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关键词带你走进陆平原“迷の童年”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59   最后更新:2018/10/03 13:57:33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8-10-03 13:57:33

来源:HOW昊美术馆


2018年8月25日,昊美术馆邀请艺术家陆平原以《如何走进“迷の童年”》为题,为观众讲述了他的创作历程。昊美术馆特别根据此次讲座内容,节选整理出十个“关键词”带你走进陆平原“迷の童年”

讲座现场,昊美术馆,2018


陆:“

01 出生


我创作的兴趣点基于一些传说故事,我认为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是一个故事。我的出生非常离奇:据说就在我快要出生的时候,当时窗外电闪雷鸣,有一个闪电球一直在窗外飞,像是一直在寻找什么东西,突然从窗户里串进来,钻到我妈肚子里,后来我就出生了。这种神奇的事情后来一件接着一件发生,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创作中经常用到这些因素的原因。


02 薛定谔

陆平原,《薛定谔》,猫,尺寸可变,2014 -


这只猫叫薛定谔。其实它从正式血缘关系来说,是我的儿子,因为它是我和另外一只母猫生的,在2014年春节的时候,我在家里休息,父母都出门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了一个懒觉,有一只母猫从窗台上跳下来,跳下来的时候我没有看清楚,就感觉它好像变成一个女人,我也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跟它发生了一些很暧昧的关系,随后她变回成猫,消失不见了。之后家中的母猫便怀孕了生下薛定谔。薛定谔还有个妹妹现在还在家里,妹妹叫川久保玲球,薛定谔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我把它当成儿子一样照顾,它也可以算是跟我成长在一起的一件作品。

薛定谔在陆平原个展“惊奇的发现”展览现场


03 河原温


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有点像是一个负担,我在梦里答应了一个人,要做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梦醒来以后就后悔,但是梦里已经答应了就必须做完。有一个叫河原温的艺术家,他是我一直非常喜欢的,在2014年他去世了,他一生的作品都是跟时间、生命、人和肉体,跟人的永恒的追求有关。他有一件很有名的作品系列“今天”系列,这个系列的绘画以一天的时间为单位和内容,必须当天画完,如果当天不能完成就需要把画毁掉。

陆平原-河原温 今天系列,《2015年3月3日》


所以他在2014年去世的时候理论上这件作品就停止了,但是在他去世没多久,我在做梦的时候感觉到我头顶有很强烈的光,这个光照得我完全睁不开眼睛也醒不过来,我感觉光中间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用一种声音告诉我他就是河原温,他需要我帮他做一件事情,他说能不能让我帮他继续做“今天”系列的作品,因为他觉得他没有死,需要一个在世的人做这件事情,我在梦里答应了他,我后来醒来以后就开始研究他是怎么做“今天”系列绘画的,研究完以后非常后悔,因为这个系列做起来非常非常复杂,我后来学习了很久如何开始完成它。


04 詹姆斯·斯坦利


还有一件挺改变我自己对于艺术看法的作品,我前年在曼城周边的小城市Bolton抓了一个鬼,这个鬼叫詹姆斯·斯坦利(James Stanley)。我当时是在网上搜索与曼城有关的信息,发现曼城对于我来说很有意思的一个地方,不是这个城市本身或足球,而是这个地方周围有一个小镇叫Bolton,Bolton有一个非常古老的酒吧,这个酒吧里面用一个监控探头拍下一个鬼影,这个“灵异录像”流传在网上,当时是非常清楚的,是一个长发男人的形象。另外,这个酒吧也是英国第二古老的酒吧之一。

陆平原个展

《詹姆斯 斯坦利-第七世德比伯爵》展览现场


所以我当时去Bolton两次,为了看这个酒吧的地形,并精心筹划了一套行为模式,这套行为模式能把这个鬼抓进罐子里面,我在曼城的展览就是把鬼装进罐子里以后放在现场的一个展览,这个罐子是我为他定做的一个金属罐子。现场还有贴了一个像故事的说明,这个说明描述了我如何把这个鬼装在罐子的,罐子顶部刻了他的名字。这个展览当时上了曼城的报纸,这个报纸很不幸被酒吧老板看到了,所以后面的事情就发生了,他当时开始联络一些媒体接受采访,说有个中国人偷了他的鬼,并呼吁让我把他的鬼还给他,他也不知道从哪弄了我的邮箱给我发了很长的邮件,刚开始是客气在跟我商量的语气,到后来很愤怒说我是个贼。


我当时也觉得很有意思很荒诞的原因是,一个传说,一个鬼魂,从现实意义上来说居然真能被盗取。酒吧老板发现跟我沟通呼吁无效之后,开始进行了第二个计划,他千方百计想要证明这个鬼还在他酒吧里。于是请了英国当地的超自然小组,他们收费还挺贵的应该,让他们去这个酒吧里住一个晚上,用仪器测算证明这个鬼还在酒吧里。但是经过他们一晚上的工作,这个超自然小组发现这个酒吧里其实并没有找到这个鬼,但是找到了很多别的鬼,比如楼上的一个跳绳的小女孩。所以其实这个鬼从传说的角度来说,确实还在我的罐子里,我认为鬼魂是靠传说存在的一种生命形态,传说在哪里,鬼就在哪里。


05 自画像

陆平原,《自画像》


这个也是跟我生活在一起的一件作品,当我发现我的外表有比较大的变化的时候,我都会去改一下这张自画像。我不知道会跟它发展成什么样的关系,这也是一张正在发展的自画像,一张未完成的自画像。


我生活中经历了这些比较奇怪的事情,也包括我自己做艺术的方案也有比较难用物理方式完成的作品,比如我有件作品一直没有做出来,我用金色的棍子靠在墙上,用棍子的力量顶住一个照片,这个照片面打印的是个鬼的图像,这个照片必须背对着观众,用这个棍子顶在墙上,如果这张照片掉在地上这个鬼就会出来。当时这个作品我一直没有想好用什么方法去做,我尝试了非常多的变化,但是都没有办法表现出这种超物理的感觉,从那个时候就感觉让这个作品永远存在于故事里。


06 故事


2013年的时候我开始尝试写很多故事,这些故事里面涵盖着很多我做艺术创作的态度,也是我最早尝试用故事的方式做艺术:在现场,我搭了一个有十几米的通道,通道中有三个转折,在通道的尽头有一个房间,我在这个房间里面等着大家,在全黑的环境下等每一个人进来,一对一的讲我创作的故事,这也是第一次在现场呈现故事。

讲座现场,昊美术馆,2018


后来因为我没有办法去每个现场跟别人说故事,我把我的故事用录音的方式记录下来,在现场有很多语音相框装置,每一个相框中都有一个小图片,跟故事有一点点关系或也没有关系。每个人可以戴耳机听故事,从这个作品之后我开始质疑人跟故事本身一比一的时间关系,你必须用你自己的话语把这个故事说出来,然后要用一种规定的时间内录制出来,你必须让听的人花同样的时间长度把故事听完,这个时间比例对我来说不是很有满足感,就是你必须花同等的时间把一个故事体验完,这个关系有点不太满足我,获取故事应该不仅仅是一种影像体验,它应该是一种能跳开这些媒介的东西。


所以我开始直接用文本把故事写出来,这样看的快的人可以马上看完,看的慢的人就看久一点。我后来一直尝试直接用A3或者A4纸把故事打印出来贴在墙上因为觉得这个方式更直接。之后的展览中,慢慢的,这就开始了这些故事跟空间的关系。


07 石头

陆平原,《林中鬼留人》,2015, 文本、石头、车

CASS雕塑公园“无序之美”展览现场


一有机会,我就把我的故事尽可能多的刻在石头上,这样可以留更多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像一个个传说,也像一个不可回顾的“现实”。有一篇科幻小说中提到,人类最靠谱的方式还是把事情刻在石头上。


这个故事是根据英国卡斯雕塑公园的现场环境去写的,整个公园最早的时候收藏很多亨利·摩尔(Henry Moore)的雕塑,我的故事以亨利·摩尔的爸爸为原型,他经历了中国传统奇幻故事中的一些桥段,去了这个公园看到了很多并不存在的作品,等他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开到公园的汽车已经历经沧桑了,这个汽车是作品的一部分。


08 “故事本身就是艺术品”


我觉得故事对我来说就是一件非常绝对的艺术品,故事不是描述一个艺术的载体,它本身就是艺术。那么如果故事是艺术作品,那它也可以有合适的底座、展台。就像雕塑有底座和绘画有画框一样。对我来说最直接的底座是我刚把故事打印出来,用手把纸张拿出来,用手晃一下,把墨水晾干的动作,这个动作本身我就把它作为了故事的底座,所以观众会在墙上看到我手的一个翻模。


我也尝试过这样的造型,像在墙上破了一个洞,其实故事对很多人来说有很强烈的谎言感,所以这个谎言感其实就是一层纸,只要把纸捅破这个“现实”就会暴露出来。


09 成长的烦恼

陆平原个展“成长的烦恼”展览现场


在我去年的个展“成长的烦恼”中,我在展厅的范围里面做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面隐含了我很多其他作品,包括这个门也包括墙上的画,还有三个托马斯的底座。因为对我来说可能就不光是一个雕塑能够作为一个故事的底座,它也可能是一个展览的环境,整个环境都是为了突显出这三个故事,这整个展览对我来说都是这三个故事的底座。


这些绘画是源于土豆先生和毕加索的关系,《玩具总动员》这个故事对我的影响非常深,我当时看了这个故事非常害怕,害怕所有的玩具在我不注意的时候自己就动起来,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童年阴影,但也是影响我创作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所以《玩具总动员》二十周年的时候我早就计划做一个展览向它致敬,然后就做了“成长的烦恼”这个展览。土豆先生和毕加索绘画来源于片中一个很短的情节,他跟一头猪说,你看我是毕加索,你这头没文化的猪,我当时觉得这个对话很有深意,其实你能明显感觉到土豆先生会利用这句话跟其它玩具分开阶级的感觉,所以这句话从一个孩子看动画片能够体验到现实世界的阶级感,我当时就决定把土豆先生真的画成毕加索,让它重新成为一个艺术品,来混淆人们对阶级的认识。


10 “不要打开它”

陆平原,《不要打开它》,2016

由“利物浦双年展”和曼彻斯特华人当代艺术中心(CFCCA)委任创作并收藏


这个系列作品像是一个开始也是一个结束,贯穿在我其他作品中,我有很多展览现场中会出现像这样的一个门,就像很多童话故事中总是被暗示有扇不能打开之门。这一扇《不要打开它》(图示)永久装在利物浦的大街上,这个门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平面空间,这个空间后面有想象空间,我认为人有故事才需要一扇门,为了抵抗其他故事,才需要另一扇门。我希望在全世界各地装很多这样“不可打开的空间”,有个门是在曼城的地下室,这个门只有几个人知道具体在哪,它藏在一个书架背后,也有在俄罗斯的一所酒店里,所以这个门对我来说是一个墙上的平面作品,它们也会穿梭在我以后的创作中。

讲座现场,昊美术馆,2018


以上内容由讲座当天速记稿整理而成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