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建宇:纽约巴黎驻马店(上)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1   浏览数:158   最后更新:2017/11/29 12:41:35 by guest
[楼主] 小白小白 2017-11-29 11:42:17

来源:招隱JOIN



《纽约巴黎驻马店》系列是我2007年底开始画的,我当时对全球化、落后、繁华、土气、洋气之间的关系很感兴趣。

——段建宇


《美丽的梦--海的女儿》,段建宇

180×140cm ,布面油画,2008


自从姐姐远嫁,母亲改嫁,怎么安置父亲成了胡乡最头疼的事。看过那个报导,胡乡豁然开朗,行,就这样决定了。像报导中的那个人一样,背父亲上学。

为了安置好瘫痪的父亲,胡乡决定暑假提前了一个星期返校。

到学校已黄昏了,收拾完放杂物的上铺,让父亲躺在自己原来住的下铺,指针已指向十点钟,父亲似乎也比较满意,因为他喊着胡乡要他把早上买的油条从包里掏出来。父亲就是这样的,胡乡边掏油条边想,在他记忆中,父亲从来都是把要手头的活干完且比较满意了才吃饭,不管是种地还是砍柴,有一次父亲让他跟着割麦,眼看着下午三点了,饿得前肚皮贴后肚皮,父亲就是不让吃饭,要坚持把剩下的半分地割完,胡乡不记得最后怎样坚持下来的,只记得在家躺了两天才缓过来。父亲躺在床上嚼着干硬的油条,顾不上劳累又开始交代:乡,我知道你孝顺,也不要太累着自己了。遇到事不要怕困难,要乐观,忍一下就过去了。人要想处于不败之地啊,要对人和气,万事让三分,做事要留余地……父亲的叮嘱像催眠曲,胡乡很快进入了梦乡。

《巴黎地图》,段建宇

水彩,纸,2008


新的生活开始了。胡乡很快搞妥了父亲留宿的事:王中君对宿舍多个人没意见,因为他常回家住,偶尔才来一下宿舍;张春阳也没意见,因为他常常在考试的时候需要胡乡的帮助才能及格;刘建国没意见,因为胡乡常帮他洗衣服;葛朋似乎也同意了,因为胡乡说帮他做一学期政治作业……说实在,是胡乡的为人帮了他,父亲从小到大的叮嘱,使他成了个好人。

头几个星期还算顺利。胡乡上课和勤工俭学的时候,就给父亲留几张前几天的报纸或者一个破收音机。父亲小学毕业,常年不看书,很多字不认识了,胡乡找了本字典,花了两晚上才教会父亲怎么使用。父亲很会打发时间,每次胡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都能看到他笑呵呵的脸,他从没抱怨过儿子半句,因为他知道儿子太忙太累了。



因为躺在床上不能动,父亲身上容易长褥疮,需要常常翻身和清洗。这一点胡乡照顾的很周到,他常常在第二节课和第三节课之间飞速地跑回宿舍,迅速的给父亲翻身,但有一点很难把握的就是父亲的大小便,太没规律了,在你认为没可能拉的时候就拉了一床,仅有的三条床单画满了“地图”。胡乡试了很多种办法,也在父亲裤子里塞过各种纸:报纸,卫生纸,牛皮纸,甚至还偸捡过艺术系女生不要的国画纸……床单是不容易弄脏了,但是大小便的气味还是让胡乡很头疼,是的,怎么办,宿舍总是臭哄哄的,每个进宿舍的同学都不太说话,沉默的气氛很阴郁。胡乡可以看出来,他们没有皱眉头是怕胡乡难堪,他们依然那么客气,对胡乡的父亲依然那么礼貌,这让胡乡心里有些难受,他宁愿别人说出来,甚至跟他吵一架。

有一次刚上完第一节课,葛朋悄悄过来说:拉了。胡乡飞快跑回宿舍,屋里很臭,缺了一节课的刘建国正低头不语地穿着衣服,看着像要赶着出去,父亲躺在床上,无可奈何地苦笑着。

“胡乡,以后少吃稀的,就能几天才解次大手”

“爸,不能那样,肚子会涨”

“看,多不好”,父亲痛心地说。

“爸,别担心,再想办法”

胡乡一边麻利地处理着,一边安慰父亲。


有几天父亲老是打嗝,不分昼夜,尤其在夜里,嗝声的穿透力特别强,三分钟一次,父亲既难受又内疚,宿舍的同学辗转反侧休息不好,胡乡很着急,见人就问有无止嗝偏方,他问男生宿舍看门的张阿姨的时候,她正在做饭,没过多久热心的她就塞给胡乡一个纸条,上面写着:

1:用纸捻钻鼻孔,打喷嚏可以止嗝;

2:忍住呼吸,连喝七口茶,可以止嗝;

3:集中精力想一件事或默算一个数字,转移注意力,可以止嗝;

4:分别用左,右手的拇指指甲用力掐住内关穴(手腕内侧2寸,即第一横纹下约两横指距离)

为了说得更清楚,张阿姨还自己画了张图来解释第四条。



时间在胡乡的焦灼中渡过。这半年父亲的病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唯独改变的就是父子俩对病的态度:既然不能变好,就只能平静地习惯了,能有更好的办法吗?生活像往常一样继续着。

宿舍有了些人员变动。王中君说他回家住了,因为他父亲要去外地挂职锻炼两年,他妈希望他常住家里面能帮帮忙,比如换个煤气啊,修个灯啊。刘建国说她女朋友非要他在外面一起租房子,想想也行,因为学校食堂的饭菜再也吃不下去了。他们搬走后,葛朋说人少了真舒服,宿舍真宽敞,突然有天又说想搬到隔壁住,因为想和另一个班的同学相互监督相互帮助一起考研,当张春阳跟胡乡说要搬走的原因时,胡乡基本上没听进去了,他知道别人想这些理由都费了心思。


胡乡心里非常明白,父亲住在这里打乱了别人的生活,特别是那些难以处理的气味更给别人增加了难言的苦处。是的,这所重点大学的学生真的是好人多,善解人意,从不往别人伤口上撒盐,胡乡心里充满了内疚,但是这种情绪又不能在父亲面前流露太多,他尽量轻描淡写的对父亲描述了宿舍没人的原因,对于同学,他可以做的就只能是更竭力地在考试中多帮助他们了。父亲虽然不是个有知识的人,但心里也跟镜子似的。宿舍里空空的,安静得很,胡乡和父亲的话变得越来越少了。


有一天父亲拿张过期报纸读起来,错字连篇,父子俩不由的大笑起来,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现在没有外人了,可以大声读报纸了,不认识的字读出来也不怕丑。这真是父子俩新开发的项目,每当胡乡沉闷不语时,父亲会见缝插针献上一篇。



楼下的张阿姨真是个热心人,她常常会留给胡乡一碗绿豆水,或者一个善意的提醒:胡乡啊,其实省钱是有窍门的,我跟你说啊,六点半以后去西门菜场买菜划得来啊,比早晨便宜一半!你看,这盘土豆丝炒下来才一块钱,这洋葱,你猜多少钱?胡乡为了报答她的善心,故意小心的猜个高价,比如三块,五块,张阿姨肯定是先会心地一笑,再告诉一个真实的价钱。

又是清水白萝卜!胡乡端着食堂打的菜感觉有些反胃,路过门口时草草的敷衍了张阿姨。胡乡很想给父亲改善生活,但是好菜都太贵,连猪肉也不能顿顿吃了。父亲看出了胡乡的沮丧,安慰他说,乡啊,你知道你为啥长得高,就是你妈怀你时大冬天,没啥好吃的,天天炖萝卜,中午白菜萝卜,晚上粉条萝卜,萝卜好,土人参,别小看白菜萝卜,一辈子吃不烦。看胡乡还不笑,就顺手掂起张报纸,边嚼萝卜边念起来:化巾正策的周空交果要看正府的力度,只能千止真正立义上的通化彭长,现在土勾性的价格上张,是把丑曲的价格灰复到它本来的面猪上去,这重张价的持点一是不会太激动……胡乡已经开始大笑了,他越来越觉的父亲像个单口相声演员,胡乡长这么大才开始感觉到父亲原来是个有趣的人。



这其间,他们又开发了第二个娱乐项目,就是对诗。当然,他们所说的诗,就是用大白话一对一答,用胡乡父亲的话说就是:“牛头不对马嘴”。比如:

胡乡:今天高兴不高兴

父亲就任意对七个字:清水煮萝卜好吃。

胡乡:胃疼记住吃药

父亲:养鸡注意卫生

胡乡:低头望明月

父亲:猪肉一块七


刚开始的对答是因为有天胡乡学习到深夜,父亲迷迷糊糊地陪着他坚持也不睡,胡乡抛开古汉语课本,突然非常想让父亲作首诗听听,父亲被逼得没办法,结结巴巴凑了几句,全是和农作物与天气有关的词,两人笑得不行,后来没想到竟成了习惯,每天大事小事都来那么几句。他们亦诗亦友,互相帮助对方修改语句,有时碰巧遇上的上下两句的关系特别可笑,父子俩笑得不敢互看对方。屋子没有别人住,俩个人的笑声在屋里回荡着竟有些回音,胡乡不知道自己是否听错了,也奇怪自己为什么连心里的内疚也不如以前那么深了,在自责的同时,还有些享受这不被人打扰的日子。父子俩已经把这儿当成了家。



一天,胡乡上完晚自习回来,疲惫地把自己摔到床上。父亲看他累了,赶快清清嗓子,读了一篇关于某市禽流感发病的报道,父亲错字连篇的本事似乎又有长进,像往常一样,俩人大笑之后,父亲说:“乡,咱养几只鸡吧。”胡乡以为父亲开玩笑,说:“行,就养到床下吧,白天你跟鸡子说个话,不会闲得慌”。胡乡想起父亲病前身体好的时候在家乡养过几次鸡,每只鸡都有名字。鸡蛋经济实惠,胡乡高考时父亲一天让他吃八个。


第二天,从食堂回来的路上,胡乡突然想起养鸡的事,也对啊,为什么不能养呢?食堂后面空地这么多,堆了这么多杂物,破椅子,破课桌,还有别人不要的破家具,拿它们随意搭个防雨的小空间就行了,还有,食堂每天都有很多女学生倒掉的好好的大米饭,真可惜,拿它们喂鸡很好啊。等生了鸡蛋又可以给父亲补充营养……想到这,胡乡心里很高兴。

关于鸡圈的选址还是要很讲究的,第一,要干燥,地势稍微高一些不易积水。第二,通风,鸡要愿意呆在这,心平气和,不容易得病。第三:要既方便又隐蔽,不要让别人一下就感觉到是胡乡在养鸡,这个说起来有点虚荣,但是胡乡是学生会干部,经常主持个学生会议之类的,要是让人老在他发言时想到他养鸡的事,也不太好。思前想后,经过对具体地点的反复挑选和测量,胡乡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学校化学研究所外面一侧靠墙处。地方是有点野,杂草多,只有一些谈恋爱的学生晚上会到这儿,但清静,通风。


当胡乡捧着几只毛绒绒的小鸡给父亲看时,父亲真的以为要把它们养到床下,忙努力地侧过身子,用唯一一只灵活的手要把床下清理一下,但他的手只能够得到床边的几只鞋,慌忙之中碰倒了一个酱油瓶。屋里马上弥漫着一股酱油味。



以后的日子更忙了。父亲除了认字读报,还要指导胡乡养鸡,刚开始胡乡真是不胜其烦,除了功课,打两个散工,每天还要一遍遍地给父亲讲鸡子的情况:一天吃几回,吃什么,胃口好不好,大便什么颜色,但当他和父亲第一次吃上了鸡下的蛋,胡乡想再累也认了,并且他发现自从养了鸡,父亲精神很好,身体带来的拖累似乎也不算什么了。有时候胡乡睡着很久了,还会被父亲突然的一句话问醒:“乡,你不是说白天小红拉的是白屎,晚上它还拉不拉了?”


是的,父亲的精神明显好转,他可能觉得自己不像个废人了。鸡蛋吃在嘴上,营养在身上,实实在在。胡乡发现连父亲开的玩笑都比以前内容多了。有天,父亲拿着一张揉的皱皱巴巴的破报纸给胡乡看。这是一个美白除皱广告,上面有两个女人头像,让观众猜哪个是妈妈,哪个是女儿。乍眼一看,真不好猜,一样的年轻,一样的娇嫩。胡乡随意指一个说是女儿,父亲嘿嘿笑起来,说:错,再猜。猜着猜着,两个人开始大笑,一会儿说是她妈,一会儿说是她妹,笑里开始有点坏,父亲最后说:她姐!俩人又大笑起来,这话只有他们自己懂,“他姐”在家乡是骂人的话,x他姐的简化说法。在没有外人的宿舍,父子俩身心得到最大程度的放松。胡乡心里甚至还暗暗希望别人永远不要搬回来住。

鸡蛋的供应持续和稳定。为了更好地做鸡蛋,胡乡还添置了一个小型煤气罐。鸡蛋的做法也变得花样更多,煎,炸,煮,红烧,白切,还有一种做法叫“赛螃蟹”,张阿姨教的,就是先煎成荷包蛋,再配上酱油,醋,闷上几分钟,撒几粒芫茜,又耐嚼又多汁,蛋黄能吃出螃蟹味道,父亲一吃饭就说:乡,去弄几只螃蟹解解馋!”



有天吃着饭,胡乡再次和父亲商量:“爸,头大的那只鸡能不能别叫王红,我叫不出口。”胡乡知道父亲还在生母亲的气,所以给鸡起了他母亲的名。父亲不作声,先嚼了一会儿萝卜,又嚼了一会儿鸡蛋,最后说“那叫李绿吧。”父亲终于松口了。

刚入春,小树都吐了嫩芽,胡乡的心情随着天气的变暖也变得很愉快。周末学生都外出了,学校人很少。胡乡会把鸡圈打开,让小鸡四处跑跑,这里啄啄,那里叨叨。胡乡拿本书,坐在五十米以外,看会书,再抬头向鸡的方向望望,劳逸结合。在这期间,胡乡也从父亲那里学到不少关于鸡的知识,比如把敌敌畏水溶液喷洒在鸡身上和鸡圈四周,是防止寄生虫的,还用驱虫灵混到食物中喂食,是为了防止蛔虫和盲肠虫(每公斤体重口服0.2-0.4克)。当然,父亲的土方法多,但更多的知识还要靠胡乡从书上学,他的读书笔记记得密密麻麻:

“温度适宜时,小鸡精神饱满、活泼好动、喂食时到处乱奔、抢着吃料,休息时睡得分散、均匀、不挤压,而且安稳,不大发出叫声,温度过高时、小鸡抢水喝,张嘴、张翅膀、喘气,尤其在夏季傍晚的时候,温度高、光线暗,小鸡聚集在一起,时间长了往往会引起中暑,所以夏季要迟收鸡,窗门要常打开。温度低时,小鸡举动不活泼,独立一隅,不大活动,羽毛耸起,夜间睡眠不稳,“叽叽”乱叫,拥挤打堆,围在外面的小鸡往往要挤到中间去处,而压在中间又往往会死亡。饲养员必须要随时注意观察小鸡的动态……”



自从父亲生病后,胡乡总是自责。以前老是忙着学习,为什么没想过利用寒暑假带父亲去旅游旅游四处看看呢?看着父亲微驮的背和用力过多而突出的骨节,胡乡心里很难受。有些事情错过去就弥补不了的。他真想马上就背上父亲,去长城,去海边,去大草原,甚至去珠穆朗玛峰!

胡乡去书店买了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其实胡乡觉得更容易实现的是给父亲买个按摩椅。他已经观察过很多品牌,也听过一些推销人员的介绍。按摩椅的按摩手法多样,有正手揉捏,反手揉捏,波动捶打,推拿等等,可以促进体内血液循环,缓解僵硬的肌肉组织,每一块肌肤都得到舒缓放松,还可以根据情况调节快慢和用力大小,这真是太好了。胡乡心里藏不住事儿,本想先攒钱,能买的时候再告诉父亲,结果憋了没两天,就说了。父亲自然是劝他别乱花钱,先把书读完。

《山西地图》,段建宇

水彩,纸,2008


废茶叶的妙用:

1:用废茶叶擦洗有油腻的锅,碗,桌,椅等,能去油垢,擦后十分钟光亮。

2:枕头里装上晒干后的废茶叶,用时非常柔软舒服。

3:将废茶叶撒在潮湿的地方,能吸收湿气。

4:用干净的废茶叶煮茶鸡蛋,味道清香好吃。

5:如果把废茶叶和花露水揉在一起,可以防蚊驱蚊。


这是张阿姨从什么杂志是撕下来给胡乡的。说实在,张阿姨是善良,但有时候过分热心了,总是给胡乡说这个窍门那个妙用,胡乡开始避着她走路,特别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有时和父亲聊起张阿姨,父亲会开导胡乡,说她不容易,多和她说说话。



天气越来越热,报纸上隔三差五地说着关于禽流感的事情。胡乡所在的城市地处亚热带,特别易于呼吸道传染病病源的复制和传播,所以当地卫生厅三令五申,要加大防治的力度。父亲很担心那几只鸡,这几日他读的报导都是关于禽流感的,看着父亲担忧,胡乡也无心笑他的错别字了。两人还商量了几个藏鸡的应急方案。


看着小鸡天真地在杂草地上寻食,胡乡有些心疼。它们真可怜。令胡乡感到欣慰的是一些有侧隐之心的学者也写过一些文章谈感想,他们说话和气,不傲慢,写的文章通俗易懂,胡乡一一摘抄在养鸡笔记上:

在禽流感还未肆虐之前,早就有一些专家研究过最为普通的家禽:鸡,鸭。这些专家就曾从家禽的居住环境以及环境恶劣对家禽性格的影响和病变提出过建设性的意见,但是要改善家禽的日常生活环境不是简单的事情,它牵扯到多方的利益关系,特别是在不富裕的地区。



禽流感的大面积流行,使成千上万的鸡鸭被屠宰,场面令人揪心。它们平时居住环境恶劣,有时候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脚下是成堆的粪,不及时扫除会引来无数苍蝇。它们性情温和,给啥吃啥,毫无怨言,还毫不犹豫地下蛋。被运到外地时,旅途辛苦,几天几夜吃不好睡不好。有专家就这些情况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试图通过改变鸡鸭的居住环境来阻止潜隐的病变因素。


方法有很多种,试举两个例子:

1:巧扮鸡圈

大自然的神奇美妙莫过于春夏秋冬的千变万化,鸡圈若以“季节”为主题进行装饰,会营造出另一种情趣。


春天将至,北方的树木还未返青,把鸡圈装饰一番会为你带来一派春与夏的生机:淡绿色,印有小花的窗帘,墨绿色的沙发罩,黄绿条格的床罩,枕罩,豆青色的餐椅罩,台布,墙上特大的挂历早已翻到“四月春光”那一页,客厅悬挂着徐悲鸿的“春风得意马蹄疾”,卧室的窗台上摆着两三盆鲜花,还有那淡淡的花味香水……无不透露出春的气息。


夏天降临,鸡圈的装饰可“反季节”而行之:洁白的窗帘,淡紫色的沙发罩,蓝白相间的床罩及床头装饰幔帘,在墙上挂几幅“雪山冰川”的摄影作品……如同冬的素洁给夏季的鸡圈送来阵阵凉意。


金秋季节,鸡圈可按鸡性格的不同喜好营造不同的风情:即可用一片金黄来凸显雍容华贵,也可逆“秋风落叶”悬挂“春风吹绿江南岸”类的装饰。


寒冬腊月,鸡圈的色彩的选择可以随心所欲:或延续秋的灿烂,或保持春的生机,或营造夏的花红草绿……满屋的暖色调将驱走严寒。


总之,负责养鸡的人只需几套不同的饰物:不同颜色的床单,窗帘,沙发罩,挂画等。便可刮起鸡圈装饰的“四季风”。这些饰物绝大数养鸡场都不难拥有(实在不行,布的质量不用要求太高),养鸡者不妨试一试。



太过于习惯的环境,太过于习惯的生活方式是最危险的时刻,要不断创新,打破旧有方式,相信任何事都有再改善的地方。


2:春游

谁说鸡不能春游呢?!我对持相反态度的人很反感。春游不限时间,操作难度系数低,收效高,据观察,春游之后的鸡下蛋率奇高,也格外活泼。


严冬刚刚过去。小溪从睡梦中醒来,欢快地唱着歌汇在一起流向远方。小草也醒了,还没来得及抖掉身上的露珠。太阳送出了和暖的光,照得百花睁不开眼睛。所有的树都发出了嫩芽,空气中散发着迷人的味道,小鸟随意地飞,挑红捡绿,在喜欢的枝头唱歌。带着几组鸡子来到山坡上,草原上,树林里……


小鸡随意的跑,不追赶,可以去闻花香,可以听鸟叫,可以在溪边踩踩水,还可以玩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当然还可以四处找小虫吃,随心所欲。


累了,可以围成一圈,分成几组,年纪大的鸡可以交流下蛋的经验或者奇闻怪事;年纪小的鸡可以谈谈喜欢的对象和爱吃的零食;年青力壮的可以在一起吹吹牛,看谁一口可以吃五条虫子,开怀的大笑,没人干涉。


饿了,甚至可以支起个锅,四处捡些小树枝,升起一堆火,找些蚯蚓来烤,味道一定不错,别忘了,烧一壶泉水大家来喝,还不要忘了,把新长出的花蕾研成粉撒在烤熟的小虫上,再沾着花蕊里的蜜……


据实验者观察,春游之后,小鸡会自动排队回笼,井然有序,根本不会发生别人所想的混乱逃跑,所以可以看出鸡是通情达理的,你尊重它们,它们会十倍地报答你。


总之,要想从根本上杜绝禽流感的发生,就应该从事态的本质上着手,早些看到事件的发生的原因,而不是在事情发生之后,粗暴的大量地屠宰,那样不但造成大量的浪费,并且会于事无补。




父亲这些天话少了很多,胡乡知道,担心于事无补,为了逗父亲开心,胡乡提前告诉了他关于一起去旅游的想法,并摊开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说了关于行程上的大概想法。父亲刚开始不太搭腔,看胡乡很认真,就附和说:想看看大海,想看看长城,看看看桂林,想看看黄山的迎客松。


只要父亲搭腔,胡乡就相信自己能引导父亲上路,哪怕这种上路只限于嘴上的。


胡乡每晚再累,也会带父亲去一个省份,这个省份的每个城市,每个县都被他们逛完了:比如山西省,他们就去过:太原故县马家河左权大孟上庄台家庄关上村忻州龙镇关王庙石港口交口园浮山长治运城肖家汇阳泉峪口西汤温家庄山阴城五寨巍家滩仪城良马古阳娄烦应县段家寨沁源和和平温家庄三家店王陶蟠龙桑壁韩北拐儿寿阳惠家庄……

美丽的梦 2

美丽的梦 3

美丽的梦 7

美丽的梦 5

美丽的梦 8


有时候,胡乡会捡些别人不要的纸盒子,在上面描绘要去的目的地的地图。他对父亲说,可以装东西,还可以打开当地图用,标上当地的特产和食品,到了就可以去吃和玩,一举几得。比如去了山西就去吃羊肉泡馍,去了峨眉山就去看猴子,去了安徽,就先去黄山看迎客松。



有一晚他们去了海南,在海边,胡乡描述着:海风暖暖的,但衣服不粘身,海是蓝色的,在阳光下蓝得睁不开眼睛,海浪一阵阵轻拂着两人的脚,海鸥叫啊叫……父亲非要胡乡描述椰子树,对于父亲来讲,海边是陌生的,甚至还有些异国情调的味道。胡乡尽量满足父亲的需要,他把椰子汁描述地比牛奶还香。

《海南地图》,段建宇

水彩,纸,2008


他们去过好几次海南,是父亲要求的,胡乡为了使旅程新鲜,每次描述天气都不同,有时下雨,有时刮风,有时海边看日出,有时海边看晚霞……


有一天他们又去了海南,等胡乡描述了关于海水海风海鸥沙子浪声,父亲突然不像之前那么满意了,他问为什么只有风景没有其他人,胡乡清清嗓子,又添了几个人:这时,海边走来六七个人,前面的一个带着草帽,有些驮背,后面三个都扛着棍子,上面挂着鱼网和鱼篓,像刚从海上捕鱼回来,几个人离太远,看不清表情,不紧不慢地走着……父亲听了之后好象比较满意,嘴里嘟囔出俩字:劳动。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guest 2017-11-29 12:41:35

来源:招隱JOIN



段建宇:纽约巴黎驻马店(下)

《美丽的梦--威尼斯》,段建宇

180×140cm,布面油画,2008


父亲也很爱去漓江,父亲还交待胡乡一定带着根竹竿,因为他要做个钓鱼杆,还说要在江边支个锅,钓一条煎一条。


父亲自从去过几个省份,积极性大大提高了,还经常提醒去某处别忘了带什么,胡乡也装着自己忘性大,说:你看我这记性,又忘了!去到一个省份,胡乡就念大大小小的地名,念到父亲感兴趣的地方,他会说:下车逛逛去!先吃一碗面条去!父亲的参与让胡乡很高兴,父亲再也不会天天只念叨那几只鸡了。


夜深人静,胡乡念的地名就像催眠曲,父亲很轻易地就安然入睡了,但他有时在睡梦里会突然插话:不去!胡乡忍笑问为什么,他说:有蛇!  



父亲很想去看看长颈鹿,胡乡说咱去非洲吧!父亲说好,胡乡又说:爸,今天不开汽车了,咱家的飞机老放在仓库,快生锈了,我们得用用。父亲也忙接碴说:就是,刀几天不用还生锈呢,你别说咱家飞机。于是,自从有了飞机,他们就跑得更远了。金字塔,密西西比河,大沙漠……


父亲要带的东西也更多了,方便面,蒜,报纸……有一天他说:胡乡,咱带上鸡吧,小五,小绿,小鹃,张辉,建国,一块去旅游!胡乡说好,免得挂念,也别忘了带上咱家的按摩椅!

高原上,无边无际的绿,天很低,云像一朵朵棉花。微风轻轻吹来。随处找个地方,放上按摩椅,型号ED—5436。打开精致的按钮,《梦驼铃》缓缓地流出。父亲躺在上面,闭着眼,伴随着音乐,开始揉捏按摩,捶打按摩,振动按摩,背部特制弹簧式按摩构造深度地按摩,有节奏地调整按摩力度和大小:快,快,慢慢,不快不慢,大力,中力,小力,快,慢……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乞力马扎罗的雪。到处白皑皑。长城像一条巨龙卧在大地上,雪飘撒在空中,堆积在山上,长城上,一个个突出的烽火台越发巍峨和神秘。随处找个地方,放上按摩椅,型DGKR43—27。打开按钮,《谁不说咱家乡好》随着雪花流进人的心田。父亲躺在上面,闭着眼,开始正手揉搓,反手揉搓,正手敲打,反手敲打,手臂配置四个气囊、小腿配置十四个气囊、披肩设置两个气囊,随意调整,大力,小力,快,快,慢,不快不慢……

《纽约地图》,段建宇

水彩,纸,2008



随意去任何地方,欧洲,非洲,南美洲,南极洲,想在哪停就下飞机,放下按摩椅,揉,捏,没人干涉。父亲很享受这种旅游,现在随着儿子到了那么多地方,那是以往想都想不到的,谁听说过那些地方啊,读起来都拗嘴。


有一天他们到了非洲,正随着音乐观赏斑马,父亲突然不想坐按摩椅了,他说要让几只鸡坐。


他自己坐在草地上。正值傍晚,夕阳红红的,草原望不到边,一群斑马肆意乱跑,马鬃飘荡着,别提多潇洒。六只鸡簇团坐在按摩椅上,音乐飘荡着,是《彩云追月》,鸡子安安静静,享受着小力地震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父亲露出满意的笑容。


再往后,父亲不愿老是自己坐按摩椅了,他总是让鸡坐。

海边,椰风,榴莲上的刺。

葡萄,维族少女,睫毛上的露珠。



走的地方多了,父子俩觉得应该有个服务员在飞机上做个饭,端个茶,就是说,觉得飞机上多个人就好了。这个提议一出,两人很高兴。但是让谁和他们去旅游呢,张阿姨?


父亲话一出口,遭到胡乡的强烈反对。张阿姨?爸,你就想天天在飞机上吃洋葱炒土豆,一软一脆?你就想天天在飞机上听怎样使用和保养菜刀?怎样用蛋清粘合瓷器和玻璃?

三伏天,知了叫个不停。女孩都穿上了裙子。


胡乡有天下课回来跟父亲说,他觉得飞机服务员有个合适人选。父亲问是谁,胡乡说是他们班文娱委员张嫣。到了晚上,关了灯,父亲问为什么选了那个张嫣,胡乡说她腿长,活泼,爱笑,善良,助人为乐,爱唱歌。父亲故意问东问西,胡乡知道父亲想取笑他,就非逼着父亲说喜欢过谁。父亲也知道胡乡想逗他笑,先嘿嘿笑起来。他支支吾吾,最后说他觉得过去的邻居李菊她妈王彩玲不错,皮肤白,爱帮人。


照例,两个人大笑起来,互相打趣,最后他们说咱就取一个新名字吧,就叫嫣玲。她们谁有空谁跟咱们旅游。

《撒哈拉沙漠地图》,段建宇

水彩,纸,2008



飞机上多了个女服务员。他们的旅途翻开了新的一页。


首先,为了更像正规的旅行,要增添一些手提箱,方方正正,规规矩矩,不能什么衣服榨菜毛巾洗衣粉茶缸都兜在塑料袋里,要分好种类,分装入箱。所以箱子按大小规格分为十个型号。为了便于联系日程,安排工作,每人一部电话。

有了嫣玲,父亲的胡子比以前刮得勤了。父亲建议飞机的航程应由嫣玲决定。根据天气,路程长短,嫣玲会打电话通知他们带什么,几点出发,注意事项。一三五,胡乡接电话,二四六,父亲接电话。

星期三,刚吃完晚饭,嘴里的东西还没嚼完,父亲就喊起来:胡乡,胡乡,快接电话,快接电话,有通知!

出发时间:周四一早。到达地点:丹麦。天气:晴朗,中午晴转多云。风力:三级。温度:15度至23度。行李:一号箱,三号箱,六号,七号箱。注意事项:多带两件外套,因为夜间温差大。带上一箱方便面,几袋榨菜,外国饭吃不惯。



丹麦位于欧洲北部波罗的海至北海的出口处,是西欧、北欧陆上交通的枢纽,被人们称为“西北欧桥梁”。包括日德兰半岛的大部及西兰、菲英、洛兰、法尔斯特和波恩荷尔姆等406个岛屿组成,面积43096平方公里(不包括格陵兰和法罗群岛)。德国接壤,西濒北海,北与挪威和瑞典隔海相望。海岸线长7314公里。全境地势低平,平均海拔约30米,日德兰半岛中部稍高,最高点海拨173米。境内多湖泊河流,最长河流为古曾河,最大湖泊阿里湖面积40.6平方公里。气候温和,属海洋性温带阔叶林气候,年均降水量约860毫米。

丹麦人的主食以面食为主,尤爱吃面包,副食爱吃牛肉,羊肉,蔬菜则常吃西红柿,洋白菜等。丹麦人喜欢喝酒,他们平时常饮咖啡,酸牛奶和花茶。

美人鱼,安徒生的美人鱼,安静地坐在朗厄里尼港湾畔一块巨大的花岗石上,恬静娴雅,悠闲自得。人们流传着这种说法:不看美人鱼,不算到过哥本哈根,美人鱼铜像已成为哥本哈根的标志。

《美丽的梦--海的女儿》,段建宇

180×140cm ,布面油画,2008



海的女儿这个故事,胡乡小学就学过。父亲没听过,胡乡耐心地讲给了父亲听。父亲听后回味着,嘴里一直啧啧个不停,说:没腿用,真可怜!想去哪都去不了!


海水有规律地,一层压一层。傍晚的海边很静,晚霞绚丽。岩石上,美人鱼很安详,体型匀称,皮肤光滑,胡乡怎么看都像张嫣。最后他觉得她就是张嫣。因为有美人鱼在旁边坐着,黄昏更美了。

风雨无阻。伊斯兰堡塔林科特奎达杜尚别阿什哈巴德巴黎爱丁堡圣保罗圣何塞塔那那利佛马普托阿布贾达累斯萨拉姆坎帕拉尼亚美波士顿丹佛哥伦比亚梅里达魁北克累西腓伊基托斯伊卡马瑙斯维多利亚奥斯丁吉布提贝尔法斯特……

有些地名很拗嘴,为了给父亲加深记忆,胡乡还会给他猜迷语,比如一个接一个上厕所,就是伦敦。咬不动的水果,刚果。父亲也常常扮装成误机的样子,大声喊着:嫣玲,嫣玲,等一等,等我喝完面条。

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他们来到了威尼斯。

《威尼斯地图》,段建宇

水彩,纸,2008


威尼斯,一个美丽的水上城市,风情万种。蜿蜒的水巷,流动的清波,她就好像一个漂浮在碧波上浪漫的梦,诗情画意久久挥之不去。


古老的圣马可广场周围耸立着大教堂、钟楼等拜占庭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物。离岸2公里处的线状沙洲丽都是欧洲最著名的海滨浴场。许多年轻的,年老的,男的,女的,胖的,瘦的,都穿着比基尼,裤头。胡乡正看着,父亲非让胡乡讲怎样在水上盖房子。胡乡耐心地讲着:是先在水底下的泥上打下大木桩,木桩一个挨一个,这就是地基,打牢了,铺上木板,然后就盖房子,这儿的房子无一不是这么建造的。父亲不信,非说木头泡在水里会烂,说有一次,他一个很好用的锤子不小心掉河里了,半年后大旱,河床上露出了那个烂了把的锤子。胡乡想解释,但自己也不是十分了解,就说再翻翻资料。


威尼斯太浪漫了。胡乡努力想营造一种不是人间的意境,但是父亲老是提一些实际的问题,或说一些煞风景的话:“胡乡,天天坐船,不晕船?”“胡乡,把榨菜放几号箱了?”胡乡不慌不忙,一一解答了父亲。


像月亮一样的贡多拉,细长的船身,两头尖尖翘起。船夫站在船尾熟练地划着浆,贡多拉不急不缓穿行在运河弯曲的水道里,渐渐地告别了岸上的喧闹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张嫣在船中间站着,阳光洒在她身上,腿上的皮肤泛出一层金黄色。船随着碧波荡漾着,张嫣的身体也轻微的左右摇摆。波光粼粼,天空湛蓝,隐约从远处飘来的悠扬歌声。深深地吸一口气,空气中一股甜蜜的味道。

天气异常地热。胡乡和父亲的旅游更是进行得如火如荼。

《美丽的梦 9》

《美丽的梦8》

《梦里的梦 6》

《美丽的梦 1》

《美丽的梦 4》


星期六,是父亲接电话。他嘴里嚼着馒头,大声回应着:“喂,喂?喂!声音大点儿,嫣玲儿。去哪?噢!我正想去那儿,好,我几年不见我哥了,好,好,我去准备!”


出发时间:周日下午。到达地点:河南驻马店。天气:晴朗,晚晴转多云,有零星阵雨。风力:二级。温度:30度至37度。行李:二号箱,四号箱,八号,九号箱。注意事项:多带几个箱子,因为父亲想多捎些红薯粉条。带上一箱在海南买的芒果。

第二天下午,果然天气晴朗,父亲刮了胡子,换了干净衣服。检查过粉条和芒果,他满意地笑了。飞机在嫣玲的指令下展开翅膀,一跃飞起。如果顺利,他们很快就会到达目的地。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