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2017 | 卢杰:价值失焦,生态失血,当代艺术能绝地再生吗?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493   最后更新:2017/06/21 10:16:55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7-06-21 10:16:55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Mona Qian


经过了三月巴塞尔香港艺术展、春季以来从香港到纽约一系列春拍、以及五六月开幕的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雕塑计划—明斯特、巴塞尔艺术展等密集的全球艺术循环之后,《艺术新闻/中文版》启动了“提问2017”的系列讨论。在欧美政治社会与经济变局对艺术世界的影响不断加深、全球艺术网络亦在继续延伸、数字沟通让时间差几近消失、中国当代艺术的“有效性”遭受新质疑的现在,我们将采访多位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的亲历者,让他们在身处的变化中,说出自己的看法、问题与观察。今天,接受我们“提问”的是长征空间创始人卢杰。


尤伦斯男爵在今年保利春拍几乎出清了所有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尤伦斯出清自己的中国艺术收藏,以及他创立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面临易手,或许代表了“中国当代艺术”特定阶段的结束。曾经以西方收藏家主导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逐渐转变为中国收藏家为主。2013年以来,以私人收藏为基础建立的新一波私营美术馆相继开幕。新兴的私营美术馆一方面侧重中国当代艺术的展览和梳理,另一方面,则迅速地以“拿来主义”的方式引进海外艺术大展……在不断塑形的艺术系统中,“中国当代艺术”面临的问题以及与社会变化的张力关系,与十年前已大不一样,东西交融的艺术展览与艺术市场环境,去中心化不断失焦的讨论与研究环境,那些身处于这样的变化中的“过来人”或者亲历者,如何看待当代艺术环境的变化?


经过了三月巴塞尔香港艺术展、春季以来从香港到纽约一系列春拍、以及五到六月开幕的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雕塑计划—明斯特、巴塞尔艺术展等密集的全球艺术循环之后,我们启动了“提问2017”的系列讨论。在全球艺术网络不断延伸成为常态、数字沟通让时间差消失的现在,我们将采访多位亲历了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的藏家、评论家、画廊主,让他们在身处的变化中,说出自己的看法、问题与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