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80后】赵要:做不好就灰飞烟灭呗
发起人:陆小果  回复数:3   浏览数:369   最后更新:2017/07/29 18:07:11 by guest
[楼主] 陆小果 2017-07-15 10:00:58

来源:雅昌艺术网 文:任硕 王飞


艺术家 赵要

  赵要,1981年出生在四川。2004年毕业于四川美院设计艺术系。在北京公社、佩斯香港、佩斯伦敦等地多次举办个展,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赵要在工作室

  “80年代我觉得每个人小学都得要上点儿什么兴趣班、少年宫,那个时候最早就学国画。大二以后那个时候学的都是平面设计,然后后来成都双年展那个时候应该是最早,那个时候觉得哇有一群人这么有想法太有意思了。 04年能卖画的人那应该都是特别成功的艺术家,所以说大多数人还是要自己找事情上班什么的,那个时候创作都很尽量不花钱了,所以做了好多跟影像有关的东西,电脑上能完成就可以,我一直觉得我自己是一个做影像的艺术家,但是那个时候的录像更多会像一些比较本质一点的问题,比如说这个影像里边的空间、时间的这种关系是什么,后来陆陆续续发现我既然想这个问题为什么我只能用影像来表达呢?所以说后来又会做了一些其他的。”

《纪念它》,2016,文化石,190 x 285 cm

  “觉得做艺术也不是说我要先于观众认识到一个什么优越的想法,然后以填鸭式的方法灌输给观众,其实不是这样,或者说也不可能这样,真正的办法就是我觉得这个艺术家跟观众其实在很多程度上他都属于同一个水平线的,就是观众能看到的,也许艺术家也只能看到那里,并不代表说你先于观众能够看到什么,所以这个时候应该去做一些事情,这个事情是把整个自己的很多认识哪怕这些认识都是有毛病的,然后你把它带进去然后在这个创作里边,然后把这个事情做出来,做出来以后首先自己会有反应和反思,那么实际上这个时候观众也会有反应和反思,因为大家都有基本上接近的认识经验和知识背景,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创作,我觉得更多可能是要找到一个可持续发展下去的一套方法和认识,而不能就是说更多地把这种创作的经验和办法建立在这种比较感性的一个基础上,因为如果建立在这种很感兴的基础上的话就很容易说没了就没了。”

《最后一个鸡蛋》 2016,陶缸、文化石,300 x 300 x 64 cm

  “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应该更多像一个过渡的阶段,很危险,也是一个很好的条件,一方面危险就是说你一不小心就很容易成为真正的过渡一代,你没有前面那一代具有这种革命精神,然后你也没有90后那么完全商品经济时代成长起来的那种特别自我的感觉,我们这一代可能就是前面的那种感觉还留有一点,然后正好又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刚开始,两边的各种思维习惯都会有一些,所以说就是利用得好那是一个很好的条件,因为两边都知道,如果做得不好,那就灰飞烟灭呗。”

《很有营养》 2016,碳酸钙、矿物颜料、光固化树脂,尺寸可变

  “人嘛总有一个身高高度,你只有给自己不断地搬一点砖或者手里有更多的这种可以应用的办法和方法以后,你才能组合出一个更丰富、更多可能性的一个创作方法出来,因为有很多东西也许就跟你开路一样,你只有不断地往前去找你才能找到这个地方。的的确确是有一个问题,比如说你做一个作品可能你需要有10个或者8个,你完全没做出来,就在大脑里过了一下的想法,然后你对它的一种选择,因为这个选择其实就是调动你的各种经验判断来的,你自己都会去问你为什么要选择他,你为什么要去做它,你得给自己一个很充分、很足的理由你才会去弄下来,这个理由他更多就是一个内在的,实际上你很多东西你做出来以后他都会是你创造出来的一个成果,实际上他是你创造出来的一个绊脚石或者也许他就是一个台阶,只有站在一定的位置你才能看到你将要去的那个地方,相当于前面一直有一个围墙一样,我觉得很难说有人一下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直接就跑过去了。”

赵要在工作室

[沙发:1楼] 陆小果 2017-07-15 10:23:20

来源:雅昌艺术网 文:任硕 王飞


【我们80后】张墨柳:自从我妈会用百度之后……



艺术家 张墨柳

  张墨柳,本科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毕业后赴美国纽约洲阿尔弗雷德大学艺术学院攻读研究生,现居住在北京,自由艺术家。

张墨柳在工作室

  “因为我爸是画国画的,所以可能从小接触一些画比较早,但是我对国画其实也一直没什么兴趣,我爸就一直想培养我让我画国画,然而始终没有成功过,因为像小的时候每天看他画啊什么的,反而是觉得有点儿腻了,觉得好象不太想跟他做一样的东西,就是到上高中的时候因为要考大学嘛,当时觉得学习也不是太好,然后觉得画画画的还可以,然后就就考上美院了,就是这样。”

四脚蛇,c-print, 艺术微喷, 共8版,29×42cm,2014年

  “后来就去美国学的电子综合艺术,出国回来以后我还有几年在上班,也不是说出国回来马上就开始画画了,也是觉得一直挺喜欢画画的,但是考前班又感觉画伤着了,反倒是上美院加上出国这几年没有画画的时候,包括出去看一些展览什么的,突然让我感觉好像还有很多形式是我没有尝试过的,然后又再次让我感觉找到了对绘画的那种热情,当时就是只是一个爱好,真是当成一个兴趣来做的,晚上下了班回家画画什么的,后来工作什么各种杂七杂八的就攒了一点钱也没多少,但是攒了一点钱,突然就觉得好像这样工作下去挺没希望的,挺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那种东西,然后就才开始专心画画,大概有那么三四年吧,也没卖过,也都是靠接点儿活什么的养活自己。”

《她的晚餐》布面丙烯,70×100cm,2016

  “我倒不觉得说你把一个东西纯当成兴趣你就能把它做好,我是觉得怎么说呢,就有点儿像你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你周一到周五都要上班,终于周末了你觉得周末我可以出去喝喝咖啡啊,去怀柔玩玩什么的,就觉得有自己想干的事,但是假如说你是一个从来不上班的人,你反倒是觉得我可以哪儿都不用去了,就是那种感觉。我认为真正的自由是在限制里面找出来的,当你真正拥有绝对自由的时候你可能什么都做不出来。”

《启示》纸本铅笔、彩铅,44×29cm,2017

  “就是我妈自从学会用百度之后,就经常在百度上搜我的名字,然后呢就会看到我的网站上发的图,然后我参加的展览什么的,所有关于我的信息她都可以看到,然后她就会经常打电话来说,最近怎么画了一张这样的画,怎么能把生殖器画出来给大家看,然后她就会说觉得很不舒服,或者呢有的时候没有那么极端,有的时候可能画一点我认为也挺正常的画,她也会说,怎么画那么阴郁呢,说能不能画点儿阳光一点的,积极向上的。其实他们还算是比较支持我了,从来没有真的反对过说让我就不要再画了什么的。”

《眼球》纸本铅笔,水彩,29×44cm,2017

  “我觉得我是一直在绘画语言上在进行一些探索,但是其实我想表达的东西,核心的东西都是一直是不变的,因为自身是一个女性,可能就比较关注女性的那种内心的活动,情感什么的,成长过程中包括你从小到大谈恋爱,生孩子什么的,你从生理上或者是心理上女性承受的痛苦从概率上是要多过男性的,我觉得是,所以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种东西是我必须要表达出来的,我觉得如果我不去表达这个东西我就会觉得特别难受,我会觉得特憋得慌,会有这种感觉。”

《红雾》纸本彩铅,水彩,透明水色,54×39cm,2017

  “也可能是因为我也不太擅长跟别人去交流,不是那种特别健谈或者是特别爱社交的那种人,所以有的时候我会把一个事憋在心里可能会想好久,然后就越想那种感情越强烈,可能会有那种就让自己变成一个特别冲突,特别拧巴的人, 就会画得特别暴虐,有的时候就会画的还挺挺矛盾的我觉得,就从我自身来讲,我其实生活中是一个挺怕有冲突的人,比如说我跟我家人或者是我生活中的一些矛盾,我其实是不太擅长于去解决这些冲突,反倒是因为这样就转变成一种向内的那种去不断地去攻击自己,有的时候会觉得说我为什么会做一个这样的选择,其实是因为我没办法做得更好,然后我就把这种东西施加到我内在,然后去责怪我自己,形成冲突的那种状态,我觉得我始终是在这种状态里面跳不出来的。”

 “艺术家其实我觉得是在学习一种词汇,从小到大都有一个东西好像淤积在我心里,但是直到我出国了,我学习了,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看到别人表达的那种语言,我学会了我才能把这个东西说出来,觉得好像终于有一个形式,可以把你用语言没办法描述的东西表达出来,是那种感觉。”

[板凳:2楼] 陆小果 2017-07-15 10:31:04

来源:雅昌艺术网 文:任硕 王飞


【我们80后】谭天:我是个有礼貌的人 就是作品有点“怼”



艺术家 谭天

  谭天,1988年出生于中国北京,高中后去了英国,2012年毕业于伦敦金斯顿大学自由艺术专业。个展包括空白空间的《第二个个展》、《欢迎光临》,群展有柏林MOMENTUM艺术中心《为未来而创造:想象不可想象之事》,央美美术馆第二届CAFAM未来展等。

谭天在《欢迎光临》布展现场

  “每个人认识我,最开始都是我是我爸爸的儿子,或者我是我妈妈的儿子,而不是我自己本身,因为生活在这个家庭里,我基本上没有因为吃、穿担心过,但是我就很难找到一个自我,就是我不知道我自己能够是什么样,我家里从来不强求我画画或者是什么之类的,就是我愿意干嘛干嘛,唯一能够告诉我的就是他们能够给我提供什么帮助。”

谭天布展不是个指挥者 大部分都是亲自动手

  “上学的时候我觉得我自己没有天赋,我觉得我对自身感受这方面没有别人强,所以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做艺术,我回来以后就先到室内公司干活,我就想,第一是证明我自己能养活自己;第二其实就是想寻找一个新的途径,我可以去干什么。在这个工作里我证明了我自己能养活自己,养活自己以后我决定做艺术,我有这个能力了以后我相信我自己,确认自己有这个能力了以后我就想说,那好我开始不养活自己了,我开始要为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做,而不是仅仅为了养活自己而活着。”

“欢迎光临”展览现场 Exhibition View of _Welcome

《你当然可以坐了》

  “这个展览名字叫《欢迎光临》然后这个展厅里它好像都是一些非常恭敬的话,因为我这个展览主要讨论的就是一些中国现在的现状,就是当代艺术家在这么一个市场经济的强势介入的前提下,他在创作中逐渐失去了自己创作的独立性,他更多的是关注于各种机构,强势的机构然后包括藏家,包括媒体,甚至帮你布展的工人等等,他们的各种各样都会逐渐减弱你创作的独立性,你的创作已经不仅仅是说我想表达什么,而是你们允许我表达什么或者是我可以表达什么会让你更喜欢,包括前一阵有策展人来我的工作室看我的作品,我给他讲完作品,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觉得每一句话都好像是我的作品会针对他,他要说这个话的目的,包括我想选什么样的作品什么什么之类的,因为其实我的作品跟我的人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我自己是有修养的,是礼貌的,但我的作品其实是非常不礼貌,而且非常有侵犯性,他是用一种暧昧的方式去攻击别人,但是我的攻击性其实一点不差。”

《吐出来就好了NO》

《箱子里的雕塑》

  “我觉得对于藏家来说,我可能会是一个比较冒险的投资,但是对于我自己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挑战。”

  “我觉得艺术家首先是一个人,然后你所有做的东西最重要的不是你的某件作品或者是某个阶段的作品,而是你的整个路径。每个人的路径是不一样的,我的路径是我自己,是我自己的身份,然后我的第一个路径,我的第一个身份是一个不是艺术家的人,是一个艺术从业者,然后希望成为艺术家,我观察艺术家,然后塑造出我的身份,这是第一点,现在我是艺术家,就是因为这个展览成为艺术家,然后我关注艺术家的生态,这个东西形成了我一个艺术家的身份,下一个身份我在美国,然后我是一个学生,然后我以这个学生的身份做一些作品,但是这个作品并不代表着学生水平,只是学生身份,我一直是以一个回顾展的方式来思考我的艺术,我因为存在于不同的社会、不同的身份我作出的作品就完全不一样,所以我的作品不会有一个风格的延续性,但是我的风格是有延续性的,这一点是我觉得我跟很多艺术家不同的一点,因为他们是有风格的延续性,而我是身份的延续性。”

《笑脸》

  “我现在唯一担忧的就是我2月份要去美国再读书了,就是读研究生了,这个未知对我来说会有点儿紧张,但是也不会担忧,我觉得都会挺好的。我觉得我现在唯一能做到就是尽可能的更加努力,更加认真地面对我自己该能够面对的事情,然后至于附加的东西是我自己如果做得足够好,然后在某个关键阶段我可能需要我父亲的帮助,但是那个我觉得对我来说还早呢,我既然有这个能力,然后我现在有这个家庭我就可以不靠艺术家这个方式去吃,我就不靠艺术家的方式去吃,我就要做一个人,然后用我自己的身份不断地创作我的作品。”

艺术家 谭天

[地板:3楼] guest 2017-07-29 18:07:11

来源:雅昌艺术网 文:任硕 王飞


【我们80后】王芮:从助手做起 找到能够满足自己的方式




艺术家 王芮

“刚刚开始就是为了考大学,就为了考一个好一点的大学,其实小的时候也比较喜欢美术这方面,但是没有系统地学过,我开始学的时候也不知道学什么方向,比如说也有考虑过服装、舞台、戏剧,然后在学的过程中才慢慢了解到,才决定说要读油画系。”

“川美油画系其实还是比较宽松的,里面可以接触到很多东西,也是靠自己的意愿,它没有说一定要逼着你朝某个方向发展,但是课程教你的都是那样的东西,包括思维,更多的还是跟着自己的兴趣,你自己去探索,所以在大学的时候我就从网上了解到了当代艺术之类的东西。对这一块比较感兴趣。12年毕业的时候在四川认识了一些在北京的艺术家,然后正好过来就有工作嘛,就是当助手什么的,作为一个过渡然后就过来了。”

“肯定刚过来除非家里特别有钱你可以就是那样闲着或者是做个工作室,做点儿自己的东西,但是如果不是的话你可能就得找个工作什么的,顺带也可以了解一下艺术圈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就是每天都去工作室,就像上班一样按时到点地去画,其实我也经常迟到。但是最重要的是跟艺术家交流,看他对于艺术圈的看法,以及创作的一个工作方式和态度,当助手只是一个中转或者是适应的一个状态,自己一直也有在做感兴趣的东西。我觉得创作就是那种痛并快乐着,因为你脑子里一直思考,一直不能停的那种感觉,思考的过程其实是没有依靠的,所以就这方面会让你比较痛苦或者焦虑,但是当你有的时候获得一个就是一点点东西的时候你都会觉得特别开心。”

“你要说画画画的很好,我可以完全投入到这个,比如说完全依靠感情,完全依靠智力,完全依靠美术史、艺术史,我现在觉得这些都还不能够满足我,所以我一直在找。我本身是对很多东西都不相信的,包括艺术创作,就是不相信一个方法,表达的方法,不相信就导致没有依靠的那种感觉,所以我现在还在找一个能让我相信的东西,其实是对于自己的探索吧,就是通过做艺术这个事情,你去怎么看你周围的东西,这个世界,就是太丰富了,你有的时候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去介入进去,但是我觉得艺术是个很好的途径。”

“我对什么东西上瘾都很大,最近在听三弦,就把三弦的视频找了个遍,然后南北还不太一样,小三弦、大三弦什么的,声音还不太一样,我觉得南方的偏活泼一点,好想找老师学一下呀”

“你热爱这个东西其实更多的是个人的事情,然后你关注的点,你关注的东西,你自身的感受,包括你的思维,你的认识,你的智慧,你的直觉都是不一样的,就是怎么说呢?畅游在自己的思维里吧,可能阶段不一样吧,有可能我以后也会关注宏大的主题。但我一直都挺相信爱的。”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