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中的是感觉属性——对话蒋志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202   最后更新:2019/01/24 14:04:44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9-01-24 14:04:44

来源:艺术虫


Zi  录像 15’53’’  2018

Zi  录像 15’53’’  2018

Zi  录像 15’53’’  2018

Zi  录像 15’53’’  2018


一个安静肃穆的人,阅读者?抑或是作者?翻开一本空白无字的书,直到书页间打破了沉默,以一种暴烈的形式。一字一句没有显示自身为何,只是将惊心动魄的力量在我们面前启开。


Art Worm:艺术语言在您的创作里是首要以及核心的么?您的创作更多是精神及情感的作用,还是在语言游戏的层面?

蒋志:如果不把“游戏”这个概念俗化的话,创作是精神游戏和语言游戏的共同产物,我们也无法进行没有语言参与的精神游戏,是吧?情感在创作中的作用很复杂,在作品阅读中,我们对情感的体会也千差万别。

在风中

在风中

在风中

在风中


Art Worm:对于您这种观念艺术家而言,如何保证对所选材料本身有一定的修养。要知道,国画家熟悉他的笔性就要很多年。而观念艺术家往往会根据想法再任意选择创作材料,这样的话有何秘诀去保证在制作上的质量呢?


蒋志:对笔性的判断,时间因素不是首要的,而更多是在趣味上的、观念上的。我见过不少每天画很多时间,画了几十年,却养成了非常熟练的平庸趣味的笔性。我所了解的绝大部分观念艺术家对创作材料的选择并不是那么任意,也要持续地做很多实验。

我认出风暴  魔金石个展


Art Worm:您的很多作品都是情感化甚至是煽情的,比如《情书》就是首屈一指的代表。您如何看待“感动”与当代艺术的关系?确实很多当代艺术已经不再创造“感动”了,似乎这是一件很土的尤其是容易被意识形态控制的事。


蒋志:任何“看见”都是“感动”的结果,没有感觉之动,就会视而不见。艺术无疑是要催发人的感动,有感发,才能催生思考。没有感动的生命是什么呢?

专制并不那么怕你指责他、批判它、颠覆它,用强权颠覆强权,还是强权的胜利。专制强权最害怕的是丧失对它认同的感觉基础。

蒋志窄书   2018

出版物,金箔,铝合金

22.9×1.1×1 cm, 20.1×1.2×1.1 cm,19.7×1.5×0.9 cm

总体尺寸overall size29.3×21.2×3 cm

独版

蒋志将许多不同种类的出版物的书脊部分切下,贴上金箔,以此制作《窄书》。这一系列作品去掉了书籍的主体内容,却讽刺性地保留了书的“脊梁”。这种创作与一种发生在出版物领域的“被动或主动自我审查/屏蔽”现实有关,可以被视作是体现了一种警世的对抗性手段,也展示了在极为有限的表达空间中创造出突破性表达和阅读的可能性。


Art Worm:很多艺术家创作一些貌似“很政治”的作品,但经他一说仿佛与政治并无关系,只是捕捉到了其中的一些审美的、趣味的东西,然后作品就做出来了。这样,再经过批评家与策展人的学术解读,将其中的政治学、社会学内容阐释出来。您是否认同当代艺术家通过打政治擦边球的方式进入当代话语却又不承认自己在做政治话题介入的这种做法。您是否有过与政治相关或被阐释为政治的作品,您是怎么看、怎么做的?


蒋志:任何作品……其实是任何事物,包括一个杯子,都可以被政治性解读,解读和阐述这是每个人表达的自由,这当然没问题。

但是艺术并不是为政治服务的,这是我个人非常明确的观点,但并非这是贬低政治的作用,或者是去政治化。政治是为了解决现实的社会的问题,艺术是为了让人们超越这些问题,这可能使得艺术和政治相比显得“无用”,但这正是它的特点。对它更紧迫的事情不是眼前,而是眼前之前。

就是说,作用于我们感觉发生之前的生成系统。新的现实不会从旧的感觉系统中产生。

我有不少作品使用了所谓政治性或社会性比较明显的材料,但是我着重的是感觉属性,而不仅仅是政治性或社会性。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

归于无穷 (2017-1)

归于无穷 (2017-2)


Art Worm:今天我们仅将视觉艺术称为艺术,其实文学(小说、诗、戏剧)、音乐、舞蹈、电影等都是艺术。在艺术圈中,您同时也是一位写作者。您怎么看文学这种艺术形式与视觉艺术的关系。同时,作为理论的、学术的思想性写作对艺术又是否能够产生实际的促进作用?就后一部分而言,您作为艺术家感觉到今天的艺术理论与评论出现了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蒋志:什么名词和名称其实都没什么关系,也许我们不要去计较这些。你说这是文学,他说这是文字的舞蹈、符号的雕塑……没什么不可以。

我们吸收某种精神上的思想上的营养,其实是因时因境、各取所需,并没有统一的标准。这和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对某些人的某个时刻,砒霜也是治病的药。

我一直对所谓“问题”抱有一种个人观点,就是没有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不可能有真正能解决掉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一个问题只会被另一个问题叠加、或变形、转换、替代……

虚空之浪12  225cm×400cm


Art Worm:成功的艺术家往往有着丰富的艺术履历,同时,当代艺术最初的动机又要不断打破艺术格局,这似乎与今天日趋中的专业化、市场化、圈子化相违背。您觉得这是否是当代艺术的一种新的悖论与困境。如果是,您为此感到担忧么?


蒋志:当然任何固化的状态我都不喜欢。但是我并不担忧,我们要从几十年或更大的时间维度上来看,这都是此起彼伏的自然变化而已,到一定程度就会有改变。

诗意 5分钟20秒 录像   2018

诗意 5分钟20秒 录像   2018


Art Worm:70后艺术家正处于艺术圈的核心。有人说,今天最精彩的当代艺术必然发生在边缘艺术家或非艺术家对现实做出的类似艺术的本能反应。而这部分人,实际上是没有办法被认可为艺术,并拿去展览的。作为一名成功艺术家,您是否认同?


蒋志:我不认同我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不会有成功这种东西,不成功才是我永远的现实。

我不想在任何位置,不管是中心还是边缘。刚才我说过,不喜欢固化。

只能看到到有限的世界的人,才有核心和边缘的意识,那只是愚蠢的幻觉。

诗意 5分钟20秒 录像   2018

诗意 5分钟20秒 录像   2018


Art Worm:艺术是可以教会的么?此外,如果让您对今天的青年艺术家或艺术学院学生说几句话,您想要说些什么?


蒋志: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一句话,自我教育是教育的根本。

话都已经说完了。

诗意 5分钟20秒 录像   2018


诗意

我离开的越远

诗意就越浓郁

每一只苍蝇

都是一个浪漫的字

只要是

隔着屏幕

非常浪漫

溃烂的恶之花

请吮吸它的汁液

我闪烁着图像

让它显得特别点

我们爱上的就是

特别

特别的

特别的= 诗意

我在这儿停驻片刻

就如同在美术馆一样

有点紧张

有点不知所措

有点冲突感

有点同情

有点自责

有点政治

有点愤怒

有点无奈

有点小资懦弱的情怀中产生的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意识的幻觉


在我之外

异己的

异国的

异族的

异类的

异文化的

异宗教的

他人的

越是悲惨的

越是娱乐的

极度娱乐

极度娱乐


没有旁观者

只有我的眼晴,我的视觉,我们自己的感觉

没有旁观者

没有外在于我们的对象

只有难以自知的症状

只有眼光分裂者

只有自私的精神分裂者

我们永远无法看到外在于自己的他者


这位老人比我更像个人样

一只飞鸟并不比一块石头自由

回到诗意吧

诗意来自于

我知道,我他妈的随时可以离开

正如我可以随时这么接近

这么近,和他在一起

好像真的介入了同一场聚会

我知道他不能留住我

我随时可以抽身离开

谁说这不是真正的离开?



诗意

我们为什么会拍下眼前的事物?让它成为自己的所有物。苦难能成为诗意的来源吗?或者问诗意离苦难多远?

作者在两年前的照片档案里发现自己曾经在印度街边对着一个流浪老人拍下了475张照片,他重新观看它们,同时记录自己在这过程中思想上的变化,虽然尽量试图真实地写下最隐蔽的细节,然而,最隐蔽的始终难以打开。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