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是参与全球黑人社会运动的一种手段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764   最后更新:2017/06/27 21:54:07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7-06-27 21:54:07

来源:Cc艺术 Danielle Shang


Simphiwe Ndzube, The Stroller, 2017, duct tape, second hand clothes, and acrylic on canvas, 191 x 201 cm.

CH

1990年出生的Simphiwe Ndzube,在不久前从开普敦移居到了洛杉矶,创作了绘画、雕塑还有装置等一系列抱负不凡的具象作品。虽然这些结合拼接衣料、花纹胶条和捡来的废弃物的作品里的人物有时没有脸有时没有头,而且总是看上去象在施工现场被截肢或扭曲了,但他们的身体却充满动态的能量,装点得如狂欢一般,让人联想到受南非劳动阶级的传统表演文化swenking和街舞pantsula的启发的节奏,动作,性别展演性(performativity),和身体存在性(corporeality)。艺术家的创作核心是思考身体和物质的关系,以及身体作为物质在历史和社会经济语境里的观察在Ndzube的陈述中就曾讲到过:“衣服和布料构成一层皮肤,用针线把它们跟捡来的东西缝接一起,同时覆盖和泄露其形状。当线穿过布料时,因为松紧不一,使形状看上去歪歪扭扭,暗含着针刺缝合过程中的暴力。缝纫过程是一个心理治愈和冥想的过程,好似外科缝合后留下的伤疤,时刻提醒着发生过的挫伤。”

A Swenka (Photo: Chris Saunders)

Pantsula dancers on the street in South Africa. (Photo: Chris Saunders)


在南非,swenking这个词是从英文的swank(炫耀出风头)演变来的。Swenking是由黑人劳工在几十年的种族隔离期间自发组织的民间选美比赛。参加比赛的男人们,被称呼为swenka,他们象孔雀一样互相用最花哨的动作和舞步来炫耀身上的艳丽西服和装饰物,这些服饰被当作他们雄性和尊严的延伸。在刚果也有类似于此展示服装和性格的表演。在刚果参加选美的男人叫sapeurs,他们虽然出身贫寒,但是为了能在选美比赛中大放异彩,不惜血本添置耀眼的衣物。如果说参加swenking的都是年纪比较大的男性,在同时期盛行的pantsula舞则倍受,包括Ndzube在内的,年轻男女的青睐。Pantsula是祖鲁语“象鸭子一样蹒跚而行”的意思。跳这个舞的脚步要挪得又快又复杂还要有技术性,身体要像演杂技一样要时常贴着地面拧转。舞者多是在繁忙的大街上,成群结队地跟着快节奏的浩室音乐(House Music)表演。

Simphiwe Ndzube, Untitled, 2017, acrylic on canvas, 253 x 412 cm


Ndzube作品中所展现出来的戏剧化和法典化的表演者,正是他把个人经历政治化的载体。


Annette Messager曾经说: “成为一个艺术家就意味着要不断治愈自己的创伤,同时不断地暴露自己的创伤。”Ndzube的作品特别强调身体动态的体现,以此把视觉化的身体姿势和暗示的音乐和表演联想起来,作为他自序一个年轻黑人在南非曲折经历的方式。在南非,虽然种族隔离制度已经被取消,但官方的种族歧视和新殖民主义的痕迹仍然随处可见。Ndzube在2016年底从开普敦大学的艺术系毕业之前,参加了全国公立大学的学生展开的长达两年的示威抗议,要求给穷人提供免费受高等教育的机会,给大学里所有员工合理的福利待遇,并同时要求废除课程中种族隔离时期建立的以欧洲意识形态为中心的教材。学生的抗议在2015年取得了象征性的成果:开普敦大学被迫把19世纪钻石大亨和白人至上论者Cecil John Rhodes的塑像,挪出校园。但是学生的大多数要求却还还悬而未决。

Student Protest at the University of Cape Town (Photo: Gallo Images)


创作艺术对Ndzube来说即是反思黑人群体的心理、精神和思想的平台,又是帮助他提出一种区别于传统上以欧洲为中心的新的艺术词汇的工具。更是他参与全球黑人社会运动的渠道。黑人社会运动的挑战性酝酿了丰富的反抗,团结和庆祝的能量。

Simphiwe Ndzube in his studio in Los Angeles (Photo: the author)


尚端

洛杉矶,2017年6月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