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台北当代创始人:我们要做的并不是“另一个巴塞尔”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212   最后更新:2019/01/16 15:39:41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9-01-16 15:39:41

来源:artnet


台北当代创办人Magnus Renfrew。图片:Photo by Jon Chen, courtesy of Taipei Dangdai

论及西方当代艺术市场在亚洲地区的扩张,很少有人和英国出生、目前生活工作在香港的Magnus Renfrew一样,与这片地区有着如此错综复杂又深刻的联系。

他与这里艺术市场的许多关键人物有着极好的关系,而自从2008年建立Art Hong Kong以来,Renfrew成为了远东艺术市场中最为重要的角色。由此,亚洲当代艺术市场开始逐步发展,并形成了今天这样一个蓬勃的状态,许多国际画廊家以每月一家的速度在中国开设自己的新办公室。


距离Renfrew将大部分股份卖给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已经过去了8年,如今他推出了一个规模更为适中、愿景却相对宏大的全新艺博会,而这一次,他把地点选在了台北。名为“台北当代”的新艺博会首届将迎来80家参展画廊,其中不乏众多蓝筹西方画廊,如Spruth Magers以及高古轩。但这一博览会的最终目的还是要鼓励亚洲藏家把他们的目光和资产投向这一地区最先锋的当代艺术上。


这一花费三年时间筹备的新博览会与瑞士巴塞尔艺博会的主要赞助商UBS(瑞银集团)达成了多年的赞助协议,并与台北双年展同期举行。为了进一步了解Magnus Renfrew和他的团队对于台北当代有怎样的期待,artnet新闻主编Andrew Goldstein与他进行了一次对话,聊到这一地区的艺术市场将如何发展,以及他曾短暂担任邦瀚斯拍卖行亚洲地区副主席的经历是如何让他把最终的目光放在了台北。

artnet新闻主编

Andrew Goldstein

×

台北当代创办人

Magnus Renfrew


你上一个艺博会是在亚洲的商业金融大都市香港,并且逐渐成为了全球艺术日历上重要的艺术活动之一。是什么理由让你相信在同一个大的地区,仍有空间举办另一个高质量的艺博会?


现在来看,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已经牢牢占据了亚洲地区的全球性艺博会的角色,而且他们一直做的很出色。但除此之外,亚洲的其他地方——除了上海,目前有两个很棒的艺博会——并没有像当地的艺术市场那样有相匹配的艺博会。有时候,当地的画廊协会会组织一些类似的展示,但他们必须欢迎所有的申请者,而不是遵循国际质量和标准的某些做法。所以,我觉得在亚洲的不同地方还是有机会来呈现一场聚焦亚洲同时又具备更高标准艺博会


随着不少国际大画廊进驻香港,这样的想法就更为真实。对于这些画廊而言,下一步合理的行动就是发展一些香港以外的关系。尽管香港是开拓亚洲市场毫无疑问的出发点,但亚洲作为一个如此大的地区和重要的艺术市场,自然值得有更多的高质量艺术

台北城市景观,2018。图片: Courtesy Taipei Dangdai


为什么台北是这类地区性艺博会合理的举办城市?

当你想要举办一个艺博会时,就首先不得不考虑那些资源本身就集中的地方。台湾有一群非常厉害的藏家,多年来一直参与到国际艺术市场中,而其中又有不同的细分市场。有些藏家以前只从拍卖会上买过作品,有些藏家以前只买过传统艺术品和古董,但也有藏家购买过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品。非常有趣的是,苏富比和佳士得总是会在台北巡回展示春秋两季印象派、现代主义和战后艺术销售中的亮点。

同时,在我为Art Hong Kong和随后巴塞尔工作时就经常出差到台北,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广受认可的台湾藏家群体对于国际画廊来参加香港的艺博会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于我而言,更有意思的是当我离开巴塞尔艺博会去邦瀚斯拍卖行工作了一段时间时,我发现自己有很多时间都呆在了台湾,因为那里是我们最为主要的委任市场之一。此外,我还遇到了一些在其他艺博会上从未碰到过的新藏家。

很久之前,我们在Art Hong Kong上就看到那些一向只在拍卖行购买作品的藏家也通过其他渠道拓宽了自己的收藏,从画廊和艺博会上直接购买作品。然而,有一套严格的筛选体系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它对于营造一种自信的氛围——尤其是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类型艺博会的地方——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您的评选委员会具有国际视野,其中包括Spruth Magers的Patricia Crockett、Taka Ishii的Elisa Uematsu,以及画商Edouard Malingue。不过,他们带来了几家对一些收藏家来说可能是重大发现的画廊,但参展名单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全球豪门画廊的出现,如高古轩、佩斯、豪瑟沃斯和里森画廊。这类知名画廊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人们的信心。


我们在第一届的展会中就有很棒的阵容。但更重要的是,我对画廊所带来的作品质量感到兴奋。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用同一参展阵容办展览,但可能最终获得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例如,国际画廊(Kukje Gallery)已经在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做了20年,这将是他们首次为韩国雕塑家Haegue Yang做个展。Simon Lee也在为概念艺术家Mel Bochner做个展。还有豪瑟沃斯,他们正在做已故德国画家Gunther Forg作品的个人展示。


许多画廊已经在这里建立起了联系,他们真的想给众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展会上,画廊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良性的内部竞争。对于第一年的展会来说,这真的非常令人兴奋。

刘志雄的作品《三角洲》(2018)。©2018宝藏岩艺术村,台北国际艺术村。图片:由艺术家和nca | nichido contemporary art提供

即使你引进了些西方的一流画廊,你同时也在强调台北当代是一个区域性的展会,而不是国际性的展会。你能解释一下你的用意是什么呢?


我们收到了160份对这个展会非常感兴趣的画廊的申请,但我们决定去尽可能严格地控制数量,并把重点放在那些对这个地区做出了强烈承诺的画廊上。因此,尽管我们有20家西方画廊参展,但其中10家在亚洲有空间,另外5家在亚洲有全职驻地代表。这意味着85%的西方画廊都在当地进行了长期的市场建设。


所以,是的,我们有从西方参与进来世界上最好的画廊,但是我们不想在这里打造另一个巴塞尔艺术展。我们希望这个展会成为一个人们可以发现来自该地区的艺术,并反映当地文化和背景的地方。


在不久的将来,亚洲的藏家将会对当代艺术建立起信心,并开始从亚洲收集更多的艺术品。这是我们的愿望——我们想展示多样性。看看欧洲和美国的任何艺术博览会,绝大多数画廊都来自欧洲和美国,这似乎没有给来自不同文化和审美背景的艺术留下多少概念空间。收藏家不希望看到在巴黎、伦敦或纽约能看到的东西。人们渴望发现新事物。

图片:由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提供

世界上最大的画廊在中国进行了极为认真的投资,在香港开设了亚洲旗舰画廊,并在中国内地开始运营,这些都已不是什么秘密。你能告诉我他们为什么如此热衷在台湾地区开展业务? 你提到这些拍卖行从台湾的收藏家那里获得了大量的委托,你还能举出什么确凿的数据来解释台湾艺术品市场的潜力?


富艺斯拍卖会去年宣称香港当代艺术品的销售额中,约有30%流向了台湾。苏富比和佳士得同样认为,台湾藏家对它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对我们的赞助商瑞士银行来说,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财富管理市场之一。你可以在网上看到统计数据。在全球净资产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个人中,台湾以2020万美元的净资产在2017年排名第15位;在这些超高净值个人中,中国的增长率也位居第三,仅次于巴西和俄罗斯。虽然其中一些人在当代艺术市场上已经非常活跃,但我们才刚刚开始触及皮毛而已。


台湾地区藏家以比大陆藏家更快速地买下重要的中国艺术品而闻名,而像赵无极这样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师的一些最伟大作品都在台湾。你如何描述台湾收藏家的一般模式?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精明?


他们的收藏有一种严肃和真诚,那是一种来自于对艺术的理性参与的真正的激情。确实,投机活动在世界各地都有,但艺术和文化也只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我在台北参观了很多博物馆,你经常可以看到学校里成群的小孩子。这只是一种社会规范。

一位台北西门区的游客。图片:由Sam Yeh/ AFP/ Getty Images提供

我想提出一个具体的问题,在发展中地区举办艺术展时税收往往是一个关键的考虑因素。众所周知,香港是免税的,而上海虽然在中国内地,但仍有自由港的优势,上海的艺博会可以利用这些优势。台北的艺术品销售税收情况如何?


这很复杂,但最终也不会太麻烦。有几种不同类型的税收适用于艺术品交易。大多数艺术品的进口税为零。但这并不一定是一个为艺术设计的税收系统,因此,艺术品的材料可以以各种方式影响税收——例如,金属雕塑比绘画要多交税——但很少超过10%,通常就可以忽略不计。销售税是5%,这个很清楚。还有不及4%的促销税。然后是20%的利息税,这是进口商品的声明价值和最终售价之间的差额。


与此同时,我们正与一家官方托运人合作。该托运人也负责艺术品的进口,能为画廊处理所有这些税务义务,并为画廊简化手续。我还想说的是,艺术展正逐渐成为国际日程表上与人保持关系的接触点。虽然交易确实发生在展会上,但交易也会在展会之后的几周或几个月内发生。销售很可能从台湾开始,在香港结束。


众所周知,有关海峡两岸的话题有些敏感,但西方很少有人能完全感同身受。这样的政治形势如何影响你对这届艺博会的看法?

首先,我认为艺术界更应关注的是城市而不是国家,事实上,艺术界应该关注的是城市为经济发展和加速思想交流提供的可能性。我们都知道,海峡两岸的问题还没脱敏,但这是所有政治圈的人都将面临的事。

考虑到迎合大陆藏家日益增长的趋势,在台北举办一场艺博会对他们有何利弊?

如果大陆藏家是主要的关注对象,那么上海显然就是主战场。我相信大陆藏家喜欢来台旅游,他们喜欢这里的饮食、市容和文化。事实上,他们有机会欣赏到像北京故宫同样精湛的馆藏。我们有来自大陆的藏家,预计也会有不少日本藏家。我们有来自东京森美术馆和伦敦泰特美术馆的团队,以及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策展人前来参观。

台北故宫。图片:Prisma by Dukas/ UIG/ Getty Images

当然,另一个可能给本届艺博会的开幕笼罩一层阴影的便是对地缘政治的考量:中美贸易战。台北市民作何感受?如果有影响的话,你认为这会对首届艺博会有何影响?

就某方面而言,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正给台湾地区带来大影响,就制造业等领域而言,产品有时会从台湾,而不是中国其它地区组装完成、出口。我认为,全球的整体经济环境绝不是台湾地区就能幸免的,这些大问题是全球性的。

你认为这会影响首届艺博会的销售战绩吗?

我对台北当代艺博会的中长期前景最有兴趣。我们想要做一些长远来看有意义的事。作为艺博会的组织者,我曾经历过低迷的经济时期。你可能还记得,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是我们香港国际艺术展(Art Hong Kong)的主要赞助商。2009年的时候,他们就不再是我们的赞助商了。这一切就很说明问题了。

感觉你在香港打造完艺博会后,香港的艺术氛围呈井喷式的发展,你觉得台北的艺术氛围会在这中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取得怎样的成绩?

我预计在未来几年,将会有许多来自亚洲、欧洲和美国的画廊(来台拓展业务)。现在已经有来自日本的画廊在这里开设了空间,比如像Nichido当代艺术画廊(Nichido Contemporary Art)和白石画廊(Whitestone)。可以说,它们在台的表现相当不错。虽然我并不认为他们获得今天的佳绩与台北当代艺博会有关,但我坚信,他们对在台发展的愿景使纽约画廊主Sean Kelly在台北开设了他们在亚洲的前沿阵地,首展“卡勒·英纳斯”(Callum Innes)刚刚于今年1月16日开幕。或许,这里的经济配置不单单只为顶级蓝筹画廊,更为那些稳扎稳打在台扎根的画廊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台北南港展览馆

如你之前所述,设想这样一种情况:在台北当代艺博会出售,然后在香港完成交易。你如何看待与香港巴塞尔有关的新兴艺博会?

这是为了挖掘城市的内在潜力。我认为我们正在做的事真的会对香港巴塞尔有帮助,因为现在所需要的是给人们提供机会,让他们在亚洲建立藏家基础。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好事。“梦想是用来追求的,而不是用来竞争的”这句话我很欣赏,这就是我们的目的,我们想下盘大棋。


译丨Elaine、Yi Cao和Weixin Jin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