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超专访:艺术该去回应那些悬置在学科之上的问题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0   浏览数:265   最后更新:2018/08/04 21:57:49 by 陆小果
[楼主] 陆小果 2018-08-04 21:57:49

来源:空艺术  luvyi



七月末的周日傍晚,藝術門画廊内人流攒动。


觥筹交错的场面下,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谈论着眼前的艺术作品。


-“咦,我好像听到了打蛋的声音?”

身旁的某位女生,似乎有了什么意外地发现,正与友人讨论着。


-“对,还有上课铃?”

友人应答道。


一连串熟悉的日常声响,很快引起了两人的好奇。左右张望一番,判定声音源后,两人便直径往展厅深处走去。而这件未见其容,已闻其声的作品,正是艺术家吴超的《记忆之尘》系列(展出作品为《记忆之尘》-晨起 、《记忆之尘》-日盛)。有趣的是,这一在画廊展示的系列作品,还以另一种形式走进了医院。


吴超,《记忆之尘—晨起》,2017,影像12'56''


2014年,吴超开始了对生命本体进行研究的艺术介入计划《植物人艺术唤醒项目》,通过脑科学、心理学、佛学等领域学习,尝试用艺术创作植物人唤醒。在实验动画领域,她尝试用视听语言构造一个对观者生效的现场,营造一种沉浸式体验。


关于《植物人艺术唤醒项目》


《植物人艺术唤醒项目》由艺术家吴超、夏维伦发起,自2014年开始至今,串联医学·科学·心理学·音乐治疗·艺术治疗·社会管理·宗教和艺术,共同探讨人类最精微的意识问题,希望呈现出一种“文明的整体性”,一个没有学科偏见的意识光谱。“植物人艺术唤醒”是生命力研究共同体的第一个疾病研究领域。

项目已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和燕郊人民医院建立艺术唤醒室,预计2018年将新增陆军总医院等3间医院建立艺术唤醒室。已完成共性化唤醒方案库50多条,超过200人次植物人唤醒使用。已完成个性化唤醒3例植物人(美美、阿军、树)。


借由藝術門群展《暗流》开幕之际,空艺术采访到了参展艺术家吴超。


—— 以下为专访 ——

空=空艺术

吴=吴超

空:“植物人唤醒项目”中你更像是项目的艺术家,你如何看待这个项目和你创作之间的关系?


吴:我们在北京刚刚完成一个系列的活动,其实我们现在叫“生命力研究共同体”,就是说它已经不是我个人的艺术家项目了,大家都可以来做。

我们的目标不光是植物人,植物人也称为“意识障碍”,是非常大的一个疾病领域,而这个疾病领域是和所有脑病相关的一系列疾病。所以,我们整个共同体首先针对疾病工作,所做的事是希望让跨学科针对疾病的问题开始合作,让人文治疗进入医院。当然在这儿,我和我的先生夏维伦是项目发起人,前面四年,都是我们两个作为艺术家的项目在做。

生命力研究共同体由顾问、研究员和志愿者构成,图中为主要研究员

艺术家、艺术唤醒项目发起人吴超


那么,这个项目里面包括最核心的两个层面。一是你怎么样用艺术去点燃,或者说去驱动不同学科的人对生命的好奇?让大家能联合起来一起工作。面对这样的医学难题,光靠医学人士单独完成是不够的。我们所做的就是连接和打破跨学科的界限;另一个,就是我们比较能理解的艺术作品,它是物质上的东西,也就是我们的唤醒方案。唤醒方案我们现在有视觉、听觉和触觉。包括在康复医院使用的新方案,那是一个互动性的,大家可以一起完成。家人、病人、医护人员和志愿者都可以一起完成的艺术疗愈方案。这些都属于艺术家艺术创作的部分。

这里艺术家其实在扮演两个角色,一个是无形的艺术,怎么样让以前淤积的、隔阂的关系能够流动起来。大家打破之前的局限,能够协作;二是艺术创作。那么我比较偏向的是视听部分。现在我们渐渐有做触觉的、气味的创作者加入,一起合作。

空:与这些不同跨学科领域合作的话,是不是本身对你的创作有些新的想法推动?

吴:当然会。这对个人能力的推动蛮大的。其实事情一直在推动你,大家想做的事情,所提出的要求,也一直在推动你,要不断地去学习和思考。包括让你思考什么是艺术?什么是艺术家该做的事情?

空:在这一点上,我发现很多报道中就“艺术作品究竟怎么用?”或者说“艺术是不是该有用?”这类问题上产生过很多讨论。

吴:关于这个项目,有个阶段是有很多争论的。包括:“艺术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怎么做才是艺术?”等等……就我现在而言,当下的答案可能跟两年前和大家讨论的时候不太一样。

我觉得艺术就应该去回应那些悬置在学科之上的问题。那些是什么问题呢?是关于爱、关于美、关于创造力、关于想象力,还有关于生命的力量。所以当我们在做这些的时候,就是在做艺术。不必认为艺术一定要成为作品,要去美术馆做展览,要卖给藏家……其实这时候,只不过是艺术呈现出来的物质价值,更方便在艺术市场流通。但是如果说,我们认为艺术是一种美的心理过程?那么我们看一个作品和我们在一个世界体验到的美,只要引起了人对于美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感受,其实艺术就已经发生了。


比如,我们刚刚连续三天在医院做了个工作坊,开发了一个可以帮助疗愈神经的手绘——共绘图形。它是有凸凹感的,可以让志愿者带着身体不便的意识障碍患者,握着他们的手在图案里填色。同时,过程中也会邀请家人朋友的参与。整个活动中我们感受到,本来沉闷的医院,突然变得欢乐起来了。大家走的时候还非常依恋地拉着志愿者的手,脸上挂着笑容。可能刚开始比较抵触、焦虑或者不太愿意主动参与的病人也逐渐参与进来,这是个非常有趣的过程,用艺术带动了大家游戏的心理和对美的心理的感受。但是如果把图案当成艺术品,你就会觉得在当代艺术里面有好像也没什么,很普通。

空:这次藝術門展出的“记忆之尘”系列作品也是“植物人唤醒项目”共性化治疗的一部分,在艺术空间展出收到的反馈和在医院收到的有什么不同吗?

吴:其实我觉得大家的反馈还比较像,除了大家关注的点不一样。因为医院的环境单一,然后很多病人是昏迷的。所谓昏迷是指,眼睛不能看的,但听觉完好的病人。我创作这件作品的初衷,是希望让他们在单一的医院环境下,也能不断地主动去回想关于生活、关于生命的瞬间。那么在医学上称之为让他们进行主动的意识活动。在医学上通常是通过磁、电等刺激,从而模拟大脑的运动,是被动的。那么我们在做的是带动他去主动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