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位画廊主漫谈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上)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1   浏览数:332   最后更新:2018/12/06 13:12:57 by guest
[楼主] 蜜蜂窝 2018-12-05 10:35:22

来源:Artsy官方


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起与艺术市场的推动密不可分,画廊主一直是行业发展的核心力量。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半路出家”,从艺术家、策展人、藏家等身份转向经营画廊。当经历市场的起伏之后,他们的理想与热情是否改变?Artsy 盘点了二十位活跃在中国当代艺术界的画廊主——无论顺境还是逆境,他们如何与中国当代艺术共进退?


“摆脱纯西方的眼光”

张颂仁,汉雅轩画廊主理人。摄影:Henry Wong,图片致谢汉雅轩画廊


张颂仁

汉雅轩画廊主理人

成立时间:1983年


说起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崛起,张颂仁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这位画廊主从1980年代开始在香港经营汉雅轩,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第一代推手之一。1993年,由他参与策划的“后八九——中国新艺术家展”直接影响了包括王广义、李山、余友涵、张晓刚、方力钧、刘炜等艺术家随后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亮相。这些艺术家很快就进入全球的艺术体系,作品在重要的美术馆、双年展上展出。张颂仁指出,虽然中国艺术家的声望已经能与西方艺术媲美,但他们的市场真正迸发则是在2000年之后。

汉雅轩画廊正在展出“白水黑山:严善錞、曹晓阳”双人展,摄影:Kitmin Lee,图片致谢汉雅轩画廊


经历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从无到有,再到被热烈追捧的过程,张颂仁认为商业因素已经变成一股左右艺术创作的重要力量;而画廊主的立场与视野是决定能否有效推动艺术家的关键因素。张颂仁指出,很少人能够真正预设市场的走向,但他希望市场的发展能够趋向多元化:“我觉得中国的收藏界现在还是被西方的价值牵着走,这个问题不单是收藏,艺术家的创作、研究的视野都应该要进行新的思考,摆脱纯西方的眼光,加入更丰富的多元角度,比如说我们要更多关注近邻,尤其是印度、日本、马来西亚等国家。”他近年来的部分工作重心放在对亚洲邻国的文化、思想研究上,希望鼓励多元化的亚洲视野。在张颂仁看来,经营画廊是一个“活”的工作:“整个历程都要贴着时代的变迁在走,不断地去找跟这个时代对话的一个位置。”


中国艺术市场“需要更快、更大范围的发展”

劳伦斯· 何浦林,香格纳画廊创始人。摄影 © Robert Bellamy,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劳伦斯· 何浦林

香格纳画廊创始人

成立时间:1996年


1996年,劳伦斯·何浦林(Lorenz Helbling)在上海成立香格纳画廊,随后画廊的版图分别在2008年和2012年扩张至北京以及新加坡。与画廊一同成长起来的艺术家周铁海、丁乙、张恩利、杨福东、曾梵志等都已经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2016年,香格纳庆祝成立20周年并进驻西岸艺术中心。扎根中国多年的瑞士人有足够的经验与资历“笑傲”艺术界,但在何浦林看来一切才刚刚开始,他认为:“中国的艺术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依旧需要更快、更大范围的发展。”

丁乙,《阁架》,2018。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2000年,香格纳是首家参与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本土画廊。以往大家思考的更多是如何把中国当代艺术带向国际市场,而现在,是世界走进中国。何浦林认为,国内艺博会的兴起是推动中国与国际艺术界互动重要因素之一,“市场竞争愈加激烈,公众对艺术的认知也在不断加深,画廊的展览也要更有想法。”


目前艺术圈缺乏对艺术本身的严肃探讨

卢杰,长征空间发起人,“长征计划”的发起人和总负责人。摄影:ARTEXB,图片致谢长征空间


卢杰

长征空间创始人

创立时间:2002年


长征空间的门外悬挂着两面旗帜,分别代表着“长征计划”与“长征空间”,这似乎表明了发起人的“革命初心”。1999年,卢杰发起“长征计划”,“计划”于2002年正式开始,邀请国内外艺术家沿着红军长征的路线进行艺术实践。长征空间是798艺术区的第一批画廊,空间早期的项目很多都围绕“长征计划”的议题展开,项目内容包括展览、表演、出版等。


长征空间合作的艺术家涵盖了老中青三代的代表性人物,吴山专、喻红、汪建伟、刘韡、展望、陈天灼等。至今,卢杰还保持着“长征计划”与“长征空间”并行的经营模式,“长征计划”最新的展览 “工作中的再展示”在今年11月开幕。

长征空间内项目“长征计划:工作中的再展示”中央展示区,摄影:ARTEXB,图片致谢长征空间


卢杰近几年来鲜少接受采访。他曾经在媒体上公开表示对目前艺术生态的失望,指出艺术圈过分强调市场价值和媒体曝光率,缺乏对艺术本身的严肃探讨。也许卢杰不是第一个感到疲态的画廊主,而长征空间这代的画廊会不会遇到面对年轻受众时束手无策的问题?画廊又会如何应对“市场价值独大”的局面?卢杰的两万五千里长征路漫漫。


把艺术以及与之相关的创造性活动视为“维他命”


张巍

维他命艺术空间的联合创始人

成立时间:2002年


上世纪90年代起,广州的当代艺术实践异常活跃,当时汇集了如大尾象艺术小组、阳江组、曹斐等一批先锋艺术家。与其他优秀艺术资源的集中地相比,广州艺术市场的发展不如北京、上海热烈。2002年,胡昉与张巍创立维他命艺术空间,成为广州首间当代艺术画廊。也许是受到广州艺术家倾向于从日常生活汲取灵感的启发,维他命空间最早的落脚点是在居民楼中,这也有别于一般商业画廊扎堆艺术区的路径。维他命空间目前已经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画廊之一,合作的艺术家包括郑国谷、白双全、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以及傅丹(Danh Vo)等。


张巍是首位进入巴塞尔艺术展香港站评审委员会的中国画廊主,但她似乎有意淡化自己作为画廊主的身份,很少公开谈及与市场、经营有关的话题。当我们向她发出采访邀请时,她礼貌地回应说从不接受关于画廊运营方面的采访。大概对于画廊而言,比追求商业更重要的是“(把)艺术以及与之相关的创造性活动视为维护我们精神健康运作的‘维他命’。”


“市场的不稳定性会比以前强烈”

冷林,北京公社创始人。图片致谢北京公社


冷林

北京公社创始人

成立时间:2004年


冷林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毕业后分别以评论家、策展人、拍卖组织者等身份活跃于艺术界,日后成为艺术市场化最重要的本土推手之一。2002年他从德国归来,正经历巨变的中国当代艺术愈发需要一个能够表达的场所,于是他决定自己创办艺术空间,“北京公社”让他多年的思考和实践得以生根发芽。公社合作的艺术家中有张晓刚、岳敏君、宋冬、尹秀珍这些已经功成名就的人物,也有新生代的中坚力量,如梁远苇、马秋莎、杨心广、赵要等人。2008年起,冷林加入佩斯画廊,成为画廊亚洲地区的合伙人并担任其北京、香港、首尔画廊的总裁。

北京公社,图片致谢北京公社


从学术研究到策展再到经营画廊,这个过程在冷林看来并不是计划中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被“推到”画廊主的角色上,而一人身兼数职也是市场发展初期的常态。“当时并没有一个成熟的艺术市场,很多环节都缺乏明确的分工;画廊主在中国是一个新的角色,需要不断摸索如何填补这个空白领域,早期出现的角色混乱或者一人承担多角色是正常的。我觉得这个历史阶段可能已经过去了。”冷林还有一个身份是艺术小组“政治纯形式办公室”的一员。


冷林认为,接下来的艺术市场发展速度不会放慢,而如何应对变化中的不稳定性是大家共同的问题:“市场的变化从未停过。大的画廊会继续壮大,中档的画廊越来越处于需要用一种疯狂的发展速度来应对市场变化的状态。市场的不稳定性会比以前强烈。”


“经营画廊从没有过所谓的‘转折点’”

左起常青画廊三位创始人莫瑞西欧·瑞哥罗、洛伦佐·飞亚斯奇、马里奥·克里斯蒂阿尼,2017年,安东尼·葛姆雷于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空间个展现场 ©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 北京 / 穆琳 / 哈瓦那。图片致谢常青画廊


马里奥·克里斯蒂阿尼

北京常青画廊创始人

成立时间:2004年


自1990年起,克里斯蒂阿尼(Mario Cristiani)与和另外两位合伙人莫瑞西欧·瑞哥罗(Maurizio Rigillo)、洛伦佐·飞亚斯奇(Lorenzo Fiaschi)共同开启经营画廊的事业。他们的第一间画廊位于意大利的中世纪小镇圣吉米亚诺城(San Gimignano);三位创始人并没有想到他们日后会与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的艺术家进行合作。2004年,常青画廊(Galleria Continua)在北京798艺术区设立分支,随后又分别于巴黎市郊穆琳(Le Moulin)和哈瓦那开设新空间。北京常青画廊是最早将国际艺术大师带到中国的画廊,比如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等。画廊最近为“贫穷艺术”的奠基者皮斯特莱托举办的个展“镜面之上”备受瞩目,这是艺术家时隔10年之后再次来到北京。

贫穷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个展“镜面之上”在常青画廊北京空间展出 ©艺术家和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 / 北京 / 穆琳 / 哈瓦那,摄影:Oak Taylor Smith,图片致谢常青画廊


圣吉米亚诺城、北京、穆琳、哈瓦那,每个地点都带有各自的性格,地方性与全球化的权衡是画廊需要思考的问题。而这种 “重口难调”的局面似乎是他们想要挑战的;也许不过分迎合本地市场的喜好,而是注入新的艺术视角才是画廊“常青”的原因。在被问及关于画廊经营的转折点以及成就感时,克里斯蒂阿尼回答道:“对于我以及和我一起工作的艺术家们而言,从没有过所谓的‘转折点’。在我看来,艺术工作是无止尽的,需要持续的探索以获得对它更好的理解。”而与艺术市场未来可能遇到的挑战相比,更令这位画廊主担心的是人类要面对的全球性危机,比如民族主义的回归、气候问题以及引发战争的危险。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希望艺术“可以为将来的光明作出微不足道的贡献。”


“真正的变化还在酝酿中”

杨健个展“在不可能相遇的时间和利维坦的注视下”,空白空间,2018。图片致谢空白空间


田原

空白空间北京主理人

成立时间:2004年


2004年,国内的画廊行业才刚刚起步;田原从德国白登湖艺术学院深造回国,加入空白空间北京团队。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为艺术市场带来愁云,那一年无论对画廊或是田原本人都是一个重要的关口——她成为了空白空间的新主人。“当时国内外艺术行业及画廊业的发展情况使我开始重新思考,包括行业的生态、前景等。基于此,我们在2009年重新进行了画廊的规划,包括和年轻艺术家的合作、构建全新的工作团队等。”

Christine Sun Kim 个展“With a Capital D”,空白空间,2018。图片致谢空白空间


之后,画廊从798艺术区搬至草场地,经营的重心也放在新生代艺术家身上。与空白空间合作的新锐艺术家高露迪、何翔宇、李姝睿、刘辛夷等已经逐步成熟。当被问到未来5年的艺术市场中最大的变化将会是什么,田原说:“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和艺术从业人员会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来,他们会给行业的各个方面带来新的气象,泛艺术领域的产品和消费者也会大量涌现。但这些都只是趋势,真正的变化还在酝酿中。”


“市场反思繁荣,行业系统‘脆弱’”

陈海涛,站台中国联合创始人。图片致谢站台中国


陈海涛

站台中国联合创始人

成立时间:2005年


站台中国的创始人孙宁和陈海涛同为艺术家出身。站台创立之初,夫妇希望做一个组织展览和推动国际艺术交流的平台。站台中国策划过不少实验性的展览,比如 “丛林”系列发掘了一批新锐艺术家,像孙逊、贾蔼力、赵赵等。2006年,站台中国与纽约 MoMA PS1 当代艺术中心合作呈现了“13个:今日中国影像”,成为国际上最早聚焦中国新媒体和影像语言的展览。站台最初的理想是以非营利性的模式运营,但有限的外部支持与内部自我造血体系的不完善导致他们逐步向商业画廊过渡。

刘港顺个展"午夜出版社"现场,站台中国,2018,图片致谢站台中国


站台中国经历了自身经营模式的转变,这期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也逐步扩大。陈海涛指出市场看似繁荣,但艺术行业系统却是“脆弱”的,这种“脆弱”又可以理解为学术标准和价值系统建设的不完备,最直接的影响是艺术品价值的形成。他说道:“我认为一件艺术品的价值是建立在一个学术的信用系统当中的,它包含美术馆、收藏、资助体系等。比如美术馆应该扮演一个文化标本保存和学术梳理的工作,但目前看来国内的艺术机构还明显不足。大多数情况下,大家直接把艺术品的价值与市场挂钩,例如把拍卖结果视为流行的风向标等。目前我们没有真正树立起完善的艺术品信用系统,这也是一个中国当代艺术非常突出的问题。”


画廊是“本地文化景观的重要组成”

林明珠,藝術門画廊创始人。图片致谢藝術門画廊


林明珠

藝術門画廊创始人

成立时间:2005年


上世纪90年代,林明珠(Pearl Lam)从香港来到上海,她接触到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并着迷于他们对古典文化、哲学思想的讨论。接受西方教育的林明珠开始思考自身的文化认同问题,并将这样的思考带到了往后画廊的经营之中。2005年,林明珠在上海成立对比窗画廊(藝術門画廊的前身)。与她合作的艺术家,比如朱金石和苏笑柏,并不急于去定义何为中国当代艺术,而是通过从多种角度重启与传统的对话来创造丰富的视觉语言。2012年,林明珠回到出生地香港开设新的空间,这对她来说是商业上重要的一步;此时的香港也已经从原本的文化荒漠晋升为亚洲的艺术中心之一。

“回忆的巨厦”展览现场, 藝術門画廊,香港, 2016,图片致谢藝術門画廊


目前,藝術門(Pearl Lam Galleries) 在上海、香港以及新加坡均设有空间。在她看来,画廊主有两大要务:一是要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比如在谈及画廊所面对的挑战时,她提到税收、利率以及贸易战都有可能影响艺术品的交易,市场也将迎来更严峻的考验,而高质量的国际博览会和藏家数量的增加有可能帮助画廊克服市场的挑战;二是让画廊成为“城市和本地文化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鼓励创造力,拓宽我们视野的地方。”


“画廊和艺术家都应该对市场有更为理性的预判”

毛栗子,《花非花 No.3》,布面油画,150 x 150 cm,2014。图片致谢北京艺门画廊


马芝安

北京艺门画廊创始人

成立时间:2005年


马芝安(Meg Maggio)20世纪80年代来到中国,从收藏开始进入艺术圈,于2005年在草场地创办北京艺门画廊
(Pékin Fine Arts),并邀请艾未未为画廊设计展览空间。2012年,画廊在香港黄竹坑设立分支。在马芝安看来,“为艺术家服务”是画廊的首要职责:“画廊绝对是一个提供服务的公司,第一是给艺术家们提供服务,第二是给我们的客户提供服务。”马芝安之所以把第一间画廊开在北京并不完全出于市场的考虑,她说道:“画廊本身不应一味地去追求市场,每个地方的市场都有优点和缺点;画廊要追求的是艺术家,是所在地是否有文化艺术氛围。北京艺术家多、艺术院校多、艺术机构多,从这一点上看很适合开画廊。”目前,北京艺门画廊合作的艺术家有张大力、毛栗子、柳迪和已故艺术家陈劭雄等。

柳迪,《自我的重量》,3D动画,20'00'',2017。图片致谢北京艺门画廊


谈到未来五年中艺术市场的变化,马芝安认为全球范围内发展网络和线上平台会是一大趋势;马芝安坦言自己经历过艺术市场的高峰和低谷,她指出画廊和艺术家都应该对市场有更为理性的预判。“画廊在作品的定价上要更为合理,让大家都能接受。另外要多与艺术家沟通,不要让他们在售价上有不切实际的期望。”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guest 2018-12-06 13:12:57

来源:Artsy官方 王嘉里Lijie Wang


二十位画廊主漫谈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下)


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起与艺术市场的推动密不可分,画廊主一直是行业发展的核心力量。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半路出家”,从艺术家、策展人、藏家等身份转向经营画廊。当经历市场的起伏之后,他们的理想与热情是否改变?Artsy 盘点了二十位活跃在中国当代艺术界的画廊主——无论顺境还是逆境,他们如何与中国当代艺术共进退?


保留实体空间的重要性

小麦,麦勒画廊联合总监,图片致谢麦勒画廊北京-卢森


小麦(René Meile)

麦勒画廊联合总监

北京分支成立时间:2005年


麦勒画廊由乌斯·麦勒(Urs Meile)在瑞士卢森创办。1995年,他受到时任瑞士驻华大使乌利·希克(Uli Sigg)的邀请来到中国,从此开启了他与中国当代艺术界的深入交流,并与一批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合作,包括王兴伟、艾未未、谢南星、邱世华等。2005年,小麦随着父亲来到北京,开始学习中文并参与画廊的运营;从祖父辈开始,他是家族中从事艺术品交易的第三代人。

胡庆雁,“空洞的,多余的”展览现场,麦勒画廊北京,2018,图片致谢麦勒画廊北京-卢森


2017年,麦勒画廊在798开设全新空间。小麦认为,虽然艺术界越来越重视发展在线平台,而且越来越多的交易在遍布全球的艺博会上发生,但他依旧相信画廊保留实体空间的重要性:“对于画廊来说,实体空间存在的意义更多是为艺术家考虑,他们在创作时也会设想作品在怎样的空间里展出。实体空间能让他们更全面地呈现作品,这是艺博会做不到的。另外,空间也能为作品提供与观众互动的机会,让艺术家接收到最直观的反馈。” 除了艺术在实体空间中的互动,小麦认为画廊主与藏家也应该有更多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艺术圈也在经历着信息爆炸的时代,面对大量扑面而来的信息,藏家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消化,然后做出判断。也许传统的会面、交谈是能够深入交流的最佳方式。” 当被问及画廊业的未来发展,小麦认为,这必定会受到中国社会的政治与经济环境的直接影响。


“要充分地了解艺术家以及藏家的心理需求”

博而励画廊合伙人包文麟和贾伟,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贾伟

博而励画廊合伙人

成立时间:2005年


博而励画廊(Boers-Li Gallery)由策展人包文麟(Waling Boers)与皮力在2005年创办,前身为Universal Studios-Beijing(“U空间”)。博而励画廊创立的初衷以策展为核心,所以画廊十分重视对展览的投入;许多艺术家的重要个展都得以在画廊实施,包括张培力、邱黯雄、廖国核、王郁洋等。去年,画廊在纽约开设新空间,成为少数“走出去”的本土画廊。

“张培力:既然”于博而励北京展览现场,2018。图片致谢博而励画廊


2016年,博而励邀请具有丰富收藏经验的贾伟加入,成为画廊的合伙人。贾伟曾任英国红楼基金会(Red Mansion Foundation)驻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帮助基金会建立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品。与基金会创始人Nicolette Kwok 相识对于贾伟来说是人生的转折点,由此她从经营奢侈品牌的商业领域转向艺术行业。此外,贾伟还有6年的拍卖行任职经验。和很多画廊一样,博而励经历了从非营利向商业画廊的转变,而贾伟在藏家关系拓展和维护方面的工作则有别于创始人以策展为导向的工作重心,使得画廊的分工更为明确,逐步完善专业化运营。在贾伟看来,经营画廊最有成就感的是能与藏家建立友谊,而若要扮演好画廊主的角色,就必须“要充分地了解艺术家以及藏家的心理需求。”


"公共机构收藏的力度会越来越大"

刘杰,千高原艺术空间创始人,图片致谢千高原艺术空间


刘杰

千高原艺术空间创始人

成立时间:2007年


成都在中国当代艺术版图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深厚的人文底蕴滋养了不少文化、艺术界的领军人物。从2001年开始的成都双年展到今年举办的首届“艺术成都”博览会,这座城市已经成为大陆范围内除北京、上海之外最为活跃的艺术发生地。刘杰在2007年创办千高原,画廊根植于成都以及整个西南地区的艺术发展。作为当地最有代表性的画廊,千高原目前与一批活跃的当代艺术家合作,包括毕蓉蓉、陈秋林、王川、翟倞等。


刘杰自认为是一个成就感不高的人,但令他感到欣慰的是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千高原依旧在成长。与很多画廊主一样,画廊成立之初刘杰把工作的重心放在艺术家的推广上,包括策划展览和学术研究等方面,而在画廊的商业经营上则是慢慢地去摸索。现在,刘杰认为画廊主“既要有艺术上的认知,又要懂专业的经营。”

王川,《宋庄之八》,布面丙烯,150×200cm,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和千高原艺术空间


刘杰指出,目前收藏系统中占主导的是私人领域的藏家,但随着社会对艺术的认知不断加强,他预测 “接下来的五年甚至十年公共机构收藏的力度会越来越大。” 另外,他认为未来市场中,艺术品交易量会有结构性的变化。目前的数据显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艺术品交易市场,但这其中古画、古董等的交易占很大比例,而当代艺术品在今后会扩大市场份额。


“画廊不是一个能够暴富的行业”

曲科杰,魔金石空间创始人,图片致谢魔金石空间


曲科杰

魔金石空间创始人

成立时间:2008年


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正经历“寒冬”的考验;当大家都在谈论“市场何去何从”之时,曲科杰在798艺术区成立了魔金石空间。曲科杰自己就是艺术家,画廊空间的前身正是他的工作室。当时,他感到当代艺术被浓重的商业气氛所笼罩,很多优秀的年轻创作者缺少展览和市场推广的机会,这也是他创立魔金石的初衷。与画廊合作的艺术家并不是市场中最受追捧的,但他们的创作却值得深入研究,比如庄辉、于伯公、李景湖等。2017年,画廊还为独立影像创作者王兵举办展览。

铁木尔·斯琴,“东 南 西 北”展览现场,魔金石空间,2018。图片致谢魔金石空间


这些年,魔金石也开始频繁参与博览会,渐渐靠近传统的画廊经营模式,但在曲科杰看来,他的初衷并没有改变:“市场越大、越国际化,就有越多人在商业的诱惑下迷失方向。画廊不是一个能够暴富的行业,要始终保持敏锐的艺术判断力和热爱艺术的情怀”。曲科杰认为,“中国现当代艺术的价值系统一直是不完整和紊乱的”,他希望魔金石可以挖掘艺术史中的“遗珠”,尤其是50-60年代出生的一批创作者。面对艺术市场有可能再次经历的“严寒考验”,曲科杰并不悲观,他说道:“由于全球经济整体低迷,未来几年的艺术收藏会趋于数据上的低谷,市场变得更加保守,收藏家会越来越理性。真正热爱艺术的人在冷静思考后会持续投入,我认为这对未来艺术市场的发展是健康的。”


“需要更多地从艺术史的角度来评价艺术家”

王欢,艾可画廊主理人,图片致谢艾可画廊


王欢

艾可AIKE画廊主理人

创立时间:2005年


艾可画廊2005年由意大利人罗伯特·切里西亚(Roberto Ceresia)创立,2008年进驻上海M50艺术园区,并于2016年迁至上海西岸新址。王欢与艾可的缘分始于2013年,随后他曾经任职于香港白立方画廊。2017年他以合伙人的身份再次加入艾可,成为第二任画廊主,全面主持画廊业务和经营方向。艾可的展览项目关注实验、观念以及创新的艺术实践,目前合作的艺术家有李然、唐狄鑫、陶辉、王一、杨圆圆等。


王欢在大学时期主修生物,尽管不是艺术科班出身,但他坚定地将经营画廊作为职业生涯的发展方向。成为艾可画廊的第二任主人对他来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点;新手上道,他也逐渐在全盘经营画廊中找到乐趣:“去年我开始独立策划画廊的展览和项目,带领画廊参与不同的艺博会。在这个过程中看到好的作品被重要的收藏家和艺术机构认可,这些都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吕振光,“伏脉千里”展览现场,艾可画廊,2018,图片致谢艾可画廊


王欢认为,未来十年到二十年间,中国的当代艺术会经历一段沉淀期,以市场为导向的思考方式将会改变,“2000年到2008年算是一个市场的拐点,市场的热度散去之后一批泡沫被挤压掉。艺术是一个比较传统的行业,它的发展节奏比较慢;同时艺术家也需要经历阶段性的发展,今后需要更多地从艺术史的角度来评价艺术家。”


“我们需要更多的想象力”

马修·伯利塞维兹,BANK画廊创始人,图片致谢BANK画廊


马修·伯利塞维兹

BANK画廊创始人

成立时间:2013年


在成为画廊主之前,马修(Mathieu Borysevicz)做过艺术家、编辑、策展人。创办一家正规的画廊并不是马修最初的目标,他最先成立“MABSOCIETY”, 以策展工作室的形式来做有意思的项目。到现在,马修对经营一家“非常成功的画廊”不以为然,他在采访中一再强调这个行业需要想象力和灵活度。


作为一家刚起步的画廊,很多人误以为BANK只与年轻的艺术家合作,但在艺术家的选择上,马修也相当“灵活”。翻看画廊的合作列表,你会发现有重量级的艺术家玛丽亚·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森山大道等;也有年轻一代,如林科、厉槟源、娜布其等。在画廊主看来,他不会按照资历来划分艺术家,而要看作品是否“有意思、有深度和诚实”。

黄彦彦,《云诗》,2017,图片致谢艺术家和BANK画廊


谈到近期的市场生态,马修表示他明显感到画廊业的疲态,似乎越来越缺乏想象力。他说道:“我们今年做了八个博览会,画廊本身有六个展览,挺累的。其他的画廊也许做的更多,画廊主变得越来越忙。这个行业的模式比较落后,但除了博览会和常规的经营项目,画廊主有没有思考新的开拓方式呢?艺术也可以与其他品牌或者不同行业进行合作、互动。我们需要更多的想象力。”马修指出,目前画廊的经营成本不断增高,而且市场已经不如从前强势,但并不代表不会出现好的艺术。“我觉得经济环境不理想的时候艺术也会好。毕竟市场不是衡量艺术的唯一标准。也许商业上对艺术的投入会少一些,但仍然有其他途径建立一个好的生态。”


年轻画廊的“艺术探新”

王子,天线空间创始人,图片致谢天线空间


王子

天线空间创始人

成立时间:2013年


艺术市场的繁荣也催生出一批新的受众,他们的思维更为活跃、更具国际视野,对于新兴艺术家的作品有着很高的关注度。因此,许多新晋画廊将工作重心放在挖掘新生代艺术家身上,坐落于上海M50艺术区的天线空间就是其中一家。画廊的创始人王子希望帮助年轻艺术家与市场进行更好的互动。天线空间合作的艺术家有中国80后的佼佼者,例如李明、关小、韩冰等,也有活跃在西方艺术圈的杰出艺术家,比如刚刚斩获2018年麦克阿瑟天才奖的曾吴(Wu Tsang)和目前在画廊举办个展的Allison Katz。画廊创立初期得到上海ART021艺博会联合创始人周大为与应青兰的支持,随后进入独立运营。

Allison Katz,“短火缪斯”展览现场,天线空间,2018,图片致谢艺术家和天线空间


作为一家年轻的画廊,天线空间十分重视艺博会这个平台,已经频频亮相国内、国际的重要博览会,其中包括上海的西岸、伦敦的弗里兹、巴黎的FIAC与香港、迈阿密的巴塞尔等。2018年,王子首次入选巴塞尔香港站的艺术展评审委员会,成为“艺术探新”单元的评审委员。对于年轻一代的画廊主来说,参与艺博会不仅仅是商业上的考量,它已经变成交流和发声的重要渠道。


市场扩大后,画廊对艺术家的投入却变得越来越保守

没顶公司,图片致谢没顶公司


徐震

没顶公司及没顶画廊创始人

成立时间:2014年


徐震也许不是最懂得经营画廊的老板,但他认为自己最了解艺术家。2000到2009年这段时间里,他的团队一直通过非营利的艺术项目来支持艺术家的发展。但他慢慢意识到光靠“热情”不足以支撑项目的可持续性;因此,他在2014年正式成立没顶画廊,以商业化的方式来支持创作。目前画廊的运营主要由金利萍、周冰心和关超群负责,而徐震更擅长的是与艺术家进行沟通。他从自身与不同画廊的“爱恨情仇”来思考如何与当下新一代艺术家合作。


目前与没顶画廊合作的年轻艺术家可能不是市场上最抢手的,但徐震并不急于把他们推向商业上的成功。这与他早期的经历有关:“我1999年开始和香格纳、长征合作,那时候我也算是年轻艺术家。当时我们大家商量一个好的方案就会全情投入地去实现,画廊老板也没有那么计较成本、市场等因素。那个时候的创作也成为我个人很重要的作品,它也许还能影响更多人的思考。如果我做画廊我也希望是这个样子。” 他认为,市场的扩大反而会让画廊对艺术家的投入变得越来越保守。

苗颖,“他山之石”展览现场,没顶画廊,2018,图片致谢没顶画廊


徐震观察到时下很多年轻艺术家受到“网红”经济思维的影响,希望通过捷径来获取快速的成功。他并不反对年轻艺术家追逐商业、名利上的成功,但他看重的是这些创作能否提供某种艺术价值。在徐震看来,画廊对于年轻艺术家来说只是一种可能性,他不希望艺术家过早牺牲创作上的自由。


另外,徐震指出,目前的本土画廊行业遇到的瓶颈之一是如何真正走向国际市场的问题。他认为很多国际画廊进入中国的市场,但中国画廊走出去还是比较难,因为中国艺术家在全球艺术市场中的普及仍然需要时间的酝酿。而那些尝试代理国外艺术家的中国画廊,同样面临本土藏家对国际艺术家的接受度问题。


“活下去,活得更久一点”

广州画廊,图片致谢广州画廊


胡向前

广州画廊联合创始人

成立时间:2015


艺术家开画廊已经不是新鲜事,他们中有的经营成功,有的仍在摸索中前进。由艺术家胡向前、林奥劼、林敬新共同出资成立的广州画廊就是知难而上的例子。


广州的当代艺术市场并没有北京、上海那样热闹,但作为珠三角地区的核心城市,依旧活跃着一批年轻的艺术家。而广州画廊的成立初衷就是希望与本地的年轻一代共同成长。目前,他们代理的艺术家包括陈丹笛子、黄永生、黄河等。胡向前说:“在广州做当代艺术的第一代是维他命空间,他们已经是具有国际规模的画廊。我们需要一个关注本地艺术生态,能够支持年轻艺术家的画廊。” 也许因为有不少前车之鉴,胡向前很清楚地认识到经营画廊不能只靠热情与理想,所以他与合伙人也一直在思考画廊专业化经营的问题。他说道:“毕竟艺术家还要投入创作,不能负责所有的事情。我们把画廊的框架搭建好,之后需要交给专业的人来打理,比如画廊经理负责日常运营,还有销售团队对接藏家等;构建团队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

广州画廊团队,图片致谢广州画廊


广州画廊从2016年开始积极参与艺博会,但对于艺术市场的走向与动态胡向前似乎不太关心:“市场好像和我们没有多大关系,我们卖的作品价格都不高,而且都是年轻艺术家,他们还没有真正进入所谓的市场。” 他对画廊的期望只有一个:“活下去,活得更久一点”。


市场真正的寒冬是“对艺术家没有足够的、持续性的支持”

许宇,香港卓纳画廊总监,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许宇

香港卓纳画廊总监

成立时间:2018年


卓纳画廊创立于1993年。2018年,画廊进军亚洲市场,在香港开设分支并邀请许宇出任画廊总监。在这之前,许宇曾经在上海经营自己的画廊,Leo Xu Projects。开办画廊对他来说是事业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个过程中他也逐步对画廊主的角色有了愈发直观、清晰的认识。


在许宇的观察中,大家早期对画廊主的认识十分模糊,或多或少带有一些想象的成分:“大多数情况下大家都是在一个道德的立场上来虚构画廊主的角色,比如这个人应该跟艺术家共同成长;要具备学识和鉴赏力,能做相中黑马的伯乐;最好是像孟尝君养门客一样一直赞助那些无法销售的艺术家。” 随着艺博会的兴起,大家与画廊交流的机会也增多;再加上本地新画廊的崛起,许多像他一样“白手起家”的画廊主对这个职业本身有个更切实、全面的认识;不再是“道听途说”,或是通过碎片化的媒体信息来了解。这其中,他经历过画廊到底是追求学术上有所建树还是在要取得商业成功的争论,而业内对画廊的展览、经营、学术职责等的认识也是近年两年才被广泛讨论。

“弗莱文、贾德、麦克拉肯、桑德贝克”展览现场,卓纳画廊香港,2018。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许宇认为艺术市场未来最大的挑战未必是“资本的寒冬”,而是对于艺术家的发展缺乏长期有效的支持机制:“经济的不明朗或许会给市场带来负面的影响,但市场也可能会进入一个转换、调整的阶段。我觉得这么多年来真正意义上的‘寒冬’大家都是避而不提的;那就是对艺术家没有足够的、持续性的支持。艺术家在短期内被追捧,被消费,市场翻台之后他们就无人问津。市场的热度褪去之后大家都不再关心他们的发展。”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