀚如及翁笑雨两位中国籍当代艺术界人士为旗下古根海姆博物馆的策展人:侯瀚如先生为策展顾问职位,翁笑雨女士为副策展人一职。之后2016年涉及地缘政治的展览“故事新编”与2018年着力讨论我们与未来之间的变化关系的展览“单手拍掌”(同属古根海姆美术馆“何鸿毅家族基金中国当代艺术计划"项目)翁笑雨很好地面对美国观众,在同质化技术与全球化语境之下,让中国当代艺术发声。


而就在2018年7月,翁笑雨又被宣布任命为乌拉尔工业双年展的策展人,这也会是她新一年中的工作重心之一。开年之际,artnet对话了这位青年策展人。


artnet新闻 × 翁笑雨

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副策展人,翁笑雨


2018年,感觉你去了很多地方。先聊聊你都去了哪些地方,都做了什么事情吧!


这个太多了,最近这些年基本每年都是满世界跑,但每次出行基本都是以工作为主,然后可能会留出一、两天时间见见朋友或是看看学习一下其它的人文历史。印象最深刻的可能是去了俄罗斯,坐了那条著名的穿越西伯利亚的火车。看到了贝加尔湖,那真的还是挺震撼的。贝加尔湖特别宽广,站在湖边,仿佛还能感受到当年被流放至此的文人志士的情怀和夙愿,让人思考人类之渺小,自然之宏伟,历史之深奥。


贝加尔湖畔

贝加尔湖畔,当时翁笑雨所在位置


重点谈谈明年的第五届乌拉尔工业双年展吧,你即将担任这个双年展的策展人。现在工作进程如何?比起全球其他双年展,乌拉尔工业双年展会是怎样的存在?


乌拉尔工业双年展的工作正在进行中,压力挺大的。主要是这个双年展的预算和资金都非常紧张,需要用很创造性的方法来解决很多问题。我希望能深入了解俄罗斯当下年轻艺术家的工作和想法,他们生存的环境和状态。所以这次特意走访了许多艺术家的工作室,做了非常多的简历筛选,也进行了很多电话面试。当然乌拉尔双年展在预算和规模上肯定无法和像威尼斯这样重型国际展览相提并论,但是在意义和重要性上可能不一定无法与其匹敌。现在这样的大型双年展很多时候变成了我们所谓的“艺术盛宴”,也就是说在排场和宣传上越来越商业化、体系化,很多时候又成为了金钱和权力舞台;不过乌拉尔双年展的意义还是很质朴和在地的,它的学术性一直很高,也肩负着让当地重新获得生机和活力的重任。

第五届乌拉尔工业双年展发布会:主题为“永生”(Immortality)


每届双年展其实都对乌拉尔地区(前苏联的重工业、军工业全部在此)以及俄罗斯过去百年诡异的历史进程有所考量和反思,这也是很多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非常感兴趣的一段对人类社会文明发展不可磨灭的重要记忆。此外,它也是当地民众了解全球文化艺术创作非常重要的一个窗口。我希望我的工作是为当地的民众,以及其艺术文化生态所服务的,同时也尽可能地让世界来了解这个地方。在全球化的激流中,很多像叶卡捷琳堡这样的前工业城市也是被遗忘的,但乌拉尔双年展给了它一个让历史重新记住的机会。

翁笑雨在叶卡捷琳堡为第五届乌拉尔工业双年展调研


这次策展工作也给予了我很多学习的机会,在叶卡捷琳堡调研的时候,其实带给我很多童年的回忆,那些社会主义建设时留下的痕迹更多地成为了一种情感的寄托 。乌拉尔工业双年展将在2019年9月开幕,地点在叶卡捷琳堡,我希望大家如果有机会可以来参观,从中国去其实很方便,可以在北京坐我前文提到的跨西伯利亚火车直接到,沿途还可以游玩其它城市。从纽约去的话,可以坐飞机到莫斯科再转机或火车。


5月的”单手拍掌“展览是2018年的重头戏。在展览开展之后,是否听到了一些对于展览的反馈和回音?尤其美国观众反馈如何?


展览的反馈基本还是很积极的。我想大家在很多新闻报道里也看到了观众的兴趣以及他们认为“单手拍掌”和其它所谓“打中国牌”展览的区别;尤其是美国的观众,我想展览让他们看到了非常不一样的艺术家的工作方式和思考内容,尤其是像黄炳的创作,之前并没有在国际平台上有太多的露面,我想这次展览也为这样的艺术家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黄炳之后在瑞士巴塞尔的Kunsthalle Basel刚刚举办了个展,也在荷兰鹿特丹的电影节拿奖。)我想这也是我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以及意义所在吧。


2018年,展览“单手拍掌”(One Hand Clapping)现场。图片:鸣谢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


古根海姆美术馆“何鸿毅家族基金中国当代艺术计划"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接下来的中国当代艺术计划会进入一个研究期,在我的带领下做一些深入的、带有主题的研究工作。我也想为所谓的贴着中国标签的项目和计划重新定位。这个月我们会在旧金山做一个闭门工作坊,一共邀请了将近20位艺术家、哲学家、学者、美术馆工作人员等,内容会有关对“艺术”和“技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进行讨论。这些研究工作的成果会以不同的方式呈现,包括公众研讨会、出版、公教活动等等,也可能会最终成为一个展览。但是我像是在一点点慢慢来。在速度已经太快的当代艺术圈,缓一缓脚步,沉下心来做一些有重量和体积的东西。

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


对你而言,2018年最佳展览是什么?


我觉得谈最佳挺难的其实,看了挺多展览,可能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一些,包括在柏林世界文化宫的展览《新石器时代的童年。非真实呈现中的艺术,1930年代》(“Neolithic Childhood. Art in a False Present, c. 1930”;展览背景:c. 1930是“现代性危机的时代”:股市崩盘和大规模失业、政治两极化、感官工业化、殖民主义的暴力等等)

“新石器时代的童年。非真实呈现中的艺术,1930年代“展览中Catherine Yarrow的作品《俯身女性像》(Crouching Female,1935),水彩,35.2 x 32.5 cm。图片:Estate of Catherine Yarrow/Austin Desmond Fine Art,London


以你个人为例,策展人的一天和一年都是什么样的?你会怎样向艺术界以外的人、用最简单方式来解释“策展人”这三个字?


我的工作没有什么固定程序,即便现在是机构策展人,我还一直保持着一定的独立实践。这种独立性一方面是字面上的独立于机构之外的策展工作,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独立的思考、独立的学术研究以及独立的价值观。所以一天中,我的工作可能会在机构的日常和独立的实践之间分配一下时间和精力。


一年的话,我除了日常的工作,也会有很多的其它属于策展人范畴内的事(这些事情一般都需要经过美术馆批准,不能参与有任何商业目的的活动),比如去大学授课,各种讲座论坛发言,受邀去各大艺术家驻地机构做艺术家工作室访问,参观画廊博览会,做各类艺术奖项的评委,等等;此外也会接到像策划乌拉尔工业双年展这样的大型工作,所以是非常忙的。最简单的方式来解释“策展人”就是解读艺术中蕴含的深刻意义,为艺术家的作品、实践和思考提供传播的途径和渠道,帮助有兴趣了解艺术的人搭建通过艺术来学习知识、感受美和人类文明创造的桥梁

2016年,展览“故事新编”(Tales of Our Time)现场。图片:鸣谢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


如果用一个颜色形容2018年,是什么颜色?你希望2019年什么颜色的?


2018年可以是橙色的吧,2019可以是土红色的。


推荐一些过去一年看过的书、电影、展览或其他吧?2018年遇见了什么有趣的故事和人?


电影的话我觉得《燃烧》不错,《小偷家族》也很好,非常喜欢女演员安藤樱。没有特意去关注,这两部都是年底看的。

电影《燃烧》(burning)海报

电影《小偷家族》海报


春节有什么样的计划?


春节我忙里偷闲回了趟上海,和家里人一起团圆了一下。一起做饭、吃饭、聊天,逛花鸟市场,很放松,一个礼拜很快过完了,有点舍不得。我最喜欢的节日就是春节。


新的一年,有什么计划和希望


新的一年我希望自己可以更加谦逊,活得更加真实、真诚,也希望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尽可能地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一点。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