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位摄影师如何呈现了38年来的“新”伊朗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259   最后更新:2018/05/14 18:13:40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8-05-14 18:13:40

来源:界面 傅尔得


伊朗摄影师第一次以如此大的阵容,全景式地出现,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宝贵的展览,它不仅让我们看到今天的伊朗人如何表达、看待自己,也让我们对一个仍被革命、战争所环绕,但正经历急速变化的多层次伊朗,有了更多的了解。


到2017年,离始于1979年来的伊朗伊斯兰革命,有38年了。


多年来,伊朗因着其坚持发展核计划造成了与美国的持久紧张关系。其实,自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与美国就拉开了敌对关系的序幕。


1979年,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发动的伊斯兰革命,使得在美国策动下已开始进行西方民主化进程的伊朗巴列维王朝结束,而开始了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体,这便是伊朗近代38年的起点,也是展览呈现有着38年历史的新伊朗。


紧随1979年伊斯兰革命而来的,是长达8年的两伊(伊朗、伊拉克)战争,这使得伊朗陷入了战争的泥潭。


加上伊朗长期以来与伊斯兰不同教派的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的敌对状态等等,伊朗的内外局势,以及不断的战争阴影,形塑了今天伊朗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


但是,外界对伊朗的解读和观看,主要依赖西方主流媒体等发声渠道,但展览《伊朗:38年》中66位伊朗摄影师对一个孤立的伊朗的内向式本土观看,无疑有助于增进我们对这个国家的了解。


展览《伊朗:38年(Iran: year 38)》,作为2017年法国南部的阿尔勒摄影节的重要一档展览,以一种广阔的视角,展现了66位伊朗摄影师对自己国家的纪录、观看与审视。


伊朗有着诗歌传颂的历史,而诗歌的现代形式,则为摄影,有着浓厚诗歌气质的伊朗,以摄影作为表达自我的方式。这个展览中的摄影师艺术家们,通过影像呈现了伊朗的转变、战争,以及由内而外,由动而静的各种层面的变化。1978年之后的伊朗人拿起相机对准自己的国家,为我们呈现了一个诗意化的,承载了怀旧、怀疑、战争、伤痛和希望的全景式新伊朗。


策展人为两位女性,一位是出生于1962年的阿纳希塔·葛巴伊安·埃德哈迪(Anahita Ghabaian Etehadieh) ,她在2001年开设了伊朗第一家专业摄影画廊“丝绸之路”。


作为参与了伊朗摄影由纪实走向当代进程的重要画廊,“丝绸之路”无疑是伊朗摄影师与外界沟通的重要渠道,此次展览的大多摄影师,也都由这家画廊代理。


另一名策展人则是伊朗的年轻一代,出生于1981年的摄影师纽沙·塔瓦坷莉安(Newsha Tavakolian),2015年她被提名为玛格南图片社一员。


此次展览中,纽沙·塔瓦坷莉安展示了她拍摄的与其熟知十多年的邻居,作品不仅展现了伊朗中产阶级年轻人的私人生活面貌,更意图表达他们在面对未来时所缺乏的信心。


一进展间,出现在眼前的便是革命和暴动的场面,直到1988年两伊战争结束之后,那些军人、士兵、占领等紧张的场面才有所缓解,但影像却由外在的冲突转向了内化为日常生活和心理的内在冲突。


除了拍摄革命战争的摄影师外,其他多数摄影师都出生于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这也是这个展览的重要性所在,我们正通过他们观看他们所展示的新伊朗。


整场展览,从对革命、战争的纪实影像开始,逐渐交织了众多主题的观念摄影。展览以战争、身份、心理、环境、性别等多种主题,展示了一个既古老又年轻的伊朗,一个受到古老文化捆绑,又受制于现实冲突的伊朗。


这篇文章介绍66位摄影师中的12位的作品:


他们中最年轻的摄影师还不到30岁,在1978年之前,摄影很少存在,但是在1978年革命之后,摄影媒介开始进入伊朗人民的生活之中。


当战争开始后,国外摄影师逐渐离开了这里,开始有了不同类型的伊朗籍摄影师,他们两伊战争的八年间不断锤炼成长。这是一个从一线到家庭的多元面向的展览。


Kaveh Kazemi


1952年出生于伊朗首都德黑兰,从1978年开始摄影。

Kaveh Kazemi从纪录伊斯兰革命中开始了长达三十年的纪录伊朗的摄影生涯。一幅巨大的照片以压倒性的视觉压迫呈现在展厅:是一位身着典型穆斯林服装的女性的肖像。作为伊斯兰革命后第二天占领了德黑兰大学的一份子,肖像中的女性从头至脚一身黑色长袍,手握一把长枪,直面镜头。

Kaveh Kazemi,1979年。革命胜利后的一天,革命部队占领了德黑兰大学。


Kaveh Kazemi,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


Maryam Zandi


1946年出生于伊朗。革命的发生,让她产生了记录下国家动乱的责任感。革命发生过程中,在有一次没有人照顾她小孩的情况下,她抱着小孩带着相机冲到了广场,在拍照过程中,应付不过来时,她让旁边的人帮她抱着小孩,以腾出手来拍照。




Maryam Zandi


Shadi Ghadirian


Ghadirian的作品主要探讨传统与现代伊朗妇女的关系,她在1990年代早期便获得了国际认可,是当今伊朗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她于1974年出生于伊朗德黑兰。




Shadi Ghadirian


系列“卡扎尔(Qajar,1998)”中,面孔呈现为伊朗卡扎尔王朝时代(1794-1925年)的女性,以及伊朗宪法时代(1905-1907年)的女性,而在宪法时代,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开启。这个用过去的打扮装束着今天伊朗女性的系列,表达了Ghadirian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我们如何看待今天的自己,我们如何看待女人:今天、昨天和明天的女人?而这些时间的界限又在哪里?


Saba Alizadeh


1983年出生于德黑兰的摄影师,Light and Soil(光与土地),将战争的人物和场面,通过放映投射的方式,放在了普通民众私密的日常生活环境中。Alizadeh所使用的图像在战后成了宣传材料,这些图像失去了其真正意义,Alizadeh试图通过对这一拍摄来给它们真正的定义。



Saba Alizadeh,光与土地,2011


Gohar Dashti


1980年生的伊朗摄影师Gohar Dashti的系列“Today’s Life and War”,呈现了一对夫妇在战场的生活日常。这个系列的拍摄基于曾经长达八年的“伊朗-伊拉克”战争,这个冲突对Gohar Dashti这一代的年轻人的情感生活有着强烈的影响。尽管没有身在前线的他们有着暂且的人身安全,但是关于战场的消息,通过报纸、电视和网络铺天盖地地传达给他们。



Gohar Dashti,“今日的生活与战争”系列


Babek Kazemi


1983年出生的伊朗摄影师。

他通过摄影对自己的出生地进行了研究,聚焦于那块产油之地Khorramshahr在战争期间所受到的灾难。Khorramshahr位于伊朗与伊拉克的边界上,在“Khorramshahr的数字”系列中,Kazemi将这地方的人物和场景,放在了他从饱受战火摧残的Khorramshahr房屋中所捡到的房间号码牌上。这个系列的作品,象征着从这座备受战争摧残的城市流离失所的75000名居民。


Babek Kazemi,“Khorramshahr的数字”系列


“The Exit of Farhadand Shirin(Farhad和Shirin的退出)”系列,是摄影师Babek Kazemi考察了伊朗16世纪的波斯爱情故事,这是一个三角恋的故事,一个名为Farhad石匠和国王Khosrow都爱上了美丽的Shirin,Babek Kazemi以这个故事来呈现那些被迫离开祖国去寻找爱和自由的人们,这个系列同时也象征了伊朗人至今仍在忍受的压抑。但是,最终,摄影师还是透过作品表达了爱能够克服任何困难的愿景。

Babek Kazemi,“Farhad和Shirin的退出”系列


Tahmineh Monzavi


生于1988年的伊朗摄影师。

“葡萄花园巷”是一个政府经营的妇女收容所,各个年龄段的妇女都可以住在这里。她们大多数都是药物滥用者,还有一些是无家可归的人。即便住在那里,她们也常常睡在冰冷的公园长椅上,或是在街上闲逛。




Tahmineh Monzavi,“葡萄花园巷”系列


Abbas Kowsari


1970年生于伊朗。

每年的3月,都有成千上万的伊朗人民前往伊拉克战争的前线,这趟穿越整个国家的旅行,叫做“拉希安·努尔”(Rahian-e Noor)或“光之旅”(Caravan of Light),这趟旅行的目的,就是为了祭拜那些在战争中逝去的亲人。


Abbas Kowsari,L’Ombre de laTerre, Talaiye, near the Iraq border, 23 March, 2008


Newsha Tavakolian


出生于1981年的摄影师纽沙·塔瓦坷莉安(Newsha Tavakolian),2015年她被提名为玛格南图片社一员。Newsha Tavakolian说,这个项目源于Tavakolia想要深入了解周围人的生活,“我想看看我的邻居们的生活,我已经认识他们10多年了”,Tavakolia想讲的是中产阶级年轻人在与顺从和孤立的斗争中挣扎的故事——他们对未来缺乏信。Tavakolia透过窗户的框架捕捉他们每一个人,呈现了生活在冰冷的混凝土建筑大厦内的伊朗年轻人的日常生活状态。






Newsha Tavakolian,Untitled, Regard(Looking) series, 2012-13


Azadeh Akhlaghi


Azadeh Akhlaghi重现了伊朗一些主要人物的死亡,包括政治家、记者和知识分子等。

Qasr监狱,德黑兰。诗人、政治家Mohammad Farrokhi Yazdi,1939年10月17日死于空气注射的政治犯。

德黑兰。米尔扎德·埃希吉(Mirzadeh Eshghi),政治作家,1924年7月3日在家中被两名神秘的枪手杀害。

英国南安普顿。社会学家和革命家阿里·沙里提(Ali Shariati),被政府单独监禁了18个月后,公众要求释放他,他被允许搬到英国。但三周后的1977年6月19日,他神秘地死了。

德黑兰。有争议的诗人法罗哈扎德(Farrokhzad)为了避免撞到学生,而急转弯,然后撞到了一堵石墙上,她最后死于这次撞击。1967年2月13日。

德黑兰大学工程学院的阿扎尔·沙利特·拉扎维、艾哈迈德·甘达基、穆斯塔法·博兹格尼亚,是在1953年12月7日的学生日被警察谋杀的三名学生,人们每年都要通过示威游行来纪念他们。

Evin山,德黑兰。左派知识分子Bijan Jazani于1975年4月18日被秘密处决。


Morteza Niknahad & Behnam Zakeri


这一系列由Morteza Niknahad和Behnam Zakeri导演的系列电影式拍摄的摄影作品,是他们对伊朗现代生活的卡通化呈现,而这个系列作品的灵感,则来自于海豚的社交生活。




Morteza Niknahad& Behnam Zakeri
公共空间系列,2015


Arash Khamooshi


在伊朗,绞刑通常在公开场合进行。被谋杀受害者的家人,可以通过将罪犯的椅子推离现场来参与死刑的执行。2014年,一位名叫巴拉尔的年轻人被认为在一次街头斗殴中刺伤了Abdollah Hossein zadeh。而最终,Abdollah Hossein zadeh的母亲没有推椅子,而只是打了巴拉尔,这是宽恕的象征性姿态。而执行这场死刑的人,最后按照传统结束了这次处决。

Arash Khamooshi,《原谅/宽恕姿态系列》,2014年。


伊朗摄影师第一次以如此大的阵容,全景式地出现,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宝贵的展览,它不仅让我们看到今天的伊朗人如何表达、看待自己,也让我们对一个仍被革命、战争所环绕,但正经历急速变化的多层次伊朗,有了更多的了解。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