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俊:漂移回忆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1   浏览数:278   最后更新:2017/06/16 13:47:42 by guest
[楼主] babyqueen 2017-06-13 16:44:57

来源:艺术界LEAP 黑木诚


《罪恶与宽恕的年代》,2016年

单频影像,23分钟


在杨俊根据电影《广岛之恋》(1959)再创作的短片《罪恶与宽恕的年代》(The Age of Guilt and Forgiveness, 2016)中,一对哀怨的情侣在广岛和平纪念公园相遇。二人的对话很快转向了女主角来这里做交换生学习比较文化和历史研究的话题上。男人问:“你在学习不同文化和历史?在研究过去的罪恶和残酷?”她回答:“并非如此,比较历史没有什么用。关键是要了解人如何面对他们的过去,他们的罪恶与宽恕,他们如何解读它们,每个人如何讲故事。这才是有意思的地方。”


此番交流可以看作是杨俊艺术生涯的写照。一直以来,他创作的主题都围绕于通俗历史与个人历史之间的延续与分裂,研究集体记忆形成过程中的家庭、创伤、空间与关系等因素。这些想法主要通过影像、装置和行为表演的媒介呈现。杨俊也是2009年成立的台北当代艺术中心(TCAC)的联合创办人,该中心在杨俊2008年台北双年展的项目《一个当代艺术中心,台北(提案)》之后成型。TCAC成立的宗旨是承载公众记忆,同时强调其空间的漂移性,这一点和杨俊的创作手法一脉相承。


《关于遗忘与记忆的一则短篇》,2007年

16毫米电影,20分钟


杨俊自出生起的生活轨迹便与战后世界的地缘区隔密不可分。他1975年生于浙江青田,四岁时随家人移民奥地利,在欧洲较小的华人移民社区长大。他的祖父是国民党员,内战结束后去了台湾,亲人分布在台湾海峡两岸。这样的成长经历也显性地体现在了杨俊的作品中,他的创作致力于探讨移民记忆以及跨文化与空间的语言转译。


杨俊的早期作品《回家——日常生活结构》(Coming Home - Daily Structures of Life, 2000),将好莱坞唐人街的幻景与华人移民的现实结合在了一起。装置包含一台电视机,上面播放着好莱坞电影中出现的纽约和洛杉矶中餐馆的片段,电视被放在有龙凤标志的天花板装饰下,这些装饰来自杨家在80年代经营的中餐馆。电视画面从餐厅的霓虹灯标志转向外部远景,随后是餐厅华丽的内景,画面之外杨俊在电话上和母亲聊到搬到奥地利、在中餐厅的环境里长大的经历,画面时而出现黑屏。这个在西方人看来充满异国情调的空间,也是杨俊必须要学习去理解和解读的“中国式”符号的世界。遵循西方视角的东方主义,从某种意义上讲,变成了杨俊的家庭谋生的手段。


《关于遗忘与记忆的一则短篇》,2007年

16毫米电影,20分钟


《关于遗忘与记忆的一则短篇》(2007),突出的是另一种变幻中的场景。国民党在战后试图重写台湾历史,勾勒出一个想象中的“中国”,杨俊将其称之为“关于一个古老帝国的集体记忆”。短片中,长大后的杨俊来到了台湾,失眠般四处徘徊,寻找着家族留下的细枝末叶,不自觉地与城市中丑陋且不真实的现实产生了一种亲近感。杨俊在城市中闲逛,思考大陆的文化遗产在内战时如何转移到了台湾,以给予这个海岛一种满足人们自身需求的历史感。他将这番转移与祖父给他的派克牌金笔作比——家族纪念自有其深层含义,无需更多阐释。与此同时,闪烁着霓虹灯光的广告出现在静止的长镜头里,散发出一种逃避现实的怀旧气氛。


《罪恶与宽恕的年代》,2016年

单频影像,23分钟


被霓虹灯点亮的夜空让人不禁想起《广岛之恋》中可怖的夜景,正如杨俊的台北,总是停留在记忆之外,令人想到广岛的重建以及它与过去疏离的关系。阿伦·雷乃对杨俊的影响在他后来的短片《罪恶与宽恕的年代》中表现得很明显。在原子弹爆炸的七十年后,杨俊的短片重现了雷乃电影中的不伦之恋。


《罪恶与宽恕的年代》将雷乃原作中二战刚结束的情境转移至了当代的日本,以2011年日本东北部地震和海啸灾难为背景,重新审视广岛的历史意义。短片的开场镜头是大海,作为悲剧的开篇引出其后的海啸灾难的纪实影像。男主角站在海滩上,凝视远方,以独白的形式追忆这场灾难。仙台海滩的黑色辐射物清洁袋犹如原子弹爆炸的死者的黑色影子浮现在海面。我们得知他的爱人在海啸中遇难了。


《罪恶与宽恕的年代》,2016年

单频影像,23分钟


影片中极为关键的一个微秒瞬间发生在男女主角正要离开房间时,电视上出现了安倍晋三2015年就二战发表的声明。“各个世代的日本人必须直面过去的历史。”男主角听到这里时便把电视关了。他问女主角为什么来到广岛,她神秘地回答说是这个城市选择了她,而她只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我会离开广岛,也会离开你。”从这个男人的身上,从她的学习和旅行里,她慢慢感到了历史的重量,而当这一切变成无法承载的负担时,她选择了逃离,但他却只能深陷其中。在这里以及杨俊的其他创作中,他留给了我们一个暧昧的结局,对于意义的讨论继续向前行进,迈向了一个新的空间,但却永远得不到排解。


文|黑木诚(Chris Blackmore)

翻译|王丹华


《罪恶与宽恕的年代》,2016年

单频影像,23分钟

[沙发:1楼] guest 2017-06-16 13:47:42
没完没了,乏味无聊,只是很当代,太当代了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