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是恒久的”——黑桥艺术家如是说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0   浏览数:224   最后更新:2017/07/10 10:33:37 by 聚光灯
[楼主] 聚光灯 2017-07-10 10:33:37

来源:艺术世界杂志



“在这里没有什么是恒久的,我们只得去适应这一切”

——谈黑桥艺术区变迁


付哲铭(Jamie Fullerton| 文、采访整理

谭昉莹 |



*本文为节选,全文刊载于《艺术世界》319期

黄静远戴陈连都是曾经生活于北京黑桥艺术区二道八号院的艺术家。今年,同几千个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的艺术家们一样,他们被迫搬离曾经的工作室。


黑桥艺术区距离 798 艺术区仅有很短的车程,它是这个城市中最后一块兼具三大优势的艺术家工作室集中地:空间大且租金便宜、前往市中心较为便捷、以及温馨的社区环境。许多艺术家都将黑桥作为了自己工作、起居的常驻地。据《环球时报》估计,黑桥村 8 万人口中估计有 10% 左右的人都是艺术家,其中许多人都是刚毕业的学生。这里的租金可以让他们从沉重的负担中缓口气,能够稍微远离一下作品销售的压力,安心于自己的创作。

黑桥艺术区,黄俊如 |


北京之前几次的艺术区拆迁行动都遭到了艺术家的强烈抵制,但这次的黑桥在接到了消息后,却显得相当平静。如今,艺术家们已经逐渐分散到了北京的各个角落,很多艺术家都去了一些由工厂改造的空间。面对装满了五年来所制作的木偶和绘画的家 / 工作室将要被拆除,戴陈连无奈地喝了一口茶,如同要给自己一丝鼓励,“我们无能为力,在这里,没有什么可以永恒



黄静远


我们不是常说“掰着手指过日子”么?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我们都很清楚自己就要被赶出去了,但你希望它不要来得那么快。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我可以有个舒适的环境,因为当下的情况并不值得去花这些力气。

黄静远在位于二道八号院已搬空的工作室内,黄俊如|


在我刚来的 2010 年,这里没有路灯,都是漆黑一片。后来我搬到草场地,租金不断涨价以后,2015 年又搬回黑桥。当我刚搬来这儿时,很多朋友都很照顾我,告诉我去哪里买东西,(他们)都很热心。他们还会组织展览,会轮流做策展人和艺术家,相互策展。但没过多久要拆迁的消息就来了,所有的活动戛然而止


黄静远位于二道八号院的工作室之一 ,在搬迁之前的现场,黄俊如 | 摄


黑桥的消失带来的最大影响是留给艺术家探索的时间更少了:如果你不能在一年内做出些什么,获得一份画廊合约或其他收获,那你可能就完蛋了。之前因为这里的租金便宜,一个艺术家可能还可以花个三五年时间拼搏。对一些想要来北京的艺术家也许也会有影响,他们的想法是 “我不属于这儿,但我想试一下运气,把我的家庭也搬到这里”——这样的人也会越来越少。


现在黑桥的人好多都搬到了位于顺义区的李桥。许多艺术家已经提前预定了空间,所以可能还会造第二批甚至第三批工作室。也许,李桥在将来会发展到和黑桥艺术区一样的规模。不过,它比黑桥更偏远,旁边都是农田,非常隔绝


我不会搬到李桥,打算再往外搬一公里,还是在黑桥村。房东告诉我那里至少可以呆十年,但我们并没有信以为真。我会尽力保护好我的作品,以此为出发点可能会做出些妥协。

黄静远位于二道八号院的另一间工作室,在2017年1月3日已彻底搬空,黄俊如 | 摄



戴陈连


当朋友告诉我黑桥艺术区要被拆除时,我正在上海民生美术馆做一个表演。当时我并没有感到惊讶或悲伤。早在这之前,就已经有谣言传出了,只不过现在是被证实了而已。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另找一个工作室

戴陈连在他位于二道八号院的工作室,黄俊如 | 摄


我对这个地方的感情很深。2004 年,我从杭州的国美毕业,在德国待了3年后我又回到了杭州直到 2011 年搬到北京。住到黑桥的理由很简单,这里租金便宜,离市区和 798 艺术区的画廊业比较近。


戴陈连位于二道八号院的工作室,黄俊如 |


这里的房东都很友善体贴,非常愿意帮助我们,为我们站出来说话。如果有谁付租金有困难了,他们也会表示理解,还会给你宽限时间。


五年间,我从零开始在这里积累起了现在的这一切:和画廊的联系、友谊和人际关系。但我们现在也无能为力。这个国家的很多事情都在很临时的状态:我们住着临时的房子、维持着临时的伴侣关系、做着临时的工作……在这里没有什么是恒久的,一切的改变都如此迅速,我们只得去适应这一切。

戴陈连位于二道八号院的工作室 ,在2017年4月29日搬迁前的留影,戴陈连| 摄



我会搬到宋庄去,和一群 12 个在黑桥比较亲近的朋友一起搬过去。至少这样一个小团体还能继续保留下去。好朋友总是会待在一起的。


有些艺术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社交圈,但宋庄又是不一样的地方。我们与一些活跃在宋庄的艺术家的艺术见解与观念有较大的差异,彼此间不会有太多交流。但在黑桥我们至少可以和每个人都有交流,尽管对艺术和生活的态度都抱有不一样的观念和价值观。我本以为可以在黑桥至少再坚持个 2-3 年。


编注:黑桥区域的绝大多数艺术家工作室已经在今年年初至五月期间搬迁。黄静远与戴陈连曾经的工作室均位于北京黑桥艺术区的二道八号院,二人均于 4 月底 5 月初搬离。截止到 5 月初,二道八号院还有不到 10 户残留于此,很快也会都搬走了,这回没什么抵抗,大家都很安分地找到新地方,顺利地搬迁了。戴陈连这样说道。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