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国际艺术世界发生了哪些重要的事?——有人替你看了整年的国际新闻,拒绝浑浑噩噩,一起清醒跨年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328   最后更新:2018/12/31 21:43:59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18-12-31 21:43:59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张屯屯


花了些时间把2018年的国际艺术新闻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在海量的信息中,我们挑选了一些具有变革性质,也许会预示着未来的发展方向,对当代艺术世界的生态具有重要影响的事件。

希望这些在过去一年里的国际艺术世界的闪光点能够给各位带来些许启发。


01

·画廊与美术馆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
——豪瑟沃斯宣布成立独立非营利组织豪瑟沃斯研究院·

11月27日画廊巨头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宣布成立独立非营利组织豪瑟沃斯研究院(Hauser & Wirth Institute)。根据画廊的官方声明,该机构是一个独立的非盈利基金,目的是致力于通过向公众开放艺术档案、支持艺术史研究和现当代艺术家的资产保护与推广。豪瑟沃斯研究院会成立一个研究中心进行艺术保护工作,制作图录,并将研究材料电子化,以便更多的人可以在网上获取并进行研究。艺术家弗朗茨·克莱恩(Franz Kline) 和 杰森·罗德斯(Jason Rhoades)的资料整理在研究中心的启动项目中。

Hauser & Wirth Institute官方网站画面


把这个事件放在第一条,因为我认为它代表了艺术世界确实正在发生着一个大趋势,即过去存在于美术馆与画廊之间功能上的壁垒正变得越发薄弱。我们看到无论是从展览规模还是策展深度上,越来越多的国际大画廊开始办美术馆级别的展览。

这样的现象一方面是因为大型画廊逐步发展到具有这样的经济、学术实力,另一方面显然是画廊巨头们意识到,举办更具深度和规模的展览、研究,对销售以及画廊日后的发展都有着深远的意义。

Franz Kline, 'Wanamaker Block,' 1955. Yale University Art Gallery, Gift of Richard Brown Baker, B.A. 1935. © 2018 The Franz Kline Estate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对此,也有评论表示,商业画廊设立的研究机构会对其学术独立性有所影响,整个部署依旧是市场行为。关于这点,我认为将画廊成立的学术研究机构看做现有研究体系的一个补充会更为积极。

Jason Rhoades, Twelve-Wheel Wagon-Wheel Chandelier, 2004. © The Estate of Jason Rhoades. Courtesy The Estate of Jason Rhoades, Hauser & Wirth and David Zwirner


02

·为两极化的生存状态做出改变——巴塞尔改变收费规则·

这一事件则反映出不同规模画廊之间迥然不同的生存状态。


事情始于2018年4月纽约时报在柏林举办的一场艺术领袖对话。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的创始人卓纳先生,针对小型画廊难以承担参与博览会的成本问题,提出在艺术博览会上大画廊承担更多费用的提议。

David Zwirner在论坛上发表讲话


他表示:“我觉得现有系统是有些问题的,少数画廊占据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而年轻画廊在竞争过程中日益艰难。”

这个提议迅速得到了包括佩斯画廊(Pace Gallery)负责人马克·格利姆彻(Marc Glimcher)和独立艺术博览会创始人伊丽莎白·蒂(Elizabeth Dee)的支持。

Marc Glimcher

Elizabeth Dee


9月底,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宣布,在19年的瑞士巴塞尔艺博会上率先尝试新的“倾斜性”收费模式。根据新的标准,预计会有三分之二的画廊会平均减少13%的场地成本,剩下三分之一画廊的费用则会有4%左右的增长。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博览会让许多画廊面临参加意味着付出高昂成本,不参加则难以获得足够曝光拓展客户的两难境地,这样的情况在年轻的小型画廊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大型画廊主们和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为此终于勇敢地做出了尝试,在明年的瑞士巴塞尔结束后,我们可以继续观察这个政策会不会在2019年迈阿密海滩与2020年香港继续推行。

通常在没有规范的情况下,资本和商业会走向垄断,商业画廊主却主动提出给自己的画廊“加税”从而支持小画廊的发展,可见小型画廊在艺术生态中起到的重要作用,希望这样的意识与努力可以对小画廊产生一些帮助。


03

·艺术世界的MeToo运动·

从去年十月开始广泛引起关注的Me Too运动旨在反抗性骚扰和性侵害。这场运动从美国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指控著名的电影制片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开始,运动从美国的娱乐圈一直持续蔓延到全世界的各个领域。

Harvey Weinstein


艺术界也出现了非常多抗议的声音。2018年开年,美国国家美术馆宣布取消原本将在五月举行的艺术家查克·克鲁斯(Chuck Close)的年中展览,因为他此前受到了几名女性行为不端的指控。一个大学的图书馆也因此取下了一副艺术家的作品。

Chuck Close,Self-Portrait Screenprint 2012, 2012,Silkscreen,168.9 × 139.7 cm


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苏富比也因为艺术家、建筑师理查德·梅尔(Richard Meier)受到性骚扰的指控取消了他的个展;Artforum的出版商之一,奈特·兰德斯曼(Knight Landesman)也受到了指控(杂志的女性主编为此不愿继续在杂志任职);位于洛杉矶的画廊Moran Bondaroff也因为合伙人之一的Aaron Bondaroff遭受女性性骚扰指控而退出了画廊;位于匹兹堡的床垫工厂当代美术馆的总监迈克尔·欧琳尼克(Michael Olijnyk)也因美术馆对员工的性骚扰投诉处理不当而暂时离职。

Richard Meier,27 November, 2011,Silkscreen on paper with Collage,76.2 × 76.2 cm


这些并不是全部,当然也不仅仅是国外才有性骚扰。国内还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Me Too运动,最近倒是开始听到变了味儿的Me Too,像是被过度消费后具有了一种更加暧昧的指向,可以说某某人被“Me Too”了,就像说这个人被仙人跳了一样。

当然,这样的案件本身是难以举证与判断的,通常只是在一方提出指控的时候就被爆出,另一方的当事人有可能并没有太多话语权,也许有失公平。对艺术家来说,还存在其道德水平是否应当影响我们对其艺术价值的判断,这样的复杂问题。

还是回归到这场运动的本质——反对性骚扰、反对性侵害,对男性女性同样重要。


04

·科技改变艺术——AI画画、算法、区块链、莱昂纳多的艺术应用·


今年2月,好莱坞演员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成为了艺术应用Magnus的投资人之一,这款饱受争议的应用建立在由用户和画廊提供的信息数据库上,使用者可以通过上传一张艺术品的照片,迅速得到这件作品的相关信息。

Magus


苏富比在今年初购买了一个AI初始公司,该公司设计了一系列基于视觉图形的算法,可以根据用户提供的作品图案,提供相似的作品信息。AI不仅能抢艺术销售的工作,连艺术家也不放过,上个月,一幅由AI绘制的肖像以43万美元的价格在佳士得售出。

Obvious,Edmond de Belamy, created us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谷歌公司制作的文化与艺术应用也是非常强大,除了更为严谨的艺术品数据库外,谷歌还推出了一系列使用不同算法进行的趣味艺术模块,用户可以上传一张自己的自拍然后让系统匹数据库中与你最像的肖像作品,还可以让系统用不同的作品完成从达芬奇到毕加索的演变。

Google Art & Culture app


12月初,一场名为“区块链的艺术”的会议在迈阿密海滩市举行,这只是美国众多有关区块链与艺术的讨论中,较为著名的一个。收藏家、画廊主、企业家齐聚一堂,讨论区块链技术为扩大艺术观众群,增加艺术品流动性、为独立媒体提供支持的多种可能性。

在艺术新闻里,我开始习惯看见“算法”和“AI”还有“区块链”。一方面我的确为科技具有的碾压式的强大力量而感到激动,另一方面,我也承认当AI根据样品图片列出满满一屏幕各式各样绿底红太阳的作品时,是一场艺术的灾难


05

·波动——艺术市场·

11月,大卫·霍克尼的《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Portrait of an Artist(Pool with Two Figures))在佳士得创造了9000万美元的纪录,让大卫·霍克尼成为了在世艺术家最高价格的保持者。

David Hockney ,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 painted in 1972. Acrylic on canvas. 213.5 x 305 cm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霍克尼的拍卖结果引起全世界关注之前的一个月,在苏富比伦敦的拍卖会上,另一幅肖像画创造了世女性艺术家的最高价格纪录。珍妮·萨维利(Jenny Saville)的落体自画像《被支撑的》(Propped)以12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Jenny Saville, Propped, 1992,COURTESY SOTHEBY’S


根据Artprice 2018年的报告,2017中到2018年中全球艺术拍卖交易额增长了19%,达到了19亿美元,交易量增长了17%,66850件当代艺术品成功售出。当代艺术价格指数增长了18.5%。

但是在下半年,尤其是最近的几个月,中美贸易战在股票市场产生的波动,则成为了影响艺术市场的另一个重要的客观因素。关于市场是否会走向艰难也成为了人们在2018年接近尾声讨会论的话题。


06

·走向中国——卓纳画廊、豪瑟沃斯、菲利普斯·

1月27日,已在纽约和伦敦拥有空间的卓纳画廊在香港空间正式开幕。开幕展出了比利时米凯尔·博伊曼斯(Michaël Borremans)的全新油画作品。3月26日来自瑞士的画廊豪瑟沃斯香港的空间开幕,首展呈现了美国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的作品。

《米凯尔·博伊曼斯:太阳的火焰》现场图片

马克·布拉德福特个展现象图片


同天,拍卖公司菲利普斯在香港开开设了在亚洲的首个画廊空间。开幕展“Hong Kong. Spotlight. Now.”带来了包括草间弥生、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等国际艺术大师的作品。

“Hong Kong. Spotlight. Now.”展览现场图片


9月20日法国当代艺术画廊贝浩登(PERROTIN)入驻上海外滩,带来了比利时艺术家温·德尔维(Wim Delvoye)的艺术作品。

温·德尔维个展现场图片


在今年3月香港巴塞尔博览会上采访画廊的经营者们时,面对国外的画廊,一个例行问题就是问他们有没有进驻中国的打算。虽然答案不一,但是越来越多国际画廊走向中国也是未来一个趋势。


07

·亚洲首次拍卖艺术概念——花真金白银买一个想法·


2018年9月30日,在香港苏富比2018年秋拍“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徐震®概念艺术作品《徐震超市》以70万港元起拍,160万元落槌,加佣金成交价为200万港元(拍前估价:HKD90,000-1,500,000)。买家得到是由徐震®签名的证书,以及被授予重建以及实施《徐震超市》的专有权。


《徐震超市》,香港蘇富比2018年秋拍“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说到艺术概念拍卖,很容易让人想到观念艺术。上个世纪80年代,观念艺术开始逐渐出现在拍卖市场中。1987年索尔·勒维特(Sol LeWeitt)的墙画作品《一万条10英寸长的线,平均分布在一面墙上》(1971)作为最早进入拍卖行拍卖的观念艺术作品之一,在以$26,400美元的价格(相当于今天60万美元)在佳士得成交。《徐震超市》艺术概念的拍卖并不等同于传统观念艺术的拍卖。如果用上个世纪5、60年代观念艺术诞生之初的标准给《徐震超市》贴上观念艺术的标签,所限制的可能性也许比它更够赋予意义要多的多。观念艺术在市场中交易的内容是“观念”,因为观念即作品;那一件非传统的观念艺术在市场中出售观念,出让的是它的什么呢?

索尔·勒维特(Sol LeWeitt),1969年8月


《徐震超市》在苏富比上拍的行为也是对作品自身艺术生命力的一个发展。此外,作为亚洲首次拍卖艺术概念,这样的探索尝试对香港苏富比的主体市场来说会不会过于前卫?还是会激发出亚洲艺术市场的新活力?成功出售后,这件作品之后的命运如何?


这些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过程中没有先例可寻的问题,都值得关注。


08

·突破界限——班克斯·

最后的事件名额我给班克斯在拍卖现场的作品“半自毁”,为了这个神秘艺术家做出的突破,也为他给我增加了一个和不在艺术圈的朋友聊天时的艺术话题。尽管他反抗艺术市场的行为从结果上看只能讽刺地增加市场对他作品的需求。


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