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蔡国强焰火玩得更嗨的女性主义艺术家朱迪·芝加哥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1   浏览数:823   最后更新:2017/07/29 19:38:25 by guest
[楼主] babyqueen 2017-07-29 16:34:21

来源:凤凰艺术


作为艺术家、作家、女性主义学者、教育家、知识分子等身份的集合体,1939年出生的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被认为是“女性主义艺术”的开山鼻祖,代表作品有《女人之屋》、《晚宴》、《生育计划》、《大屠杀计划》等。创立支持女性主义艺术的非营利组织“穿越花朵”(Through the Flower)并任艺术总监。这位艺术家本姓科赫,婚后则姓杰罗维兹,但她坚持用出生地城市的名称代替父姓和夫姓,希望以此消除“男权社会凭借强势对自己全部名字的强加”,并从此开始女性主义艺术创作,同时也喜爱使用烟火(firework)来“柔化、女性化”身边的环境。


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喜欢“玩火”。在大多数人眼里,她是20世纪60年代女性主义艺术运动中最充满能量的、反对父权制的女主角。“你能相信你得到的最大赞美只是‘你画得像个男人一样’吗?”,她在电话中一如既往的坦率,“现在如果有人敢这么跟我说,我肯定怼死他!”

▲ 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1939- )


朱迪在她艺术生涯的早期,与男性艺术家经历过无数场“争斗”。她极其不喜欢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1970年的那场展览(这位艺术家将红木树堆在画廊里),两人间的争论随之发生:“我被男性创造的环境、以及敲打树木和挖洞的那种男子气概吓到了”,她说。同时,朱迪也并不只是自言自语发泄情绪,而是真正地把这种情绪转换进自己的创作实践中——准确的来说,是转换进她的烟火作品中。


1968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MFA毕业几年后,朱迪开始了一系列名为“大气”的创作。第一次展出时,她用烟雾机制造的缥缈白雾遮蔽了帕萨迪纳街。“它柔化了一切”,她是这么回忆当时烟气造成的效果的,“有一阵子烟雾开始消失,但是阴霾仍旧徘徊。整个世界都是女性化的——即使只存在了一会儿。”


▲ Judy Chicago, Orange Atmosphere, 1968


这件作品诠释了艺术家的兴趣点,即:使过往男性主导的烟火变得女性化。当时,作为一名年轻的女性艺术家,朱迪与她所描述的“南加利福尼亚州的男性艺术景观”相抗争,她想“柔化这个充满‘男子气概’的环境”。当她仰望天空,看到透过薄雾的光芒,一个想法涌上心头——“我要创作烟火作品”。


在20世纪60年代初,朱迪身边充斥着大地艺术家们和他们的作品,如迈克尔·海泽尔(Robert Heiser)和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同时,她还参与着“光与空间组织”的活动,而这个组织的其他成员都是男性。在那里,她遇到了25岁的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而罗伯特·欧文(Robert Irwin)也来到了朱迪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毕业展。在朱迪于布鲁克林博物馆 2014年回顾展的展墙上,她回忆道:“那时候我常常和男艺术家们混在一起,并采纳了他们的男性态度:我并没有那么地呈现出女性的特质”。


▲ Judy Chicago, Desert Atmosphere, 1969


但这种状态并不长久,她认为,自己的感知力在本质上和其他人不一样,而是与触觉、体感以及环境有关。 到了20世纪60年代后期,她开始远离“光与空间组织”,以及与成员们对于电动工具、“完成癖”、以及土地物理变化(如砍伐树木等)的喜好保持距离。


随后,朱迪通过在一家烟火公司当学徒,学会了自己创作“烟花爆竹”。她一直对颜色的情感共鸣感兴趣,并开始尝试使用有色烟雾。1968年,她将洛杉矶的布鲁克菲尔德公园(Orangeside)中充满了橙色的云朵;1969年,她来到圣芭芭拉的海滩,在那里她点燃了紫色薄雾(紫色大气#4),它们分散在海洋中,并似乎在不断上升。




▲ Judy Chicago, Purple Atmosphere, 1969


与一些男性艺术家不一样,芝加哥对于自然的介入并没有导致对景观的破坏;相反,这些作品柔化了自然,并凸显着自然的美丽。有时,烟雾像窗帘被慢慢提起来一样,缓缓露出迷人的风景。在别的地方,它扭曲了环境的边线,凸显出其优雅和多样的轮廓。


但是当朱迪开始将“大气”带入建筑语境时,意义就转移了:这些作品变得更加激进了。在完成圣芭芭拉艺术博物馆的委托时,朱迪沿着博物馆的混凝土墙点燃了一条条橙色和黄色的烟雾。“这让博物馆看起来好像烧着了,我很喜欢”,她回忆到,“因为博物馆和女艺术家并不彼此看得顺眼”。而火焰则给墙壁留下了永久的黑色熏痕与创伤。


▲ Judy Chicago, Smoke Bodies, 1972


随着这一系列作品的不断发展,芝加哥将女性表演者们带到她的作品中。在她1972年的项目中,赤裸的女性身体被涂成紫色、橙色和绿色,就像是混合着不同颜色的云彩。整个现场发生在壮观的沙漠上,而这些表演者们就像是地球上某个仪式中的女神。


这些“女神”的形象,就像朱迪有时提及的那样,喻示着她对后来其最为著名的作品“晚宴(The Dinner Party,1974-79)的探索。她在两件作品中都涉及了所有古代文明都崇拜女神的事实。







▲ 芝加哥,晚宴,1973-1979,意在邀请西方神话和历史中,从原始女神到乔治亚·奥基弗等39位杰出女性共进晚宴,同时将999个杰出女性的名字记录在装置中央的白色陶瓷地板中。


值得注意的是,朱迪展览中的演员是她开办的美国第一家女性主义艺术课程里的学生。“在那里,我帮助年轻女性找到一种新的方式来创作艺术,而不必像我在最开始时那样压抑与背叛自己的性别”,她解释说。


在朱迪晚些时期的“大气”系列中,有一件作品反映了她作为一名艺术家早年遇到的某种沮丧感——在当时,她觉得自己被迫在创作中压抑了一切女性气质。在“祭品”(Immolation,1972)中,一名女子坐在燃烧着的、散发着深橙色烟雾的火焰中间。“这也是一种指代和讽刺,即在丈夫死亡并被火化时,印度妇女也要被迫进入篝火”。


▲ Judy Chicago, Immolation, 1972. Performed by Faith Wilding.


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朱迪停止创作“大气”系列,因为她没办法负担这种创作媒介日益昂贵的成本她还在采访中提到了她曾被自己那家烟火公司老板性骚扰,这使她在烟火方面的学习与实践暂时终结。


在过去五年里,由于一直以来对于早期加州艺术和女权主义艺术的兴趣不断提升,朱迪又重新把重心移到了这一系列。有关加州艺术的“太平洋标准时间”展于2012年推出,在这个展览上,盖蒂中心委托她创作了一件新的烟火作品——“崇高的环境”(Sublime Environment)。




▲ Judy Chicago, A Butterfly for Pomona, 2012


同年,策展人菲利普·凯撒(Philipp Kaiser)和艺术史学家米温•夸恩(Miwon Kwon)在洛杉矶MoCA的大地艺术调查项目“大地终结:1974年前的大地艺术”中列有“祭品”的照片,“这是第一次有人意识到,在一些人大刀阔斧地雕刻景观的同时,我是在将景观女性化、柔化”,朱迪说。


近几个月来,朱迪在中国找到了一种新的彩色烟雾,借此开始着手创作另一个“大气”项目。她还没有透露完整的细节,但无疑对此野心勃勃——“我在琢磨‘大峡谷’”,她笑着说,“这是不是不可思议?实际上,我在70年代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但是当时没办法得到现在这样的支持。”而一段时间以来,由于朱迪·芝加哥的不断推动,人们对于女性主义艺术运动越来越充满兴趣,而她本人刚刚意识到这一点。“想像一下,让我们用‘女性主义烟雾’充满这个世界!


关于艺术家

▲ 朱迪·芝加哥


朱迪·芝加哥,1939年7月20日生于芝加哥一个犹太人家庭,本姓科赫。1957年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艺术学校(UCLA),1962年毕业并成为美国大学优等生荣誉学会会员,1964年获得绘画和雕塑学士学位。朱迪·芝加哥的艺术创作始于20世纪60年代,1966年创作《彩虹纠察队》(Rainbow Pickets)。


进入70年代,朱迪·芝加哥的名字正式启用,她原来姓科赫(Chohen),婚后则姓杰罗维兹(Gerowitz)。用出生地城市的名称代替父姓和夫姓,朱迪·芝加哥希望以此消除“男权社会凭借强势对自己全部名字的强加”。她从此开始女性主义艺术创作。


朱迪·芝加哥“夜宴”局部


1970年,朱迪·芝加哥在加州州立大学弗雷斯诺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Fresno)建立了第一个以培养女性艺术家为目标的女性主义艺术项目(这个项目被记录在由朱迪·丹克夫(Judith Dancoff)导演的电影《朱迪·芝加哥和加州女孩》(Judy Chicago and the California Girls)中,1971年公映。)。从1972年1月30日至2月28日,朱迪·芝加哥和米亚姆·夏皮罗(Miriam Schapiro)组织了首次女性主义艺术展《女人之屋》(Woman House)。1974-1979年创造并展出了视觉史诗作品《晚宴》(The Dinner Party)。1978年朱迪·芝加哥创立了一个支持女性主义艺术的非营利组织“穿越花朵”(Through the Flower)并任艺术总监。1980年至1985年,朱迪·芝加哥与“穿越花朵”一起完成了作品《生育计划》(Birth Project)。1986年至1993年,朱迪·芝加哥与丈夫摄影家唐纳德·伍德曼(Donald Woodman)合作完成了作品《大屠杀计划:从黑暗到光明》(Holocaust Project: From Darkness Into Light)。1994年至2000年,朱迪·芝加哥与之前和她合作过的缝纫女工们再次合作一起完成了作品《解决:及时一针》(Resolutions: A Stitch in Time)。

[沙发:1楼] guest 2017-07-29 19:38:25
原来蔡国强也是拷贝啊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