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多诺丨反对受操控的艺术
发起人:之乎者也  回复数:0   浏览数:380   最后更新:2018/07/01 09:29:32 by 之乎者也
[楼主] 之乎者也 2018-07-01 09:29:32

来源:艺术哲学经典

阿多诺丨文   王柯平丨译


随着文化组织的扩展,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讲,要求赋予艺术以社会地位的欲求变得愈加强烈。这一点好像是无数研讨会和学术会议讨论的要旨。一旦艺术被等同为一种社会事实的话,在只想控制艺术的社会学家一方,就会滋生一种优越感。由于恪守一种实证主义价值中性和客观性的理想,他们就自我吹嘘,标榜自己的知识高人一筹,优于艺术与美学中被他们贬称为主观立场大杂烩的东西。必须对这样的用心进行反击,因为它们会不动声色地强化这个受操纵的世界(administered world)对艺术的支配权力,而艺术则希望不受干扰,独往独来,抵制整体社会化运动。


社会学家的这一地形学视野观纯属巧取豪夺之见,它试想给各种现象定位,以期检验其功能及其存在权利。但这种观点忽视了审美特质与社会功能之间的辩证关系,首先强调的是艺术的消费能力及其意识形态影响,但却牺牲了真实的社会学反思。如此一来,它便对此问题作出了有利于遵奉论的预先判断。操纵技术(administrative techniques)的拓展,本身与量性调研技术以及诸如此类的技术关联密切,这对只知道一些有关社会要求的情况、而对艺术要求一无所知的那类知识分子是有意义的。艺术社会学家的心理状态与一种想象性的社会学论题(“电视对欧洲适应发展中国家的功能”)的思想内涵是一样的。对艺术的真正的社会学反思与所有这些东西毫无关系;它重点考虑的是这种为反对瞎说而编造瞎话的反常精神。爱德华·施托尔曼(Eduard Steuermann)的这句格言仍有道理:越想扶持文化,文化反倒越糟。


——节选自阿多诺《美学理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