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资深藏家眼中5件定义录像艺术的作品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149   最后更新:2017/07/13 10:33:43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17-07-13 10:33:43

来源:artnet


Julia Stoschek与Sturtevan的《Kill-Wallpaper》, 2003。图片:courtesy Şirin Şimşek

本月,德国杜塞尔多夫的“Julia Stoschek收藏”将通过举办一个展览来庆祝自己的十周年纪念。著名的年轻艺术家Ed Atkins担任策展人,这个展览汇集了49件作品,呈现了从1950年代至今,以时间为基准的媒体艺术发展史。

这个展览名为“数据损失”(Generation Loss),指的是模拟或数字信息在被拷贝之后所发生的质量损失。同时,这里的“数据损失”也是在比喻社会的变化。

Stoschek对artnet新闻说,她与Atkins最早在2013年的时候就开始了讨论,当时艺术家的作品正在她的场地展出,而“代间损失”正是这段友谊的成果。这个展览所呈现的是她的收藏向公共开放10年间,世界所发生的变化。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10年是很短的时间——但是回头看来,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的变化也会让人困惑不已。Ed Atkins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是,移动影像或者说我们的影像现实是如何在时刻变化的科技的影响下发生改变的。”Stoschek说。

Atkins将把不同年代的作品放在一起,以组合而并非历史时间的顺序进行展出。

“他选择了一种呈现方式,去直面这些藏品的历史性……通过这样的方法,他勾勒出了埋藏在这些藏品间的相互关系,以及不同年代的艺术家与科技如何传承、丢失、改变或是腐化了它们的‘前辈’的,”这位收藏家说道。

“数据损失”将会在2017年6月10日至2018年7月10日之间在杜塞尔多夫展出。为庆祝这一展览的开幕,Stoschek在artnet新闻的邀请下选出了从1950年代到2010年代的代表性作品。

以下是以时间顺序选出的可以代表各个时代的作品,以及藏家本人对这些作品重要性的介绍:


Jack Smith

《Overstimulated》

1959 - 1963

Jack Smith的《Overstimulated》截屏。图片:Courtesy Julia Stoschek Collection

“从某些程度上来说,Smith有着独特的个性:他与1960年代的艺术圈背道而驰,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物;几乎没有什么其他人像他这样反对社会的常规。他被当作是古怪、荒诞、异样的现代代表人物——不过一开始只是在地下的领域。”

Chris Burden

《电视广告》
1973 - 1977

Chris Burden的《电视广告》截屏。图片:Courtesy Julia Stoschek Collection


“《电视广告》是最近将Burden从1973至1977年间的4个经典电视节目干预作品所作的集合。Burden为这些概念作品购买了电视广告时间,播出了自己的颠覆性广告。在‘数据损失’的语境下,这件作品可以被视为是朋克式的。它标志着艺术家对于移动影像观念的变化。”

Klausvom Bruch

《Alliiertenband》

1982

Klaus vom Bruch的《Alliertenband》截屏。图片:Courtesy Julia Stoschek Collection

“德国艺术家Klaus vom Bruch将对个人和国家身份的煽动性分析与神话及历史建立关联。Vom Bruch在个人及集体记忆之间构建起有节奏的、反复的冲突,通过模仿电视广告、好莱坞电影、以及军队文献影片的戏剧化图像进行呈现。

Barbara Hammer

《Sanctus》

1990

Barbara Hammer的《Sanctus》截屏。图片:Courtesy Julia Stoschek Collection

“Barbara Hammer的《Sanctus》是使用Dr. James Sibley Watson和同事拍摄的运动X光片进行重新拍摄之后创作的影片。这部影片呈现了用于保护脆弱的人类内脏的骨骼系统。《Sanctus》描绘的是在受污染的星球上,在免疫系统失衡的情况下需要保护的一幅躯体。”

Johanna Billing

《为一个革命的项目》

2000

Johanna Billing的《为一个革命的项目》(Project for a Revolution)截屏。图片:Courtesy Julia Stoschek Collection


“Billing的作品与安东尼奥尼的电影《ZabriskiePoint》(1969)开头的情节相呼应,呈现了大学里的学生们与‘征兵者’们之间的争论。在这样的参照下,Billing将反越战期间的抗议活动与1990年代北欧军备事件引发的争议进行对比。这件作品在两所教育机构之间切换:一个更接近于暴力冲突,另一个在两群国际学生之间发生的争议则充满了安全感;一个是在热烈的气氛中寻找论点、指责、和解,另一个则是在沉默得令人昏昏欲睡的寂静之中。”


Hannah Black

《健美》

2015

Hannah Black的《健美》(Body building)截屏。图片:Courtesy Julia Stoschek Collection


“任何看到Hannah Black作品的人都会感受到其中充沛的精力。她的影像与文字作品就好像是一面大镜子映射出了我们社会的发展。这位生活在柏林的艺术家和作家,主要关注于人类的身体,将其作为对社会及政治结构的回应,并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来引出身份的话题。她延续了后现代物理的传统——肉体并不以自然的方式存在,而是总受限于社会的进程。”

Ed Atkins 策划的“数据损失”将于2017年7月10日-2018年7月10日期间在杜塞尔多夫的Julia Stoschek收藏展出。


文:Alyssa Buffenstein

译:Joe Zhu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