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画廊的真正的未来,可能就藏在这四种趋势中?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193   最后更新:2019/02/02 17:46:54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9-02-02 17:46:54

来源:artnet


艺术市场记者Georgina Adam和画廊主艾曼纽·贝浩登专题演讲,2019年巴塞罗那“讨论画廊”(Talking Galleries)研讨会现场。图片:© Xavi Torrent,致谢Talking Galleries


上周,全球活跃的画廊主、拍卖师和艺术顾问聚集在巴塞罗那,参加第七届“讨论画廊”(Talking Galleries)年度研讨会。这个被看作是“画廊智囊团”的会议与许多其他艺术界的会议不同——参与者不只是在舞台上坐上几个小时,并礼貌地表示赞同。


在为期两天的演讲和专题研讨会中,包括画廊主艾曼纽·贝浩登(Emmanuel Perrotin)、独立艺术博览会(Independent art fair)创始人Elizabeth Dee、从传奇拍卖师转向艺术顾问的Simon de Pury等人在内的发言者们,对众多热门话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本届会议,贯穿于全场的的是对破坏性变革的讨论:无论是源于技术、新的商业模式的变革,还是人口统计和思维模式的变化。当我对研讨会进行深思后(我既是听众也是发言者),总结出了以下四种无疑会影响到未来几年艺术市场的紧张对立关系,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关系一

中心化 VS. 去中心化


通常(并且在历史上),艺术品交易被赋予了神化的光环,正因如此,在2019年,当一位重要的画廊主说成功的关键是淡化自己的存在对于机构的影响时,十分出乎大家的意料——然而,这正是出自贝浩登演讲中的主旨。这位巴黎画廊主讲述了自己在2001年经历的严重摩托车事故,迫使他以过去从未考虑过的程度下放责任给他的主要管理成员。现在,他认为他与他的团队的关系,与他与艺术家的关系几乎相同,因为前者才形成了后者。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故事,一位画廊主至少在某种程度上通过放手而获得成功。


然而,贝浩登也展示了整合技术对他的组织的影响。在研讨会最高潮时刻之一,他带领观众浏览了他用来管理六个国际画廊的定制软件,这些画廊总共有100多名员工。他解释道,他在18岁的时候就开始开发这个软件,现在雇佣了12名工程师来维护和改进它。该软件充当了画廊的中枢神经系统,允许他设定最后期限并与员工跟进优先事项,同时查看当前为特定客户所保留的作品(包括售价 、以作品大小给出的折扣)

犹太人博物馆数码总监Jiajia Fei。图片:© Xavi Torrent,致谢Talking Galleries


当天晚些时候,犹太人博物馆(Jewish Museum)数码总监Jiajia Fei驳斥了技术必然会让艺术市场更为民主化的说法。在一场关于社交媒体的演讲中,她指出,全球应用程序的使用已经以戏剧性的方式得到巩固。


自艺术与技术的昌盛之后几年,诞生了数十个原生应用程序,其中包括由个别博物馆所创建的程序。如今,普通用户将80%的时间花在了各自最常用的五大程序中,这些程序通常是如Instagram和Twitter那样熟悉的重量级程序,以及像微信这类多功能性超级程序。简而言之, 现在比起独立播种自己的平台,在其他平台上建立自己的“粉丝”对画廊是更好的模式。

“女性艺术家市场”专题讨论:主持人Anny Shaw,Carlos/Ishikawa and Condo创始人Vanessa Carlos,艺术顾问Lisa Schiff和经济学家Clare McAndrew。图片:© Xavi Torrent,致谢Talking Galleries


关系二

性别 VS. 时间


更多的摩擦出现在了由《艺术新闻》的Anny Shaw主持的关于女性艺术家市场的专题研讨会中。其中,艺术市场经济学家Clare McAndrew展示了在《艺术市场》杂志中刊登的性别差异数据,这是来自由巴塞尔艺术集团(Art Basel)和瑞银集团(UBS)发布的的全行业年度报告。她的统计反驳了大多数关于艺术界在性别平等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的观点。根据她的发现,从Artsy的记录里挑选出的六万多名艺术家中,女性在“知名”艺术家(所指那些在拍卖会上出现的艺术家;其中女性占16%)甚至比尚未在拍卖会上出现的“未成熟”艺术家还要少(其中女性占36%)


但她的数据也让研讨会中的其他发言人看到了希望。艺术顾问Lisa Schiff自告奋勇地表示,拍卖结果之所以可能偏向于男性,至少根据她的客户人群来看,部分的原因是,女性收藏家倾向于完全退出该销售渠道。Carlos/Ishikawa和Condo的创始人Venessa Carlos也对1980到1995年出生的艺术家的数据表示好奇。她认为年轻人群的数据“实际上相当平等”。Carlos宣布新兴艺术家和画廊之间的态度转变成为了这个小组的高光时刻:“现在没有人愿意去听白人直男要说的话。”


然而,这一声明铺垫了接下去关于“今日艺术市场的现状”的讨论。你猜也知道,当这个行业置于语境的三代白人直男聚集在一起,身为艺术家、画廊主和artnet新闻撰稿人的Kenny Schachter,加上Simon de Pury和主持人的尴尬处境。这场对话退回到了一些基于变化的热门话题上,两位小组成员认为,臭名昭著的中规模画廊危机至少有些言过其实(这场讨论回应了贝浩登的专题研讨,其中他强调卖艺术一直很困难。不过他显然有着和台上三位小组成员属于同一性别与种族。)


尽管如此,没有任何讨论比Schachter对艺术赝品的反对更令人难忘:“假艺术就像假高潮:只要你不知道它是假的,它会一直挂在你的墙上,让你感到快乐。”

Unit画廊联合创始人Joe Kennedy。图片:© Xavi Torrent,致谢Talking Galleries


关系三

以消费者为中心 VS. 以艺术家为中心


峰会第二天,伦敦Unit画廊的联合创始人Joe Kennedy提出了一个以完全非传统优先权为画廊模式的争议案例。


在诸如耐克的个人定制服装生产线Nikeid,以及Netflix的交互式冒险体验剧集《黑镜:潘达斯奈基》(Black Mirror:Bandersnatch)这些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线上风险项目的带领下,他将Unit画廊定位为旨于与主流观者之间的“大规模互动”,而不是传统的排他性导向的销售模式。


虽然它从2013年在西伦敦的快闪空间发展到了在梅菲尔(Mayfair)的一个长年举办展览的实体空间,但Unit画廊还是将自己定位为“内容创作者“和“基于叙事的机构”,而不是传统的参展商和卖家。


然而,从观众席中扔出了几把刀指向了这盘鲜明的高科技流行语。发言后,多位参者在问答环节中对Kennedy进行挑战,其中没有一个人比Elizabeth Dee更为直接。在提出一个坦率的问题“你最后的结局是什么?”然后,她转向肯尼迪和他的联合创始人,询问如何保护他们的艺术家在进入到这个模式中的同时不受消费者的影响。


Kennedy坚决认为,Unit画廊的艺术家仍然受到了尊重以及良好的管理,尽管其结构略有不同于常态。在交流的最后还没解决的是那些长久以来(但也许在当下具有被提出的紧迫性)的问题:传统的封闭性艺术市场能走多远,以及那些内部运营人员是否有足够的兴趣去进行探索。

“非洲的新兴市场”研讨会(左到右):主持人Bomi Odufunade,1:54创始人 Touria El Glaoui,Stevenson 画廊副总监Lerato Bereng和 来自ArtTactic的Peter Gerdman。图片:© Xavi Torrent,致谢Talking Galleries


关系四

新兴市场 VS.创新实践


最后,关于非洲当代艺术新兴市场的研讨会通过重要的警告抵消了增长趋势的兴头。首先,来自分析公司ArtStrategy的Peter Gerdman将故事与拍卖结果进行联系。一方面,非洲当代艺术的全球市场呈现出巨大的增长(相对而言),从2016年的约2100万美元攀升至未来两年每年3500万美元至4000万美元之间。


同样比较积极的方面是,在总拍卖额前五名的非洲艺术家中,有三位是在世的女性。她们分别是Njideka Akunyili Crosby、Marlene Dumas和Julie Mehretu。而无论在美国还是英国,相同排名的艺术家,简直等同于一个“男性更衣室”。


然而,Gerdman给出的一些其他数据点使这些感觉良好的故事复杂化。总体而言,非洲男性艺术家的销量在过去三年中的其中两年(2016年和2018年)仍然超过女性同行,而所有非洲艺术家在全球拍卖销售中所占份额仍大致相当于罗马尼亚艺术家(作为背景,格德曼提醒了参者,市场新秀罗马尼亚艺术家Adrian Ghenie的出现,支持了后者。)


但撇开拍卖不谈,这个特定的艺术生态为乐观的展望提供了真实的理由。1:54当代非洲艺术博览会的创始人Touria El Glauui强调,她致力于通过培养一个本土的收藏家基地来持续扩大市场,并且使其艺博会的规模保持在可接近的范围内。至今以来,该艺博会参展商最多的一届也仅包括43个画廊,并为像达克艺术双年展这样的非营利企业提供空间。约翰内斯堡Stevenson画廊的副总监Lerato Bereng试图解释非洲目前仍在从头开始建设其艺术市场基础设施,来缓和对快速增长的预期。


同时,Bereng指出,这一事实使非洲的画廊主、艺术家和收藏家有机会以不同的方式做事。(例如,她透露Stevenson画廊由11个合伙人组成。)当被问及她在市场上经历的最大变化时,她的回答是:“‘我们(整个非洲当代艺术界)不再被忽视。”


他们脱离于摇摇欲坠现状的自由表明,在未来的几年里,在更成熟的艺术市场中的我们,最好关注他们的商业决策以及他们的艺术家。


文 | Tim Schneider

译 | Siyu Chen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