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m Delvoye:艺术本来就是件“不道德”的事?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239   最后更新:2017/06/16 17:30:51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7-06-16 17:30:51

来源:YT新媒体 吴小霜


“人人都想成为艺术家

背后的真相或许是人人都想过上

有滋有味又不太累的生活。”


在猪背上纹身创造“活艺术”、发明可以生产粪便的机器讨论生产和剩余价值……比利时艺术家Wim Delvoye是业内公认的“鬼才”。2017年6月中,Wim Delvoye将在巴塞尔丁格利美术馆举行长达半年的大型个展。展览开幕前,YT联络到Wim,和他一起回顾了自己最具争议的几件创作,也聊了聊做艺术到底是不是一件应该考虑“道德”的事。


YT独家对话Wim Delvoye

Part1: 艺术与它的定义

“任何能被收藏的事物都可能是艺术”


YT:你如何定义“艺术”?《艺术农场》也好、《造粪机》也好,你的作品一直在挑战人们对艺术的定义。


WD:我觉得任何事物都可能成为艺术,任何能够被收藏的事物都是艺术,只要人们一直对这个事物感兴趣、不停在讨论它、想要收藏它,它就属于艺术创作。


或许在历史的长河中曾发生过成千上万次表演,但总的来说,艺术更多是那些直到今天还存在的、被留下来的物品。我们把它们留下来并且打算传给下一代。在中国你能找到非常多这样的例子,古代的陶瓷在当时或许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在今天我们将它们称为艺术品。

Wim Delvoye在北京郊区的一间农场为猪纹身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Photo: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YT: 你曾经在一个男子的后背纹身,结果藏家不得不把男人和纹身一起“买”了。这种收藏方式很不同。


WD: 是的。但你要知道,当我2006年在Tim Steiner的背上纹身,没什么人觉得这是艺术,大家只是觉得,我给一个年轻人纹了个身。但两年后,苏黎世的画廊将Tim(的后背)卖给了一个藏家。这时人们才有所反应,记者、媒体都来了,这时的Tim才彻底变成了一件“艺术创作”,博物馆也开始邀请他去展览中展示自己的后背。所以说,直到这位藏家买下他,人们才开始严肃地将其看作艺术。


YT:你事先预想到这样的结果了吗?


WD:并没有。对我来说,2006年他就是艺术;但对公众来说,他从2008年——被卖出去的那年开始,才变成了艺术。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艺术本身并没有特别严格的定义,而这也为我的创作带来了很多自由。

京郊的艺术农庄里,纹身猪和纹身后的Tim Steiner并排在一起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Photo: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京郊的艺术农庄里,纹身猪和纹身后的Tim Steiner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Photo: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Part2: 艺术与道德

“进行艺术创作已经有些不道德了”


YT:你觉得艺术的道德界限在哪里?


WD: 我觉得艺术世界里的道德准则要相对更松一些。艺术多和幻想有关,当你写一部小说或者画一幅油画,你在其中能做的事情一定比现实生活中要多。我觉得艺术家们一直在试图逃离道德的限制。


YT:或许很多人会觉得你逃的比大多数人更远一些。


WD:或许吧,但你想,进行艺术创作其实已经有一些“不道德”了。为什么?因为从务实的角度看,艺术没什么实际用途。我祖父祖母那一代人,真的都在为社会的发展做实事。但现在,50年之后,人们更注重自我表达,都有一些小爱好并基于此发展出一些职业,然后就将自己称为艺术家。虽然这趋势对我来说挺好的,但我并非没有担忧:人人都想成为艺术家,背后的真相或许是人人都想过上有滋有味又不太累的生活。


实际上,投身于真正的艺术创作需要非常多的努力,尤其是当你想要有所突破的时候。这和体育运动差不多,大多数人平时也运动,也出去玩,都觉得很开心;可一旦你决定成为职业运动员,就意味着刻苦的训练和严谨的规划,这是非常不同的。

2012年,纹身后的Tim Steiner在卢浮宫参展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Photo: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YT: 你的很多作品都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你是如何面对这些争议的?


WD: 人们不可能喜欢我所有的创作,但他们也不会讨厌我所有的创作。有很多人说自己不喜欢纹身系列,但他们的确有很喜欢“卡车”和那些机械的创作。我的作品有不同的类型,你很难找到一个喜欢全部或者讨厌全部的人。


YT:聊了那么多艺术,让我们再聊聊艺术家吧。现在那么多人称自己是艺术家,尤其是在网络上。艺术家对你来说又是什么呢?


WD:如果你只是在Instagram上开了个账号,传了一些照片然后就叫自己艺术家,那么这里的“艺术家”其实象征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年轻的男孩女孩们总希望自己能有个好的形象,而对他们来说,在今天称自己为艺术家就是件很好的事。


但在我年轻的时候,成为一个艺术家可不是件什么好事儿。哈哈,没什么女孩儿喜欢艺术家。你要知道,那时候的艺术家都没什么钱,但现在世界不同了。

“造粪机”系列之“Cloaca Quattro”, 2004 – 2005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Photo: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Part3: 艺术与社会

“如今幸运的艺术家,可能也是享受幸运的最后一代人”



YT:展览中是否有一些你特别满意或者说特别自豪的作品?


WD:当然。在公园里的巨大卡车、造粪机,我都很喜欢。尤其是造粪机, 它是我的最爱。在它身上我投入了很多精力,包括时间和金钱。用了很多年才完成,创作中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我也曾不停抱怨在这个项目里和比人合作是多么难。但现在,我会怀念那段时光,它一去不复返了。

“造粪机”系列之“Cloaca – New & Improved”完成于2001年,图为2008年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展览时的场景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Photo: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YT: 但你现在依然有自己和工作室和团队,也有机会和很多人一起合作,不同在哪儿呢?


WD: 是的没错,但现在主要是因为我需要人手来实现和建筑相关的项目,而那时的我对生命科学、人体代谢更感兴趣。其实,总的来说整个世界都不同了,不是吗。看看新闻你就知道了,现在我们读到的都是恐怖主义还有世界各地的争端;但在90年代晚期,你在报纸上看到的是克隆羊多利和DNA技术的发展。在连续几年的时间里,新闻头条都和科学进步有关。你时刻感觉着一个新的世界即将到来,你会觉得人类这个物种即将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这就是15年前的状态。


但现在时代不同了。人们谈论经济、税收、战争、难民、恐怖主义......所以你看到的艺术也不同了。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艺术。

巴塞尔Solitude公园里Wim的大型装置“水泥车”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Photo: Daniel Spehr


YT: 那么你觉得在今天,艺术的角色或者说任务又是什么呢?


WD: 嗯…我觉得艺术不存在什么角色,对于收藏家来说,艺术最直接的作用就在于被收藏;对于博物馆来说,艺术直接的作用就是要被展示给公众;对艺术家来说,艺术被用于表达自我。做艺术就好像有的人做音乐,有的人踢足球,有的人拍电影,不过都是人不同的职业罢了。


YT:你觉得艺术有没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WD:没有。我甚至觉得反而艺术越多,这个世界的问题就越多。当社会处在下降期的时候,艺术反而会越来越重要。你看,现在的中国从大概20年前开始飞速崛起,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学习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艺术。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或想成为艺术家,越来越多的人开了画廊。


在目前这个阶段,这些都是正面的,都是很好的。但这或许也象征着某种“减速” 的开始。当然了,仅仅是这种“减速的开始”就可以维持很久很久,可能会有好几百年,好多代人。但从历史上来看,艺术对社会的重要性和科技、经济的发展却是成反比的。艺术的地位越重要,经济和科技衰退的越明显。

雕刻着繁复花纹的轮胎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Photo: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YT:会不会感到担忧?


WD:对我来说,一切都太晚了,我有什么可担忧的呢?担忧世界变得越来越不好吗?可是它已经在变得不好了不是么。或许你能做的只有找一个B方案。


我曾和我的中国朋友一起去巴黎。我们开着车到处转悠,然后我的中国朋友说,哇,你看在露台上好多游客。我说,哦抱歉,他们并不是游客,他们都是当地人。朋友说,不不不,怎么可能呢?现在当地人都应该在上班,他们一定都是游客。然后我也说,不不不,这里好多当地人不工作的。然后我们也去了那个露台喝东西,看到周围的人们互相打招呼。你觉得游客们会互相打招呼吗?游客们都彼此认识?他们不是游客,是本地人。


我的中国朋友很震惊,为什么他们不工作呢?我说,他们甚至都没有想找一份工作。他们不想工作因为工作没意思。那么他们都做些什么呢?可能在读心理学、人类学,一些有趣的东西,但不需要直接对社会产生什么物质上的贡献。所以对这些人来说,生活里都是好时光。


但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状态可以持续多久?几百年?讲不定只有五十年?我觉得欧洲从70年代早期就开始衰退了,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欧洲就已经开始衰落了,而我也许就是这衰落带来的产物。

完成于2012年的《混凝土搅拌机》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Photo: Studio Wim Delvoye, Belgium


YT: 你希望人们能够从你的艺术中得到什么呢?


WD:我对艺术的期待并不是特别高。对我来说,艺术更像是一种取悦自己的工具,所以我希望人们可以被取悦、被点亮,当然了不会每个人看到我的作品都会觉得开心。但可以肯定的是,看了我的作品第二天你也不会变成一个不同的人。

对一部分人来说,艺术非常重要。但艺术是不是真的对每个人都重要,以及艺术对人类来说到底有多重要?直至今日,我仍在怀疑。


YT:听上去你对未来并不乐观。


WD:我只能说我们是欧洲十分幸运的一代人,可能也是能享受这份幸运的最后一代人。能自由的创作艺术,不用担心太多,过很好的生活。但我们也不得不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可能是永远的。我觉得派对已经从欧洲开始向其他国家转移了。


YT:你未来的打算是?


WD:我觉得未来在东方。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在你的国家。

Wim Delvoye的研究手稿

© 2017 ProLitteris, Zurich / Wim Delvoye


2017年6月14日至2018年1月1日,在瑞士巴塞尔的丁格利美术馆,观众将可以近距离了解这位艺术鬼才完整的作品集和心路历程,并感受Wim Delvoye和20世纪瑞士艺术大师Jean Tinguely跨越时空的对话。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