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个展《烟士披里纯》7月1日HDM画廊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1   浏览数:316   最后更新:2017/06/25 22:00:33 by guest
[楼主] 展览预告 2017-06-15 17:47:59

来源:HDM画廊



过往作品


李明,《一次性打火机——苹果》,2014-2016

李明,《直线、风景》,2014-2016

李明,《吸烟室》,2014

李明,《ME i WE》,2015


关于艺术家

叶斯说:“名字是人生于世上遇到的第一个谜语,这个谜语要花今后很长人生来破解。”

在中国有443121(甚至更多)的公民以“李明”命名,如果要破解这个谜语,就意味着我需要先从“自我观察”开始。

《6月1日》、《石榴的颜色》、 《以光来证明我正在消逝》 、《击打我》 、《雪球》、 《反复无常的思绪 》、《梳 》、《傍晚快乐 》、《后花园 》、《焰火 》、《XX 》《犬语》、《不可自抑的情绪 》《挡潮 》、、《屋顶上的风景》、《你们被包围了!》、《水塘 》《椤蛤 椤蛤 椤蛤 》、《自然 》、《艺术家之歌 》、《武侠之哈哈哈哈哈》、《40小时》、《今天无事发生》《雾水》、《工具》、《361》、《967》、《1101》、《1124》、《1207》、《309》、《377》、《337》、《215》、《258》、《344》、《吸烟室》、《运动》、《变焦》、《一次性打火机-苹果》、《一次成功的失败》、《直线、风景》、《Me i We》、《屏幕幽魂》、《未来世界》

如果要给我的工作做一个比喻,我想会是“手稿式”的工作。上述是我能靠记忆记写出来的我过去9年的作品名字。可以看出,我喜欢从一个名词、一个动词或者一句话,开展我的工作。一般我会先写标题再开展工作,在我看来,我先给我即将要展开的行动命名,这意味着我接下来就可以从我目前的位置挪动一下,换个新视角去看所有既存的客观世界,这些短句、名词、动词,像是我持着摄像机移动、变焦,它们把事物放大,获得事物的细节从而引发情绪;它们把世界推远,从而能体会到某些形式的愉悦。我对我工作的判断通常不会设立任何标准,唯一能用语言说出来的标准便是:“我在行动结束之后,对这个名字、动词、短句的体验感受是否已经离初定之时的感受有很长很长的距离了,如果是,我会留下一些信息作为呈现的证据,它们可能是绘画、录像、行为的记录、文本、装置等。然后我会开始找下一个。”我想我或许可能能绕过一个难度比较大的词了:完美。

在接下去的时间,我任然会保持这个工作习惯。


李明,1986生,湖南沅江人士,现处杭州。


HDM画廊 - 李明:烟士披里纯

开幕时间:2017 年 7 月 01 日

展览地点:HDM 画廊杭州空间 | 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滨康路 101 号海威大厦 1208 室

[沙发:1楼] guest 2017-06-25 22:00:33
来源:和维画廊


HDM 展览 | 李明个展《烟士披里纯》


展览名称:李明|烟士披里纯

开幕时间:2017.07.01(星期六), 15:00

展览时间:2017.07.01 - 2017.08.01

展览地点:杭州HDM 画廊 | 1208 室,滨康路 101 号海威大厦,滨江区,杭州


HDM 画廊很荣幸地宣布将于 2017 年 7 月 1 日在杭州空间举办艺术家李明个展《烟士披里纯》,展览将持续至 2017 年 8 月 1 日。


关于展览

展览的名字“烟士披里纯”取自现代汉语最初将“灵感”一词翻译成中文时所采用的音译版本。英文标题则模仿了商业广告的句型,呈现灵感一词被过度消费的一面。“烟士披里纯”将画廊所在的海威大厦视为一个创作回路。它同时还是个神经科学的记忆回路、艺术史的影像回路;以及从东面逃生梯进入画廊,又从西面离开的看展回路。这个展览向展示机制的无意识提出不满:为什么在一场展览中,作品和作品之间总是前后左右平面僻邻的关系?李明让前面三种回路相互覆盖,并在大厦中的垂直甬道纵向地佈置这些关系。而在这里面,他的梦境和创作现实也与社会网络呈现一种纵向的分布式。

艺术家李明在展览制作中,将各种跟创作有关的空间简笔式地拼接起来:大厦、工作室、画廊,还有监狱。对李明而言,有一种监狱是创作的监狱。这是由艺术史作品构成的。特别的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牢笼有一部分就是由作为当代艺术共通语言的英文所搭建的信息牢笼。这种地方没有出口,死囚李明只能试著越狱。李明的《出口》就是这种烟士披里纯式的越狱尝试。在这边,烟士披里纯指的是一种以音译作为灵感的歪读尝试,并让观众意识到正文和山寨的图底关系(figure-ground)——在一些情况下,底会翻转成正本,图则成了底的背景。

观众在梭巡上楼的过程中和走进展厅都会看见的另外一件系列作品是《寻梦启示》。作品背后的信息是:梦这种最为个人化的夜间创作媒介,其实也是高度社会化的。在这件以社会调研和绘画作品组成的思考中,李明向他的朋友们进行访问,关于他们是否曾经也梦见过李明梦中曾赐予他灵感的白胡子老人。

这是一件将李明的梦境和关于创造的问题连接到他人之梦境的过程。在这个阶段,整个展览会开始变成一场梦,观众从通道走进展厅,会看到李明脑皮层内储藏的各种白胡子老者的形象:从张大千、马克思、新民主主义者、齐泽克开始,一直延展到他白天在电脑屏幕前,以及傍晚死磕着经典画册时,所看过的各种带有胡子的脸,彷彿是场活见鬼的恶梦。李明说,这一场梦是他对其艺术工作的“建筑地基”所做的回看,看向他从六岁开始反复做的关于创作和灵感的梦。

*特别感谢天线空间 Antenna Space 对本次展览的支持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