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房奇:脱欧”:他的绘画中为什么有激光防伪标识?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84   最后更新:2017/07/14 11:41:50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17-07-14 11:41:50

来源:凤凰艺术 李鹏


房奇:脱欧

2017年7月11日,长期生活在欧洲的华人艺术家房奇,在“非凡仕艺术举办了,由策展人王泡泡所策划的个展“脱欧Too O”。本次展览集中呈现了近几年来,房奇所创作的架上作品,通过对日常生活中所见事物的构图美学,来观察和理解这个纷然杂处的世界。




▲ 非凡仕艺术,房奇个展“脱欧Too O”展览现场


房奇长期生活在欧洲,如今每年也会有相当时间往返于中欧之间。他的大部分创作,显然也和其欧洲生活的经验紧密相关,甚至有许多是在直接回应欧洲艺术的核心传统;当然理所的,房奇所在的这个欧洲,多少也就是我们在每日新闻里所见的欧盟:动荡,分歧,不安,充满各种异见,甚至令人迷与失落......。但是在他的艺术世界里,一切又都变得那么的如梦境,如一种个人神迷的体验,事物与事物之间的结构在彼此如超越现实般地靠近、交错和分离。


并且,应当注意的是,他的画中有一种真实与虚幻的防伪标,指示着你应当在虚幻与真实的重重迷宫中如何验明正身。对于这样的一种体验,在他近几年的架上作品中完全地呈现出来了。2017年7月11日,由策展人王泡泡所策划的房奇个展“脱欧Too O”,在北京非凡仕艺术空间开幕,我们将近距离地体验到关于艺术家房奇梦境般的美学构图的个人世界。

▲ 从左至右:策展人王泡泡、非凡仕艺术负责人:樊荣与郜笛斐,及艺术家房奇

▲ 艺术家房奇

▲ 策展人王泡泡

▲ 策展人王泡泡正在为观者讲解作品

▲ 行为影像作品《Funambule》2007


还未进入展厅外墙内部,首先就见到了一件行为影像作品——《Funambule》(走钢丝的人)。艺术家用3分6秒的时间,沿着某条欧洲公路的白色单实线,穿越两边的喧嚣车流,一步一步走出,并消失在画面之外。艺术家房奇介绍说:


“十年前做的一个影像,其实挺简单的。是在我曾经上学的一个法国城市里拍的。在这个影像上,有一条公路中心的实心线,按照交通规则来说,左右两边,你是不可以跨越的,它就像是一堵看不见的墙。”


艺术家在那里架了一部摄影机,然后自己就在镜头前面,踩着那条实心线走向远方。“如果把它左右两边看作是一个八卦图的话,我们当然可以这么想。我觉得艺术本身就是一个问号,它不会是一个确切的东西,就如同我在那实心线上走,谁能说那是白或者黑呢?”

▲ 《无题》(Sans Titre)布面丙烯丙烯酸在帆布上  180x200cm 2016


其实,房奇的艺术就是在给出一个“问号”而不是在给出一个“句号”,这在他的诸多作品中可以看得出来,他甚至用一种“戏虐”的方式来处理他和观众之间的关系。在这次展览中,出现了众多以“无题”(Sans Titre )为名且无序号的绘画作品。每一件作品似乎都是在向观者提问,而又不给予任何的线索。


其中有部分作品,当观者的视觉在丙烯作品中,沉醉于那些四色缤纷又一意简洁的线条,愉悦、轻松之时,感受到某种抽象美学和装饰风后,恍惚间又觉得陌生而又熟悉,当最终意识到那画布上的颜色和纹路竟然是钞票纸币的底纹花色时,观者的“美学散步”大概就要不那么淡定,享受,以及闲适了。


▲ 《无题》(Sans Titre)




▲ 欧元货币


尽管房奇小心的抹除了所有数字和大多数对货币有直接意指的符号,但一切都已经不着一缕,赤裸裸地在着了。在某个意义上,房奇也许正是试图通过货币的构图美学去观察和理解这个纷然杂处的世界和时代,或许,这还真是一个捷径!且离“真实”不远。艺术家房奇说:


“我愿意去找一个视觉上比较愉悦、轻松的主题。我把钞票上的一些具象东西给扔掉了。剩下的,通过抽象或者说是波普的理解方式去把它成为一张画。但是这些东西都有一个源头,我们仿佛在看一幅抽象画,其实才发现,真实地讲,它可能就是一个货币。发现它是货币之后,你又会联想到它的概念,它的政治经济关系,它的观念,它的哲学,甚至又在抽象美学中去寻找点、线、面、色彩构成关系等等。而我只是把这件作品当成是一个有向往的行为,我只是呈现了这些画。”

▲ 《无题》(Sans Titre)


这些用欧元钞票上的激光防伪标记做成就像是波点矩阵似的。这是一种玩笑、是一种对观众的戏虐,它暗示着在问你“要不要验一下看它是真的还是假的?”其灵感来自于艺术家在阳光下观察钞票防伪标记的视觉效果:


“我来拿着它冲着阳光,一会儿蓝色、绿色、红色、黄色,不同的颜色始终在变化。货币在移动我没有动,移动不同的一个角度,找到不同的颜色,通过立体的观察,把它都漆成点,可以看成是像素,归纳了一些点,把它最后画成比较抽象的一幅画。从作品来讲它是一幅画,但其实里面的防伪是带着一种戏虐的成分的。”


策展人王泡泡在介绍这次展览时说,“在整个展览中,有两条线索是并存的,其中一个是关于‘线’,其中一个是关于‘构建’。并且以三种不同的阶段穿插其中。”


在展厅中央,有三幅挂起来的作品,它们是艺术家房奇自2015年时期左右完成的,成型较早,在这些作品中,艺术家就面临着一种图像构建的思考。

▲ 《无题》(Sans Titre)


王泡泡介绍说,在这张作品里,左上角为米开朗基罗的三个人体倒置的画,右下角是一个细胞在显微镜下的结构:“艺术家又通过这种弯曲的线条,将上下两者联系在一起,成为了一种构建的特征。”

▲ 《无题》(Sans Titre)


在这张展厅中最大的作品而言,房奇在整个构图中依然采用了一种构建的方式。最下面是一个球场的结构,而中间的椭圆形则是一个炮弹的结构。艺术家房奇解释道:


“我最早的构想是做一个球的形状结构。因为我收藏了一些欧洲的老书,然后找来看看,翻着玩,就看到了一个炮弹的底部结构图。那是一本专门研究炮弹的书,它的结构,它的空间。我最终选择用它就是因为特别酷。”


如艺术家所说,通过对他创作过程的回溯,我们将更好地了解他的创作动机和脉络。房奇痴迷于结构本身更甚过事物本身的符号内涵。在这里,对房奇来说,一切都是结构的语言。他将日常事物从生活中完全抽离了出来,如同梦境,根植于现实,但又超脱于现实之外独立存在。房奇对事物的独特观察正是如此。

▲ 《无题》(Sans Titre)


一个高压电网塔的仰视图,对房奇来说,更具有精神上的吸引力,如同一个漩涡,指向着精神朝向遥远的消失点。这是一段儿童经历,但对艺术家来说,刻骨铭心:


“小时候我就躺在地上,没事儿就在田地里跑,然后就看塔架。你一到这个架子里边,从里往上看时,它就有一个指向,那种感觉就是把你吸引进来。后来我在做这张画时,我就想实践试试这种感觉。功能性的抽象结构,它能指引你去你想要的一个状态当中。从这个概念,你进入一个‘空’的状态,能够吸着你去想象或者不去想象。”

▲ 《无题》(Sans Titre)


这种对结构建构的痴迷,使得艺术家对待日常事物的眼光发生了很大的不同。在这样的一副脚手架的画面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一种蒙德里安式的抽象构图在里面,但这又不是蒙德里安,而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事物。策展人王泡泡说:


“在脚手架与沙滩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独特的处理方法。他把背景上的沙滩色阶调到最简单,调成一种谷歌地图那样的视觉方式去靠拢。他在画脚手架的时候,采用的是一种平视,而在背后,又处理成俯视的上帝视角了。其实沙滩上是不可能搭脚手架的,这里面出现了很多可以再去臆测的东西,又有一个更大的疆域和关于地理板块这种所谓的构建的意味在里面。”



▲ 《无题》(Sans Titre)


艺术家在进入到第二个阶段时,就开始尝试着更多的线条与构建的创作方式,并在其中融入货币的元素。比如用两个不同的建筑图,将它们相互交叉在一起,这种组图的方式有点像第一阶段的构图。而在另一张色彩异常丰富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城市的卫星地图,可以看到地图上有球场,而在这时,艺术家就开始使用货币的线条元素了,他把把所有的街区都用货币的线条元素替代了和填充了。有一种关于金钱或者说资本构架社会结构的插入,在这件作品中都有所涉猎。


而在第三件作品中,用炭笔擦,然后里面有一些点缀式的货币元素的小线条。在这件作品中,艺术家采用了与其他硬边画法不一样的方式,他用炭笔擦出整个一张布的痕迹,再由他助手随意在中间添加小货币符号,最后再由艺术家本人亲自调整一遍:


“这个阶段他其实又回到了艺术家自身的一个创作。一开他面对的是一个画布的问题,我如何在一个平面上去建构一个图像,后来他又到了跟社会、跟眼睛所见的这个社会产生关系,再到脑袋里面可以想到的,但是最后一张画他又回到了自己。”



▲ 非凡仕艺术,房奇个展“脱欧Too O”展览现场



而钞票主题,则是艺术家这次展览的第三个阶段,也是展厅中数量最多的作品。艺术家走向了一种通过线条的构建,来对固有思维和固有美学达成一种戏虐,或者是一种挑衅。他以现成品结构的方式,来对抽象美学、后波普、符号学等等理论来开一种无伤大雅的玩笑。就如同这次展览主题“脱欧Too O”。


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呢?在策展前言中,所言:“脱欧Too O”只是一个生造的,混淆的,来路不明的,戏谑的,纯粹出于构成而刻意为之的词组。该词有声音与图形的意图,但远无意追求一个确切无疑的意义,无意为艺术家房奇这些好看的作品提供任何解释,与其如此,这个含混的词更希望能在此制造一个间距,一点障碍,一丝言不及义,让我们不那么好,也不那么快地,在作品现成与视觉的美意面前,丧失抵抗,获得满足。


除此之外,这个主题也暗示了艺术家本人从欧洲向中国的返回,可以说,它既贴切了此次创作的主题,也切合了艺术家本人的生活。

▲ 非凡仕艺术,房奇个展“脱欧Too O”的Party上


于是,我们便很清楚了艺术家的创作企图,展览主题的戏虐正是艺术家本人对艺术的态度。这种纯粹出于构造而刻意为之的让人觉得来路不明,且又无意追求这么一个确凿的意义,正如艺术家本人所说:“我的艺术就是一个问号,就是在寻找、在问的一个过程。”


展览信息

▲ 展览海报


“脱欧Too O”房奇个展


策展人:王泡泡

艺术家:房奇


开幕时间:2017.7.11(周二)16:00 -18:00

展期时间:2017.7.11 - 2017.9.10(周一至周五10:30 - 17:30 ,周六,日参观需预约)

预约电话:13810155635

展览地点:非凡仕艺术| 朝阳区东四环北路7号东山墅南院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