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艺术界都发生了什么争议事件?(上)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721   最后更新:2019/01/04 11:40:50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9-01-04 11:40:50

来源:artnet


艺术家们将他们的作品从设计博物馆移走以示抗议。图片:由克里斯蒂安·布鲁斯提供


无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在艺术世界,漫长的2018年又是一个充满争议的年份。最激烈的辩论包括:大都会博物馆决定对外地游客强制收取价格高得离谱的门票;布鲁克林美术馆聘请了一名白人来担任非洲艺术的策展人而引发众怒等等。下面,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去12个月里在艺术界引起轩然大波的一些主要新闻。让我们继续关注它们,引文许多争论可能会延续到2019年。

01

对于一些人来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颁布了门票强制令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图片:由大都会博物馆提供


今年1月,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宣布,将对州外游客强制收取25美元的入场门票。很少有人可能预测到此项政策发布时人们广泛的愤怒情绪(纽约本地人的门票依旧采取“随喜捐款”制),社交媒体上人们纷纷对此嗤之以鼻。《纽约时报》的艺评人罗伯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称此举为“古典主义和本土主义”。甚至连怪兽学者、女权主义中世纪主义者,以及一个由艺术史学家、艺术家和艺术评论家组成的专业协会也联合起来,在一封公开信中谴责这项新政策。在一片哗然中,大都会博物馆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丹·韦斯(Dan Weiss)始终坚称,此举对大都会博物馆的财务健康至关重要,这只是让大都会的准入政策与博物馆同行保持一致。

02

南·戈尔丁将她的抗议带到由萨克基金资助的博物馆

2018年,在位于闹市区民主运动抗议工厂的Deitch Projects的P.A.I.N.桌旁的南·戈尔丁。图片:由Stan Narten提供


当摄影艺术家南·戈尔丁(Nan Goldin)在1月份开始加大她的抗阿片类药物宣传活动力度时,依赖萨克勒家族的博物馆则受到了冲击。在这一年里,激进艺术家和前奥施康定成瘾者在大都会博物馆、哈佛艺术博物馆和史密森尼的自由萨克勒博物馆进行了“死亡”示威活动。得益于萨克勒家族慷慨捐赠的英国博物馆——包括拥有萨克勒家族资助的新庭院的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ictoria & Albert Museum)——也在大洋对岸观看了这场“闹剧”。如今,美国国家肖像画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的受托人正在权衡接受该家族一笔数额庞大但存在争议的捐赠的声誉风险(吉利安赛克勒,阿瑟赛克勒的妻子,坚称他们的捐款并不是来自生产、分销或销售奥施康定。)正在进行这场争论是赛克勒资金炸毁博物馆世界的一部分:在什么情况下博物馆应该拒绝一个潜在赞助商的资助?下面将对此进行更多介绍。

03

古根海姆博物馆给特朗普了一个金色马桶

2016年9月15日,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意大利艺术家毛里齐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设计的名为《美国》的全功能黄金马桶。图片:由威廉·爱德华兹/法新社/盖蒂图片社提供


1月底,有消息称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艺术总监兼首席策展人南希·斯佩克特(Nancy Spector)向白宫提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邀请。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要求从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借一幅梵高(Van Gogh)的油画时,对这位总统直言不讳的批评者斯佩克却拒绝了他的要求。她给白宫策展人办公室的唐娜·哈亚希·史密斯(Donna Hayashi Smith)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提出了一个替代方案:用意大利艺术家莫里齐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设计的纯金马桶《美国之行》(2017)代替梵高的《白雪公主与风景》(1888)。当这一消息传出后,右翼专家们对此猛烈抨击,甚至有人要求她辞职。但就像排便一样——即使是纯金大便——这个争议似乎已经过去了。

04

洛杉矶当代艺术馆的旋转门

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图片:由Patrick McMullan提供


今年3月,洛杉矶当代艺术馆解雇了备受尊敬的首席策展人海伦·莫尔斯沃斯(Helen Molesworth)。不久后,馆长菲利普·弗涅(Philippe Vergne)也紧随她的步伐离开了艺术馆。洛杉矶的谣言对深层的创意和人际差异进行了过度渲染,从而导致了裂痕。一场被取消的晚会和据报道140万美元的认捐损失加剧了博物馆的困境。但经过短暂的搜寻,博物馆董事会在7月一致选出了一位新馆长: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他的任命是在博物馆又聘请了一位欧洲白人来掌舵的无奈之声中产生的,但这一情况同时也是谨慎乐观的。这位出生于德国、曾在纽约担任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馆长的人与任何人一样,有资格吸引洛杉矶的千万富翁大亨、艺术名流(他已经认识很多人了),并赢得该市为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艺术家的尊重。

05

克里斯·德康被迫离开柏林

克里斯·德康(Chris Dercon)。图片:由 ©Klaus Haag提供


艺术历史学家克里斯·德康(Chris Dercon)有着辉煌的职业生涯,但事实证明,他在柏林沃克布恩剧院(Volksbuhne theater)的任命风风火火、昙花一现。今年4月,在担任该职位仅一年之后,他就辞职了。外界对他缺乏戏剧经验表示强烈不满,并指责他的任命反映了柏林艺术界的迅速士绅化。德康面临着来自不同文化人物的强烈批评:150人签名的一封公开信抗议他的任命,抗议者擅自占用了剧院,并将粪便匿名留在德康的家门口。最终,德康和柏林的文化参议员一致同意提前结束他的任期。然而,曾担任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七年之久的德康却安然无恙。去年11月,他被任命为巴黎国家博物馆大皇宫(Reunion des Musees national aux - grand Palais)的主席,从2019年1月开始任期五年。

06

布鲁克林博物馆聘请了一位白人来做非洲艺术的策展人

布鲁克林博物馆馆长安妮·帕斯捷尔纳克。照片:由Timothy Greenfield-Sanders拍摄,由布鲁克林博物馆提供


当布鲁克林博物馆宣布雇佣一名非洲艺术的白人策展人时,推特上的评论开始嗡嗡作响,但并没有人表示祝贺。今年4月,非殖民化这做博物馆的激进组织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敦促该机构解决正在展开的“策展危机”。布鲁克林博物馆馆长安妮·帕斯捷尔纳克(Anne Pasternak)支持选择克里斯汀·温德姆勒-卢娜(Kristen Windmuller-Luna)担任策展人,而在慕尼黑艺术学院(Haus der Kunst)自己也遇到麻烦的策展人奥克维·恩维佐(Okwui Enwezor)也表达了对这位前学生的支持。他说:“对她的任命的批评最多可以说是武断的,最坏也可以说是令人不寒而栗。”12月在artnet新闻的采访中,帕斯捷尔纳克在争议爆发以来第一次重新审视此事。虽然她觉得抗议是基于一些基本的误解和隔阂,但她也明白,“最终,基本观点是,没有足够多的艺术机构多样性,和人们的历史要么被忽视,要么被错误地框定,要么被贬低。”


文 | Javier Pes & Eileen Kinsella

译 | Yi Cao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