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斐所带来的启示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659   最后更新:2017/06/26 22:10:08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17-06-26 22:10:08

来源:燃点


文 / 艾墨思

译 / 王丹艺


在大众的幻想中,女人到底何时开始变得比男人还要喜欢马了呢?老一套的回答是:女人其实从少女时就喜欢马,而少年则要想法让他们老爸的坐骑繁衍后代。当然,历史中充满了马背上的权势之男,这不限于西方,中国的许多马雕塑也是令人震惊的。同时,当代艺术中的许多藏家似乎依然渴望面前的草坪上拥有自己的马雕塑。


人们不禁地想知道,在对马的热爱中,西方如此显著的性别转换是否完全没有在亚洲发生,以及这对汽车制造业意味着什么。当然在西方,马很久、很久以前就让位于马力了。许多人爱他们的车轮胜过其它玩具:毕竟,在你拥有超过500匹马力的时候,一匹马算什么?

曹斐的影片,《无人之境》,录像,4分51秒,截图(版权归宝马和曹斐工作室所有)


宝马(BMW)最新的艺术汽车是一辆585马力的炭黑色M6 GT3,乍看之下十分壮观。你真地想要进到车里,去感受车体的振动、听它的咆哮,并兜上几圈。出人意料地是,弯曲的车底盘内外少有艺术的痕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耐心点。第一辆宝马艺术汽车是1975年由赛车手兼拍卖商Hervé Poulin委托,由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设计的。相较于东西方马雕塑数千年的传统,其间短短的42年什么都不是。为什么久负盛名的艺术家很难以令人信服的方式,把非常棒的汽车转变成艺术作品,这也许可以用历史还太短来解释吧?而且显而易见,相比观众通常在艺术界所见的成功作品,成功的汽车艺术作品甚为少见?宝马艺术汽车很少能展现出一位艺术家通常所展现的魅力——当然我们也可以反驳:大多数的当代艺术马雕塑也十分糟糕(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和贝林德·德·布鲁伊克(Berlinde De Bruyckere)例外)。

曹斐设计的第18辆宝马艺术汽车全球首发,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2017年5月31日(版权归宝马汽车公司所有)


不过,有一辆艺术汽车在过去确实引人瞩目,虽然是以牺牲其汽车性能为代价,它就是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的冰冻车。埃利亚松取走了汽车的主体进而把它的底盘转变成某种类似冰箱内部的物体,这完全冻结了“汽车”并把它转变成一个冰造的“流线型”肿块。奥拉维尔通过这件作品探讨了气候变化、移动性等等,它是艺术家毕生创作中的神来之笔,其多数作品通常为对复古技术一成不变的探讨而显得无趣(完全与数字革命所造成的广泛影响无关)。


至于曹斐,作为设计宝马艺术汽车仅有的第三位女性(也是第一位中国艺术家),她不仅在对“汽车”(或者其实是“艺术”)今后是什么的理解中有一个飞跃。还认为未来驾驶会是一个全新系统,它不仅受控于交通规则或路面情况,而可以通过沉浸式,更易感知的虚拟现实来操纵。电脑接管驾驶者的位置,这一现实不只是“虚拟的”。“自主”驾驶不再意味着“我有一辆汽车并且能很好地开到我想去的任何一处”的时刻即将来临。恰恰相反,驾驶过程中的所有决策至少都受到监控,除了我们进入时是不受汽车系统控制的。


曹斐的艺术汽车提供了对未来迷人的一瞥。她让我们产生一种感觉,将发生的会远超于我们今天在汽车中体验到的。只要下载一个智能手机应用,人们就能随时体验到汽车周围气氛的可视化,充分感受到影响当下文化转变的高科技。换句话说,围绕她汽车的快速的虚拟光环预兆了未来人们将如何驾驶汽车:汽车将由电脑驱动。与之相伴的影片展现了一名传统中国僧侣的旅行,从中国乡村腹地快速切换到高科技汽车全自动驾驶的现实。就此而言曹斐的作品很难称得上是预言,它仅讲述了显而易见——但足够重要的事,而埃利亚松却未能做到。

曹斐设计的第18辆宝马艺术汽车:增强现实,截图(局部),在宝马M6 GT3基础上打造的宝马艺术汽车,(版权归宝马和曹斐工作室所有)

曹斐的影片,《无人之境》,录像,4分51秒,截图(版权归宝马和曹斐工作室所有)

曹斐的影片,《无人之境》,录像,4分51秒,截图(版权归宝马和曹斐工作室所有)


虽然甚少知道曹斐是否对马感兴趣,但她没驾照的事则众所周知。很快当汽车真正“独立自主”时,她也不再需要驾照了。


自动驾驶汽车在最终进入主流时,一定会颠覆整个社会。除了使出租车和卡车司机失业之外,专家及作家对汽车所有权的概念(汽车服务像app一样接受预定,而非被拥有)乃至汽车的造型(解除如方向盘的约束并有可能更多地受时尚驱动)的认知都将发生巨变。无论如何,就文化而言这一切将意味着什么实在令人难以琢磨。如果汽车的驾驶最终受控于电脑,而女人变成了汽车的主人,从而阉割掉由雄性激素驱动的汽车驾驶文化的重大意义(如人们约定俗成认定的那样),那么然后呢……?


我所想到的是马塞尔·杜尚的最后一件现成品作品,该作品由杜尚夫人蒂尼所拥有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大众甲壳虫的汽车牌照所构成。在有意识地错误对比中(首先是另外一家汽车公司),从中已经可以看出杜尚对汽车的看法已经与汽车公司试图营造的卖点有很大的区别。他的其中一个文字游戏是:Teeny est partie avec sa Faux-Vagin.(蒂尼已经与她的假阴道离开了)。再次,这是另外一家汽车公司,但对于讲法语的杜尚而言,“大众汽车”的发音像“假阴道”。


无论“马”或“汽车”在过去抑或现在如何被文化编码,这一切即将改变。曹斐是否真地意识到这点是不明确的——或者没人意识到。但有一天,我们观看汽车的方式将如同观看花式骑术表演一样离奇有趣。

马塞尔·杜尚,《假阴道》,1962-63

曹斐的影片,《无人之境》,录像,4分51秒,截图(版权归宝马和曹斐工作室所有)

曹斐设计的第18辆宝马艺术汽车全球首发,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2017年5月31日(版权归宝马汽车公司所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