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卡塞尔最重要的作品不是艺术?是一次谋杀案的证据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1   浏览数:205   最后更新:2017/06/22 06:41:39 by guest
[楼主] colin2010 2017-06-19 10:16:12

来源:artnet


针对Halit Yozgat谋杀案进行的逆向侦查。图片:Courtesy Forensic Architecture

备受期待的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在6月7日开放了媒体预览,在两个多小时的新闻发布会上充满了各种政治性的话题。


当然,你很简单就会同意展览艺术总监Adam Szymczyk和其团队的理念——我们应该抓住当下的机会来排斥殖民主义的黑暗残留、资本主义以及各种其他应该被唾弃的东西。但是,这让通过艺术来做出改变的说法显得更加无力,也许文献展的策展团队2013年决定今年主题的时候,使用相同的语言方式会更加合适。世界和语境已经截然不同,这些工具随着时间而失去了效力。

在面对不公的无助感之下,预展当中有一件作品显得格外突出,同时也在对艺术的定义发出质疑。这件作品在距离市中心Königsplatz不远的Neue Neue Galerie展出,是由伦敦Forensic Architecture公司发起的一个调查项目结果。这个团队与“Halit之友协会”(Society of Friends of Halit)联手合作——这个机构是以2006年4月6日在卡塞尔被杀害的Halit Yozgat来命名的。

21岁的Yozgat是德国极右翼恐怖组织NSU在2000至2011年间一系列事件中的10名受害者之一——这些受害者当中除了一人之外全都是非德国公民。这个组织在全国各地发起了两次炸弹袭击以及多次抢劫。NSU三人组唯一的幸存者目前依然在慕尼黑与其他嫌疑人一起接受审讯。

当对NSU的调查的公开,透露出德国的情报机构的卧底已经渗透入这个极右翼恐怖组织;其中一人名为Andreas Temme,在Halit Yozgat在网吧被害的时候,他就在现场。不过,在他的各种证词当中,Temme都说自己没有听到Yozgat被害时的枪声,也没有闻到火药的气味,在自己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见到柜台后面Halit的尸体。

建筑师Eyal Weizman在金匠学院组建的Forensic Architecture之前曾经对在加沙、南斯拉夫、叙利亚发生过的战争罪行进行过调查。他们受“揭露NSU复杂真相的人民法庭”这个组织邀请来对此案进行调查,因为这很有可能是西欧国家共谋的一次暴力案件。

Ayse Gülec(Halit之友协会,左)与Eyal Weizman和Christina Varvia(Forensic Architecture)在介绍他们在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上的作品。图片:Hili Perlson

他们的研究成果都呈现在了一个名为《77sqm_9:26min》(2017)的影像作品当中,名字来自于网吧的面积以及警方调查对象的时间,这证明了Temme做出了伪证。

“在过去的数十年时间里,艺术在将真相复杂化方面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说明故事比我们被告知的要复杂的多,这样的艺术就是关于疑问的,”Weizman与“Halit之友协会”成员Ayse Gülec、法理调查项目经理Christina Varvia一道,对一群媒体介绍这个项目的时候说:“我们想要呈现艺术的另外一种可能性——那种可以面对疑问,使用美学方法来质疑的可能性。”

“我认为,没有比NSU更好的案例来说明,文明社会是如何的需要一种独立性的机构来进行质疑并采取法理——或反法理——调查,”他说:“法理是一个国家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这个11年前的谋杀案至今未得到了结。”他强调,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发生了什么,更在于调查为什么中断了。

对9分半时长事件的法理分析所使用的材料都属于公共领域,大部分都来自2015年警方调查泄露出来的材料。“网吧发生了一起谋杀,所有的证人都在使用一个有着时间记录功能的设备!我们知道五个目击者在案件发生时在店里所处的时间地点,”他对媒体说。

“直到一个月前,我们才被告知,Temme可能有41秒的时间位于户外。这下终于有了进展!我们已经花了8个月的时间来解除疑问。但是在解决它的时候我们又开启了另外一系列问题:如果Temme 说的不是事实——我们可以确定的这样说——那么法院、警察、密探、媒体以及德国社会的其他方面究竟扮演的是怎样的角色?”

现在,应该由德国社会来对结果做出回应。慕尼黑法院进行了NSU的审理,他们最初很想要这份法理证据,但是最终“出于各种我们不知道的法律原因”而放弃了在法庭呈现这些证据,Weizman说。

“但是慕尼黑的一次判决不能决定整个德国社会对于NSU的态度,”Weizman说:“反-法理、文明社会的法律,就是在不同的平台当中呈现真相。”

Sefa Defterli,2006年5月6日在卡塞尔的“不要有第十个被害者”抗议游行影像记录。图片:Courtesy Sefa Defterli, documenta 14

最近这种平台变得越来越显著,而第14届文献展的参与和支持无疑将会加强这个事件的曝光,让更多的人见到它所揭示的深层次问题。

从这次展览呈现的角度来看,这是有着开启意义的另类影片:Yozgat被害一个月之后,他的家人与NSU被害者家庭一起,在卡塞尔和多特蒙德组织了一次以“不要有第十个被害人”为口号抗议活动。就像这部纪录片所呈现的,在2006年,这些家庭就已经开始将德国各地的种族主义谋杀案联系起来,而在2011年——NSU被揭露之前,这是德国警察、检察官以及社会所不愿意承认的。媒体则很无耻的将这一系列案件称作“烤肉谋杀”,这可以证明德国社会内存在的体制化、系统化的种族主义。

“当你打开一道裂纹,这道裂纹就会生长。从小开始,我们希望可以见到更大的裂纹出现,”Weizman说:“我们认为这是当今的文化机构可以、并应当去做的事情。这是说,一个艺术展不仅仅是关于美的,也是关于真相的。”


文:Hili Perlson

译:Joe Zhu

[沙发:1楼] guest 2017-06-22 06:41:39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