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乔瓦尼·欧祖拉个展:殒落之花——窃语 @常青画廊北京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1   浏览数:559   最后更新:2018/03/09 10:08:38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18-03-09 10:00:18

来源:ARTLINKART



展览日期  2018年1月14日 - 2018年2月28日

展览馆  常青画廊(北京) (中国 北京市)

艺术家  Giovanni Ozzola


常青画廊很荣幸地带来乔瓦尼·欧祖拉在北京空间的第二次个展。

欧祖拉的艺术创作往往涉猎多门学科;他的作品通过不同的感观和认知体验与观众产生互动。他将摄影、雕塑和视频装置以最纯粹的方式呈现给观众,并具有一种唤起人们情感记忆的能力。

乔瓦尼·欧祖拉的作品展示了他永无止境的思索与观察。光的重要性使得每个瞬间都独一无二——无论存在或缺席,光都能展示或隐藏风景、物件或人。在欧祖拉的作品中,我们能见到反复出现的主题:时间、自然、渺小人类的悄然干预;呈现完美海景或波动沙漠的门窗、断墙和裂缝;多变天气造就的短暂景观如日落、远处的风暴、逼近的夜和雾霭;夜色中的河流、灌木和鲜花,被斑驳墙上的涂鸦覆盖的车库、地堡和废弃的房屋。光明与黑暗在这些别无他物的空间里无人知晓地存在或经过,成为它们的主角。这些建筑的“目光”孤独并沉默,它们看向外部,看向天空,看向大海,凝视着风…

最后这个主题在欧祖拉此次北京个展的摄影作品中被重现。在一个建筑工地的场景中,裸露的混凝土结构使观众无法辨认其位置所在,但它朝外的窗户令人看到了北京的天际线。太阳即将落下,在它宣告黑暗的同时,城市的人造霓虹灯接管了原本黑色的天空。

在系列作品《Vanitas》中,婉转的拍摄视角使花朵在夜间显得更神秘和感性;这也归功于艺术家使用的新材料——他的照片印在天鹅绒上,而不是纸上。这种自身会与光产生互动的材料,使被拍摄对象看起来更加戏剧化。该作品反射的光线会根据观者在房间中的位置而改变。“Vanitas”在绘画中指的是静物,是一种与不确定性及生命的瞬息万变特性密切相关的绘画流派(“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圣经·旧约·传道书》)。它是对我们存在的短暂状态的提示,而花则象征性地传递了这种信息。欧祖拉的最新作品《无题——犯罪的我》及着色“无题”以更生动和具象的形式出现。它们的创造手法参考了十八世纪的壁画技术(使用了热胶)。欧祖拉再次选择了被遗弃的房屋——无人居住且远离城市。他使用了不同媒介进行干预:包括将硅胶渗透到墙上的裂痕中——渗透在被刻于墙面的记号和涂鸦中,从墙上捕捉各种痕迹、色彩和文字,从而像底片般复制它们。

欧祖拉的最新作品《无题——犯罪的我》及着色“无题”以更生动和具象的形式出现。它们的创造手法参考了十八世纪的壁画技术(使用了热胶)。欧祖拉再次选择了被遗弃的房屋——无人居住且远离城市。他使用了不同媒介进行干预:包括将硅胶渗透到墙上的裂痕中——渗透在被刻于墙面的记号和涂鸦中,从墙上捕捉各种痕迹、色彩和文字,从而像底片般复制它们。

欧祖拉在他的作品《大西洋》中对石板的选用与石头的历史和特征息息相关。在古代作为文字的承载物的石板是由岩石层组成,它代表着时间的积淀,仿佛是人类生活的历程。欧祖拉在石板上雕刻,好似它就是地球本身。在其上,我们看见了对未知的探寻、冒险旅程、惊涛骇浪或山峰景象的缩影。这种石头天然的煤色使它能完美地呈现光线、波浪或雪山顶峰上反射的月光……再一次,光的纯粹诗性以及它出现的瞬间被捕捉了下来。

欧祖拉的雕塑和视频装置与他的摄影作品密切相关,都叙述着对光的想象及思考,以及人类在地球上的渺小存在。作品《隐形——不可见的沉船》有着“看不见”的几何图形,它是欧祖拉在访问比萨的IDS中心后创作的,展示了雷达不可识别(隐身技术)的飞机和船的碎片。这些简单却又荒谬的形体,像服输于时间的残骸,叠加后倾斜尖锐的表面,在光的照耀下看似是从地下或大海的底部冒出来。像暴风雨中的波浪,它们冲破地面、向上攀爬。它们内部的蓝色就像夜晚时海面的反光。

位于画廊首层的视频作品名为“Silbo”。它是欧祖拉为了纪念一种来自加那利群岛的古老语言而作 。这种语言由吹口哨生成,主要是为了声音能在Gomera岛上能够穿过深深的峡谷来远距离沟通。该语言的原样不再被知晓,但关契斯人(the Guanches,加那利群岛的原住民)在西班牙殖民者到来之前确实是吹口哨的。(在2009年,该语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义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的杰作)。“Silbo”以细致的观察和纯粹的好奇呈现了这种精彩的口语;艺术家采取了他做研究时的一贯态度——不作评判。而摄像机的角度就像承载这种语言的风,在飞向对面海岸时始终位于海面上。在远处,一个人的轮廓逐渐变得清晰:一个口哨已很少人理解的年轻的关契斯人,最终发现大海与风是他永恒的见证和伙伴。他的思想和诗深深地根植在这个群岛的深厚文化中。这群岛现在亦是欧祖拉的家。

注意生活中的小细节有时会给人带来惊喜:如钢筋、铣刀、大梁和铁链表面上的生命痕迹……这些人类智慧的产物被时间遗弃、改变,也被水锈蚀。但这些废弃物现在是蜗牛的居所,在作品《Chiocciole ——你的嘴唇让我紧张》中,这些背上背包的小动物是对黄金比例的完美数学表达。然而,这些美好的生命形式似乎被它们的对立面吸引——被铁锈所滋养。

在作品《植物 – 你星光般的痣》中,铜做的叶子是模仿自然过程来人工制作的:一如露水形成蒸汽,向上蒸腾直到叶子——液化铜慢慢到达模具的“毛细管”末端,充满每一个角落,从而得到预期的形状。在此,光线再一次起着基础性的作用,在小铜壳和张开的叶子上反光,使它们充满光泽,每刻都看似栩栩如生。

在作品《忘记与原谅》中,一个霓虹灯挂在一条生锈的船链上,仿佛生命旅程的记忆穿越了时而狂暴、时而宁静的海洋。在生活中,人们希望能够忘记和原谅过往,但有一些力量和能量就像坚固的链条般使人不能释然。

在欧祖拉的作品中,他的装置与其摄影作品一样,都是对立现实能够和谐共存的冥想之处。

关于艺术家 About Artist

乔瓦尼·欧祖拉于1982年出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现工作和生活于加那利群岛。其艺术生涯始于2001年参加的群展“幸福:艺术和生活的生存指南”,该展于日本东京的森美术馆举行,由大卫·艾略特与皮耶尔·路易吉·塔吉策展;此后欧祖拉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展出。2017年他的个展包括: 在柏林“无题协会”进行的“残骸与有星星的房间”。在意大利比萨San Michele Degli Scalzi教堂当代艺术中心中举办的“视觉系统/现实系统”;在南非开普敦第六区博物馆返乡中心与斯泰伦博斯SMAC画廊举办的“漫无目的”;及同在SMAC画廊举办的“伤痕”。

欧祖拉的作品同时在诸多国际私人和公共收藏中陈列,其中包括:切尔西艺术博物馆,纽约;沙迦马拉雅艺术中心,迪拜;森美术馆,东京,日本;Schunck-Glaspaleis,海尔伦,荷兰;托恩与塔克西斯宫美术馆,布雷根茨,奥地利;帕佩塞宫,锡耶纳,意大利;星美术馆,上海,中国;OCAT上海馆,上海,中国;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长沙,中国;MAN艺术博物馆,努奥罗,意大利;早稻田大学,东京,日本;巴士底狱艺术中心,格勒诺布尔,法国;Comunale当代艺术画廊,蒙法尔科内,意大利;Viafarini Docva,米兰,意大利;Pescheria视觉艺术中心,佩萨罗,意大利;特兰托与罗弗莱托的现当代艺术博物馆(MART),意大利。

现场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叮当猫 2018-03-09 10:08:38

(接上)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